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24日 星期二

劉金標(King Liu)「標哥」: 羅祥安一起退休 ........ 夢想......捷安特/ 巨大機械


Direct Talk 〜 Tony Lo / Founder of the Giant Brand 〜
Oct. 25, Wed. 20:45 (JST)
Oct. 29, Sun. 11:40 / Oct. 30, Mon. 1:10
Click the link below to watch a live stream of this program.
http://www.nhk.or.jp/nhkworld/en/live/⋯⋯
更多
NHK WORLD TV Live Streamning
WWW3.NHK.OR.JP



【陳慜蔚╱台北報導】巨大(9921)董事長劉金標按原規劃於今年底退休,公司將於16日舉行董事會,討論新董事長及執行長人選,執行長羅祥安昨出席2017年台北國際自行車展展前記者會時首度證實,也將與劉金標一起退休。
市場傳出,現任巨大執行副總兼財務長、劉金標大姐杜劉月嬌之女杜綉珍將接新董座,劉金標獨子、現任營運長劉湧昌則接任執行長,但巨大發言體系不願證實,羅祥安對此也不願多作表示,僅表示董事會當天就會對外公告。

接任人選賣關子

羅祥安表示,16日記者會當天,新任董事長及執行長都會出席,不過他與劉金標都不會出現,他幽默表示,「到時候都看不到我們老的了,以後就是他們年輕人的事情。」
羅祥安說,自己與劉金標在公司成立之初,兩個人就說好做25年就要退休,「其實我們兩個做到現在都食言了,已經做了超過40年,現在才真的要退休,以後就都交給年輕人。」
羅祥安今年67歲,不過他說因為當年晚報戶口,所以其實自己今年已經69歲,「人生70才開始,我這時候退休,正好可以展開另外的生活。」羅祥安今年11月才第9次自行車環島,他也為自己立下目標,明年70歲時將環島第10次。
雖然退休,羅祥安強調,他與劉金標都還會續任公司董事,以後他們會更專注推廣台灣自行車騎乘風氣,「卸下公司職務後,以後更沒有壓力,希望用自己的影響力,為台灣自行車產業盡一份力。」

80歲劉金標 講話大聲罵人也大聲

2014-05-26 記者楊雅民/專題報導
「我雖然80歲,並沒有年老過,一直很年輕」,巨大董事長劉金標7年前成功環島後,不僅公司業績飆速成長,原本嚴肅、孤老的個性更是出現180度大轉彎。
  • 巨大董事長劉金標以80歲的高齡再度成功騎車登上463公尺高的壽卡。  (記者楊雅民攝) 巨大董事長劉金標以80歲的高齡再度成功騎車登上463公尺高的壽卡。 (記者楊雅民攝)

連總經理都沒被稱讚過

劉金標說,他理性和感性分得很清楚,經營Business(事業)不能不理性、嚴肅,他很怕誤人子弟,怕員工犯錯不知道,害了他,所以開會講話很大聲、批評也很大聲。
巨大執行長羅祥安觀察,「標哥」以前認真做生意,原則是「不能稱讚人」,開週會時天天罵,檢討品質不好、效率不好,自嘲與「標哥」共事40年,從來沒被「標哥」稱讚過。
但7年前「標哥」環島3個月後,在公司的月會上竟罕見的稱讚大家,公司經營得不錯,但欠缺熱情,做出來的東西是死的,要大家當自行車的傳教士,分享騎車可以年輕10歲,用熱情愛消費者。
7年前,有嚴重的呼吸中止症、坐骨神經痛等老人病症,每天都嚷著要退休的「標哥」,環島後不再喊要退休了。
而且把自己變成年輕人,學習年輕人講話口氣、改唱節奏輕快的年輕人的歌,甚至成為LINE一族,會以俏皮的LINE貼圖和年輕人溝通。
羅祥安並指出,「標哥」是實踐主義者,一旦決定的事情,非做不可,且今天可以做,為何要等到明天?自嘲「如果標哥73歲沒有騎車環島,現在大家都很輕鬆」。

