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5日 星期一

吳弘達 Harry Wu 1937-2016《泰晤士報》訃聞;《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收入了「勞改」(laogai)一詞

吳弘達曾在中國勞改營內度過了19年,此後前往美國,獲得了美國政治家們的青睞。他於今年4月去世,享年79歲。
2007年,他從雅虎得到了1700萬美元,用於援助被迫害的異議人士的家庭。
但根據公開記錄,他僅將其中120萬提供給了異議人士的家庭。


因抨擊中國人權狀況而聞名的活動人士吳弘達遺產面臨爭議。多人指控其將雅虎人權基金的款項挪用,僅將一小部分用於援助異見人士。吳生前對此表示…

CN.NYTIMES.COM

Harry Wu survived two decades in China's "re-education through labour” camps. He lived—just, as comrades died around him—to tell their terrible tales

Wu Hongda died on April 26th, aged 79
ECON.ST

觀念座標
※ 2016.05.13 追憶—《泰晤士報》※
吳弘達:把「勞改」推進西方詞典的人權鬥士
如何在中國的勞改營裡生存十九年,吳弘達很坦白。
他在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NPR)以不完美的英語說:「我忘了我的尊嚴、未來、自由、每一件事。我投降。我跟獄卒合作,我打其他的牢友。我偷竊食物。單獨監禁的時候,我趴在獄卒的腳下求情,請他開恩。那就是我活下來的方法。當英雄是活不下去的,肉體馬上會被消滅。」
「如果你自認是一個人,那麼你的腦海中就會出現自由、家庭、未來、性愛、是非等等考量。這些想法只會讓你更苦。饑餓的野獸只考慮從哪裡攫取食物的問題。」
老鼠洞就是可以攫取食物的地點。「我仍然記得幾次發現老鼠洞的幸運時刻。老鼠很會收集東西。它們會收集同樣大小的黃豆。它們會收集大米、玉米……如果某個牢友發現了老鼠洞,他馬上變成百萬富翁一樣。如果我們有辦法抓到老鼠的話,我們馬上吃掉它……還有青蛙、蛇、所有的可以吃的小動物。」
吳弘達不只倖免於餓死多位獄友的饑餓,他還經歷了刑訊折磨、單獨監禁、苦勞、曾經多次被失控的煤炭車壓斷了背脊、礦坑也曾坍塌在他身上,差點把他活埋、還被獄卒以及其他牢友殘暴攻擊。因為他被打為反革命,繼母自殺,他的弟弟被活活打死,他的兄弟姊妹跟他劃清界線,他父親遭妹妹檢舉為反革命。一度富有、快樂的家庭,被毛澤東的共產黨摧毀殆盡。
獲釋後,吳弘達逃到美國展開新的人生,卻發現他在美國也坐牢——坐的是心理的牢,因為前塵往事依然糾纏他不放。他沒辦法忘記營區、囚友,所以他決定下半輩子要用來揭發中國古拉格的恐怖情況。
他說,中國的勞改營是「中國共產黨獨裁的基石,用來壓碎中國人肉體、心理、靈魂的機器」。他認為中國有一千多座勞改營,幾十年下來,這裡進出的人口高達四千萬。他後來曾秘密回到勞改營數次,以作研究紀錄。
1995 年時,他說:「我想要享受人生,我失去了二十年,但我心中一直覺得有罪惡感。今日的中國還有百萬人在經歷我的經歷。如果我不為他們說話,又有誰會這麼做?」
吳弘達生於 1937 年,父親是上海的銀行家,母親是上流社會的仕女,他還有七個兄弟姊妹。小時候,他上耶穌會所辦的學校,在那裡他取了洋名叫 Harry,他的童年「平靜快樂」,一直到 1949 年共產黨來到為止。他家的財富一下子土崩瓦解。他的父親失去工作。他的母親必須典當家裡的東西,才能餵飽八個孩子。
吳弘達在北京地質學院上大學,他很迷棒球,卻不了解政治。1957 年中共發動百花齊放運動時,吳在一個會議上批評蘇聯前一年入侵匈牙利,他的坦言讓他被打為反革命的右派份子。他很快就成為黨監視的對象,在他從學校畢業的第二天,他被逮捕,直接送到一個勞改營裡,在那裡,他被告知他的刑期是無期徒刑。他說:「鐵門在我身後鎖上了。」
接下來的十九年,吳弘達輾轉於 12 個勞改營——其中 9 個位在陝西省的煤礦區,其他則分屬於不同旳工廠與農場。這些營區的目的,是要透過苦工來改造囚犯,讓他們重新做人——假如他們沒有先死的話。他後來形容,每天的生活就是「勞動、刑求、毛主席思想教育」,並且說他之所以僥倖不死,都是同營囚友,暱稱「大嘴辛」的功勞。
