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 星期五

吳澧培;辜濂松 Jeffrey Koo Sr( 1933-2012 ) , 辜仲諒,辜仲立,顏慶章

吳澧培自以為是老大?

吳澧培- 維基百科

~~~~~
辜濂松涉生前掏空中信。

謝金河新增了 2 張相片
......辜濂松先生生前,經常對晚輩耳提面命的一段話。他說:人生這條路,就像一本小說,在沒有看完以前,誰也不知道結局是好?是壞?人生總是上上下下,起起落落,不好時,不必太過悲觀,太好時,也不要太過得意忘形,人生只要平平安安的走,留下一些美好回憶,就是最好的!
這句話可以給仍在人生路上岌岌追求名利和地位的人參考。



辜仲立:有華人地方都要去服務

記者盧冠誠/專題報導
遠赴泰國發展,P. AUDIO董事長陳萬俥感謝中租控股在背後默默支持,才能讓公司如此成功;對於中租控股來說,當初會到泰國,就是秉持著「只要有華人的地方都要去服務」的精神。
今年父親節,中租企業團總裁辜仲立在泰國曼谷受訪,談到父親辜濂松時,有些哽咽地說,雖然父親不在了,「但我還是感覺他一直在身邊,隨時在提醒我」。
辜仲立表示,中租在泰國的表現,是父親當年打下的基礎,父親常說「有華人的地方一定要到」、「要去全球各地服務華人」,這個精神他一直牢記。
中租控股在泰國事業版圖主要為亞洲興業租賃(ASK)及盤銀中信租賃,在泰國有24個據點,營業項目包括車輛分期融資、機具設備租賃、國內外應收帳款受讓管理和其他服務(直接融資貸款、供應商存貨融資等),客戶群中,台商占3成,當地客戶占7成。
在經營團隊努力下,中租控股於泰國營收與獲利均大幅成長,今年上半年營收提前突破10億元大關,來到11.65億元,年增率30%,稅後盈餘為3.14億元,更較去年同期成長55%。
中租將在曼谷蓋總部
辜仲立表示,中租在泰國近30年,也該有自己的家了,未來將在曼谷蓋總部,不排除結合旅館、觀光一起發展,希望明年就可以把地點選出來。




《星期專訪》顏慶章︰FTA談判 沒有一個國家當機密
前駐WTO常任代表顏慶章。(記者張嘉明攝)
記者鄭琪芳/專訪
馬政府簽署「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我國前駐WTO常任代表顏慶章表示,FTA談判沒有一個國家當成機密在處理,「立法院介入FTA,此其時矣。」服貿協議洽簽過程絕對有改進空間,加上台紐經濟合作協定本月十日簽署前,立法院也僅被匆促告知,可藉此機會思考如何建立國際談判的SOP(標準作業程序)。
服貿協議 應逐條審議、表決
記者問:服貿協議應否送立法院審議?應否逐條表決?你的看法為何?
顏慶章答:我想從另外的角度來談這個問題,就是立法院應扮演什麼角色。大法官第三二九號解釋文在一九九三年的時空環境下,雖解釋兩岸協議非該解釋所稱的國際書面協定,應否送立法院審議不在解釋範圍,但該解釋文之精義在於,倘若「涉及國家重要事項或人民之權利義務且具有法律上效力者」,應送立法院審議。
服貿協議顯然涉及國家重要事項、人民權利義務且具有法律上效力,加上事先沒有得到法律授權、未先經立法院同意而簽定、且涉及內容與既有國內法律也不相同;因而,根據上述大法官解釋文之精義,立法院應有審議之權責。
問:馬政府強調服貿協議是ECFA(海峽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的延伸,因此行政院僅核定送立法院「備查」,後又堅持不能「逐條表決」,合理嗎?