捷安特創始人的夢想:讓台灣變成單車騎行之都

劉金標說,「那時我73歲,我想,如果現在不騎車,我就永遠都騎不了了。」
Sim Chi Yin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劉金標說,「那時我73歲,我想,如果現在不騎車,我就永遠都騎不了了。」
台灣台中——單車生產商捷安特股份有限公司(Giant Manufacturing Company)成立的地方,周圍是翠綠的稻田,還有土地廟,騎車走一小段便能聽到南海的波濤。但在很多年裡,捷安特創始人劉金標(King Liu)一直不喜歡騎車欣賞四周的美景。他騎着新車轉悠的主要目的是為了確保車子的一切正常。
歷經幾十年的奮鬥後,捷安特的確一切正常。現在,按營收計 算,捷安特是全球最大的單車生產商。去年,捷安特設在台灣、中國大陸和荷蘭的工廠生產了630萬輛單車,營收18億美元(約合110億元人民幣)。捷安特 不僅以自己的品牌銷售單車,還為像崔克(Trek)、Scott和Colnago這樣的大品牌供貨。
  • 台灣打造騎行之島

    台灣單車銷量大增,單車道也越來越多。島上最大的兩座城市推出了單車出租項目。這一切,脫離不了行業的推動。
作為捷安特的董事長,現已79歲高齡的劉金標每天依然要投 入10小時到工作中去。在過去40年里,他的工廠每年都要生產數以百萬計的單車,到如今,他終於開始享受這些單車了,每天騎車讓他身形勻稱,膚色呈棕褐 色。劉金標一頭花白的短髮,手腕上戴着一個心率監測儀,他以這樣的形象,成了台灣單車騎行熱潮的代言人。
他說,「我擔負著讓台灣成為單車騎行之都的使命。」
從2007年開始,台灣的單車銷量猛漲,單車道也增加了,台灣最大的兩座城市台北和高雄也已發起了單車共享項目。其中的每一步,劉金標都在堅持不懈地推動。
他從小鎮工匠到業界巨人的發展演變,反映了台灣及其經濟發 生的更大轉型。台灣曾是一個產品遍及全球的世界工廠,默默無聞地為外國大牌企業生產單車、手機和電腦,但現在,台灣已經有了像捷安特、HTC和宏碁 (Acer)這樣的企業,它們已經憑藉自己的實力變成了全球品牌。在取得這種成功的同時,也產生了一個新問題:它們能否維持領先地位,繼續創新
對劉金標而言,答案不僅在於賣出更多捷安特的產品(不過他 的騎行倡導運動肯定有助於銷售),而且要關注單車可以怎樣減少污染、讓人們更健康,以及幫助城市更好地運行。「對他的公司而言,這是非常成功的公關,但他 這麼做不僅是為了這個,」台灣最大的電話公司中華電信(Chunghwa Telecom)前董事長賀陳旦(Ho-chen Tan)說,「他向人們展示出,即使到了他這個年齡仍然能這麼做。他的鼓勵和身體力行是人們追隨他的動力。」賀陳旦也經常騎單車。
有些出人意料的是,劉金標的轉變,和許多像他這樣的騎行者一樣,是受到了2007年上映的電影《練習曲》(Island Etude)的激勵。這部電影講述了一個年輕人環台灣騎行的故事,劇中重複最多的一句台詞是,「有些事現在不做,一輩子都不會做了。」
「我看了那部電影后想,那句台詞是在批評我,難道不是嗎?」劉金標說,「那時我73歲,我想,如果現在不騎車,我就永遠都騎不了了。」於是,他接受了電影的挑戰,計劃進行一次環島騎行。
他進行了六個月的訓練,但他坦承這並不夠。在2007年那 次環島騎行時拍攝的照片上,他圓圓的肚腩將運動衫撐得鼓鼓的,臉上一幅愁容。「哎,那次騎行真的很慘,」他說,「我後背痛、睡覺時會呼吸暫停,還有高血壓 等等,都是老人家的問題。」其間他有一次被車撞倒並擦傷,不過他堅持了下來,用15天的時間完成了575英里(約925公里)的旅行。
