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5日 星期日

《鍾漢清回憶錄》 我的31歲

此篇是2009年6月投稿陳文成基金會的作品

我的31                                                       鍾漢清
根據宇宙學家說法
我們這宇宙的年齡約175億年 (我估計這可能是當今每年全世界在公共場合喝的咖啡杯數我們可說「一歲一杯」.....這是哪一門子的比喻我放棄合理化.....)
雖然大家知道「人生苦短」不過64日聽美國Obama統在開羅 (Cairo) 的演講 還是稍微驚訝......他提到 :
All of us share this world for but a brief moment in time. The question is whether we spend that time focused on what pushes us apart, or whether we commit ourselves to an effort – a sustained effort – to find common ground, to focus on the future we seek for our children, and to respect the dignity of all human beings.

晚上
接到胡女士給我們夫婦的email,她希望我們可以談一下「自己()31歲」....
我在台大圖書隨手寫了一短篇「我的31歲」.....{那年,2009年,故意家中無聯網設備}寫完「極短篇」之後,覺得竟類似「青春喚不回,青史盡成灰」……的確有點惘然和不甘心......
由於「我的31歲」當時,是服務於「工研院電子」(ERSO, ITRI)的「組織人」
我就發信向徐文杰兄(當年我們圖書的主管,後來是全院的圖書資訊主管)求救.......他指引我七本相關的「官方」 紀念出版品()
反而讓我為難因為「機構之大事誌」卻如斷爛朝報一點「血色」都沒有!

老鍾,
電子史相關出版品,請參考:http://memory.itri.org.tw/journal/anniversary1.asp?area=1這個網站已收進相關出版品及其全文檔案。

同時這個網站是工研院共同記憶網站的一部份,請參考:http://memory.itri.org.tw/index.aspx
文杰


1983
年(民72年)我服務的單位是「工業技術研究院 (ITRI)電子工業研究 (ERSO)」。
當時
 ERSOITRI中的「大明星」──事實上我們可能眼中沒有ITRI 而只有ERSO──不知道有沒有明眼人注意到,「電子工業研究 」 與ERSO (Electronics Research and Service Organization)之間字眼不同 : Service是「工業」嗎?電子工業ELECTRONICS嗎?
我們當然知道我們多以「開發」為主「研究」為輔 (Big Development, Small Research)這些說法並無損於ERSO 對台灣電子和資訊產業的貢獻我深以為曾經是電子為榮。
不過 1983可能是ERSO 的事業之高峰.....再來的可能就是大家熟知的「台灣半導體業之春」的故事.....

1983
電子可能近1600-1700 而我可能是最年輕的經理人(台灣話說「經理伯」當時ERSO能總共35-38位經理
我的部門叫做「品質稽查部」。不過我可能是1982年的「勵進會主委」的工作幹得不錯長胡定華博士等人特別提拔的。
我們部門當時可能只有蘇錦坤先生助理阿嬌葉德榮先生李揚廉先生林振國先生 溫建章先生嚴強先生、楊新誼先生,還有楊啟宗先生(他受過日本教育以可以幫我們整理點日文資料。

這些朋友其實才是真正的貢獻者 *我當經理的只是「買空賣空」。

(hc HC) 31歲時是公元1983年。這兒說的其實只是1983年的我的一小部份。

1983
年究竟時怎樣呢? 那年趙耀東先生當經濟部長。而李國鼎先生如果到「電子」視察/訪問 (他似乎無正式官銜,不過影響力大) 的話......我們主管胡所長會有點緊張.....

William Golding ( 1911-1993
1983年諾貝爾文學獎)出版於1967作品 THE PYRAMID的題詞為:
「治民之道,以愛為本;心有愛則生,無愛則死。」(古埃及箴言)學到哲理。Edward Wadie SaidThe World, the Text, and the Critic (1983)
上文要到2009年才(可能)有中文版......2009年逛舊書攤可以看到6巨冊《日本工業設計全書》 ....臺北市立美術1983創立.....

我的同學李基正在2009年給我信:

漢清你好:1983年,因為商務考察及基於幾許的好奇心,我踏上了印度之旅, 26年來世界發生巨大的變動,印度也不再神秘,可惜當年我沒留下什麼遊記,只剩下拼湊回憶。幾個月前看過一部得獎的電影「貧民百萬富翁」,多少再勾起一些對印度的回憶!