「我只有 23 歲,是個大學畢業生,從小生活在富裕、都市的家庭裡,又是個政治犯。辛景平(Xing Jingping 音譯)小我三歲,是個農民,出身於一個挨餓的鄉村,他是沒有受過教育的小偷,他沒有政治立場。我們倆之間的鴻溝很大,然而我後來卻認為他是影響我最深的老師。」
勞改營每天十二小時累死人的勞力工作、吃的東西又少,大嘴辛教他怎麼樣活下去,怎樣無所不用其極。他告訴 NPR:「我從來不跟其他人分享食物,總是動腦筋想偷別人的食物。這種事我做了很多次。我打他們,把他們的食物搶走……他們也用同樣的手法搶我的食物。」他告訴另外一位訪問者:「我活得好像禽獸。」
吳曾被三台失控的運煤車打斷背脊骨、腿、肩膀。礦坑也曾坍倒在他身上,他差點被土石活埋。有一次,獄卒發現他私藏了幾本西文書,所以打斷了他的手臂。數不清的囚友被行刑、遭餓飯、或屈打至死,他都親眼目睹。他一度瘦得不成人形,體重只剩下 36 公斤。「囚友每天每天死掉,一個,兩個,三個,四個。」
1976 年,毛澤東殁。鄧小平成為中國的新領導人。1979 年,42 歲的吳弘達獲釋,被安排在武漢的地科大學教書。在他被勞改的期間,他的家庭破碎了。他的繼母在他被捕後自殺。他的父親成了廢人,被打為反革命後,失去了工作,遭到刑求,又被公開羞辱。他的弟弟熱烈地追隨毛主席,卻因為哥哥是反革命而被警察打死。吳的其他兄弟姊妹也早就跟他劃清界線。
吳在勞改煤礦營裡跟一位囚友沈潔女(Shen Jianu 音譯)結婚,但在他獲釋後,兩人離婚。1984 年,他娶了盧青(Lu Qing 音譯),一位武漢的大學生,小他二十四歲,這段婚姻也以離婚收場。
1986 年,他受柏克萊大學邀請做自費訪問學人一年,他抓住機會前往美國舊金山。他抵達美國時,身上只有 40 美元,沒有地方住,一開始他睡在公園火車站,然後在一家甜甜圈餅店找到大夜班的工作——身份是非法勞工。他寫道:「我覺得太棒了,終於不必再露宿街頭。咖啡是免費的,甜甜圈也不用錢,我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吳努力工作,後來又找到更好的工作來支持他的講學,慢慢地站穩腳跟。他下定決心要遺忘過去向前看,但是有一天,一名學生問他,是否可以用吳老師的人生作為他論文的主題。因為如此,他受邀到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演講——他在演講時當場泣不成聲,因為他想到在營區裡面死去的人。吳知道,他必須跟中國的古拉格戰鬥:「我不能不理會這些人,這些無名無姓、沒有聲音、沒有臉孔的人們。遺忘就是背叛。我不能這麼做。」
1988 年他得到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的奬助,因此離開柏克萊。1989 年天安門屠殺發生,突然之間,美國人想要聽吳弘達想說的話。
他曾經四次喬裝進入中國,以尋找、秘密拍攝勞改營的實景,並且為 CBS 與 BBC 製作紀錄片——其中一次是為了揭穿死囚器官被販售的過程。1995 年,他從哈薩克入境中國時遭到逮捕,雖然他已是美國公民。他因為間諜罪,被中國國家判刑十五年,但在國際的壓力下,關押 66 天後被釋放。當時美國第一夫人希拉蕊‧柯林頓正好要去北京參加世界婦女大會,這肯定也對釋放吳弘達有所幫助。
吳弘達成立了勞改研究基金會,寫了好幾本書,常常到美國國會作證,也在大學演講。十年前他跟他太太李菁(Ching Lee 音譯)、兒子 Harrison Lee Wu,一起從加州搬到華府,他並在那裡為紀念死者的勞改博物館揭幕。
吳反對的不只是勞改。他也反對中國對死刑的濫用、一胎化政策、言論審查、宗教壓迫。他支持異議人士,勞工權利、自由西藏。他在《麻煩製造者:反中國殘酷的個人長征》(Troublemaker: One Man’s Crusade Against China’s Cruelty)一書中寫道:「我很樂意當中共的麻煩製造者,因為共產黨是民主與自由的麻煩製造者。」
吳弘達曾經立誓,除非 ”laogai”(勞改)出現在世界各主要語言的字典裡,他絕不會休息。在他人生的盡頭,他已經大致上取得勝利與成功。
吳弘達,Harry Wu,是中國人權活動人士,生於 1937 年 2 月 8 日,歿於 2016 年 4 月 26 日,享年 79 歲。



