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9日 星期三

張鐵志抽樣

張鐵志:六年級

"曾經從事媒體、社運及政策研究工作,以追求社會進步為人生志業。進大學時曾掙扎於要作文藝青年還是革命的學運青年。結果選擇了後者,但最終發現《反叛的凝視》這本書可以是兩者的結晶。曾經歷以下戰鬥位置來進行社會改革游擊戰:媒體記者、MTV電視台「音樂百年記事」撰稿人、公視記錄片「人民的聲音」研究撰稿,參與勞工陣線「勞工 搖籃曲」及台灣人權促進會「美麗之島人之島」音樂專輯策劃,以及其他政治、學術工作。並企圖以左手進行政治研究/社會批判、右手書寫音樂文字/文化觀察。"

****

2011/03/10 07:21:08
為何六千港幣難息香港市民怒氣?

張鐵志

周日,上萬香港人上街遊行抗議政府的財政預算案,一般市民、青年人、新移民、外來移民、殘障人士各自都提出不同訴求。數百名年輕人入夜後在路上靜坐,警方使用胡椒噴霧強制驅離,並逮捕一百多人,包括十二歲的小孩。

這是香港街頭少見的激烈沖突。

但這場面並不令人意外。就在遊行前,香港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劉兆佳就在電視上公開說,政府施政、經濟環境以及中產對前景的憂慮,已形成怨氣,更說香港已經到達“臨界點”。他看的很清楚。但諷刺的是,劉兆佳立刻反悔,強調“我沒用過‘臨界點’這個詞”,引起社會嘩然。

事實上,遊行前的一周,香港政局就出現強烈震盪。財政司提出的預算案,因為未針對香港當前面臨的貧富不均和嚴重民怨,引起民主黨派強力抨擊和社會不滿。三月一日,特首曾蔭權在出席一場活動時,示威人士沖上前抗議,意外撞擊他胸口以致其送院檢查。

兩天後,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戲劇性地轉變立場,由堅拒修改預算案,臨時宣布派發現金六千元予每位十八歲以上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並且加以六千元退稅。

然 而,即使發給市民錢,市民仍然深深不滿,因為香港面臨的是結構性問題,而不是這種短期糖果可以解決的。這種一時便宜的作法,只說明香港政府的短視。一名 80後青年在facebook上發表文章《請不要被六千元沖昏頭腦,忘記當前的社會問題》,提醒大家六千元可以照領,但別忘了更深層的矛盾,被廣為轉發。

香 港原本就是極為貧富不均的地區,甚至是已發達國家或地區中貧富不均最嚴重的。尤其社會福利不完整,加上不論是政治結構、經濟領域,乃至一般生活,都是被 “地產霸權”深深影響(這個“地產霸權”成為去年最火的關鍵字)。2008年,香港房價漲幅排名世界第二十位,2009年漲幅世界排名第一位。

另 外,近幾年從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以及天星、皇後碼頭的歷史文化保育運動,到前年的反高鐵、保衛菜園村運動,整個以年輕人為主體的社會運動癒演癒烈, 不斷沖擊既有體制,而政黨如社民連在抗爭手段上也越趨激進化。去年四月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就發表調查,指稱香港不再和諧,更推算全港有150萬人認同 激烈抗爭,甚至陷於暴動邊緣。

顯然,香港特區政府不但低估了社會矛盾的嚴重性,也低估了人民的反對聲浪已經日益強烈。抗議者要求的其實就是一個更符合公平正義的社會,如稅制改革、全民退休保障、回購公共資產、增加恆常性公共福利支出、加建公屋等。

如 果香港特區政府真的要社會更“和諧”,要街上更少的胡椒噴霧,應該不是發給市民可口的糖果,而是記住溫家寶總理幾天前在回答網友提問時所說的:“我們將把 解決收入分配不公作為政府的一項重要任務……我們還提出一個指導思想,就是一次分配要兼顧公平和效率,二次分配要更加注重公平。”

