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7日 星期一

畢安生( Jacques Picoux )的悲劇

Le Bureau français de Taipei a appris avec émotion le décès de notre compatriote Jacques Picoux. Nous saluons la mémoire de cette grande personnalité de la culture française à Taiwan et sa contribution aux relations culturelles franco-taiwanaises.
Peintre, amoureux de littérature et de culture française, il a su transmettre sa passion à ses étudiants de français tout en consacrant sa vie à toutes les formes d’art. Récemment, il avait joué dans le film de Hou Hsiao-hsien « The Assassin ».
法國在台協會聽聞僑胞畢安生去世的消息感到十分的哀傷。我們緬懷這位在臺灣的法國文化代表性人物,以及他對臺法文化關係的貢獻。
畢安生雖身為畫家,但熱愛文學與法國文化。他不僅將他對藝術的熱情傳遞給蓆下學習法文的學生,更以全然的生命擁抱所有形式的藝術。最近,他還在侯孝賢導演的影片« 聶隱娘 »中詮釋其中的一角。

Malgré les recherches de nombreux savants, nous ne savons pas encore très bien comment la déesse Nu-wa a pu trouver les couleurs qu'elle a données au ciel. Jacques Picoux, lui, a commencé par ramasser des papiers de toutes les couleurs, puis un jour il a décidé qu'il pouvait les mettre bout à bout p...
JACQUESPICOUX.COM



蘋論:性別霸權下的悲劇

2016年10月18日

在台大外文系任教多年的退休法籍教授畢安生,前天從10樓住處墜樓身亡,自殺的可能性很高。這件悲劇再度彰顯同性戀不得享有法律認可的婚姻,是多麼違反人性。
35年情淪法律陌生人
畢教授與心愛的男友相守35年,彼此是對方一生的摯愛,曾姓男友是台籍,去年癌逝,讓畢教授哀痛至深。他們的律師李晏榕說,他倆相守35年,「可惜在台灣的法律上仍是陌生人」。
畢教授原先在巴黎第7大學教書,因喜歡東方文化,來台大當交換老師,一留就留下不走了,這些年還從事視覺藝術的工作,開過多次畫展,在藝文界頗有名氣,也在侯孝賢導演的《聶隱娘》中飾演空空兒,相當活躍。
李律師曾在去年同志遊行前,po文臉書敘述兩人的愛情故事,目的在為同志婚姻權發聲。由於兩人在法國和台北都有共同出錢買的房產,婚姻關係牽涉到財產繼承的法律問題,因此對畢安生很重要。
但是台灣的法律陳舊保守,法界的思想呆板僵滯,以致於同性戀者得不到法律的祝福與保障,導致這類的悲劇,凸顯出台灣立法與司法的冷酷,說畢教授之死是法律相關人員對他的加工自殺亦不為過。
即使是老生常談,我們還是要再度強調:性別認同是人權,婚姻權也是人權。無論人們認同自己是男是女、是不男不女、又男又女,以及要跟誰結婚,都是人們自主意識下的產物。
判定一個人的性別不是靠性器官決定,而是由大腦做的抉擇來決定。其實,填任何表格,包括政府的公文書,都沒有權力質問民眾的性別,除了那是個人隱私與人權外,性別的選擇也不干政府的事。 

考驗蔡對文明的認識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志工主任鄭智偉說得好:「政府應了解,同志婚姻不只是法律、政策,而與生命息息相關。」他也指出畢老師的男友去世後,畢老師「一定很孤單,對人生充滿遺憾。」因此要求蔡總統以下各部會要支持同志婚姻、同志醫療、老年同志的長照問題。
這是一個性別多樣化的時代,也是考驗蔡當局對文明的認識有多深的時代。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