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0日 星期二

蘋論:台灣總統被妖魔附身。馬英九、吳伯雄、葉世文、趙藤雄、吳志楊、郭冠英、王曉波。 孫慶餘專欄:馬政府只剩「恐嚇」「對立」牌了嗎?

蘋論:台灣總統被妖魔附身

 
 
更多專欄文章
最多兩任的總統制缺點很多,是韓國《憲法》規定總統只能一任(5年)的原因。台灣若要修憲,內閣制當然是選擇之一,如果不能忘情於位高權重的總統制,仿南韓的一任制,也可以列入考慮。

下台前先集體貪污

從陳水扁和馬英九身上,可以清晰地看出第二任魔咒導致百病齊發的5種現象:1,貪腐風行。由於總統快要下台,樹倒猢猻散,再不趕快貪污,權力不用、過期作廢。在時不我予的恐慌下,富貴險中求,遂鋌而走險,下台前集體貪污就是普遍的結構性常態。其心態與時下年輕情人流行分手時還約「分手砲」一樣,不打就沒了。
2,樹倒之前趕緊安排或酬庸自己猢猻的後路,於是第二任後期只見雞飛狗跳,人事調動頻繁,鑽營之徒四下奔走,然後就是一幅雞犬升天圖了。政務因此鬆散廢弛,最後的日子政府幾乎陷於停頓狀態。
3,第二任沒有再選的包袱,比較容易放棄競選時的中間假象,而露出原形,走向光譜的極端,目的在爭取卸任後的支持者擁護和自己的名聲。扁末期走向台灣本土意識;馬末期意圖會見習近平,並努力通過ECFA延伸的服貿和貨貿,都是例子。
4,為了避免下台後遭司法清算,會強烈的主導黨內總統候選人的提名,務使能讓保護自己的人出馬競選,等於把國家最重要的公器──總統,當作自己保鑣來用。
5,末任總統第二任內會生出追求歷史任務的使命感,唯恐歷史評斷對他們不利。但無能的領導人最好甘於平庸,無能又有歷史使命感則很危險;愚蠢還富有創造力,更是極可怕的事。
扁的使命感是台獨;馬的使命感是統一,結果兩人都因違背絕大多數主張維持現狀的民意而失敗。作為失敗的典型,扁馬真的太成功了! 

扁馬合體才能平衡

日本若林正丈教授在論台灣總統政治時表示,台灣總統已被妖魔附身;若要防止妖魔出現,台灣總統必須同時扮演「陳水扁和馬英九的角色」,才能維持政治穩定所需要的平衡。「若無法擁有以上能力,想又當陳水扁,又當馬英九,是不可能的任務……陳水扁召喚出妖魔,使民進黨失去政權;藏在馬英九第二任期裡的妖魔,也同樣正在加速成形。」誰被迫去捨身餵飽這些扁馬製造出來的妖魔?不會是扁馬,而是你我小百姓! 



孫慶餘專欄:馬政府只剩「恐嚇」「對立」牌了嗎?

孫慶餘 2014年06月09日 05:52257 點擊數
A A A A
孫慶餘專欄:馬政府只剩「恐嚇」「對立」牌了嗎?
前桃園縣長葉世文涉嫌收賄案,掀翻國民黨陳年鬥爭體質。(資料照,中評社)
葉世文、趙藤雄收押,輿論一片叫好。據聞檢方還要找趙藤雄當污點證人,調查局並全面清查前此營建署相關弊案中有無葉世文身影,一副磨刀霍霍之狀。馬政府真的要辦大案了嗎?案情真的要向上發展了嗎?大家別想太多了!這怎麼會是「馬式風格」!吳敦義早已說過此案「勢必將衝擊國民黨選情」,羅瑩雪也已代表法務系統(檢調肅三單位)表示此案與吳志揚「看起來無關」、與朱立倫「沒有任何跡象有關」。停損點及底線都畫出來了,還能辦什麼大案?說它是馬政府針對黨內選舉佈局打出的一張「恐嚇牌」還更恰當!

三級機關廉政署成立三年,沒辦過大案,突然推出一個打擊面可能無比廣大的弊案,這不太奇怪嗎?葉世文被監控三四年,早不抓晚不抓(證據不足是假話,若無證據,相關單位如何檢舉?政院如何逼他退休?),現在才突然動手抓人,這不是針對性太明顯嗎?唯一的解釋就是時機成熟,現在最適合出手了。什麼時機?朱立倫宣佈選不選新北市前夕。吳志揚算是陪榜,但他外傷最重,因為葉世文是他的副縣長、左右手,要抓葉,不能不波及吳。

吳志楊怒批廉政署「養案」(不事先告知),讓他措手不及。雖然在國民黨共犯結構內,他的話言之成理,但第一、他既然是陪榜,就顧不得他了。第二、就吳家與馬的關係看,特別是吳伯雄,被當作陪榜,有那麼無辜嗎?吳伯雄屢次站在連戰、王金平那邊,又在與中國領導人見面後,洩露領袖「不欲人知」的天機,把責任推回給領袖,犯了大忌。馬英九現在不回敬他,還等什麼時候?

