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2日 星期日

《鍾漢清回憶錄》(XXI ): 月眉糖廠的外公家,,、。

我小學時約1963年時,大甲鎮外都還有很多甘蔗田。
影響我們最大的是月眉糖廠的外公家,那鄉里的人地物等,對我們家的小孩之成長 (1979年我的蜜月選它為活動的中心),影響很大。
我有空再慢慢寫....






台灣近代糖業帝國的形成

日本本土只有南部九州和琉球產糖,數量只堪供全年四分之一,其餘四分之三,仰賴進口。所以日本在台殖民期間,增產糖的生產量,以供本土各類糕餅和飲料所需,此外也用來釀製酒精和酒類、以及酒精燃料。所以,台灣全台成為產糖的世界重要製造中心之一。



第一憨,就是種甘蔗給會社磅!

台灣產糖區的專用輕型鐵軌火車,運載甘蔗。可是,板橋林家投資的二林糖廠,對於甘蔗收購的過磅出現不實的爭議,造成蔗農的普遍反感,於是台灣近代的農民社 會運興起,同時也意味著台灣近代文學創作的轉向,其餘的社會運動也紛紛呼應。當時,蔗農怨恨的喊出:第一憨,就是種甘蔗給會社磅!




一匙糖背後的不道德真相



適用於服飾業的法條應該也適用於食品業,而且不僅僅針對糖,而是所有食品製造業。樂施會要求,前十大國際食品品牌應展現領導者風範,承認他們在供應商侵犯土地權利一事上難辭其咎。
尤其,供應商如果是從小農生產者手中強搶土地,而不是讓他們在具備自由意志、握有優先權,而且 掌握充分訊息的情況下,同意讓出土地,那麼,樂施會期望這些全球性企業應該避免向這樣的供應商採購;而那些未經同意卻已被強取土地,或是土地取得有爭議的 案子,樂施會更提出呼籲,要企業一定要採行公平的糾紛處理程序解決。
更近期的例子是今年初發生在孟加拉拉那廣場(Rana Plaza)的成衣工廠大樓倒塌事件,超過一千人死亡,也為成衣業帶來類似問題。其中,既是主要產糖業者,也經營零售業連鎖服飾品牌Primark的英聯 食品(Associated British Foods),為它的供應商負起責任,連同其他八十個服飾品牌,簽署了一項具有法律約束力的建築物消防安全協議,這份協議受到貿易聯盟及孟加拉政府支持。
「品牌背後」還公開一份評分表,就各類議題為十大品牌排名,包括它們對勞動力、水源、土地、女 性及氣候變遷的影響。在土地議題,樂施會給百事可樂及英聯食品的分數是「差」(poor)或「很差」(very poor)。雀巢(Nestlé)的分數好一點,因為它對供應商(採購糖、大豆、棕櫚油和其他商品)制定指導原則,要求它們在取得土地前,必須讓當地原始 居民和在地社區在處於自由意志、握有優先權,而且掌握充分訊息的情況下同意。
雀巢是十大品牌中率先全面支持這項原則的企業,接著,十一月七日可口可樂也回應樂施會的行動, 宣布對下游供應商掠奪土地的行為採取「零容忍」(zero tolerance)政策。可口可樂更承諾,將公開甘蔗、大豆及棕櫚油的供應商名單,讓它們可接受社會、環境與人權方面的公評。這麼做也等於究責查皮丘工 廠與西瑞赫姆河口漁民家庭的衝突。
樂施會進一步倡議提升全球食品產業的標準。如果,百事可樂和英聯食品想被我們視為「有道德的製造者」,就應遵循雀巢和可口可樂公司所定下的標竿,挺身為供應商對全世界最貧窮、最沒權沒勢的一群人所做的惡行負起責任。

作者簡介_Project Syndicate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