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9日 星期日

《鍾漢清回憶錄》(XVIII ):童年: 祖母。祖先忌日。大甲:路遠誰能念鄉曲?年深兼欲忘京華。

大甲百年/ 大甲溪 大甲溪鐵橋 臺灣大學圖書館收臺灣舊照片資料庫

 比喻家鄉。唐˙白居易˙種桃杏詩:「路遠誰能念鄉曲?年深兼欲忘京華。」



我祖父林知先生入赘竹南鍾家。我父親冠鍾姓,叔叔和姑姑都姓林。

竹南家具店,大甲順天路150號(記憶或有誤),我祖父母的店面兼住家,現在已是廢墟近20多年----我後來才知,它的地權是祖父年輕時與鄰居王先生,不過由祖父蓋屋住了近60年,等祖父過世之後,王先生告我叔叔(由他繼承)欺詐。官司成僵局。

竹南家具店其實有兩店面,都是2層。一樓一間當展示店,樓上有神明桌和大廳,兩間臥室,分由祖父和我家居住。樓下是廚房、洗水地、廁所以及半成品堆放處。後來又買隔壁半間當工廠。

我祖母鍾真好女士受過產婆的訓練,不過我小時候她就沒執業,我們這一輩的接生,可能都是找其他產婆。所以祖父偶爾揶揄祖母「產婆,產婆, 蛇」

祖母負責賣家具,以及到鹿港去批新型家具回來轉賣。
她清早常上馬祖廟。每逢祖先忌日,當然會祭拜---她有塊薄木板,後邊 (反面)用毛筆寫大約6-8人的忌日。

冓等字與童年的木材交疊相關
森,遘,冓,篝火,遘疾,逅/邂逅/邂遘

Photo_12


 這幾年來,個人吃過,最好吃的甜粿--小林村倖存戶手工甜粿。
每年祖母會蒸一大籠年糕---約1M*1M*0.2米。過程大約如下:......我第一次知道香蕉油/精.....


我祖母除經商之才,還懂得一些副業。不過似乎美是多淺嘗一二年輒止。我印象比較深的有兩件: 一是跟人租田,請人耕作。收成時的那幾天,我們全家出動到田地。江燦騰 介紹的
風鼓機,我們並不陌生。

我小時候所看到自家手搖風鼓機,就是這個樣子的。它是將一些無米的敗穀和夾雜的稻草及塵土,藉風穀機的風力吹掉。
祖母的另一副業是在我家附近租房養幾 隻豬,我們每天要將廚餘等送到百公尺之外的巷內豬舍。我大學同學藍東顯的田中老家則是中型的養豬場,我約1973年參訪過。很親切。



小時候,光陸戲院? 在我家後方約200公尺. 市區中心還有一家樂舞台 (祖父喜歡收音機之三國....似乎也有布袋戲......他去戲院買東西時,會伸出鹹豬手.......。) ?  看電影是很擠的,尤其是春節期間。印象中還有泰山.....
阿舍.....

 約1964年,我的同學住在鄉下,晚上讀書還是點油鐙的。

 宋˙陸游˙秋夜讀書每以二鼓盡為節詩:「白髮無情侵老境,青燈有味似兒時。」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油燈是一種照明用具,依靠燃燒液體脂肪發光。


大約3萬年前的石器時代,已經有人靠油燈閃爍的昏暗光線照明,在陽光照不到的洞穴深處,繪製最早的洞穴壁畫。
 中国油灯简史
 http://chenlusheng.com/Oilhistory.php

1958的台語片,最紅的是【王哥柳哥遊台灣】,它是台聯電影企業社拍攝的,李冠軍和矮仔財兩人飾演王哥和柳哥。


封氏聞見記/卷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忌日
忌日請假,非古也。《世說》云:“忌日惟不飲酒作樂。會稽王世子以忌日送客至新亭,主人欲作樂,王便起去,持彈往衛洗馬墓下彈鳥。”《晉書》又載:“桓玄忌日與賓客遊宴,惟至時一哭而已。”前代忌日無假之證也。
沈約《答庾光祿書》云:“忌日制假,應是晉、宋之間,其事未久。未制假前,止是不為宴樂,本不自封閉,如今世自處者也。居喪再周之內,每至忌日,哭 臨受弔,(一本作“帛”。)無不見人之義。而除服之後,乃不見人;實由世人以忌日不樂,而不能竟日興惑,以對賓客,或弛懈,故(一本“放”。)過自晦匿, 不與外接。設假之由,寔在於此。”顏之推亦云:“忌日感慕,故不接外賓,不理庶務。不能悲愴自居,何限於深藏也。世人或端坐奧室,不妨言笑。卒有急迫,密 戚至交,盡無相見之理。其不知禮意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