由於缺日記等相關資料我只簡單根據一些記憶 (BLOG上的 1983有些條目)說些1983年的個人的故事。
1981 29日加入工業技術研究院(ITRI)電子工業研究 (ERSO 擔任品質稽查部工程師。我的主管是 邱羅火先生(職銜是組長,類似處長)我讀過他取得的石原勝吉TV產業的 PPM管理的授課講義。

當年當選ERSO的"勵進會"主委(這是工研院福利會和工會的綜合體,由本全員選出),做些服務與改革諸如保險等等業務改革,隔年1982年成為內最年輕的經理。這要感謝許多同事、朋友、長胡定華先生、副長史欽泰先生、曹興城先生、楊丁元先生。

 (鍾漢清1981起在劉振老師主編的品質管制月刊》發表作品 :
 (《戴名世年譜》:「照起工來走」--我們只要讀讀劉振老師編的《施政楷先生品質管制遺作選集》(台北;中華民國民國品質管制學會,1983年),就可以充分了解什麼叫做『師、友、文章』。我相信,該書編輯之水準與認真,絕對是中華民國民國品質學會此類出版品中空前絕後的。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們的友情和犧牲貢獻於自己的理想。)
「與大指揮家談品質」(177這篇很值得介紹 這是取自內特有的 RCA Engineer 的一篇訪問費城管弦樂團指揮談藝術追求完美無缺的文章
我開始整理Philip Taiwan 的工作經驗:「飛利浦品質成本經驗談」鍾漢清,《品質管制月刊198111......

現在回首 我當時是發表的「過動兒」。
譬如說 我可能在中華民國品質管制學會的「品質改善講座」開6小時介紹W. A. Shewhart 之著作(根據Deming1980(?)年6月在書前 Dedication的建議)─這本書我知道是我推薦的,它在1983/9/15 電子工業研究圖書收到 : Quality, Productivity and Competitive Position (1981) by W. Edwards Deming─這位先生的學說多少改變我1995年以後之發展
我列一下當年發表在《品質管制月刊》的文章 :「自動製程檢驗與品質保證」、「高手的小集活動法寶及品管圈經驗談(上)(下)」「品質績效衡量法」 、「RPQ經營法」、 「軟體品質改進」。
在《營建世界》發表 「TQC與營建業」等等。
在《電子發展月刊》發表「淺說軟體測試 」,「IBM公司半導體製造之品質與可靠性保證系統」(李楊廉、鍾漢清合譯)等等
更重要的是,我編著《品質成本合理化》(1983/1996《品質成本管理》),《生產管理實務與策略》(台北:清華管理科學,1983) ,翻譯《可靠性入門》 (台北:徐氏基金會, 1983)─能夠為這了不起的叢書盡一點心力我很榮幸。

我們當時住竹東的宿舍。晚上圖書開,幾位朋友是好事之徒(其中有人後來當上長的邢智田先生和吳國精先生就將我們看圖書的「工讀得」買一套劉欽興先生再版的《阿山哥與大嬸婆》送圖書。不知道它們安在否?私底下我們還請電腦專家段先生交我們「作業系統」。

(1983
年玉燕可能學日文)

*2009
 6月4
,我 Herbert Simon的 Models of Thought
作者引蘇格蘭諺語 :「你要與朋友一齊合吃過一車的鹽
才會知道對方。」

記一下我與長官和朋友的因緣如下。
當年(1986)電子的人心浮動,我可能是唯一到外商去打工的人,錯失台灣半導體等大商機,以現在仍兩袖清風,在錢財上無法和許多昔日朋友相提並論


長胡定華先生、副長史欽泰先生、曹興城先生、楊丁元先生、章青駒先生、曾繁城先生、邱羅火先生……他們”的歷史與動態”,在國內媒體的資料庫都很容易找到以我暫時不談我的長官們。

本文只記些現在失聯的朋友。
我看到一本43期的《正觀》 季刊 ( 目錄 http://www.tt034.org.tw/list.htm#42
(
43)─這43期的一半編篇幅登蘇錦坤先生的一篇論文和一篇翻譯。他是我1981-86電子的同事─我忝當「主管」數年
,卻不知道他的佛學功力,也不知道會巴利文他後來到Acer的德國分公司現在可能是新竹園區某兩大公司之副總......轉眼20他成為佛教研究者和翻譯者..... (他放棄電子派去交大進修通訓碩士的經歷,應該可以給當今學子參考。)
1983年時葉德榮先生 是第一屆國防役很喜歡和我抬槓他十年後為某數位相機公司副總 (鴻海併之) .....據說他已棄世
李揚廉先生
去教書之後,就沒連絡......
溫建章先生後來到南亞半導體公司請我演講過一次.....
嚴強先生介紹我翻譯一本英國品管圈的書......
楊啟宗先生
幾年前過世,我在2008年當波若威科技公司顧問時他女兒是該公司財務經理。我可以談一下楊先生。他當時是的老幹部(從化工前身就是員工。他決定不隨組分出去的 電子儀器檢驗中心 (ETC) 。我不把他當準退休人員。有一次我請他去日本出差。我想他非常高興。

林振國先生是我在台灣飛利浦公司竹北廠服務時(1979-80的主管如果他是1983年我挖角進電子的話,這表示當時我們ERSO的薪資很有競爭力..... 林先生做人做事極穩重。可惜,後來事業有點波折....

