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9日 星期四

林洲民:公宅是對的事情,應該做;大巨蛋根本未通過審查!「台北凱旋門」,中華路林蔭大道延伸到忠孝西路;上任100天提「會心一笑」藍圖;張盛和


林洲民強調,公宅是對的事情,應該做,只是台北學習的過程非常長,但這是值得的。
台北市長柯文哲上任後力推公宅政策,目標是4年內完成2萬戶,卻也引發居…
NEWTALK.TW



【政治事】當老江湖遠雄遇到史上最用功的都發局長2015-06-18 12:30
林洲民:大巨蛋根本未通過審查!
林洲民不讓大財團隨便「唬弄」,對每一個指控都有信心,「大巨蛋案的性能審查、建造執照審查並未通過,這是我們勒令停工的原因。」他也認為北市府提的大巨蛋安全體檢報告,是針對大型公共建築緊急避難的檢討,希望中央、地方可以共同正視。
李又如



柯文哲上任後信誓旦旦要打的「五大案」,迄今已經五個月,一個都還沒結束,民調卻已跌破六成。更出現了柯市府「標準不一」、「清算前朝」、「決策反覆」等批評。但都發局長林洲民卻很有信心,也認為絕對站得住腳,「因為大巨蛋根本是一個尚未通過審查的案子!」

「為什麼通過審查的體育園區必須重新檢討?政府是不是非理性地反對以前通過的審查?絕對不是。」林洲民指出,「大巨蛋案的性能審查、建造執照審查並未通過,遠雄是按照未核准的圖說施工,這是我們勒令停工的原因。」

遠雄手上的「合法建照」是兩年前通過審定的,「但這兩年中,他先行按照今年五月送審的版本動工。我們的建管處施工科以主管機關的身分,在五月十四日到工地現場進行審查,發現至少有八十一處主要構造與核定建照不同。」

挑戰修正不合時宜的法規

而主管機關在中央的「性能審查」,「三年半前的確是分棟審,但是只審防火避難。去年十月的變更被台灣建築中心退件,要求五棟建築必須做全區的避難審查。」林洲民解釋。五月時遠雄補送,審查目前尚未開始。

面對市府的說法,遠雄副總經理蔡宗易曾不滿地對媒體表示,「沒有五棟建築要一起重新審查的問題,不同使用目的的建築物該要求的防火性能根本就不同,怎麼可能同時審查?」

全區型避難審查的重要性在哪?林洲民強調兩點,首先,「大巨蛋是『世界唯一』一個建築群,五棟建築物底下是打通串聯的。」再加上,「台灣現行的建築技術法規無法因應大型公共建築的緊急避難。」大巨蛋的問題,間接彰顯法規的不合時宜。

大巨蛋安檢報告明確指出,大巨蛋地下室的兩座逃生梯之間距離長達二四○公尺。實際上,這符合現行的建築法規,因為地下室屬於「非居室」,毫無規則可以約束,「但這個地方是體育館啊!當大巨蛋散場時,裡面有從球賽結束、百貨公司、影城來的人,還有大客車、小客車,怎麼會適用非居室的建築規則?」

認真做功課,不讓財團說了算

「此事涉及公共安全,北市府從未來管理人的角度,有責任提出這樣的質疑,嘗試挑戰修正這些不合時宜的法規。」林洲民還向二十年前的營建署署長黃南淵求證,「當時黃署長就想要修正一些法規,卻沒有成功。」

除了地下室逃生梯的距離,大巨蛋的地下室還有八座雙向梯(剪刀梯)。雙向梯在逃生時容易混淆方向感,「全世界普遍不准雙向梯施作,現行的技術規則卻無明文規定。」

林洲民指出,「北市府提的大巨蛋安全體檢報告,不是針對單一行為,而是針對大型公共建築緊急避難的檢討。我們主動挑起這個議題,希望中央、地方可以共同正視。」

但遠雄卻頗不以為然。針對「審查未通過就施工」的爭議,公共事務室副理楊舜欽指出,送審的修改只有內裝的小幅度修正,沒有涉及主體設計,「這樣施工是沒有問題的,而且北市府自己在其他的建案也都這樣做啊。」