在生意上,他也表現出了相同的決心。從一所技術高中畢業後,他嘗試過好幾個行業,包括運輸、化工、食品進口、五金器具。後來,在1972年他決定與幾個朋友一起成立一個單車廠。那時,他38歲,依然受困於之前一次創業的損失。那是一家位於海邊的鰻魚場,在一場颱風中被毀。
「頭四年我們根本沒有訂單,」他說,「台灣貨的形象很糟糕。」
他幼時台灣還在由日本統治,他也因此學會了說日語。於是,他前往日本了解當時一流的單車製造產業。重大突破出現在1977年,當時,捷安特的執行長羅祥安(Tony Lo)與美國的標誌性品牌施文(Schwinn)達成協議,為該品牌製造單車。
後來,施文既成了捷安特的優勢,也成了它的軟肋。石油危機期間,美國的單車銷量猛增。1980年,在施文芝加哥工廠的工人舉行罷工後,捷安特成了施文的主要供應商。到80年代中期,施文三分之二以上的單車都是由捷安特製造。
後來,施文決定找新的貨源,並於1987年與深圳中華單車公司簽訂協議,在距離香港不遠的深圳生產單車。「我們被嚇住了,」劉金標說。鑒於捷安特75%的訂單依賴施文,它的生存受到了威脅。
捷安特開始把精力集中在打造自己的品牌上,在歐洲和美國設 立了業務部門。捷安特牌單車的銷量逐漸提升,同時施文開始走下坡路,並於1992年申請破產。行業顧問傑伊·湯利(Jay Townley)說,施文從未能依靠在中華單車公司的投資降低生產成本。湯利當時是施文的高管,後來供職於捷安特在美國的分公司。
從上世紀80年代早期就認識劉金標的湯利說,在那個年代,單車行業的大多數高管都對健康不感興趣。「所有人都抽煙,所有人都喝酒,」他說,「也有一些騎單車的人,不過很少像你現在看到的這樣。」他說,劉金標更為人所知的身份是舞場高手。
如今,劉金標把心思都集中在了他的單車上。每天清晨,他都會繞着捷安特位於中部城市台中的總部騎大約25英里。如果因為下雨或出差而無法訓練,他會覺得很鬱悶。他說,「我做不到不騎車。」
在環島之後,在2009年他從上海騎車到北京,行程 1000英里。這次的旅程合情合理,因為現在,捷安特的製造部門大部分都在中國大陸。它在大陸設有六家工廠。業內分析人士表示,中國大陸是全球最大的單車 產地,但中國大陸出口的單車中,大約80%是由台灣企業擁有或經營的工廠生產的。
儘管近幾十年來,中國大陸騎單車上下班的人數減少了,但休閑騎行者人數正在增加,使大陸成了一個關鍵市場。捷安特的戰略是專註於質量更好、定價更高的車型,這種戰略使得捷安特成了中國大陸最受歡迎的品牌之一。
休閑騎行正在大陸興起,而在台灣已經十分流行。自2000年以來的大部分年份里,台灣單車的年銷量都在60萬輛左右浮動,在2008年激增至130萬輛。現在,台灣人每年要買90萬輛單車。
劉金標相信,街道被汽車和摩托車擠得水泄不通的台北,是台灣成為「單車騎行之島」的最大障礙。台北市政府正在拓寬馬路兩側的單車道,拓展公共單車項目,努力讓這座城市變得更能吸引騎單車的人。從9月到5月,「微笑單車」(YouBikes)的月使用量增加到了79萬人次以上,提高了近六倍。該計劃使用的是捷安特三速單車,租金每小時不到1美元。
劉金標知道自己有能力吸引人們騎單車。明年的80歲生日,他計劃重走2007年的路線,再次騎車環島。「我希望向人們展示,我現在比剛開始騎單車時更強壯了,」他說,「如果我的精力比73歲還好,應該是大新聞了。」
翻譯:陳亦亭