答:對民主國家而言,行政部門所有行政行為都要受到國會合理監督,何況ECFA只是空泛的架構協議,除早收清單外,並未有實質內容,最重要的是子協議的簽署,立法院通過ECFA,只是同意相關子協議可以締簽,但簽完仍需受到檢視。況且,若一開始簽訂完整的FTA(自由貿易協定),就要接受立法院逐條審議,先簽一個架構協議就不用,不僅法律邏輯不通,在憲法精神下也不太適當。
服貿協議已經簽了,接下來國內法律體系如何認可,涉及憲政體制的運作,憲法上法律案要經立法院三讀通過,且必然是「逐條審議」,不逐條就不叫審議,而「逐條審議」當然是「逐條表決」,有哪一個法案是「逐條審議」但「包裹表決」的?尤其將來貨品貿易協議將涉及「海關進口稅則」的修正,當然要逐條審議,不可能包裹表決。
問:其他國家做法如何?馬政府稱服貿協議簽署前保密、簽署後包裹表決是國際慣例,真的如此嗎?
美貿易授權機制 值得參考
答:FTA的簽署影響國內各行各業,不能簽完了再拿回來說「要就是全部都要、不能逐條表示意見」。現在問題是如何彌補,尤其是怎樣建立一個立法院與行政院涉及FTA或其他貿易談判事項的運作機制。
馬政府強調談判需要保密,所以不適合讓立法院或相關人士知道,這也是不正確的,因談判結果對人民的權利義務有相當影響,怎麼可以保密到連立法院都不知情?然後要立委照單全收?整個服貿協議洽簽過程絕對有改進空間。
美國對外貿易談判的方式很值得參考,由於美國憲法第一條第八項規定,國會具有與其他國家從事規範商業事項的權力,所以國會認為從事貿易談判是憲法賦予國會的固有權力,歷經行政部門與國會互動經驗後,從一九三四年起,逐漸形成美國國會授權行政部門從事貿易談判機制,由國會通過法案,授權行政部門去談判,但規定授權期限及談判重點目標;最新版本的貿易授權機制,國會還成立「國會督導團(Congressional Oversight Group)」,派遣成員擔任談判代表團的官方顧問,過程中定期向國會報告,哪有保密的問題?
我們不一定要全部學美國,但這次連立法院長王金平及執政黨立委事先也不知情,將來貨貿協議的談判是否也如此?其他的FTA及TPP(跨太平洋夥伴協定)是否也照這個方式?立法院事先無從知悉談判過程及內容,難道這是良好的作法嗎?
除了國會 也應與產業溝通
除了國會,與產業界溝通也很正常,服貿協議涉及範圍很廣,服務業幾乎都含括,貨貿協議是下一階段最艱困課題,我們現在還有八百三十項中國農產品禁止進口,將來簽貨貿協議勢必要有所調整,因為凡是在WTO(世界貿易組織)體系簽署的FTA,都要在WTO既有規範上提供更優惠待遇,一般稱為「WTO plus(超越WTO最惠國待遇)」,現在兩岸還處在「WTO minus(未符合WTO最惠國待遇)」,還沒恢復到「WTO正常化」,一下子要跳到「WTO plus」,這是為何國內那麼難以接受或有那麼多質疑的原因。
將來落實貨貿協議,中國農產品勢必要開放,但馬總統承諾中國農產品繼續不開放,將來如何面對?貨貿協議很快就要洽簽,民眾的衝擊會更大,政府要好好面對這個問題。
台灣若干業者是有競爭力,在愈自由化的環境,競爭力愈高的業者可以得到利益,但也有競爭力比較弱的業者,要多一點時間讓他們思考提升競爭力的方法或降低負面衝擊,FTA談判沒有一個國家是當成機密在處理的。
問:服貿協議已經簽了,後續應如何處理?若服貿協議沒有過,真會影響台灣的國際信譽及未來洽簽FTA、TPP嗎?