只是內裝的修正就停工,是否不符合比例原則?這位史上最用功的局長林洲民還真的算出數字來:八十一處與核定建照不同,「占總樓層數的百分之六十七,的確符合比例原則。」

公開透明,不怕BOT沒有明天

「沒有親眼看到這些資料,無法瞭解這些狀況。」林洲民有多用功?台北市政府將過去五年的資料,在五個月內仔細消化完畢,讓大財團「唬弄」不得。就像遠雄指出他的緊急避難疏散原則是參考國際上的「Guide to Safety at Sports Grounds」,林洲民就把整本下載下來,一一詳讀,「發現遠雄連引用的章節都弄錯。」林洲民苦笑。

於此同時,這樣大刀闊斧號召改革的北市府,卻也背負著未來會不會沒人願意參與BOT案的壓力,「但我不擔心。」林洲民強調,「只要規則公開透明,整個城市、整個國家還有很多大家不認識的企業,他們會願意進來。這個城市不會停止進步,而是重新開始有了公開透明的遊戲規則。」
關於大巨蛋的未來,北市府將在十三日舉辦公開座談會,「我們也會邀請遠雄來,等待遠雄理性的對談,目前尚未看到他們的方案。」林洲民個人預期,最後的結論應該會朝向商業量體減量的方向。

官僚體制的約定俗成,讓政府的開發案常常出現許多「合法不合理」的爭議,導致許多不合時宜的法律始終沒有進步的機會。柯P這次若能解決相關問題,讓大巨蛋爭議不至於淪為口水戰,則選戰期間喊出的「改變成真」,才不會變成一句口號,民意支持度方能止跌回升。





法國有凱旋門、那台北也可能出現「首都凱旋門」嗎?柯文哲上任開第一刀,拆除「忠孝西公車專用道」,年底他將動第二刀,縮短忠孝橋引道,把「勒住」百年古蹟北門的長條高架道通通拆掉!新任都發局長林洲民過去是名建築師,他要「斷開」鎖住北門的枷鎖,打造「台北凱旋門」,忠孝西路增寬林蔭大道。讓機場捷運通車後,國際旅客一到台北,就感受到「很有設計感」的城市門面!不過衍生的交通黑暗期會多久?今天的專題報導為您分析。


剛動完拆公車道「小手術」的忠孝西路真的比較不塞了嗎?

民眾:「當然是比之前好很多啊!有,有感覺到,有差。」

第一刀很有感,但真正要一解「大塞亂向」,得治本。目前站前平均1分鐘6輛公車靠站,全「卡」在忠孝西路,未來路線調整,部份公車下車點改到西門,而台北車站樓上,台鐵辦公單位協調撤出,空間重整,柯文哲還要割除他口中的「交通黑暗盲腸」。

TVBS資深記者林上筠:「這裡是清朝光緒年間,留下來的百年古蹟北門,也曾經是台北市重要的歷史地景,不過如今整座北城,卻被忠孝橋引道給緊緊束縛,柯文哲上任後開的第二刀,就是拆除引道。」

民眾:「沒有特別感覺,像別的地方,古蹟被保護得很好。」

記者VS.民眾:「對北門有感覺嗎?有啊!那以前中華商場那邊啊!我覺得北城門很好,應該要好好保存。」

北門曾經的美麗,如今只剩哀愁…。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你今天看北門,這不就是巴黎凱旋門的同等地位嗎?可是我們30年來用各種交通處理方法,去對待我們的古蹟,我覺得不應該這麼做,所以橋要不見,路要重整,樹跟水要過來。」

北門真能成為「台北凱旋門」嗎?從沒看過百年一級古蹟,30多年來被高架橋「勒住咽喉」,鎖住昔日風華,引道離它僅僅100公分,車行經過甚至近到不能再近,另一頭沒規劃好的引道,沒完工的斷面 ,10幾年來就裸露在那。

未來北門斷開「引道枷鎖」,中華路林蔭大道延伸到忠孝西路,配合明年機場捷運吞吐50萬人次量,台北門面重新整頓,這是一個改造西區的重大手術,台北市民能夠忍耐多久?