吳伯雄過度「高估自己,低估領袖」,讓我想到1994年第一屆(也是最後一屆)省長民選,李登輝屬意宋楚瑜選,吳伯雄卻跳出來要選,而且掦言選到剩下阿里山也不退出,氣勢非常高昂。我關心的問這事怎麼解決?李登輝一位心腹愛將在旁意頗輕鬆的說:「他敢選到底嗎?他的一堆案子馬上要爆發了!」不久吳伯雄果然乖乖退選。

二十年前的情況與現在其實沒有多少不同,不只黨國領袖的權威沒變,吳伯雄的作風也無多少改變。而一個滿身罩門的人,能對抗集情治、司法、黨政大權於一身的獨裁者嗎?葉世文、趙藤雄案之好用,就在其「可大可小」的無窮可能性。連在野黨的總統候選人蔡英文都可以用宇昌案「整」了,黨主席更加遊刃有餘的國民黨內,又為什麼不能用林口、八德合宜住宅案,以及蓄勢待發的桃園航空城案「整」?只是前者要讓在野黨落選,後者要「恐嚇」本黨同志不得參選而已(公民社會居然連選總統、選市長的自由都沒有)!

而葉世文、趙藤雄案最耐人尋味之處還在兩人待遇大不相同。葉在中央時,要逼他退休,還需頒發「模範公務員」獎狀,以示他是清清白白退休,廉潔足為公務員楷模。現在他到地方爆發弊案,他又突然成了十惡不赦、壞事幹盡、人皆可殺的人。可笑的是,這些壞事全是他擔任中央「模範公務員」時幹的!

至於趙,則是台灣近年炒作房市的最大元兇之一,找大陸、香港、俄羅斯「財團」來台「宣傳買地看房」的是他,一再與政府打房政策對作、喊話、公開唱反調的是他,事業像八爪章魚伸向中央及全台各縣市的也是他。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2008年總統大選,一向錙銖必較、用錢用在刀口上的他,竟然推出國旗飄掦的電視廣告,支持馬英九,在各大電視台不斷播出,耗資不計其數。這次合宜住宅案,檢方又全力爭取他成為污點證人(亦同時成為馬政府變相的「恐嚇」道具)。

趙藤雄這麼「敢」、這麼有「身價」、事業成就及累積財富的速度這麼驚人,跡近《仙履奇緣》奇蹟,沒有強有力的貴人及靠山是不可能的。更可議的是,把趙「養」成這麼大尾,大到可以呼風喚雨、炒高房價、與全國人心及政府打房政策對作,已經不應該了,現在居然更進一步,他又可以成為「恐嚇」政治人物(包括整肅異已)的道具。馬政府在對付黨內異己上,莫非只剩下「恐嚇」牌了嗎?

而如果說馬政府對付黨內異己剩下「恐嚇」牌,他們對付在野黨就剩下了「對立」牌。郭冠英辱罵本省人、具有嚴重省籍歧視、自封為「高級外省人」,被監院彈劾丟官。現在他居然在年滿六十五歲前夕,獲得省府任用,到任不久馬上辦理退休,可以坐領豐厚月退俸至死。這不是酬庸他挑動「省籍對立」有功是什麼?郭冠英好友白狼遭通緝多年,且已入籍中國,竟然可以光榮返台定居,也是因為他鼓吹「統一」及「藍綠對立」有功。

以上都是馬英九的決定,透過馬以南串連起來的。王曉波負責修改歷史教科書,回到蔣介石時代統獨思惟,也是馬英九任命的。馬的目標除了讓台獨「永無逆轉」機會,另外就是針對在野黨,要以「統獨對立」牌(即藍綠基本盤差距)打贏選戰。

為了打贏選戰,馬政府甚至已經走火入魔。日前國民黨立委江惠貞辦公室發現十張內容相同傳真,揚言要「殺了馬英九」、「殺光所有中國豬」,還要殺某幾位國民黨立委妻子。荒唐的是,連恐嚇函是誰發的都不知道,藍營馬上如獲至寶的大肆宣傳、反擊,對象當然是獨派(綠營)。但試問,第一、獨派有何必要與江惠貞如此溫和的人過不去?如果是吳育昇還比較有可能。第二、要殺馬英九,寄傳真到立委辦公室幹嘛?何況還加上「殺光所有中國豬」?這已經更像是國民黨或馬政府某單位的傑作,而不像現今激進獨派的用語了。不要忘了,上一屆五都市長選舉,連勝文中槍,國民黨連被逮的槍手馬面都未詢問,也馬上全黨上下咬定綠營,讓綠營選情一夕變色,寃枉輸去選舉。

「恐嚇」與「對立」是法西斯政權對付異已及反對派的慣用伎倆。台灣已是民主社會,如果馬政府打選戰還要靠這兩項法寶,違反「當家不鬧事」原則,為了勝選,蓄意擾害社會安寧和諧,那大家恐怕要注意:台灣的民主已岌岌可危,省籍對立的幽靈又要被召喚出來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