答:立法院要有立場,也要想出一個亡羊補牢方法,立法院本來就有立法權,甚至可制定法案,要求FTA談判過程要讓立法院掌握資訊,台灣是否參考美國「國會督導團」的作法也可以討論。
這件事剛好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讓我們思考怎樣對外形成共識、對外有效支援談判,美國的貿易授權機制是一個很好的範例,談判代表出去談判有優勢,因為國會給予談判授權,且有授權期限,傳達給對手國的訊息是,最好在授權期限內完成。美國國會是隨時參與談判活動,立法及行政部門隨時有所折衝,對外談判形成同一個聲音。
因應國際談判 要建立SOP
這是最好的方式,否則在所謂的「黑箱作業」下,所有談判都已完成,行政院才將簽署的協議送交立法院,難道立法院不能有所質疑嗎?況且,行政部門強調服貿協議對台灣很好,那就在立法院務實地與立委溝通,讓立法院進行實質討論與逐條表決,倘若因而有所改變,正好讓國際上知道台灣是一個民主制度很成熟的國家。
另外,我們也可以利用這個機會建立一套國際談判的SOP,將來要面對的TPP是高品質的FTA,要享受相關國家高品質的開放,台灣也要提供高品質的開放,如果能讓業者、立委事先充分了解,談判結果就可以讓大家接受。


*****

十二月五日,中信集團大家長辜濂松過世的前一日,艾森豪獎學金中華民國協會,收到辜濂松的請辭信,並推薦現任會長許水德,接替他擔任協會董事長。
即將離開人世的辜濂松,對於這個台美間重要的經貿與政治交流平台,也做出了安排。
當天,參與開會的元大金控董事長顏慶章說,與會的「艾森豪學人」台灣得主都相當訝異,也希望辜濂松可以早日康復。沒想到,隔天就聽到辜濂松過世的消息,感到非常不捨。
艾森豪獎學金,是在艾森豪當選美國總統的隔年成立,宗旨是選任美國國外的潛在政商學界領導人,透過三個月的交流訪問,增進對美國的了解。透過這個平台,可以接觸到美國國會與各行政單位的要員,是台美斷交後相當重要的交流組織。
一九七三年,辜濂松擔任第一屆的台灣分會會長,○二年起擔任董事長。無條件將中信金控信義計劃區總部,提供給協會開會使用。
辜濂松發揮的民間外交力量很大,而對中信金與艾森豪台灣分會來說,是推動運作的穩定力量。
台灣「民間外交」誰接班?
顏慶章指出,明年是艾森豪獎學金成立六十週年,為了規劃下一階段的發展方向,今年九月從全球兩千多位學人,選出二十位到費城總部參與兩天的會議。台灣因為分會業務獲得總部肯定,也取得一席。

顏慶章說,這是因為包括辜濂松在內的董事長,每年推薦名單都獲得總部肯定。每個月一次的聚會,也都對台美關係的未來提出看法,讓台灣透過這個平台發揮力量。
中信金總經理吳一揆就指出,辜濂松早年以中國信託的名義,參加了國際貨幣基金(IMF)與世界銀行等國際會議,就是希望讓台灣被國際看見。
吳一揆說,透過各種非正式組織的運作,辜濂松也讓台灣的經濟與政治決策官員,有機會與他國官員交流。這在當時台灣的外交處境上,是很不容易的。
誰能凝聚集團向心力?