台北市民:「真的就是做快點、趕快做,就不會說那麼多(怨言)。」

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有沒有(交通)陣痛期,當然有!那…這是城市成長的一部份。」

他是都發局長林洲民,建築出身,設計草圖密密麻麻,要打造不一樣的台北美學,只是改造期間,想必很塞,這是一場考驗市民耐心極限,和斷開筋骨重整的全新挑戰。

 

 

最近修改:2015-01-07 21:37:45

本報訊〕新科台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放棄美國籍,接下市長柯文哲賦予的「台北2050年都市計畫與願景」重任,他今(2)日透露,已畫出台北車站站前廣場的規劃藍圖,下午更實際到現場觀察,希望將站前廣場改造成親和的公共空間,讓市民會心一笑!
林洲民今晚在臉書專頁表示,今天天氣好,很適合「台北嗡嗡嗡半日遊」,他早上和副市長林欽榮隔空交談,畫了個西區站前廣場國家門戶的藍圖,下午和同事們在現場來回觀察,一路上還和經建小組成員透過LINE,討論未來國家門戶廣場的規劃方向。
林洲民說,這是個2050台北願景的第一步,百日後的舖陳直述希望可以得到台北市民的「會心一笑」,重整台北車站站前廣場成為親和的公共空間、改善台北車站成為實用的公共建築、國家門戶的特定專用區的重新規劃成為合宜的公共場域。
林洲民說,敬請市民期待,「2015年從嗡嗡嗡開始」。







林洲民:上任100天提「會心一笑」藍圖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知名建築師林洲民接下台北市都發局長後,今(27)日上任第3天邀請媒體茶敘時表示,他會在100天以後,讓市民清楚地看到「大家會會心一笑的藍圖」。圖:劉奕霆/攝







準都發局長林洲民/推動公共工程 心存「公眾」
















新頭殼newtalk2014.12.27 劉奕霆/台北報導



知名建築師林洲民接下台北市都發局長後,今(27)日上任第3天邀請媒體茶敘時表示,他會在100天以後,讓市民清楚地看到未來都市發展的承諾藍圖。媒體先後問了至少3次是什麼樣的藍圖?林洲民都笑著說是「大家會會心一笑的藍圖」。至於林洲民怎麼看日前的文林苑事件?林洲民說,「沒有一個人錯,可是全錯」,他認為未來「法規該修、體制要修」,未來的都更案可以公開接受檢驗。

林洲民上午和媒體茶敘約1小時,期間暢談他個人生活、在紐約的工作經驗,一直到上任前後的日子及未來台北市的發展願景。林洲民強調,台北市的城市體質非常特別,因為世界上沒有幾個城市有2條河經過、1座山環繞,而他最想要關注的3大任務是「公辦都更」、「公共住宅」,以及台北市的整體城市規劃。

談到公辦都更,林洲民說更最重要的是「公辦」,他認為公辦是「以示負責」的意思,如果做不好,大家要監督,「是該完全讓私人企業去進行,還是讓政府去進行?」媒體問是否有具體、明確的策略?林洲民說,這不是他上任後72小時可以明確討論出來的,但未來會公開透明。

至於外界矚目的文林苑案,林洲民說,從他在報紙看到的資訊,「沒有一個人錯,可是全錯」,他在報紙上看到公文的來往資料後,認為執行代拆沒錯,反對者也有權利,但是結果「全錯」,他很高興這件事情已經落幕了;至於未來,林洲民認為都更的法令要修改,體制要修改,政府該管的事情要管,不該管的事情就不要管。

林洲民說,他的住家附近幾年前也有人辦理都更,有都發局官員和建商一起參加會議,不過看完眾人的談話後,他的感覺是每個人心裡面想的都是「利益分配」,但是所講的話大家都聽不懂,「為什麼大家不講白話文?」

林洲民說,都更案的爭議源自於每個人都有黑暗面,而黑暗面又不公開,造成「你分得多、我分得少」的不公平;未來在樓地板面積等權利變換部分,都會變成公式,除了花很多時間在按計算機,也會重視公眾利益,同時加入美學共識,這些都可公開接受檢驗。



2014-12-24
記者涂鉅旻、郭安家/專訪
留著及肩長髮、穿著隨興,外型灑脫豪放的準北市都發局長林洲民,有豐富公共工程經驗,包括二二八紀念公園及台灣博物館景觀改善工程都出自他手。從業界轉任政務官的他昨接受本報專訪說,過去公共工程制定者只想到政策推動,其實更重要的是使用者需求,心中應存「公眾」二字,他過去在舞台盡量做好演出,如今,「要創造更大舞台,跟大家一起表演」。
  • 準台北市建設局長林洲民。(記者方賓照攝)
    準台北市建設局長林洲民。(記者方賓照攝)
  • 準台北市建設局長林洲民。(記者方賓照攝)
    準台北市建設局長林洲民。(記者方賓照攝)

