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2日 星期一

戴耀廷 (3);黃榮燦 :釋法是違法破壞法治


佔中倡議人香港大學法律系學者戴耀廷在台的“港獨”言論,由香港建制派、親共傳媒和中聯辦開始發動批評,在新華社加入圍剿之後,已經演變成戴耀庭所形容的文革式批鬥,而且已經從他身上開始,很快會擴散到香港其他人。

Tai Yiu Ting, 戴耀廷


我一直相信香港是一個自由社會,雖沒有民主,但在法治之下,市民的言論自由仍是受到保障的。觀乎我所發表的言論,並不是甚麼新的觀點,早曾在香港報章發表,也有其他人提出過相近的論點,亦只是想像未來的一些看法,且沒有違反任何現行的刑事法律,但在現今香港的威權統治之下,突被指言論是違反了基本法,因而要被政府、政黨強烈譴責,港澳辦要求依法規管,那實在令人極度擔憂,香港是否已到了以言入罪的地步,或至少已對普羅市民產生了極大的寒蟬效應。香港人有可能以後,不單不能發表批評和反對當權者的意見,甚至必須發表迎合當權者的意見,不然即使不會惹來官司,也要承受文攻武鬥。
但換個角度,如此有組織地對我的攻擊,也不是第一次,當權者不斷尋找借口,甚至斷章取義、捩橫折曲,為我安一個罪名,誓要我這一介草民書生噤聲。能得此厚待,或可阿Q地說是洛陽紙貴。我的觀點,之前可能不是太多人留意,但經這些「譴責」的眷顧,或會有更多人因而思考我對未來提出的憂慮。那可能是塞翁失馬,不過也可能是禍福難料。
觀乎此,種種跡象顯示,項莊舞劍,志必不是在我,而是為二十三條立法鋪路。香港人必須警惕。
但無論如何,即使面對高牆的無理打壓,雞蛋也有雞蛋生存之道。我會繼續秉持無畏無懼的精神,以愛與和平,宣揚民主自由的信念,直至香港能有真正民主的一天。到時候,我或許可以仿效先賢所說:「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
我坦承我是一名無可救藥的樂觀者和理想主義者,若你為此感到震驚,就讓我們同享由震驚而來的啟蒙吧!

彭文正
這幅木刻版畫的名字叫做「恐怖的檢查--台灣二二八事件」,我相信觀眾朋友有不少人看過,這是台灣美術史上最重要的一幅版畫,也是控訴國民黨軍隊在二二八事件中濫殺無辜最有力的作品!但卻很少人知道這幅版畫的創作者-黃榮燦以及他因為這幅畫而喪生的故事。

1945年,在上海《大鋼報》任職的黃榮燦來到台灣,出任《人民報導》副刊主編。黃榮燦創作許多木刻版畫作品,是當時台灣最活躍的版畫家,曾在台灣師範學院藝術系,也就是今日的台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的前身擔任講師,雕塑大師楊英風,就是他在台灣師範學院藝術系第一屆的學生!

當年27歲的黃榮燦,創作了這幅「恐怖的檢查——台灣二二八事件」木刻版畫作品。他以1947年二二八事件當天為版本,台北市延平北路天馬茶坊查緝私煙的現場作為題材,具體描繪寡婦林江邁販賣香菸遭到查緝鎮壓的情形,整張版畫上寫實的場景,還原了二二八事件現場,卻也為黃榮燦埋下殺身之禍!


1951年12月1日,黃榮燦在台灣師範學院教職員宿舍被捕入獄。以莫須有的罪名,羅織入罪與他毫無關連的「吳乃光叛亂案」,誣陷他參加的木刻協會是「中共的外圍組織」,指控他從事反動宣傳,遭國防部軍法局判決死刑。1952年11月14日,在台北市馬場町慘遭槍決,含冤慘死,年僅32歲。

在獨裁統治的年代,一個外省孤魂就這樣淒涼躺在台北六張犁亂葬崗,直到1993年才被偶然發現。在六張犁「戒嚴時期政治受難者紀念公園」,第一墓區二百多個墓碑中,在旁邊的角落中藏著黃榮燦墓碑,上面寫著歿於1952年11月14日。

2006年,黃榮燦才終於獲得政府平反,還給他一個公道。在今天他含冤慘死65周年的日子,政經看民視獻上最大的敬意,悼念這位因正義而逝去的無名英雄!



戴耀廷:釋法是違法破壞法治;
//過去幾十年,在港人努力下,香港建立起穩固的法治基礎,因此第五次釋法並不能一下子摧毀香港法治。
但當香港法治在回歸後不斷被蠶食,今次釋法更是明目張膽地以釋法為名,卻違法地破壞香港法治及中國法治,港人必須一起站出來,大聲喝止侵害香港法治的一切行為,及以具體行動去守護香港的法治。//


【文: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對宣誓程序定下了那麼詳細的規定,那已不只是在釋法,實際上是為...
THESTANDNEWS.COM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