辜濂松一手打造的中信集團版圖,透過股權移轉,已交由三個兒子繼承。但他的人脈與凝聚集團的能力,卻是三個兒子難以承襲的。
以中信主體——中信金控的繼承人辜仲諒為例。辜仲諒也曾獲選為艾森豪獎學金得主,但與辜濂松參加的多國籍計劃不同,辜仲諒則是參加區域性的計劃,建立的人脈層級與其他得主並不相同。
中信金是所有金控公司中,外資持股比例最高的,到最新統計的十月九日,已達四○.七八%。大股東辜家可掌握的持股,包括中信銀員工持股、辜家投資公司,與辜濂松生前的個人持股,總計約九.三%。
一位外資分析師說,外資投資機構通常是支持公司派,但即使如此,兩者合計也不到五○%。管理資產超過兩兆元的中信金,對有意擴大金融版圖的業者,具有高度吸引力。
 一位一九九五年就在中信總部參與機電設施維修的外包商,觀察到辜振甫、辜濂松與辜仲諒的不同。
他指出,辜振甫看到包商進到辦公區域維修設施,總是和顏悅色地主動問好。辜濂松遇到包商問好,會關切地詢問他們的進度。辜仲諒則是在辦公室時,都不讓非員工進入這個區域。
未來,辜仲諒以辜家大股東的主導者身分,參與中信金的經營,要能發揮如同辜濂松對員工、投資人的凝聚力,可能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辜家大事紀
1933 辜濂松出生
1954 台泥轉民營,由辜家接手,為日後和信集團最主要的事業體
1963 成立華僑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1981年更名為中國人壽
1966 辜振甫創立中華證券投資公司,為中國信託商業銀行的前身,1971年更名為中國信託投資公司
1973 成立中國合成橡膠
1977 成立中國租賃,與1980年成立的迪和,為中租迪和前身
1984 大德昌石油化學公司經營權移轉,成為國喬石化,國喬石化隨後由辜濂松主導,後取得緯來電視等公司股權
1988 中信證券成立,後更名凱基證券
1992 中國信託投資公司更名為中國信託商業銀行,轉型為商業銀行
1996 緯來電視網成立
1997 和信電訊成立
1998 和信超媒體成立,為台灣地區第一家提供寬頻上網服務的公司
2001 辜啟允過世

2002 成立中信金控,辜濂松出任董事長
2003 與辜振甫的和信集團分家,明確劃分金融、生產事業。辜濂松家族的中信集團,旗下包括了中信金控、中信證券(KGI)、中國人壽、中租迪和、國喬石化、台灣 慧智、緯來、台灣全祿、聯廣、捷和建設等公司;辜振甫家族旗下的和信集團,則包括台泥、中橡、福聚、和信電訊、和平電廠等企業
2004 中信入主開發金
2005 辜振甫過世
2006 辜仲諒因紅火案請辭中信金副董事長
2006 辜成允售出福聚股權,退出福聚經營
2010 和信電訊與遠傳合併 512期兩岸90後

2012 辜仲諒入股壹傳媒
2012 12月6日辜濂松病逝紐約
Taiwan finance 'titan' Koo dies at 79
Jeffrey L.S. Koo, CEO of the Taiwanese banking group Chinatrust.
Taiwanese tycoon Jeffrey L.S. Koo, head of a leading financial group has died at the age of 79. Source: AAP
TAIWANESE tycoon Jeffrey L.S. Koo, head of a leading financial group and one of the island's richest men, has died at the age of 79, his company says.
Koo, chairman of Chinatrust Financial Holding Co, died at a hospital in New York on Thursday, his company said without identifying the cause of death.
"Chairman Koo was a titan in Taiwan's economy, trade and diplomacy," President Ma Ying-jeou's office said in a statement.
"Koo had countless friends in the United States, Japan and other Asian countries and he effectively helped the government promote trade and diplomacy... President Ma was deeply saddened by his death."
An influential business leader fluent in English and Japanese, Koo was appointed a presidential adviser in 1996 and an ambassador-at-large in 1998 by former president Lee Teng-hui to help promote Taiwan internationally.
 Koo, from one of Taiwan's most prominent and richest families, was credited with helping stabilise ties with Washington when it switched diplomatic recognition from Taipei to Beijing in 1979.
Koo's late uncle Koo Chen-fu had served as Taiwan's top negotiator with China while he accompanied former vice president Lien Chan on a landmark visit to China in 2005 to promote peace with the mainland.
Koo's business empire included petrochemicals, cement, construction and telecommunications.
Koo is survived by his wife Koo Lin Jui-hui, three sons and a daughter.


 辜濓松生於一九三三年九月八日,父親為辜岳甫,也是辜振甫、辜寬敏的姪子,東吳大學學士、美國紐約大學企業管理碩士.....