工程執行 更應著重品質

柯文哲提出公辦都市更新、五萬戶社會住宅等重大公共工程的政見,被賦予重任的林洲民為此放棄美國籍,接下實現任務。林洲民認為,做好公共工程是項大挑戰,因公共工程用的是人民納稅錢,過去卻多流於承辦心態,制定計畫者往往只想到「政策推動」,有時太在意預算、完成時間。
林洲民說,公辦都更、社會住宅推動等,都不是單純乙方(得標者)思維及甲方(政府)執行,還要有丙方(使用者)關懷,更應著重品質;「我們往往成績單上分數不錯,準時做完,預算做完,可是東西很糟糕」,認真的建築師有時不見得準時把工程做完,甚至超出預算,但成果是好的。

開放空間 公辦都更可行

他舉例,工程合約上會寫,「不得歸責乙方責任,工作時間可延長」,過去甲方不敢用,可是「我要是甲方,覺得乙方做很好,乙方完工時間要延後,我會讓你延喔,因為我有看到你有在工作」;因為「信任感」是台灣社會很需要的事情,絕對沒有永遠對的甲方,也沒有故意要把事情做壞的乙方。
談起公辦都更,林洲民雖不願透露確切藍圖,但採訪過程中當場拿出紙筆,畫出基地相連的建築圖,直說以前社區鐵門各自關起來,假設開放空間相通,我請問你:「這是不是變成大公園?」不僅有吃飯、跳土風舞的場所,甚至還有幼稚園和社區圖書館,而這只有公辦都更做得到。

都更分配 力求利益兩全

至於土地從哪裡來?林洲民說:「我們現在的確在找地,我們有滿多創意想法。」雖然北市很多土地屬中央所有,但中央、地方不能劃一條線區隔,應很靈活地運用體制內交換制度,使得開發靈活。
不過,近年爆發文林苑、永春等都更爭議,民眾在乎居住正義,對於如何兼顧都更審議效率及不同意戶居住權?他認為,都更是「利益重分」過程,往往充滿不信任及分配不均,「所有人性最殘忍的弱點都呈現在你眼前」,除討論重新分配利益外,也應考量都更公共性,照顧居民,希望能夠兩全。