Yiwu Liao
真没想到,吳宏達昨天突然走了。
前年和去年,法德聯合電視臺製作并連續播放中國勞改紀錄電影,他和我,作為不同時代的反革命主角,在片中交集——誰會料到此為永訣!
這個人,創辦勞改基金會,在美國華盛頓建立勞改紀念館。
這個人,曾長達數年,支持我做《中國冤案錄》;還寫了一本怵目驚心的勞改自傳《昨夜雨驟風狂》。
這個人獨一無二,做成了眾多政治流亡者望塵莫及的偉業;可他的人格缺陷也是獨一無二,令我听不下去,還沒見面,就主動疏離。
蓋棺如何定論?自有歷史評說。
以下是勞改基金會的英文公告,及他和我的勞改電影。
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
Harry Wu (1937 - 2016) http://www.laogai.org/hrnews
Harry Wu, Champion of Human Rights Dies
It is with great sadness that the 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 announces the passing of its founder, Harry Wu, who died in Honduras this morning at the age of 79. Mr. Wu was vacationing with friends when he passed away.
Harry Wu was a Catholic and a well-known presence on Capitol Hill for his defense of people who suffered in China’s brutal Laogai camps. The Laogai are China’s forced prison labor camps that began under Mao and continue in China today.
While a college student, Mr. Wu was sentenced to 19 years in China’s Laogai after being labeled a counter-revolutionary for speaking out against the former Soviet Union’s invasion of Hungary.
Harry Wu was released in 1979 and came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1985 with just $40 in his pocket. Since then, he traveled back to China multiple times to further investigate Laogai camps and promote human rights developments in China. Mr. Wu founded the 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 in 1992 to gather information and raise public awareness of the Chinese Laogai.
In 1995, Chinese authorities arrested and charged Mr. Wu, then a US citizen, with "stealing state secrets" in retaliation for his efforts to expose human rights abuses in China, among them his participation in a CBS 60 Minutes segment documenting China's vast labor camp system. A Chinese court subsequently sentenced him to another 15 years in prison. Due to the tireless efforts of US politicians, human rights activists, and diplomats, Chinese authorities deported Wu just prior to the beginning of the Fourth World Conference on Women, which Hillary Clinton attended in 1995.
Harry Wu was the author of many books including “The Chinese Gulag”, “Bitter Winds”, and “Troublemaker.” He dedicated his book “Troublemaker” “To the Chinese people who have suffered, who have left, who have stayed; someday soon, no more Laogai.”
Harry Wu spoke out for international labor rights and religious freedom, and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forced organ harvesting, and China’s brutal one-child policy. Harry Wu was a great supporter of the Dalai Lama, a Free Tibet, and 2010 Nobel Prize Honoree Liu Xiaobo.
In 2008, Harry Wu opened the first Laogai Mueseum in Washington, DC. Mr. Wu was the recipient of many international awards and honors.
Harry Wu is survived by his son, Harrison, and his former wife, Ching Lee. He was beloved by many.
For any inquiries, please contact Ann Noonan, Laogai Human Rights Organization Administrator at (646) 251-6069

Aujourd hui en Chine, il existe encore plus de mille laogai, ces camps de "rééducation par le travail". Près de quatre millions de personnes,…
YOUTUBE.COM


美国之音中文网
【民主人权活动人士吴宏达去世】
吴宏达毫不隐讳他对中共政权的看法。他说:“中共撒谎成性,在小事上撒谎,在大事上撒谎,对自己撒谎,对全世界撒谎,时时刻刻都在撒谎。” 文字+视频:http://buff.ly/1T4zGNf