記一次日本和美國行。
1983年,我去一趟日本觀摩「戴明獎」廠商讓我大開眼界現在只留一些資訊 :
目的 : TQC 研究會和參觀 YHP工場日時 : 1983年10月4 (星期二) 1030~ 1640 :  YHP 八王子 會議室
時間表時間 內容 發表人10: 30 ~ 10: 35   開會之辭(日文海老原
10:35 ~ 11:00    介紹 YHP 海老原11 :00 ~ 11:30   介紹 YHP 開發之製品 日野11 :30 ~ 12 :00   午餐13 : 00 ~ 15 : 00  TQC 和 校正之講義 吉元15 : 00~ 15 :10   休息
15 :10 ~ 16 :20   參觀工場 (上述共五人)
(YHP
(YHP公司早已成為HP公司。他們的日美相互學習之故事,很簡短地寫入

我可能在1983年隔年春節前去一趟美國加州。當時參訪諸如Signetics半導體公司(這是飛利浦公司關係企業,當年大搞 Philips Crosby那一套品管)。我又花一整天在 IBM (San Jose)的廠區,與其品經理James Harrington談品管。他隔年選美國ASQC President竟然選成。由於ASQC會長選出先見習一年之制度,他的任期是(1985-86)

幾年前我寫一篇 「職場雜憶:我不知道的哈靈頓(H. James Harrington)先生」 :
『我至少半年沒逛Quality Digest雜誌的網站。2004/11/22 訪它,在專欄區看到H. James Harrington先生的消息。根據簡介,他現在是哈靈頓學院公司(Harrington Institute Inc.)的執行長兼哈靈頓集團(Harrington Group)的董事長。他在品管的專業經驗達45年以上,並出版過22本書。可以參觀他公司的網站 www.harrington-institute.com.(現在,只要你有心又有點能力,你可以架設網站,成立一「虛擬王國」,而且可以比絕大多數的國家更精彩…….
大約22年前,我曾經與他在聖荷西的IBM公司詳談一整天,做了三四小時的錄音(不過我沒在聽過)。那時候,他還沒出版過一本書。以,我與他分別之後,他平均一年出版一本。這不算什麼了不起的本事,不過,與他同一資質的人,很少人做得到。他是老美中認真苦幹的典型。
對於我來說,他是「美國現象」,代表天資普通的人,仍然可以經營出他的人際和國際關係網絡,並將它們化成利益。幾年前,台灣的品質學會要開慶祝年會,必須付他機票等費用(該學會國際關係組平常不燒香,只好抱此佛腳;或許在經營:『我們也有「前美國品質協會會長」來共襄盛舉』之名)。其實也沒做什麼事。

我只講他不太屑來的台灣之故事(招攬顧問生意無成)。其實,我相信中國的「禮遇」情形,也會差不多的。可是現在中國有某品質獎是以他為名的。我們經常可以從這種主客的水平來了解其政治。
中華民國品質學會關於他的間接笑話還有一樁(他自己都不知情):某秘書長要求翻譯哈靈頓(H. James Harrington)的書 Business Process Improvement: The Breakthrough Strategy for Total Quality, Productivity, and Competitiveness. Manufacturer, McGraw-Hill(他早期的書多是這家出版社出版的。不過,這家出版社近十年來,也成三流的。讀者可以從hc上周末讀一下就找出招牌書Juran Quality Handbook的兩處錯誤可知一斑)。據悉,翻譯完成,付出十幾萬稿費給譯者,然而,「我們打算拿它來看看可能出版否」的時候,卻不知道稿子藏到那兒去換句話說,帳目上有,實體丟掉…..
他的22本書都與process/ improvement/ performance/ benchmarking等等有關,我們可以從現在他網站上的課程了解一些:(有些書兼為研習手冊,或多或少以下述課程為中心):


Business Process Improvement
Organizational Change Mgt.
Capacity Building
Project Management
Knowledge Management
Total Six Sigma
E-business Technology
Total Improvement Mgt.
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們當年談的「全面品質管理」(Total Quality Management ),已改成「全面六標準差」 (Total Six Sigma –真是先進,虧他還當過一屆的美國品質協會之會長(ASQC1986改為ASQ,把CControl)拿掉)。』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