實現自我 返台接受挑戰

林洲民上任後,得收尾幾個BOT爭議案,如松山文創園區、遠雄大巨蛋等,對此他說,曾親身參與華山、松山及基隆海科館等運用國家土地及資源的文創園區,可是多年後看這些ROT、OT、BOT呈現結果「是有改善空間」;且BOT涉及公共財,要更審慎思考方向。
談到被柯文哲徵詢經過,林洲民一度困惑,「我可以想到一份很長的名單,為什麼是我?」不過,柯P希望有「建築角度的都市發展、整體空間整治,而不是開發及審查思維的發展」,且林洲民的事務所七十%以上業務都是公共工程;「雖然美國建築做的是滴水不漏的火箭,可是我好像住在一個不需要呼吸的氧氣筒,和社會議題脫節」,想到台灣建築環境與自我實踐,讓他決定接下挑戰。
----
【特別企畫】張盛和蠻幹執行「國有化」
文/林哲良
因為擔負「充實國庫」的重責大任,動不動就想從民眾、企業身上挖錢,財政部向來就不是一個討喜的部會,部長也很難受到一般企業、民眾的喜愛。不過,要像張盛和一樣,搞到曾經共事過的長官及部屬都「搖頭嘆氣」,他大概是歷任財長的第一人。
台新金、彰銀股東何辜?
針對彰銀董事改選,前行政院長、現任總統府資政陳冲日前在媒體指出,此事「國家信譽受傷、投資人何辜,彰銀的未來怎麼辦?」言語之中,對張盛和處理彰銀董監改選的手段頗不認同。企業界、金融圈與陳冲看法相似的不少,但礙於「特殊因素」,膽敢聲援的人寥寥可數。
面對前長官的批評,張盛和辯解,陳冲指的應該是單一投資人的感受,而財政部關注的是眾多投資人利益。這番義正詞嚴的答辯,似乎是說自己為了公眾利益,不計個人毀譽,要為「公平正義」堅持到底。但事情真相是這樣嗎?資本市場股民的反應,客觀說明了一切。
彰銀董事改選後的第一個交易日,台新金及彰銀股價紛紛下跌,十二月九日,兩家公司市值蒸發近七十七億元,倘若四十幾萬台新及彰銀小股東的權益,還稱不上「眾多投資人利益」,那張盛和對「公眾利益」的定義,範圍或許太過廣泛、寬鬆。
張盛和的「功績」還不只彰銀一件,他肩負馬總統的指示「滅頂」,硬是把頂新魏老二魏應交從一○一公司副董事長兼總經理趕走,還要求公營行庫縮頂新銀根。日前,頂新宣布將其手中三七%的一○一股權,以每股四十六元賣給大馬IOI時,張盛和還誓言公股要增持一○一持股至五成以上,只是一○一現有股東國泰金與中信金怎麼可能以十三元賣給財政部,且一○一是BOT案,無論民間經營得好不好,二○六七年都要交回給台北市政府,張盛和想花國庫的錢去買,到底急什麼?
「張盛和的做法很像『義和團』,一切都要收歸國有」,一位企業家不解的說,台灣不是民主社會嗎?一個部長為何甚麼都要國有化,政府就會經營得比較好嗎?以歷史的經驗來看,公股企業都淪為酬庸的工具。從證所稅、股利可扣抵稅額減半到彰銀董監改選,每逢外界質疑財政部的作為,張盛和就扛出「公平正義」的大旗捍衛政策。然而,他所堅稱的「公平正義」,充其量只是他為了「充實國庫」所提出的詭辯之詞。
面對立委,選擇適時退讓
今年,台股從九五三二的高點,在二個月不到時間,重挫近千點,許多上市櫃公司除權息後,股價因此出現嚴重貼權貼息情況。投資人賠錢不打緊,股利息計算成所得後,隨著股利可扣抵稅額減半,還有可能要多繳稅。倘若賺錢繳稅是「天經地義」,那賠錢還得繳稅可就是「不公不義」。明年可扣抵稅額減半正式上路後,後年個人綜合所得稅開徵時若出現這種情況,張盛和可就狠狠打了「公平正義」的臉。
「就像我們禿頭的人,一點點頭髮也很重要,剪掉就真的禿頭了」,針對證所稅「大戶條款」的存廢,張盛和提出「禿頭理論」,希望立委能手下留情,怎麼修「大戶條款」都可以談,但就是不要廢掉。乍聽之下,會讓人以為張盛和為了「公平正義」的理想而堅持,守住政務官應有的風骨,只可惜,事實也不是那麼一回事。
避重就輕 企業及百姓畏懼三分
因為馬英九總統執意要推動證所稅,讓已經從財政部政次退休的張盛和,意外接手劉憶如,一圓財政部長美夢。之後,靠著總統的支持,張盛和屢屢強行推動許多爭議性稅改政策,完全無視外界或民代的反對聲浪。
身為一個政務官,當重大政策無法獲得立法院認同時,理應「辭職」以示負責。但當立委盧秀燕問張盛和,如果立法院決議廢掉證所稅,財政部立場如何。他卻避重就輕表示:「財政部除了接受,還能怎麼樣,政治不就是如此嗎?」這樣的說法,讓人覺得張盛和早已將「公平正義」拋到九霄雲外,只求坐穩部長的位置「卡實在」。
「避重就輕」似乎成為張盛和在處理事情時慣用的手法。但財政部手握查稅工具,無論動用與否,企業及百姓都畏懼三分。從一○一大樓股權案到彰銀董事改選,張盛和不理會資本及商業市場的運作原則,強硬處理衝突,逼迫企業讓步,使盡力氣達成他想要的目的。但轉過頭面對民代的壓力,他總會選擇適時退讓。能屈能伸的張盛和,打擊財團的做法雖得到不少民眾認同,但也讓外資看到台灣政府蠻橫的一面,縱使是白紙黑字的契約,也保障不了他們的權益。

-----

"林洲民擔任都發局長"為人"中傷",有人重提他是"劉育東案"的關係人

建築大師為柯P棄綠卡 傳任都發局長

建築大師為柯P棄綠卡,傳任都發局長。翻攝成大官網


無黨籍台北市長當選人柯文哲小內閣名單,傳出最快今天公布,除向高雄市長陳菊借將,向民間攬人才,有建築大師為了柯P放棄美國綠卡入閣。

《蘋果》即時報導,柯P向陳菊借子弟兵,其市府秘書長將由現任高雄市府副秘書長蘇麗瓊接掌。因最後一位女性副市長人選,目前尚未定案,今天恐不會公布。

今日出版的《中國時報》報導,柯P小內閣名單以來自民間的仲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負責人林洲民最受關注,他是成大建築系兼任教授與駐校建築師。林洲民在建築界頗具分量,曾待過貝聿銘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柯文哲對他的城市規劃深刻印象,堪稱是第一波市府小內閣的亮點。林洲民因曾負笈美國,且在紐約為註冊建築師,但確定出任都發局長後,日前辦理放棄擁有多年的綠卡。(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財政部長張盛和也是老好人、老官僚的例子,馬政府在他擔任次長的六年之間,中華民國一直減稅,租稅負擔一路降到全球倒數,一年多前繼續劉憶如之後接 任財長,他無視國家稅收窘迫的事實,竟還是同意在自由經濟示範區再繼續降稅,開闢不了財源,又擋不住企業財團降稅遊說的財長,能如何協助拚經濟?

