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1日 星期日

Hugh Hefner, Adwoa Aboah


Hugh Marston Hefner was an American magazine publisher, editor, businessman, and playboy. He was best known as the editor-in-chief and publisher of Playboy magazine, which he founded in 1953.Wikipedia
DiedSeptember 27, 2017, Playboy Mansion
PartnersBarbi Benton (1969–1976), MORE
SpouseCrystal Harris (m. 2012–2017), Kimberley Conrad (m. 1989–2010), Millie Williams (m. 1949–1959)

Life is too short to be living somebody else's dream.
The major civilizing force in the world is not religion, it is sex.
In my wildest dreams, I could not have imagined a sweeter life.

BREAKING NEWS




CreditPlayboy Enterprises Inc.

Hugh Hefner, the Original Playboy, Is Dead at 91

In his silk pajamas and smoking jacket, Mr. Hefner styled himself as an emblem of the sexual revolution, creating a media empire and remaining its avatar for decades.
審計媒體聯盟(Alliance for Audited Media)的數據顯示,近幾十年來,《花花公子》的影響力下降了,發行量從1975年的560萬本減少至2016年的80萬本。去年,該公司聘請銀行家,探討了賣掉這家成人娛樂集團——包括赫夫納的住所花花公子大廈(Playboy Mansion)——的事宜。

花花公子公司(Playboy Enterprises)發表聲明稱,《花花公子》(Playboy)雜誌創辦者休•赫夫納(Hugh Hefner)在家中無疾而終,享年91歲。
這位古怪的媒體創業家向親朋好友借錢,並把家具作為抵押獲得一筆貸款,然後在1953年12月,從他的餐桌上發行了第一期《花花公子》。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上了第一期雜誌的中間插頁。
他的兒子庫珀•赫夫納(Cooper Hefner)說:

我父親作為一名傳媒和文化先驅,度過了非同凡響、影響深遠的一生,他是我們這個時代一些最重要的社會與文化運動背後的主要支持者——他倡導言論自由、公民權利和性自由。他定義了一種處於花花公子品牌核心的生活方式和精神氣質,這是歷史上最可辨識、最持久的生活方式和精神氣質之一。



《花花公子》(Playboy)雜誌創始人休·海夫納(Hugh Hefner)週三在加利福尼亞州貝弗利山莊附近花花公子大廈的家中過世,享年91歲。他把《花花公子》發展壯大成媒體和娛樂業巨頭,而與此同時,就像該品牌的公眾化身一樣,他一直到80多歲時身邊都圍繞著魅力四射的年輕女性(有時會娶她們)。
海夫納先是在上世紀50年代遭到社會秩序衛道士的斥責,後來又被女權主義者所詬病,但《花花公子》的發行量在1960年達到100萬冊,在1970年代達到巔峰,為700萬冊。

他的公司進軍電影、有線電視和數字製作領域,還銷售自己的服裝和珠寶系列,並開設了俱樂部、度假村和賭場。
但是隨著時間推移,這個品牌逐漸失去光澤,到2015年,該雜誌的發行量已經減少到約80萬冊。
甚至在2015年同意該雜誌不再刊發裸照的驚人決定後,他仍然擔任著該雜誌的主編。直到去年,他才把《花花公子》的創意控制權交給了兒子庫珀·海夫納(Cooper Hefner)(該雜誌今年重新開始刊登裸照)。
該雜誌做過很多嚴肅的採訪,受訪者包括吉米·卡特(Jimmy Carter,他承認「在心裡,我曾多次犯下通姦罪」,這番話很出名)、貝特朗·羅素(Bertrand Russell)、讓·保羅·薩特(Jean-Paul Sartre)和馬爾科姆·X(Malcolm X)。

休·馬斯頓·海夫納生於1926年4月9日,他的父母格倫和格雷絲·海夫納(Glenn and Grace Hefner)是衛理公會派教徒,出生於內布拉斯加州,後來搬到了芝加哥。幾十年後,休·海夫納在多個採訪中提到,他的成長過程「非常壓抑」,他經常提到他父親是普利茅斯殖民地的清教徒總督威廉·布拉德福德(William Bradford)的後裔。
他和高中同學米莉·威廉斯(Millie Williams)結了婚,並在一家紙箱製造商的人事部門工作。他為一家百貨公司撰寫廣告文案,然後為《君子》雜誌(Esquire)寫文案。後來,他成為了《兒童活動》雜誌的發行促銷經理。
與此同時,他也在計劃自己做雜誌。1953年12月,《花花公子》開始在報攤上售賣,5.1萬冊銷售一空。
1959年與妻子和兩個孩子克里斯蒂(Christie)和戴維(David)分開之後,他自己那種公開的花花公子個性也開始顯露出來。1959年他的新辛迪加劇集《花花公子的閣樓》(Playboy\'s Penthouse)讓他手拿煙斗的形象出現在了全美的客廳中(後來又有一部《天黑後的花花公子》[Playboy After Dark]於1969年和1970年通過辛迪加播放)。
繼雜誌之後,1960年他又在芝加哥創辦了風靡一時的花花公子俱樂部(Playboy Club)。那裡的女服務員被稱為「兔女郎」,身上束以清涼的緞面制服,臀部系著棉花團。
紐約花花公子俱樂部曾短暫僱傭過的兔女郎格洛麗亞·斯泰納姆(Gloria Steinem)是名卧底,她到那裡是為了給《Show》雜誌寫稿。文章在1963年發表,描述了這份工作如何令人精疲力竭,兔女郎制服緊繃得難受,以及顧客有多麼低俗。
海夫納離開了芝加哥,在洛杉磯安家,那是霍爾姆比希爾斯的一座仿都鐸式大房子,他在那裡指揮公司進軍電影界。......




