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0日 星期三

李添財 (T.T. Lee) 、李玉鼎「江春男」酒宴與 KA VA LAN 威士忌故鄉在噶瑪蘭!

不是餞別而是行銷台灣?江春男參與酒宴細節曝光

2016-08-11  14:52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筆名「司馬文武」的前駐新加坡代表江春男因酒駕事件,讓他還未赴任就請辭,不少人好奇江春男參與酒宴的那晚,實情到底是如何、又是和誰喝,而現在內幕曝光了!
根據《信傳媒》報導,江春男受朋友的邀請,參與聚會,作東的就是金車集團少東李玉鼎,其聚會目的並非外界所想是替前將往新加坡的江春男「餞行」,而是讓江多了解台灣的好產品,盼未來透過外交平台將台灣產品帶到國際上。
根據當天一名在場人士描述,那晚大家只是吃飯,並沒有喝酒,過程中唯一沾酒的,就是從金車帶來得獎的威士忌,但這也只是在場幾個人輪流品了幾口,不是真的喝酒,而晚宴9時結束後江才自己開車回家。
而促成這場聚會的友人,對於此次風波也感到抱歉,並表示「早知道就讓司馬搭計程車回家,真的沒想到原本的好事最後會變成這樣,真的對他感到很抱歉」。


~~~~~
“金車集團在2016世界威士忌競賽(WWA)
拿下「世界第一單一桶單一麥芽威士忌」殊榮,
是連續第2年摘下桂冠。…
金車公司在宜蘭Kavalan噶瑪蘭酒廠生產的
「經典獨奏Amontillado雪莉桶」去年底才上市,
便拿下「世界第一單一桶單一麥芽威士忌」
世界第一殊榮。”


【企業】
「你要夠懂、夠清楚,否則人家也不會理你,只是空降部隊而已。」金車少主李玉鼎看到許多二代接班面臨的問題。
30年前,父親李添財把台灣咖啡賣到全球市場,寫下伯朗傳奇;如今,長子李玉鼎把宜蘭產製的威士忌,推向全世界。成立60年的老企業,如何走向百年之路?
⋯⋯更多



30年前,台灣咖啡賣到全球,寫下伯朗傳奇;如今,少主李玉鼎把威士忌推向全世界,在世界威士忌大賽中,拿下世界第一單一麥芽威士忌大獎。成立60年的老企業,如何走向百年之路?
WEALTH.COM.TW







水流觴/威士忌的在地化 | 聯合好評 | 評論 | 聯合新聞網


台灣是全球第四大威士忌進口國家,但人口僅兩千多萬,換算成每人平均...

UDN.COM|由聯合新聞網上傳



聰賢
醇之牛耳 當之無愧
來自宜蘭的金車噶瑪蘭威士忌日前參加2015世界威士忌競賽(World Whiskies Awards)獲評為「世界最佳單一麥芽威士忌」,酒廠成立才6年卻在許多百年酒廠中異軍突起,至今已獲獎上百無數,稱為「醇之牛耳」 當之無愧。董事長李添財說:過去人家都說威士忌故鄉在蘇格蘭,但以後要讓大家改說威士忌故鄉在噶瑪蘭!


老爸是咖啡大帝,兒子則讓威士忌拿到世界第一。金車集團在2016世界威士…

WWW.CW.COM.TW|作者:天下雜誌


****
1986年與美國Motorola母公司的機械設計工程師到處走動,他喝了伯朗咖啡罐,覺得還不錯。

幾年前到宜蘭的華德福教育做客。主人跟我們講,5~6千萬元的學舍建設不足款,是由金車文教基金會捐的。


更久前,我有一次在某超商碰到老外掏2千多元買一瓶 KA VA LAN 威士忌,吃驚。 80年代我講過日本人戰後如何學"釀"威士忌的故事,沒想到台灣的好山好水也有機會....