播出日期:2012/7/1
本週主題: 自行車傳奇 劉金標

台灣腳踏車在全球揚眉吐氣
從代工轉型躍升國際一流品牌    劉金標是關鍵人物!
抗癌成功每天騎車上班40公里更以73歲高齡環島
打造品牌典範  看劉金標的自行車傳奇
週日晚間7:55分
台灣演義 〈自行車傳奇 劉金標〉
民視新聞獨家播映

 http://news.ftv.com.tw/newsprog/taiwan/promo.aspx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劉金標

劉金標參與運動精英獎頒獎典禮
出生 1934年7月2日
中華民國 台灣台中縣
職業 捷安特公司創辦人暨董事長
劉金標King Liu,1934年7月2日),台中沙鹿人,是捷安特的創辦人暨董事長,以推廣自行車運動而聞名,因為他的推廣,也讓台灣在每年的五月都有專屬的「台灣自行車月」。
而由台灣人「巨大集團」劉金標打造的「捷安特」,目前是全球營收最高、經營績效最佳的自行車品牌,於全球擁有4個生產基地、2個原料製造工廠、10 多家行 銷公司、10000多個行銷據點,不但在中國市場佔有率排名第一,在歐洲也是第一大品牌。

原本以代工起家的巨大集團,1986年,因美國合作廠商定單銳 減,面臨嚴重危機,因此劉金標當機立斷推出自己的品牌,並以打入歐洲市場為目標。但歐洲市場向來都是比賽用車的標準來衡量自行車的品質和技術,因此劉金標 不惜成本,在全球設立了1萬多個專賣店和與數千家自行車專賣店合作,建立捷安特的銷售通路,因此使得捷安特成為世界知名品牌,每年銷售470萬輛,成為全 球銷售量最大的自行車品牌。

至今,捷安特仍不斷創新,每年推出五十款以上的各型車種,包括嬰兒推車、學步三輪車和專業公路車、下坡賽車、動力助行車等,一 應俱全。所以三十多年來,捷安特在劉金標的帶領下,從OEM自行車製造商,一步一腳印的轉型成為世界知名品牌,更讓台灣成為名副其實的「腳踏車王國」。


****



巨大機械劉金標-最有價值的人生紀錄


2007-12 Web only 作者:金玉梅(整理)

劉金標三十五年前創辦巨大機械,自創捷安特品牌自行車,歷經艱難,終於打進精品店,暢銷全球五大洲。但他最大的夢想,還是在自己的家鄉,逍遙騎環島。
今年五月,他以七十三歲高齡,挑戰自行車十五天環島紀錄,他成功了,漂亮寫下他口中「個人最有價值的人生紀錄」。現在他把環台十五天 的心得寫成《我的環台夢》一書,不但記錄了此行的苦與樂,也記載了他對企業經營與人生的所感所思。在書中,他指出無論是經營企業或是挑戰自我極限,最重要 的是要有堅定的意志力和萬全的準備。以下是他的現身說法:
第七天 打仗打在開火前
八點半 從鳳鼻頭出發,心中忐忑不安。 明天就要挑戰此行難度最大的一段:壽卡。壽卡是南迴公路最高點,是一條連續二十一公里、爬升四百三十六公尺的坡度,又陡又長。整個台灣西部的騎乘,這一段 一直構成我隱形的壓力,愈接近楓港,我的壓力愈大。 為什麼? 老實說,對於騎越壽卡,我尚未具備真正的信心。年輕時我曾經開卡車上壽卡,卻在十八公里處故障,陰影至今仍在。當時的卡車性能的確不如今天,但連卡車都無 法克服連續二十一公里的爬坡,更何況是騎自行車?我一路記掛著,揮之不去。
記者問我事先練車多久,我說,我相信「打仗是打在開火之前。」 我已經七十三歲,體力不比年輕人,所以需要先自我訓練、鍛練身體,才有辦法上陣。所以,兩個月前開始密集訓練,每星期至少兩次從台中市騎自行車到大甲上下 班。不只是練習騎車、鍛練體力,連水分、防曬、服裝等,我都事先準備。

 出發前,醫生特別叮嚀,一定要補充足夠水分,不能讓身體失水,所以我一天至少喝三瓶寶礦力。 我對穿著也很講究,一定穿排汗衣,才不會感覺熱。而且不只穿了袖套,沿途還擦防曬係數五○的防曬霜來保護皮膚。事前的準備功夫真的很重要。

第八天 我成功挑戰壽卡
一 早起床發現身體不適,應該是感冒。感冒有潛伏期,我猜也許早在台南或高雄時就感染了。 出發前,我跟特助許立忠提及此事。於是我們在楓港尋找藥房,卻遍尋不著。這樣也好,因為吃了感冒藥可能會全身無力。我最擔心的其實是今天騎壽卡,這是我環 島最困難的一段。於是,我對許立忠說:「請幫我準備電動車,必要時我要換電動車。」 二十一公里長的路段,必須爬上四百三十六公尺的高度,連續的陡坡挑戰我的體力。我調節呼吸、配合腳踏的速度以維持脈搏的穩定節奏,盤旋而上。 再往上騎,我幾乎要放棄了。我的體力其實不錯,但是受到感冒影響,真的很辛苦。