*****

Adwoa Aboah (born 18 May 1992) is a British fashion model and feminist activist, of Ghanaian origin [3][4] In March 2017, she appeared on the cover of American Vogue with Liu WenAshley GrahamKendall JennerGigi HadidImaan Hammam, and Vittoria Ceretti.[5] She has also been on the cover of Vogue Italia and i-D.[6][7]

度假的時候不用社交媒體的原因簡直太多了。當自己被困在瓢潑大雨的城市無法脫身時,想拍陽光明媚度假地的照片肯定是無能為力的。那些瀏覽主題是#dreamholiday#(夢幻之旅)的朋友圈,可能會讓我們對00後孩子以及生活在這個網絡無處不在時代的年輕人有點妒忌,但網絡的後續影響更為負面。越來越多的人借助Instagram與Snapchat等社交平台溝通往來,並且他們把重點放在外在形像以及朋友圈里相互的親密關係上,但這樣一來,彼此間的隔閡就被人為放大,而度假時尤為突出。這時候,學生很可能與同齡人疏遠,但仍在一旁冷眼旁觀同學們的一舉一動。
“過去幾年,孩子們每天花在電腦上的時間是6個半小時。”由專業研究機構Childwise承擔的研究課題Connected Kids 2015年發布的報告聲稱道。該機構不再監控累計使用電腦時間,因為孩子們如今更可能同時使用多台電腦,但最新數據發現孩子們每天平均花2.​​9小時玩手機。皇家公共衛生學會(The Royal Society for Public Health)今年發布的報告稱:每天花在社交網站上超過2個小時就會導致孩子出現嚴重心理問題以及增加其心理壓力。
持續使用社交媒體是影響心理健康的一大因素目前仍無確鑿證據。但我們的孩子們已越發鬱悶苦惱。16-24歲有心理問題的年輕人數量在不斷攀升:英國國民健康體系(NHS Digital)2016年發布的報告稱:2007-2014年間,此年齡段的男性自殘比率增加了一倍,女性自殘比率則大幅增加了三倍。如果大家的價值都由“喜歡的東西”來衡量的話,這個社會還有什麼希望呢?
心理疾病當然是由諸多因素造成的,說起自我形象問題,時尚與美容業可以說難辭其咎。但隨著2000年後一代人與傳統媒體與營銷策略漸行漸遠,如今最為怪異的諷刺是:代表青少年階層的最活躍的代言人卻是時尚美容界人士。
這種變化正在“上演”。來自倫敦西區的模特Adwoa Aboah可能會成為美國版《Vogue》封面女郎,從理論上說,她是大多數青少年可望而不可及的人物,但她最近成為有心理問題女孩的榜樣與典範(poster -girl)。今年三月,在為心理健康慈善機構Heads Together製作的視頻訪談中,她與母親、藝術經紀人卡米拉•勞瑟(Camilla Lowther)分享了自己服用毒品與自我厭棄的往事。在這之後,她成立了慈善論壇Gurls Talk,這個規模小但影響力大的網上平台鼓勵女孩子說出自己的心理困惑。
Adwoa Aboah與粉絲溝通交流,主要推動力就是社交媒體,她的坦誠讓其成為人氣女王:不久前,近700位女孩子親臨美國時尚品牌Coach友情贊助的Gurls Talk對話節,聆聽其精彩演講。在雙性模特漢娜•蓋比•奧迪爾(Hanne Gaby Odiele)以及自我保健與救治工作室的鼎力相助下,Aboah傳遞的信息是希望能把這種對話從孤芳自賞轉向積極投身各種活動以及彼此包容。那麼這麼做有經濟效益嗎?Coach的收效就是定制店門口排起的粉絲長龍。

1400位女孩子們在紐約時尚品牌Glossier創始人艾米麗•韋斯(Emily Weiss)新開的倫敦快閃店(pop-up store)門口排起了長龍,為的是與其見一面。其粉絲不斷增多的原因是:她的品牌會垂詢粉絲對產品的具體要求;這就成了雙方的對話而不是唱獨角戲。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