Who says Scotland has the single-malt whisky category all to itself? Now comes Taiwan – we'll sip Kavalan, the brainchild of Taiwanese entrepreneur T.T. Lee. Photo: Kavalan


From Taiwan, with love: single-malt whiskyCharles Passy












The bottles: Kavalan whisky, $89.99-$424.99
The back story: Who says Scotland has the single-malt whisky category all to itself? In recent years, the American market has seen whiskies from other countries — Japan, India, France — find their ways to store shelves. And now comes Taiwan — specifically, a brand called Kavalan that’s the brainchild of Taiwanese entrepreneur T.T. Lee, who made much of his fortune in canned coffee, which is hugely popular in Asia, As it turns out, Lee also has a taste for brown spirits — specifically, single-malt Scotches. So he decided to make his own right at home, enlisting the help of Jim Swan, a well-known distiller. (The barley that goes in the whisky still comes from Europe, however.)
Swan and Kavalan’s team found that Taiwan proved to be a particularly special place to make whisky. That’s mainly because the hotter temperatures (compared with Scotland) resulted in a quicker maturation time. Where single-malt Scotches typically take anywhere from 8 to 15 years to properly age in the casks and absorb all the flavor from the wood, Kavalan’s whiskies take all of three years (or less).
Many in the booze biz were skeptical of the effort, including David King, president of Anchor Distilling, the U.S. company that ended up becoming Kavalan’s American distributor. “I was the doubting Thomas,” King recalls of his initial reaction. But King says the proof (pardon the pun) is in the bottle. In just a few years since the company’s launch, its whiskies have won many awards and accolades, including 90-plus ratings from Whisky Advocate magazine (and World Whisky of the Year honors from the publication, too). Oh, and the stuff is selling well in America in the few months since Kavalan’s stateside debut, King notes: “When I’m getting decent repeat orders from Minnesota, that means something is happening.”