 這一段長坡愈近山頂時愈陡,騎到差不多五公里前,我四肢無力,幾乎沒辦法踩了。如果踩不動,車子會倒下,本想多休息一下,但這段路既 狹窄、車子又多,根本沒有路肩,要想找地方休息還不容易。無論如何,我就是硬拚了,後來終於找到一個寬敞處休息。 此時,心裡不斷傳來一個聲音:「真想換電動車啊!」 我思考良久,這趟環島籌備多時,就是要創造一生完美的紀錄,如果我換了電動車,這個紀錄就會有瑕疵。人生不留白,如果現在換電動車就「破功」了,這樣,我 怎能甘願呢? 休息半?,接下來的路段,我完全是憑藉意志力騎車,不斷熬過來。接近山頂約十公尺前,我既興奮又緊張,但我真的踩不動了。
我 心裡一直想著:「只剩一小段,再怎麼樣也要挑戰過來啊!加油!加油!待會順利攻頂之後,我才能高呼『我挑戰成功了』!」 眼看只剩五公尺、三公尺、一公尺,到達最高點的剎那間,我舉起雙手大喊:「我做到啦!我做到啦!最困難的路段,我已經挑戰過來了!」我做出「Give me five」手勢,用力向領騎的林惠忠擊掌!太過癮了! 我已經完成了最困難的一段,剩下的七天路程,我會更有信心! 人生不留白,我終於用我的腳,百分之百創造了這一生最有價值的個人紀錄了。

旅途中的省思:憑藉意志力拚出巨大

 我登上壽卡是憑意志力拚出來的,巨大也是我靠意志力堅持拚出來的。 一九七六年,公司創立第四年,還未開始大量出貨外銷之前,同業早已搞砸了台灣自行車的品質與形象。當時的國際市場,尤其是美國,原本很需要進口台灣製造的 車,但台灣車品質不佳,比如螺絲與螺帽無法鎖上。因為各零件廠標準不一,巨大這種整車廠就必須配對,小螺絲配小螺帽,大螺絲上大螺帽。 我們認為品質是最重要的,所以前四年不敢接外銷訂單,像苦行僧一樣,企圖提升協力廠商良窳不齊的品質。



我還記得,我一直勸廠商改善品質,他們卻反過來問我:「那你的訂單有多少?」我只能說:「我還沒有訂單給你,現在是希望先努力加強品 質。」我還曾經到日本去買了油標尺回來送協力廠,讓大家依照油標尺來測量公差。一段時間之後,廠商或許覺得我滿認真的,也願意配合提升品質。 當大家愈來愈配合將品質做出來之後,我們組裝了樣品,寄到加拿大某家量販店,隨後,我跟總經理羅祥安兩人前往加拿大拜訪這家買主。 我們等了兩天,買主才願意見我們,還說:「我只有十分鐘,你們寄來的樣品我沒打開,你們可以決定要轉寄哪裡,我幫你們寄去。」 「為什麼?」我們問他。 「你們台灣的形象太糟糕了,我們不想增加來自台灣的產品,」他回答。 我們投注許多心力,冀望那輛樣品車,他竟然連看都不看,我們很挫折。

於 是,我跟總經理討論是否該回台灣解散公司。如果沒有買主,公司怎麼經營?不能一直虧損啊。 當時的情景,至今難忘。我認為,最悲哀的事,莫過於你再怎麼努力、品質再好、產品再對、再有競爭力,人家也不買,不願意給你機會。 為了把品質做到最好,我們也是拚著意志力去做。 一九八六年,巨大在荷蘭成立歐洲總部初期,客戶傳真來的抱怨寫得密密麻麻,每一項都是品質問題,客戶嫌棄得體無完膚,例如,螺絲絕不能生鏽。


當時台灣的工業水準認為螺絲生鏽是正常的,但歐洲卻不能接受。 一般人一定會認為歐洲人太挑剔,反觀美國人,都願意買我們的產品,銷路很好。但要改善歐洲客戶所說的品質問題並不容易。由於自行車是歐洲人發明的,他們很 重視品質,加上民族優越感使然,在他們心目中,騎台灣製造的自行車似乎很低俗,問題錯綜複雜。 我們的產能規模不小,改善不易,而且還要要求協力廠商改善品質,因為這並非單一零件品質不良而已,而是整個工業水平。如果巨大要扛起全台灣整體工業水準, 真的會把自己壓死。

用創作藝術的心來造車
但是,我們堅持一定要改善成功。絞盡腦汁,想出 一個辦法:先在工廠內部建立一條小型生產線,稱之為IA線(industrial art),理念是:把工業產品當作藝術品來生產。我調了公司最熱心、最重視品質的績優工人到IA線,每天我都到IA線上班。我發現不對勁的地方,當場就喊 停,馬上改善,改善了,生產線才能動。就這樣,一步一步慢慢來。 這麼一條小生產線,耗費一年時間努力改善品質,後來,其他生產線也慢慢跟進,水準都等同於IA線了。


現在回想,如果當時不堅持,歐洲市場勢必全軍覆沒,也無法在歐洲打出響亮的捷安特品牌,甚至在歐洲設廠等。 巨大憑著堅持克服許多挑戰,沒有堅持就沒有執行力,當然也因為我執著、全心投入的個性使然吧!