 辜濓松在一九六六年與叔父辜振甫共同創立中華證券投資、一九七一年改組為中國信託投資公司、一九九二年改 制為中國信託商銀,二○○二年成立中信金,並擔任董事長。目前金控旗下子公司包括中信銀、中國信託綜合證券、中國信託保險經紀人、中國信託創業投資公司、 中國信託資產管理公司、中信保全公司、台灣彩券、中國信託人壽及富鼎投信等九家。


熟識辜濓松的金融界友人,無不佩服辜濓松的毅力與勇氣,因為他每年有一半的時間都在全世界各地「飛來飛去」,為的只是希望讓台灣在外交困境中,能建立起與世界各國的聯繫。
攤 開辜濓松的經歷,曾擔任過三、四十個職務,不但是台灣第一位「無任所大使」,更多次代表台灣出席APEC(亞太經濟合作會議)領袖會議;一九九八年起出任 亞太經濟合作會議企業諮詢委員會(ABAC)金融危機處理小組主席,一九九三年出任中美經濟合作策進會理事長,許多重要的國際經濟組織,都有他賣力的身 影。


另外,辜濓松發起的「點燃生命之火」愛心募款活動,也是因「拚外交」而起。一年冬天,辜濓松在美國 進行企業外交,看到許多孩子與家人圍繞耶誕樹歡樂過節的溫馨畫面,回國後卻發現台灣許多孩子貧困無依,因此決定發起「點燃生命之火」的公益募款活動,至今 已是第二十六年,幫助了全台無數的弱勢孩童與家庭,樹立「企業做公益」的典範。
現在許多民眾假日觀賞藝文表演的場地「新舞台」,更是來自辜濓松二十年前的發想。當年辜濓松曾指出,早期台灣非常缺乏專業表演藝術場地,因此決定由中信投入十四億餘元,費時四年打造台北市第一座民營多功能表演藝術廳「新舞台」。
不過,當時辜濓松的決定,引發眾多「不以為然」的意見,認為那麼大的一塊土地,應給中信使用,為何要砸大錢蓋表演場地?如今,新舞台不但是台北人重要的藝術表演場地,周邊道路獲得台北市政府定名為「新舞台巷」,令人不得不佩服辜濓松的遠見。







日前紐約的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濓松,由於家屬仍在處理後事,遺體暫時安置在紐約上城的坎貝爾殯儀館(Frank L Campbell Funeral Chapel)。這裡也是故總統蔣中正夫人蔣宋美齡過世時遺體安置之處。

  辜濓松是在12月5日晚間病逝美國紐約紀念史隆凱特靈癌症研究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享壽80歲。

  辭世時,夫人辜林瑞慧、3個兒子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中華開發工業銀行文教基金會董事長辜仲瑩、中租集團董事長辜仲立、以及女兒辜仲玉和其他家屬隨侍在側,家屬決議儘速將遺體運回台灣安葬。


Taiwan business leader Jeffrey Koo Sr., who worked in his life to elevate the diplomatically isolated island’s presence on the international stage, died yesterday in New York at age 79, Taiwan media reported today.
Koo, with his family, ranked No. 28 on the 2012 Forbes Taiwan Rich List with wealth of $1.1 billion. (Click here for a link to the list.)
The former presidential advisor chaired Chinatrust Financial Holding, one of Taiwan’s largest financial services businesses.   The company, like other financial institutions in Taiwan in recent years, has been trying to crack the mainland financial services market.  Chinatrust Bank opened its first mainland branch earlier this year.  Its Taipei-traded shares have gained about 7% in the past year.