金車企業的基礎是從志成公司開始。西元1956 年,志成公司成立,主要生產噴效水性殺蟲液以及廚房清潔用品,以「創造清潔衛生、安全舒適的居家環境」為目標。而西元 1979年,至成公司開始向飲料業伸展觸角,成立於桃園中壢廠,以「金車麥根沙士」行銷市場,建立品牌知名度;西元1982 年推出「伯朗咖啡」,更成為罐裝咖啡市場的領導品牌;爾後更針對不同市場推出強調功能性的現代健康飲料。1988 年,金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在宜蘭縣礁溪鄉設立生物科技研究發展中心。成立之花卉事業部,積極從事蝴蝶蘭優良品種選育、組織培養及健康種苗生產等多項工作,1996 年擴張生技事業,與中外之水產試驗所合作進行循環水養殖系統及各項養殖技術之研究開發,針對水產養殖技術進行研究。

台大之友專訪2

關懷台大的台大之友-金車董事長李添財先生
邱兆玲   一月 1st, 1997 | 第1期校友季刊 
  「喜麼沙的拉...伴隨著幽揚的吉他樂聲,畫面上開始出現一位「雅皮」,站在靜寂無人的高山巔上,展開他的雙臂迎接著清新的大自然的召喚,接著,這支畫面開始出現一大片綿延不斷的綠。
    那是一種印象中似乎只在風景明信片「蘇格蘭高地」才看過的綠,但此刻它就這麼毫不保留的流洩到你的眼前。鏡頭繼續推遲著,畫面來到一群列隊回家的小朋友,最後出現的是一個陰暗的礦坑,看到幾個揮汗挖煤的工人。這時你恍然大悟,原來這就是金瓜石。綠地是我們曾經大片擁有的,如今卻快被遺忘掉了。拍攝這支創意廣告的就是金車公司,它的董事長李添財先生,是一個白手起家、滿懷鄉土關懷的「本土成功企業家」。
    這位強調「對於社會別是光想拿,也要想到付出的」企業家,不僅熱心社會公益活動,對於素無特殊淵源的台大,也是默默地付出他的關懷。
    走到羅斯福路、靠近台電大樓的金車大樓時,你會發現它的外觀並不起眼。一逕洋白色的連棟式二、三樓建築,不細心的注意大樓前懸空豎立起的「金車公司」,你幾乎不會特別去注意到它的存在。走入公司內部,你也不會覺得它醒目逼人,但相當整潔有序,聽不太到講話的聲音。李董事長會客室相當地寬敞,門口一矗大型的屏風,巨型沙發椅後面牆上一幅彩色強烈的印象派畫作,另一面牆邊擺設的櫃子上,則陳列了金車公司歷年來所獲頒的熱心公益、廣告金像獎獎項。林林總總。用點心不難由一些蛛絲馬跡中,發現這個企業主人必定是一個樸實無華、腳踏實地、且對這個社會充滿了「感激、大愛」的人。而我見到的李董事長,正是如此。
    頎長壯碩、謙沖為懷、凡事關懷、姿態低調、曝光率不高,大概就是李董事長所給人的第一眼印象。金車公司近年來異軍突起,在飲料市場上所向披靡、多所斬獲。成立雖不過十八年,但金車公司的社會知名度始終很高,說它是國內飲料界的明星並不為過。藉由不斷創新的點子、產品不斷的開發、行銷通路、以公益活動打響知名度等經營策略,金車公司往往一馬當先,創造國內飲料市場的趨勢。它的成功並不是偶然的。金車麥根沙士曾經「革命性的」創新國內飲料市場鋪貨方式,首創以直銷取代經銷的方式,突破當時飲品市場兩大巨人黑松公司、與可口可樂公司的壟斷,硬是在原來極有限的飲品市場中,掙下一片天下。金車公司出品的伯朗咖啡,更是「小兵立大功」首創國內易開罐使用的先趨。
    金車產品眾多,從最早期生產滅飛蚊香、伯朗咖啡、波爾茶、家傳麵系列,以迄最新推出市場的口香糖,頗令人有目不暇給的感覺。外界對該公司的發跡感興趣,對其背後的「點子大王」李董事長更感到好奇。宜蘭農家子弟出身、經營作風穩健踏實、政治立場客觀中立、無任何黨派色彩,曾當過學徒,董事長雖然只有小學畢業的資歷,但是遇事用功認真、敘事條理清晰、能掌握重點。為了瞭解消費者,在十多年前市場調查技術還未成熟的年代,李董事長曾帶著公司行銷主任,延著羅斯福路,觀察路旁的垃圾桶,與電話亭裡那種飲料空罐最多。
 「不停的看、不停的聽、不斷的想」,李董事長最後都將這些點子灌注到了新產品的開發上。他說「命是沒有絕對的,只有投入的興趣才是成功的關鍵。」
    除了經營手法引人矚目外,李董事長對社會的關懷情操,更讓人尊敬。在整個訪談過程中,他不斷提及社會應注重「人文精神的培養」。他慨嘆,現今社會過於功利,相關的報導著重黑暗面,呼籲社會大眾應該重建「健康思路」,那就是對事情的執行盡心盡意,人與人之間互動關係良好,凡事不預設立場,大家對社會風氣與環境的改善共盡心力。就是在這種強烈關懷社會的使命感驅動下,李董事長認為,捐款給大學將是潮流所趨。「企業家在社會投資得到報酬,不要光是想拿,也要想到付出。」金車公司今天回饋社會拿一筆錢出來,一方面是希望藉此鼓舞學術界,取得認同,另一方面是期望能夠拋磚引玉,帶動起其它一同來關心大學教育。
    他說,台大一向是台灣莘莘學子嚮往的學府,本身就匯集了很多的人材,擁有較好的發展條件。台大的學生天資與用功程度都有過人之處,希望台大人能夠充份發揮本身具有的特質,好好珍惜應用現有良好學習環境,認真追求課業上的成長。而他期待,台大能運用現有良好的資源,配合時代的轉變,做出更大的突破,以作為國內大學教育的典範。他語重心長的表示,「就企業的立場,捐款給台大,一則是藉此表達對教育的關懷與回饋,再則是希望台大有更廣的資源,培育出更好的人材為企業所用。」
    李董事長對企業R&D向來極重視。他表示,金車公司目前雖與台大無合作的具體計畫,但他希望,將來企業界與大學能夠利用機會,互相交換訊息,期藉由教育機構與產業問的充份溝通,讓企業能較明確的了解,如何協助大學學術的發展,而企業界也因此能夠運用學術界的資源,讓大學培育出來的人材能為企業所用。「用人材的人就應該關心人材的培育」,而這大概就是李董事長對自己如此關心台大,所下的最好註解吧。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