(本文作者張鐵志,台灣知名政治與文化評論人,現任台灣《新新聞周刊》副總編輯,今年於兩岸出版《時代的噪音:從迪倫到U2的抵抗之聲》,並擔任多個NGO的理事與董事。文中所述僅代表他的個人觀點。)



***

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張鐵志)

「不要做克拉瑪依的孩子,火燒痛皮膚讓親娘心焦╱不要做沙蘭鎮的孩子,水底下漆黑他睡不著╱不要做成都人的孩子,吸毒的媽媽七天七夜不回家╱不要做河南人的孩子,愛滋病在血液裡哈哈地笑╱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餓極了他們會把你吃掉╱還不如曠野中的老山羊,為保護小羊而目露兇光……」

這是中國民謠歌手周雲蓬的知名作品《中國孩子》。這位盲眼詩人歌手是當前中國最有社會意識的音樂人,並在2007年被中國深具影響力的媒體《南方周末》選為年度原創文化音樂類代表。
歌曲是2007年發表的。那時,還沒有川震暴露出的豆腐渣工程讓5000多名學生遇難,還沒有爆發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
中國孩子的命運固然悲哀,但同樣悲哀的是這些苦難無從發洩,沒有人要為人民的苦難負責。在川震豆腐渣建築石堆下的孩子名字成為政治禁忌,進行公民調查的作家譚作人被判刑5年;因三鹿毒奶粉事件成為結石寶寶的兒童和他們的父母,也只能在暗夜中哭泣,或者被戴上腳鐐。
例如結石寶寶的爸爸趙連海。趙連海3歲8個月的兒子被發現左腎有2毫米結石,但他決定不沉默,站出來組織毒奶粉受害維權聯盟「結石寶寶之家」。 2009年11月13日,他被警察強行帶走。今年3月底他因被控「尋釁滋事罪」,法庭開庭審判,趙連海被戴上腳鐐。法院外,他的5歲幼兒舉著紙牌「我愛爸 爸」。

官商勾結嚴重

開庭當天,趙連海提出萬言自辯書說:「我身為一名結石寶寶的父親及社會的一員, 我堅信我自三聚氰胺事件以來所做的事情沒有犯罪,我反而要自豪驕傲於我所做的所有努力……並且我堅信我所做的一切無愧於我自己的良心。我們作為社會的一 員,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甚至使命為我們的後代努力營造一個更有道德、更公正、更公平、更美好的社會環境。」
「如果維權有罪,那勢必會助長利欲薰心的奸商繼續喪盡天良、肆無忌憚的將自己的利益建立在殘害他人的基礎上,我們本已日漸淪喪的社會將會變成何等扭曲的樣子。」
香港藝人梁詠琪在新浪微博(中國版推特)上轉貼趙連海的報導,卻被管理者刪除。但她接著又寫了一句話:「內地有內地的規矩……好,我刪!但不公平的事還是不想再看到,尤其發生在平民百姓身上。」為她贏來許多掌聲。
最近引起人們關注的不只是趙連海與結石寶寶。山西疫苗在2006年至2008年間造成近百名兒童非死即殘。上月《中國經濟時報》記者深度報導出真相,但日前衛生部公布專家組調查結果,稱未發現疫苗存在安全問題,引起家長巨大不滿。
更讓公眾憤怒的是,經營疫苗的華衛公司沒有經營疫苗資格,卻以衛生部企業的名義壟斷山西疫苗市場。而不論毒奶粉事件或者四川豆腐渣工程,也都是涉及市場治理,或者權力腐敗的根本問題。官商勾結的腐敗成為中國孩子命運背後巨大的黑暗之手。
最 近山西王家嶺礦難又讓周雲蓬的歌曲成為一再被證實的殘酷寓言:「不要做山西人的孩子,爸爸變成了一筐煤,你別再想見到他」。更悲哀的是,在這兩天官方媒體 對礦難救災的報導中,都是對於官方救援工作的歌功頌德,而被救出的工人必須先謝謝國家,謝謝黨中央。這又印證了《中國孩子》這首歌那悲哀的最後一句:「不 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為證明他們的鐵石心腸,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

作者為作家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