前總統李登輝、前副總統連戰和總統馬英九,6日在前中信金控董事長辜濓松追思告別會比鄰而座。另外,馬總統明令褒揚,讚譽辜濓松為台灣傑出金融家與經貿外交家。國內、外政壇、商界人士超過3000人參加這場追思會,其中還包括:副總統吳敦義、前副總統蕭萬長、行政院長陳冲、立法院長王金平、考試院長關中等人。李登輝、連戰分別坐在馬英九的右、左邊。




壹傳媒交易案 金管會拒辜仲諒主導經營 【19:00】

新聞圖片
金管會今日約談中國信託董事長辜仲諒。(本報資料照,記者林正堃攝)
〔本報訊〕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以及新加坡私募資金,共同出資175億買壹傳媒,但金管會今(13)日約談辜仲諒說明, 表示辜仲諒不能控制、經營和主導壹傳媒,辜仲諒承諾,近期會對外說明購買壹傳媒符合要求的作法。

產金分離 辜持股不得逾兩成

 壹傳媒交易案資金來源複雜,加上中信辜家有金融背景,金管會早就著手對辜仲諒的資金來源進行調查,今日金管會約談辜仲諒,主要了解辜仲諒投資壹傳媒的資金是否和中信金有關,以及大股東的適格性等等,避免經濟力量過度集中等問題。

 金管會銀行局指出,中信金董事長辜濂松同時也是中信銀的董事長,對中信金董事會有實質控制權,是中信金的重要股東,今日本也約談辜濂松,他請由辜仲諒代表。而辜濂松與辜仲諒兩人因屬父子關係,所以也符合「金控法」有關大股東資格認定的範疇。

辜表尊重 允近期對外說明作法

 由於過去曾發生金融業跨足經營產業導致對公司治理不利的例子,例如力霸與中華商銀、太子集團與萬泰銀等案例,金管會為此特別向辜仲諒強調「產金分離」的原則。

 金管會表示,金管會堅守「產金分離」原則,所以辜仲諒不能控制、經營及主導壹傳媒,換言之,辜仲諒持壹傳媒股權不得超過20%,甚至也不能是簽約的代表人。

 辜仲諒除表示尊重之意,也承諾近期會對外說明購買壹傳媒符合要求的作法。



這篇文章因為不知道所有平面媒體都是蔡衍明所買下的. 所以多少沒搔著養處


辜大少吃蘋果、下險棋


微笑,靜坐,面對滿場記者包圍,刻意不發一語。
中國信託慈善基金會董事長辜仲諒,在併購壹傳媒台灣業務後,首度現身「三三會」活動。沉潛已久的他,再次成為全台關注的焦點人物。
只是,這一次,至少在與會企業領袖的口中,辜仲諒不再是身陷弊案的「疑犯」,而是「媒體有很多不健康的聲音,幸虧辜董出手買下來了。」
上一回,辜仲諒成為全台焦點,是因「紅火案」與扁家二次金改弊案。
二○○六年紅火案爆發,辜仲諒遭檢方以內線交易、背信等罪起訴。當時擔任中信金控副董事長的辜仲諒,頓失金童光環,潛逃日本,並遭台北地檢署發布通緝。
○八年,特偵組調查二次金改弊案,辜仲諒回台擔任「污點證人」。一○年十月,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決辜仲諒九年有期徒刑,全案目前仍在高等法院上訴中。
從「百年家族」的金融事業接班人,到身陷弊案的通緝犯,再到如今主導買下全台發行量最大的平面媒體集團。辜仲諒每次出場,總充滿了戲劇性。
買下媒體 仍心繫金融
辜仲諒為何要以一七五億元高價,買下壹傳媒?眾說紛紜。從藉此進軍固網業務,與富邦蔡家爭奪電子媒體數位匯流版圖;到擁媒體自重,透過媒體大亨的新身分,重振個人商界地位,或許都是辜仲諒的考量因素。

但更多金融業人士認為,辜仲諒自去年底,父親辜濂松健康狀況欠佳,並完成家族接班佈局後,心繫的始終還是「本業」金融。買下壹傳媒,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為的是替中信金控在大陸市場的發展加分。
