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3日 星期五

劉霞平安來到德國柏林:初獲自由 但並不完全自由;民主國家將眼界放寬到經濟利益之外、堅持維護人權法治的做法,有時也真的會獲得回報


美國之音中文網

【廖天琪:劉霞初獲自由 但並不完全自由】7/12 #時事大家談 #精彩點評
主持人:我想先請教在德國天琪,您在柏林見到劉霞了嗎? 她目前的情況如何? 是否會在明天劉曉波遠行一周年追憶會上露面?
廖天琪:我看到劉霞外表比我想像中結實一點,但是她說是“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她的身體其實非常虛弱。德國醫生要求她盡快進行一個身體檢查,甚至要求她明天就去,但是她拒絕了,因為明天是一個傷心的日子。但是她會盡快對身體健康進行處理。另外她現在不方便麵對公眾,或者與媒體接觸。我相信這個理由能夠得到大家理解和諒解,劉霞非常感謝這麼多年大家對劉曉波和她的關注以及援助。德國政府也說離開中國以後,她是個完全自由人,做什麼不用匯報,可以按照她自己的意願。但是我們也見過類似的例子,陳光誠一類的,就是說有些事情他們是知道的,但是不能說,這可以理解。明天的活動會正常舉行,但是劉霞說她不會參加。明天的活動一定是非常盛大,我無法估計,但應該是有五六百人參加,這個教堂也有一個非常特殊的歷史背景,在東德,1989年夏天以後的對抗,這個教堂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有特殊意義。所以明天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紀念活動。

【時事大家談:劉曉波逝世週年與劉霞獲釋】





劉霞出國前夜 法新社秘訪見聞
作者 安德烈
劉曉波遺孀劉霞終於在周二晚間平安來到德國柏林,看着照片上舒展的笑容,全世界關心她的人都鬆了一口氣。就在她出國前那個晚上,星期一,法新社記者繞過劉霞屋前的重重監視,敲開了她家的門……
劉霞開門,見是幾位外國記者,先是很驚訝…但她立即鎮靜了下來,友好熱情…..她和記者之間的溝通主要是通過鼠標和手勢進行。法新社記者周三發出的報道寫道:”在北京,劉霞伴隨着劉曉波的幽靈“。
劉霞,詩人、畫家、57歲,因為是已故異議作家、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被當局軟禁在這裡已經整整八年了。她被軟禁的日子應從2010年劉曉波得獎的日子算起。
法新社記者在這個周一穿過了當局重重封鎖,悄悄來到她所居住的居民樓第五層。這是一個雙層屋,裡面堆滿了書籍。在即將告別中國的前夜,劉霞用耳語與很罕見登門拜訪的法新社記者交談。
當她說話的時候,用極細小的聲音,直接對着記者耳語,“勉強能聽清楚她的說話。”她解釋,“他們能聽到這裡所說的一切。”“他們”顯然指的是北京當局。劉霞不同意記者專訪,擔心會遭到意外的報復。在她的要求下,法新社記者沒有拍攝一張照片。
西方媒體並不知道這是劉霞告別中國的前夜,但是劉霞已經從一周前得到了一本護照。這裡沒有任何即將告別的跡象,房屋裡看不到一個行李箱。
在客廳中間安置着一副巨大的全白的畫布,上面不斷重複寫着一連串黑色的數字:“20170713,20170713….”
”這是曉波過世的日子“,劉霞喃喃地低語。劉曉波死於2017年7月13日。再過幾天,就是他的忌日。
在屋子的一面牆上,掛着一幅逝去的丈夫微笑的照片。劉霞取出來另外一幅作品讓記者看:畫面上是無邊無際的灰色,點戳着一塊塊黑色。
”這是墓地關閉的大門“,劉霞告訴記者。
屋子裡的窗帘都關得不透絲毫的光亮,外面的光只能通過廚房的小窗口透入。廚房面對的是一座綠樹成蔭的公園。
在一面窗上,劉霞用中文重複寫着:”自由,自由,自由“。
北京當局一直對世人保證,劉霞是”自由“的。他們在說這話的同時,對劉霞實行了極其嚴酷的永久性監視。
有一天,劉霞的朋友,流亡德國作家廖亦武通過自己的臉書帳號發布了一段他與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妻子劉霞的最新通話錄音,劉霞在其中表示:“愛劉曉波就是重罪,就是無期徒刑。
法新社報道說,根據廖,劉霞曾有過自殺的想法,吃許多葯來對抗抑鬱和幻覺。根據她的另一位朋友野渡,劉霞每個月只有幾天被允許離開自己的住屋,去探望她的弟弟劉暉。但這是在警察的“護衛下”進行的。
劉霞屋子有一架固定電話,但她沒有手機。
自從劉曉波逝世後,劉霞流亡國外的想法多次遇挫。參與起草『零八憲章』的劉曉波被中國當局以煽顛罪判處11年徒刑,在身患肺癌,生命垂危之際無法實現去海外治療的願望,劉曉波在監視治療時不幸逝世。北京當局拒絕接受西方國家任何要求允許劉曉波到海外治療、提供人道救助的呼籲。
法新社援引廖亦武的話說,她已經多次準備好了行李,但是中國政府從不遵守諾言。他們總會找到各種各樣的借口。
劉霞居住的大樓外面,一切看起來都很寧靜。一些退休老人悠閑地遛狗,一些婦女提着裝滿荔枝和蔥蒜的大包,這是北京日常生活的典型場景。
唯一的例外:至少五名穿着便衣的守門人,其中一位戴着隨時聯絡的耳機。他們時刻注視着樓房的入口。在這裡,甚至安置了兩張臨時性的床位,使得他們可以全天候監視劉霞。
在2010年的一次訪談,劉霞說,曉波給她的詩多......甚至200多萬字的稿與詩給官方沒收.....
風 ---- 給曉波 劉霞
風中的我 ---- 給霞 劉曉波