-----

王健壯專欄:張盛和要學的政治ABC
王健壯 2014年12月11日 13:31
王健壯專欄:張盛和要學的政治ABC
財政部長張盛和對證所稅大戶條款未盡政策力爭與辯護之責。(資料照/吳逸驊攝)
立法院正醞釀或廢或修證所稅大戶條款,有立委問財政部長張盛和要如何因應?他回答「我們除了接受,還能怎麼樣?」後,又意猶未盡補了一句「政治不就是如此嗎?」

大戶條款去年才制訂,預計明年實施。這項條款當年審議時雖有爭論,但最後不但行政與立法兩院同意,立院朝野也無異議。

但九合一選舉剛結束,少數國民黨立委即決定翻案。有人主張廢止,有人串連修法,將十億元起徵門檻,提高為五十億元。

張盛和過去一向主張大戶條款不應廢止也不宜修改,甚至不惜賭上他的烏紗帽。但由於這次立委來勢洶洶,選後他已改口,同意條款可修,但仍堅持不可廢,同時卻又自掀底牌坦承,一旦廢了,財政部也祇能接受。

但大戶條款是張盛和任內所訂,亦即,這是他決定的政策,上面烙有「張氏印記」,如果立院決定推翻它,代表國會不信任他的政策,依照責任政治ABC,張盛和當然可以選擇請辭下台,豈止像他所說「除了接受,還能怎麼樣?」

再依議會政治ABC來說,若立委不認同閣員政策,閣員理應卯盡全力跟立委協商溝通,未協商即退讓,這是自暴自棄,協商前即自掀底牌,這是不戰而降;若是行政權被立法權挾持,則證明閣員失職失責,張盛和又豈能以「除了接受,還能怎樣」作為卸責藉口?

更何況,立委今日對大戶條款之異議,早在當時修改所得稅法時,即已充分表達。何以彼時有異議,仍通過大戶條款,此時有異議,而且是同樣內容異議,卻又決定翻案,豈非視立法如兒戲?但即使立委可兒戲國事,閣員怎能沆瀣一氣,而無所擔當?

台灣稅制不符租稅正義原則,早已為人詬病,但歷任財長之稅制改革作為,幾乎全是政治考量掛帥,不是怯於民粹壓力,就是憚於財團裹脅。也因此,所謂稅制改革,多半偏向枝節改革,而非結構改革;甚至有些所謂改革,根本就是反改革,離租稅正義愈來愈遠。

退一步說,如果大戶條款確實是錯誤立法,就像某些反對人士所說「交易多,不代表所得多,課稅邏輯不通」,而財政部也勇於認錯,同意或廢或修。但在同意或修或廢的同時,張盛和應該思考的根本問題是:資本利得難道不應課稅?答案若是,則應接著思考應以何種標準課稅才較符公平原則?否則,僅同意大戶條款或廢或修,卻對資本利得之課徵毫無後續積極作為,天下寧有此理,或天下寧有此種財長乎?

劉憶如當年推動證所稅時,雖然引發強烈爭議,但她卻為政策力爭到底,「如果既得利益者淨賺四百萬,卻連二十萬元的稅都不願意繳,甚至揚言上街頭、要出走,我不曉得在這些人心目中,公平正義是什麼樣的地位?台灣的貧富差距,他們是完全看不見,還是覺得他們不必負任何一點責任?」這是她當年的感慨,也是她的憤怒,張盛和不妨仔細玩味。

當然,張盛和更該從劉憶如的例子,學習什麼叫責任政治ABC。劉憶如因為國民黨立院黨團七拼八湊之證所稅版本,與財政部規劃之版本差異甚大,才決定辭職,她在辭職聲明中有這樣一句話:「這樣的版本…本人在政策理念上無法認同,自此辭去財政部長一職」,這句話是責任政治ABC,張盛和也不妨仔細玩味;「政治不就是如此嗎?」這可是他自己說的話。

*作者為世新客座教授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