「這步棋下得漂亮,堵了蔡明忠,又活了自己,」一位與辜家熟識的金融業大老直言,其實辜濂松、辜仲諒父子,在中國金融市場深耕已久,但發展明顯不如富邦蔡家。
在高度管制、且有濃厚政治色彩的大陸金融圈,中信金施展不開的原因,與辜仲諒弊案纏身脫不了干係。
如中信金轉投資,今年才正式於上海掛牌開幕的「仲信國際租賃」,前身早在七、八年前,就由當時擔任中信金控總經理的辜仲諒一手於北京催生。
中信金控的「十年計劃」,要在五年內參股兩家陸銀、十年內設立十家分行,九十個分支機構,也早在辜仲諒規劃的大中華市場發展藍圖之中。
相較之下,富邦蔡家借道香港,在海西廣設網點,近來更取得人民幣債券相關業務執照。
最近,富邦金控和中信金控又在入股大陸華一銀行上「狹路相逢」,「一個是金融、媒體兩得意,又被叫『馬友友』;另一個,是有案在身的污點證人。若後者不扭轉形象,(陸銀)換作是你,要跟誰合作?」金融業大老說得直接。

「黎智英是商人,刻意塑造反共形象,討好港台小老百姓賣報紙,老共也確實恨他牙癢癢的。政治我不懂,但你想,『把黎智英趕出台灣』這功勞,現在記在誰頭上?是擁媒體通路的蔡明忠嗎?是打蘋果不遺餘力的蔡衍明嗎?恐怕是辜先生多一些吧。」



姑且不論,辜仲諒的算盤,是否真如金融界人士的解讀。回歸實務面,橫亙在眼前的兩大爭議,仍讓辜家大少的媒體大亨之路,蒙上陰影。
兩大爭議 媒體夢仍有變數
「錢從哪裡來?」是辜仲諒收購壹傳媒,目前最受主管機關質疑的問題。
據辜仲諒和中信金控發言體系的說法,辜仲諒收購壹傳媒,純粹是個人投資,資金來源既非中信金控,未來也絕不會向中信金控旗下任何金融機構融資。
更何況,辜家中信金控的持股質押(拿股票向銀行借錢)比率已經將近九成,辜仲諒哪來的錢買壹傳媒?
一直以來,辜家的中信金持股,質押比率都是各金控最高的。
根 據金管會統計,辜濂松家族透過宜高、仲成兩家投資公司所持有的中信金股份,加上辜濂松本人持有的股份,合計九.八億股,當中已經有八.七五億股抵押給其他 金融機構,換取現金,質押比率高達八九%。以中信金控股價每股十六.四元計算,辜家相當於用中信金控持股,套現一四三億元。


一家知名會計師事務所負責人不以為然地指出,辜家沒有質押的中信金持股已經不多,卻還維持著公司的控制權,套出來的現金又拿去做別的 投資,「這怎樣都說不過去吧?」他建議主管機關,必須嚴審辜仲諒買壹傳媒的資金來源,或至少要求他解除一定比例的中信金控股權質押,再來談核准併購(壹傳 媒)。
金管會銀行局副局長邱淑貞,日前公開指出,金管會已著手調查辜仲諒併購媒體的資金來源。
針對此案,金管會官員被要求噤口。但一名金管會官員私下表示,金管會要求金控大股東不得經營其他事業,避免金融業大股東因產業波動,影響金融安定。
「如果辜(仲諒)對收購媒體資金來源交代不清,或發現確有資金來自中信金控相關事業,最有可能的處理方式,就是依據實質控制原則,要求辜家出售中信金持股,將持股比率降至一○%以下,以符合法規。」
金控、媒體選邊站?
換言之,辜仲諒將有可能在主管機關和輿論的壓力下,被迫在金控和媒體事業間,做出抉擇。
辜仲諒買壹傳媒的第二個爭議,來自他個人目前仍「有案在身」,經營大眾傳播媒體的適格性問題。


「辜先生涉紅火案,一審宣判有罪,雖然目前仍在司法上訴過程中,但財經早已明訂他不得擔任金融機構董監事或經理人,」學者出身的前財經官員說,「現 在他買下媒體,改當報老闆、電視台老闆,這代表什麼?被政府機關宣告不能經營銀行的人,卻能經營媒體,說難聽點,是媒體比較隨便,比較low嗎?」
黎智英和辜仲諒,兩個爭議性人物之間的交易,正考驗著兩岸的政商遊戲規則。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