書名:《我的環台夢──劉金標的73歲自行車環島日記》作者:劉金標口述,藍麗娟採訪整理出版社:《天下雜誌》出版出版時間:2007年12月13日





「しまなみ海道」台湾の観光客増加の理由は…

  • 瀬戸内海の風景を楽しみながら走るサイクリング客(尾道市瀬戸田町のしまなみ海道・多々羅大橋で)
  • 壁掛け式の自転車置きなどが設けられた「ONOMICHI U2」の客室(広島県尾道市で)

 今月で開通15年を迎えた「(西瀬戸自動車道)」(広島県尾道市―愛媛県今治市)を国際的に売りだそうという動きが活気づいている。
 海外での認知度が高まり、沿線自治体が、外国人サイクリストの呼び込みに知恵を絞る。 
 サイクリングコースは約70キロ。有料の橋が6本有り、料金は計500円。
 注目されるきっかけは2012年5月、台湾・大手自転車メーカー「ジャイアント」の劉金標会長が来日してしまなみ海道を走り、ブログに「景色が素晴らしく、とても走りやすい」と書いたこと。
 台湾での関心が高まり、旅行会社「フジ・トラベル・サービス」 (松山市)によると、サイクリング目的の外国人観光客の取り扱いは11年はゼロだったのが、12年120人、13年205人、今年は4月末までに122人 に。ほとんどが台湾からで、「穏やかな海に感動した」「島が連なる風景はのどかで懐かしい」と好評という。
 大崎上島町の「ホテル清風館」は、外国人利用者が増え、台湾人客らに対応できるよう、中国人客室係2人を採用した。西本正司・副支配人(55)は、「満喫してもらえるよう、心づくしのおもてなしをしたい」と話す。
 行政も腰を上げた。県は、尾道市西御所町の県営海運倉庫を改修 し、今年3月、自転車を部屋に持ち込める、サイクリング客向けホテルを整備、民間事業者が「ONOMICHI U2」として運営する。オーストラリア、イ ギリスなどの雑誌やネットメディアの取材が予定されている。愛媛県の中村時広知事も、ガルーダ・インドネシア航空副社長らと海道を走ってPRした。
 10月には、両県で作る実行委が国際サイクリング大会を開催。参加者約8000人の1割は海外から呼び込む計画で、景色が名高い台湾の湖・日月たん周遊コースとの姉妹縁組計画も進む。
 台湾でのトップセールスで魅力を訴えた平谷祐宏・尾道市長は、「20年の東京五輪までに、『SHIMANAMI』を世界で通じるサイクリングコースにする」と意気込む。
 しまなみ海道は1999年5月1日開通。本四連絡橋3ルート で唯一ある、有料の自転車道を併設している。瀬戸内の多島美が人気を呼び、2008年頃からサイクリング客が増え始めた。同市観光課によると、沿線のレン タサイクルの利用は同年度4万1900台が、昨年度は8万1800台に。サイクリング客数は、昨年度は推計18万6000人と過去最高になった。
 世界88か国を自転車で旅した自転車ツアーガイド・宇都宮一成さん(46)(今治市)は、「多くの島々と潮流を間近に見るコースは、世界的にもまれ。村上水軍の史跡など日本の歴史や、島の暮らしにも触れられるのが、外国人に受けているのでは」と話す。(佐藤行彦)
2014年05月25日 09時37分 Copyright © The Yomiuri Shimbun


しまなみ

せとうち‐しまなみかいどう〔‐しまなみカイダウ〕【瀬戸内しまなみ海道】
 
    本州四国連絡橋ルートの一で、西瀬戸自動車道の愛称。広島県尾道市から、瀬戸内海の因島大三島などを経て、愛媛県今治市に至る。歩行者・自転車専用道路が併設されており、徒歩や自転車、原動機付き自転車での利用もできる。しまなみ海道。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