Harry Wu, Who Told World of Abuses in China, Dies at 79


讓「勞改」一詞進入牛津詞典的人權活動家逝世

週二,人權活動人士吳弘達(Harry Wu)在洪都拉斯度假時逝世,享年79歲。自從他在中共的勞改營中被殘酷對待,度過整整19年後,就再也無法忍受這個世界忽視在自己的故國發生的侵犯人權行為。
華盛頓勞改基金會(Laogai Research Foundation)的行政主管安·努南(Ann Noonan)確認了吳弘達去世的消息,該機構是他在1992年創立的。
  • 檢視大圖2010年,吳弘達在美國國會大廈前。他在1985年來到美國,前往加州做一名無薪的訪問學者,身上只有40美元現金。
    Jason Reed/Reuters
    2010年,吳弘達在美國國會大廈前。他在1985年來到美國,前往加州做一名無薪的訪問學者,身上只有40美元現金。
出身上海一個富裕的羅馬天主教家庭的吳弘達於1960年被捕,當時只有23歲,即將從大學畢業。他被指控批評蘇聯1956年入侵匈牙利,還被指責沒有堅定支持毛澤東的政權。
後來他寫道,最初並沒有人告訴他自己為何被監禁,到最後一名警衛「打開我的檔案,然後說,『你是一名反革命右派分子,你被判了無期徒刑。』」
他說他先後被送往多個農場、礦場和勞改營,勞改期間曾被毆打——在與其他勞改犯的爭鬥中,他的背部和手臂被打斷——並被放進一個類似棺材的水泥箱裡。1979年,也就是毛澤東逝世三年後,他被釋放,那時他已42歲,比勞改前瘦了75磅(約合34公斤)。
1985年,吳弘達移居美國,前往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做無薪的訪問學者。當時他身上只有40美金,靠晚上在一家點心店打工來維持生活。
1994年,他獲得了美國身份,也成為中國「勞改」制度的一名持續不懈的批評者。他拒絕讓這個世界忽視這一問題,儘管美國和其他國家都在試圖和中國建立商業與政治聯繫。
他把中國的勞改制度比作蘇聯的古拉格和納粹的集中營,指責這一制度導致千百萬政治犯和知識分子死亡。他甚至成功地遊說《牛津英語詞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收入了「勞改」(laogai)一詞。
吳弘達曾多次秘密返回中國,以揭露中國的監獄狀況,比如販賣被處決囚犯的器官。1995年,他被中國當局逮捕,並判處15年監禁,罪名是從事間諜活動。因為一些人權活動人士的抗議,包括當時的美國第一夫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的施壓,吳弘達在被扣押66天後釋放。他們的抗議行動包括抵制當年在北京舉行的世界婦女大會(World Conference on Women)。
之後,吳弘達被驅逐到美國,在加州生活,有段時間曾在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e at Stanford University)擔任研究員。大概在10年前,他搬到了華盛頓。2008年,他創立了勞改博物館(Laogai Museum),用以紀念共產主義政權下的死難者。
吳弘達身後留下了前妻李清(音)和他的兒子哈裡森·李·吳(Harrison Lee Wu),二人現在生活在弗吉尼亞州。
「我很高興自己能成為中國共產黨的麻煩製造者,」吳弘達在《麻煩製造者:中國暴行下的個人抗爭》(Troublemaker: One Man's Crusade Against China's Cruelty)一書中寫道,「因為中國共產黨是民主與自由的麻煩製造者。」(這本書為吳弘達與前《紐約時報》記者喬治·韋切伊[George Vecsey]合著。)
吳弘達1937年2月8日出生於上海,他的父親是一名銀行家,母親也來自富裕家庭(兒子被捕之後,她自殺身亡)。吳弘達兒時在耶穌教會學校讀書,後來考入北京地質大學。
離開中國後,他便成為勞工權利和宗教自由的倡導者,反對死刑和中國的一胎政策,支持達賴喇嘛為西藏爭取自由的運動,支持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因倡導政治改革,劉曉波目前還在中國的監獄裡服刑。
1998年接受採訪時,吳弘達承認他此前返回中國是冒着生命危險,但他堅稱,儘管他想活下去,但他也決意完成自己的使命。
「如果上帝對我說,『弘達,我知道你之前受了苦,想給你一個恩惠,你想要什麼?』我想要回我20年的生命,」他說。「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今天還在努力地工作。我已經61歲了。我知道自己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Laogai, which translates from Mandarin to mean "reform through labor," is the Chinese system of labor prison factories, detention centers, and re-education camps.



Laogai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Laogai

中國勞動改造制度從蘇聯引進,中國對待國共內戰國軍戰俘的處置一般即為勞改,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有大量人被處以勞改(勞動改造思想)。
刑滿的人獲釋也不一定可走,可能就地編戶留場就業

労働改造(ろうどうかいぞう)とは、「労働を通じて改造する」理念であり、中華人民共和国で実施されていた反革命犯及び刑事犯の矯正処遇政策である。物理的には、旧ソ連の強制収容所・グラーグに倣い造られた労働改造機関を指す。1954年に施行された「労働改造条例」で明文化された制度である。ワシントンDCの人権NPO・労改研究基金の調査によれば、中国に点在する労働改造機関の数は1000ヶ所、総収容者数は300~500万人、1949年以降、労働改造機関に収容された人の総数は4000~5000万人に上る。[1]

労働改造制度[編集]

関連項目[編集]



労働改造所の地図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