😥
Ke Zhang
風去塵埃遍地 / 用灰燼擁抱你
摘自:
劉霞《風——給曉波》(1992):「你命中注定和風一樣 / 飄飄揚揚 / 在雲中遊戲 / 我曾幻想與你為伴 / 可應該有怎樣的家園 / 才能容納你 / 牆壁會令你窒息 / 你只能是風,而風 / 從不告訴我 / 何時來又何時去 / 風來我睜不開眼睛 / 風去塵埃遍地」
劉曉波《我沒有敵人——我的最後陳述》(2009):「而我對你的愛,充滿了負疚和歉意,有時沉重得讓我腳步蹣跚。我是荒野中的頑石,任由狂風暴雨的抽打,冷得讓人不敢觸碰。但我的愛是堅硬的、鋒利的,可以穿透任何阻礙。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會用灰燼擁抱你。」




DW (中文) - 德國之聲


《時代周報》: 北京選取的這個時間點,絕對不是偶然。

《南德意志報》: 我們終於又可以短暫地為德國自豪一下下。













DW.COM




德語媒體看中國:並不離譜的懷疑 | DW | 11.07.2018

劉霞出國獲得放行,這背後有著怎樣的政治交易?這件事,德國政府又有多大的功勞?週三的德語報刊評論版,密集關注了這一話題。











劉霞週二下午抵達柏林後,德國外交部直接在停機坪上將她接走。

DW.COM


廖天琪:劉霞雖是籌碼獲釋仍令人欣慰


旅居德國的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近年來一直在為劉霞的命運奔走,也與劉霞保持著定期聯繫。劉霞今天早晨突然被中國當局允許出國,廖天琪事先也不知情。她在接受德國之聲採訪時表示,不論內幕如何,劉霞被放行,總是令人欣慰的。(10.07.2018)


劉霞柏林展新生活友人稱身體虛弱


劉霞出國前一天見記者不露聲色


劉霞為什麼選擇德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 《時代周報》網站以" 醜陋的懷疑"為題,刊發評論認為,劉霞現在離開了中國,固然是好消息,但是北京選取的這個時間點,絕對不是偶然。

"軟禁結束,這對劉霞是一個好消息,也是人權所取得的一個微小胜利。然而,在中國,還有許多人權人士遭到了法庭莫名其妙的判決,他們被囚禁、被禁聲,有些人還要被強迫公開認罪。凡是太過張揚地抨擊共產黨政策的人,都至少會惹來一些麻煩。而在穆斯林聚居的新疆,那些被認為是'落後'的維吾爾人還會被送入勞改營。 "

文章接著指出,對劉霞予以放行,主要還是向西方民主國家釋放一個信號。該消息在中國國內基本看不到。而此事發生的時間點也並非偶然。作者認為,北京現在正爭取與歐盟一起在世貿組織框架內抗衡美國,習近平也想再次將自己塑造成自由貿易捍衛者,與特朗普形成鮮明對比。

"但是歐盟卻不會和中國並肩抵抗美國。德國政府以及歐盟委員會可不是傻子。他們知道,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本身就非常傾向貿易保護主義,而且系統性地、肆無忌憚地掠奪知識產權。中國企業即便不是國資企業,也依靠大量的國家補貼、優惠貸款在全世界運作。"

"這一切都和自由貿易、市場經濟毫不相關,也是特朗普推動對華製裁的一個主要原因。對劉霞予以放行,這難道是為了贏得自由主義工業國最重要代表人物之一的默克爾的好感,從而結成對抗特朗普的共同戰線?這種懷疑儘管有些醜陋,但是並不離譜。這兩件事到底有沒有關聯,我們永遠無法得知。但是下週在北京的中國歐盟峰會上,默克爾等歐洲國家領導人絕對不能忘記這一點。"

《南德意志報》的評論以" 德國外交的勝利 "為題指出,劉霞案例說明,民主國家將眼界放寬到經濟利益之外、堅持人權法治的做法,有時也會獲得回報。

"劉霞抵達了德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病逝,現在他的遺孀不再是囚徒。這也算是給人權人士的一條偶爾的好消息。這個星期二是個好日子,但是,這還遠遠不是一個好結局,更不是一個幸福的結局。"

"劉霞是一個備受打擊的女性。她的丈夫61歲時因癌症在監禁中去世,中國當局太晚才承認劉曉波性命堪憂,而且還拒絕他出國治療。而且,我們現在也不能說'劉霞自由了',她的弟弟劉輝某種意義上成為了中共的人質,劉霞在德國說錯的每一句話,都能讓她弟弟重返監獄。"

"但是劉霞還活著,不再被軟禁在家中,能夠在柏林和朋友重逢。德國外交圈也有高興的理由。德國政府為劉霞所作出的努力超過其他所有國家的政府。也許這才是最好的消息:民主國家將眼界放寬到經濟利益之外、堅持維護人權法治的做法,有時也真的會獲得回報。我們終於又可以短暫地為德國自豪一下。"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國家的“囚徒”:劉霞
結緣

劉霞與劉曉波在1996年結婚,是劉曉波的第二任妻子。當時劉曉波正因從事民主運動而遭到當局勞教。從此兩人命運緊緊聯繫在一起。

1 2 3 4 5 6 7

DW.COM




國家的“囚徒”:劉霞

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近八年後,劉霞獲准出國。在此前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劉霞被軟禁在家中或其它地點,有專人看守,行動受限。劉曉波去年7月肝癌病逝,這一年裡,劉霞能真正自由的希望看似十分渺茫。如今,劉霞得以前往柏林。(10.07.2018)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