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9日 星期四

《鍾漢清回憶錄》(XX ): 自行車與輪胎業,

(故鄉)大甲有巨大 (捷安特)自行車公司,不過我沒參觀過。2003年我當寶成工業公司Nike事業部的精實Lean (NOS)總顧問時,Giant等自行車產業辦類似的業界合作之A-Team。五年之後,他們是成功的。

輪胎業我也沒參與過,不過1980年代,南港,桃園中壢,新竹等地區的工廠有些緣份。車輛輪胎重安全,耐用,節能,這些重要的要求,台灣的廠商的技術能力是否學自日本的廠商呢? 我認為很可能.....

1984年台北舉行的國際品管大會我是"品質稽查組"的主持人,與南港輪胎技術合作的橫濱輪胎公司Yokohama Tires iNV.的一位日本人有論文發表。日後我在新竹參觀日本Bridgestone公司的輪胎廠,對他們工作的辛苦努力,印象很深刻---有點被嚇到。

79-85年在新竹工作多年,那兒有正新輪胎廠。21世紀,我知道員林的地方之稅收,絕大部份來自正新的董事長之所得稅。前年,林書豪旋風下,他們的品牌最早與紐約的東家簽代言之合約 。

一句話,很高興台灣有這兩種世界一流的本土產業。






商周/技術員月領8萬! 台灣最多千萬存戶的小鎮傳奇





全球50 大輪胎廠中,彰化員林輪胎聚落就至少供應其中30 家。圖為有為工業輪胎設備。(圖/楊文財攝,商業周刊提供)
文/呂國禎

2013年,有個地方竟創下營收、淨利歷史新高,且訂單還不斷湧來,日夜不停工,工廠門口還放出月薪8萬的高薪搶聘現場技術員的立牌,並且還要在台灣投資百億元擴廠。
這個地方就是以彰化員林鎮為中心方圓20公里內的台灣輪胎聚落,一年產值超過新台幣千億元,從最高檔的環法自行車賽的管狀輪胎、到全世界前十大輪胎品牌、歐美的超巨大採礦車輪胎都跟這裡有關。
更難的是,台灣並非是世界汽車產業的強國,但這裡卻能跟德國、日本、美國生產同等級的輪胎,就連中國刻意扶植的杭州中策公司2013年竟然找上了這裡,開出只要願意接中策的訂單,價格隨台灣開,只求能提升中國輪胎的品質。

正新營收名列全球前十大
第一眼看到的是一個立牌,寫著徵求現場技術工最高月薪8萬元,走進裡頭一看,是火熱的景氣,原來全球排名31名的輪胎公司建大工業在2013年創下 了成立51年來營收與淨利的新高,董事長楊銀明說,缺工、缺土地,工廠日夜不停工,正準備在台灣投資百億元,只要土地取得,馬上擴廠。
同樣也傳出好消息的是正新輪胎,不僅是年營收排名進入全球前10大,還有機會連續兩年拿下全球十大輪胎公司稅後淨利率第一名的寶座。
這是一個傲人的成績,全球前十大輪胎廠背後都是汽車強國的德國、日本、美國與韓國,惟獨台灣沒有強大的汽車工業,堪稱旱地中的奇蹟。
其實,台灣輪胎發源地並不是在員林,而是台北南港與桃園中壢,早年政府更是刻意扶植南港輪胎等輪胎廠,做軍用車、汽車的輪胎。相反的,正新、建大卻從較為低階的自行車輪胎開始做起。

十五家剩三家反稱霸全球
促進他們進步的是一場慘烈的淘汰賽。六暉控股董事長吳金鹿,他細數1980年代剛入行時,這20公里內的輪胎廠,有連新、聯合、世發、立新、七星、順東等約15家,到今天聚落內只剩三家輪胎生產廠:正新、建大與華豐。
楊銀明說,從新台幣匯率、工資上漲、到中國改革開放讓中國本土輪胎企業崛起等挑戰,台灣輪胎廠不僅要解決成本上升、海外擴廠,還要面臨中國與東南亞的低價競爭,跟不上的自然會被淘汰。
這凸顯了一個問題,十多年來國家政策、租稅優惠都沒有把輪胎列入重點對象,反而自然形成了世界最有競爭力的輪胎聚落,倒是重點扶植的兩兆雙星變成兩兆傷心慘業。
國際訂單已滿到今年六月
但整個聚落剩三家輪胎生產廠不是悲劇嗎?六暉的吳金鹿帶著我們認識有為工業董事長陳珀波、劦佑機械總經理張國泰,他們正苦惱著如何消化訂單,張國泰的訂單滿了、陳珀波的訂單爆了,客戶排隊到今年6月。
他們不是生產輪胎,而是生產設備與模具,原來不只台灣輪胎打開國際市場,連設備廠、小零件也跟著長大,從台灣打到中國又轉戰東南亞,接著從開發中國家躍向歐美市場。這背後是個決心,別小看自己,只要往外拚就有機會。
張國泰說,大村鄉被稱為千萬元存款戶數量高居台灣第一,除了種葡萄的富農,其實這裡也產輪胎富翁。
這裡的人從小輪胎做到大輪胎,從低階做到高階,甚至從輪胎設備、模具、零件到特殊原料,人人都拚著往國際走,去挑戰世界一流大廠,這是今天員林成功打造出輪胎聚落的最佳寫照。

原文網址: 商周/技術員月領8萬! 台灣最多千萬存戶的小鎮傳奇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