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5日 星期三

Subhash Chandra Bose (1897~1945):解密檔案證實印度國大黨領袖死於台北



蘇巴斯·錢德拉·鮑斯
Subhas Chandra Bose.jpg
出生1897年1月23日
 英屬印度
逝世1945年8月18日(48歲)
Merchant flag of Japan (1870).svg 日治臺灣台北州台北市

錢德拉·鮑斯頭像 (東京 蓮光寺)




蘇巴斯·錢德拉·鮑斯Subhash Chandra Bose,1897年1月23日-1945年8月18日),印度的激進獨立運動家,也是自由印度臨時政府的領導人,以及印度國民軍的最高指揮官。

蘇巴斯·錢德拉·鮑斯(Subhas Chandra Bose,スバス・チャンドラ・ボース)。印度國會議堂中只放三幅照片,一幅是他的,另外兩幅是甘地跟尼赫魯(印度第一任總理),可見錢德拉的地位之崇高,三人都是印度國民心目中偉大的獨立運動先烈。如果說甘地是以文的非暴力運動對抗英國的代表的話,錢德拉就是武力追尋印度獨立的英雄。
台灣的歷史課本都只教甘地,卻不教錢德拉跟尼赫魯。尤其錢德拉跟台灣有點關聯,他是死在台灣的。
  剛剛讀完陳舜臣戰前的自傳,裡面出現錢德拉的名字,我是第二次碰到這個名字。現在的指導老師是研究英國殖民地文學的,有天上課時他問我跟另一位台灣人有沒有聽過錢德拉,當然沒聽過。

  1940年,在印度被英國關起來的錢德拉獲得假釋後,從阿富汗經由蘇聯逃到德國,之後再搭德國的潛艇到南非,然後轉搭日本的潛艇到日本,他試圖藉由日本的力量追求印度獨立,剛好日本在南太平洋俘虜了五萬名的印度人英國軍隊,這支部隊的指揮權就到了他的手上。日本招開大東亞共榮圈會議時,他也參加了,但他表明印度獨立後也不會加入大東亞共榮圈。
  日本戰敗後他知道跟日本已經無合作的可能,他從東南亞要去大連然後尋求蘇聯的協助時。1945年8月18日他的飛機在台北松山機場停留,當時一位印度人提了兩箱裝了貴重金屬跟寶石的行李箱給他,對他說:「這是住在東南亞的三百萬印度人送給你的。」然而下午兩點飛機要飛離松山機場起飛時,飛機的螺旋槳脫離,飛機因此失控撞上一處土堤,重傷的錢德拉被送到台灣陸軍醫院,知道自己活不久的錢德拉對身邊的印度人革命同志哈普比爾上校說:「沒辦法看到印度獨立成功真是可惜,但印度獨立成功已經迫在眉梢了。因此我可以安心地離去。我對於將自己的一生獻給印度獨立運動,絲毫不感遺憾,我覺得這是好事,因此能滿足的離開。哈普比爾,我馬上就要死了,我的生涯為了祖國的自由持續奮戰。如今我為了祖國的自由正要死去。你回去祖國吧!回去告訴祖國的人們,為了印度的自由要持續奮戰下去。印度會變自由吧?然後永得地自由下去。」當晚,負責看護的衛兵問他想吃什麼時,他回答咖哩,衛兵為他煮了咖哩飯,他吃了一口後說:「Good」,但吃了幾口後就停下,當晚11點41分過世。遺體在台北火化由台北西本願寺替他辦喪禮,遺骨送到東京,大部分葬在連光寺,少部分在私人手上。這間寺院很受印度人歡迎,印度政要到東京時也常會去參拜。

~~~~

※ 2016.10.06 日本 ※
解密檔案證實印度國大黨領袖死於台北
在日本政府解密相關檔案後,終於證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支持大日本帝國的印度國大黨領袖蘇巴哈‧錢德拉‧鮑修(Subhas Chandra Bose)最後命運,他確實於 1945 年 8 月在台北因飛機失事而死亡。
對印度獨立人士來說,錢德拉‧鮑修具有英雄般的地位,他四十八歲英年早逝,被許多印度人——特別是他家鄉孟加拉的許多人——認為是無稽之談,因此各種陰謀論一直盛行。
許多人相信:飛機失事是假的,鮑修先生後來逃到蘇聯,並在日本戰敗後,在那裡繼續反對英國佔領印度的獨立大業。
拒絕相信他死亡的人,主要憑據是當時他的死亡缺乏官方報告,無法斬釘截鐵地說鮑修先生確實過世。他們還說,從失事現場取回的遺體,燒傷得太過嚴重,無法辨認。
印度政府為此進行了三次的正式調查,甚至一度在日本的報紙刊登廣告,呼籲了解當時事件經過的人士主動與他們連絡。
印度政府最近一次的調查是在 2006 年,報告的結論表示,飛機失事後火化的遺體,無法證實就是鮑修先生,因為台灣方面無法提出正式紀錄來證實他的死亡。
鮑修先生的生死爭議,也意謂著裝著他骨灰的骨灰罈無人認領,過去七十一年來一直被存放在東京的蓮光寺。
根據日本《讀賣新聞》的報導,鮑修先生的遺族顯然希望日本政府近日解密的檔案,能讓鮑修先生的骨灰回到印度落葉歸根。
日本政府最近把鮑修先生死亡的報告解密,並且把一份拷貝送給他的遺族。
該份報告根據失事現場目擊證人的證詞,以及當時負責治療鮑修先生的醫生說法,表示當時離開台北、前往大連的九七式重轟炸機(Mitsubishi Ki-21)因為引擎故障,在起飛不久後即墜落地面,斷裂成兩節,起火燃燒。機組人員當場死亡,雖然鮑修先生僥倖逃生,但是他的傷勢嚴重,在數小時後傷重不治。
鮑修先生的女兒,今年七十三歲的安妮塔‧鮑修‧法芙(Anita Bose Pfaff)告訴《讀賣新聞》,她希望日本政府解密的新檔案,可以解決多年的爭議,使她父親的遺骨可以返回印度。
圖為位在加爾各答的鮑修雕像。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