2016年4月18日 星期一

David M. Lampton 蘭普頓:中國的政經戰略互相矛盾;劉一德 (周奕成)


David M. Lampton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avid_M._Lampton

David M. Lampton (born 1946) is George and Sadie Hyman Professor and Director ofChina Studies at the Johns Hopkins Paul H. Nitze School of Advanced ...

How China Is Ruled | Foreign Affairs

https://www.foreignaffairs.com/articles/china/2013-12.../how-china-ruled

by DM Lampton - ‎Cited by 12 - ‎Related articles
The cliché that China has experienced economic reform but not political reform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Deng Xiaoping era obscures ... By David M. Lampton ...



蘭普頓:中國的政治戰略與經濟戰略互相矛盾

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蘭普頓。(美國之音莉雅拍攝)


斯洋
2016.04.18 13:39
洛杉磯—

被中國學界譽為“知華派”第一人的美國學者蘭普頓星期六(4月16日)在洛杉磯的一個研討會上說,中國對內愈發收緊的政治發展態勢,以及越來越咄咄逼人的對外政策令美國人擔憂。他還說,這樣的政治收緊戰略與中國經濟發展的方向是互相矛盾的。

蘭普頓星期六在華裔精英組織“百人會”組織的一場有關美中關係的討論中說,中國越來越收緊的政治環境和越來越強勢的做法令美國人擔憂:“總而言之,我想,現在美國人注意的焦點是中國目前政治上收緊態勢。坦率地說,這不是美國人所希望看到的發展方向。”

他說,在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到習近平上台前的一段時期,中國的政治發展趨勢是集體領導制,美國人對這樣的體制是歡迎的。

蘭普頓說,美國人在看到中國國內政治收緊的同時,還看到了只是一種'中國第一'(也即越來越強勢)的外交政策,而且民族主義正成為中國共產黨加強領導合法性的一個基礎。

他說,中國現在的政治戰略與中國經濟發展戰略是相互矛盾的:“我想美國人看到了根本的矛盾……我們每個人都在談論中國不能再是血汗工廠,中國需要朝價值鏈的上方發展,中國需要創新,創新的社會。我同意這一切, 這是根本的戰略。我就是不明白,你怎麼在推動這個戰略的,動員知識階層的同時,又在收緊的做法。這裡有根本的衝突。他們的經濟需求與他們承認的國內穩定的需求以及他們為達到這個目的所採取的措施。”

他說,中國的做法影響到美國人的看法。蘭普頓從去年開始就表示美中關係處於一個“臨界點”。他在研討會上解釋說,這是說美中關係現在的情況是只要發生一個小錯誤,就可能帶來大的後果。他警告兩國在處理雙邊關係時都要“小心”。

對於美中關係,蘭普頓說,就像人類的需求分不同層次一樣:先是安全需要,然後是經濟需求,最後才是實現自我價值的願望,而目前,在兩國關係中,對安全的需求在上升。如果任由其發展,將會影響美中共同關心的很多其他的東西。這與尼克松和毛澤東時代不同,與鄧小平和卡特的時代都不同,那兩個時期,美中之間安全的需求很低。他說,美中需要努力,管控對安全的擔憂。




周奕成
昨天有條政治新聞,劉一德先生當選台灣團結聯盟(台聯)主席,引發我一點聯想。
台灣團結Taiwan Solidarity本來是個很好的概念,只是執行起來非常困難。過去這個政黨一直受困在錯誤的自我定位上,以至於沒有發展出民進黨以外的社會基礎,很可惜。原因就在於台聯只想做民進黨的側翼,也就是一個小的第一社會黨。
這次選舉,年輕的時代力量幾乎取代了台聯。以其所吸納的新世代選民來看,時代力量是很有潛力成為台灣的第三社會黨,然而它目前還只是一個年輕激進的第一社會黨。
如果時代力量不理解台灣要走的歷史道路,沒有找到未來的方向,就會讓第二社會黨有機會苟延殘喘而重新壯大起來。那個時候台灣兩個社會的對抗,因為有外部強大勢力全面介入,就不會是過去三十年這麼客氣的了。
時代力量的檯面上領導人多是野百合學運之後的世代。黨主席黃國昌先生小我五歲,雖然有許多共同朋友,但我和他不熟識。我很佩服和欣賞他,覺得台灣此時出了這樣人物,是老天奇妙的安排,要給台灣再一次機會。但是時代力量能不能走對路,就看他們腦袋有沒有想明白,不是老天爺可以保佑的。
台聯新任黨主席劉一德先生,則是黨外新生代銜接學運世代的人物,也曾是後輩心目中的神級。新進政治記者和鄉民可能不知道這位大叔,我們只能比喻說,當年劉一德的才氣和豪氣,可能還超過後來的黃國昌。
但是劉一德的性格和黃國昌就完全不同。劉一德大我七歲,是學運大哥,和野百合一代人都有交情,還曾兩個地方和我同住為室友。他是文人歌手兼江湖浪人,夜夜飲酒出入風塵縱論台灣史暢談民主化,結交朋友三教九流完全平等毫無避忌。那是一個時代,有這樣的俠客,而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
大哥是不是已老,台聯是不是有路,我不知。我知道的是各個政黨在歷史發展中有功能,要扮演好部分的角色,必須看清楚全局的劇本。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