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2日 星期日

嚴匡漢 (William Yen).



2015.12.27~28 再一次敘述

歲末懷友
"墨豬"這詞,我1972年第一次碰到。在教堂後方, 建築系的嚴匡漢兄 ,抱一大堆的寫字稿 ,大嘆"書法"難。 我一看,作業其中有老師寫"墨豬 "評語。當時,我望文生義, 說,你老師真兇, 這樣罵人。許多年後,我才讀到"墨豬"是書法上用語,意思:
比喻筆劃豐肥而無骨力的書法。舊題晉衛鑠《筆陣圖》:“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多骨微肉者,謂之筋書;多肉微骨者,謂之墨豬。” 唐韋續《書訣墨藪》:“ 王逸少雲……'字有肉微骨者,謂之墨豬。'” 宋李洪《次韻子都兄寄伯封論書》:“競作墨豬無健骨,誰知筆髓貴豐筋。” 清曹寅《雨夕偶懷桐皋僧走筆得二十韻卻寄》:“佩筆二十年,畫字苦不了。墨豬負躑躅,欹雅亂潦草。”
匡漢 (William Yen)兄最難忘的還有:1971年某秋日,文理大道末的鐘樓旁的草叢中,發現幾株含羞草,也許是初次,就試玩了好幾回......;1972年的暑假,我們一群人穿著拖鞋,從東海走到沙鹿,搭夜間火車到台北找他,伯父請我們一桌福州菜,皮鞋特價......;1973年他喜歡音樂某女士,發憤學樂理.....那年德國文化中心在中興堂放映全本的華格納歌劇,建築系朋友或因趕圖,散場多已睡夢中;2015年,外文系的彭淮棟兄回憶,回大肚山後,睡前WAGNER音樂,還是排山倒海而來,無法入睡;然後是當助教,認識....美國,兩個碩士,父子CMU校友.....


Many of the people involved in the Washington National Opera's production of Richard Wagner's Ring Cycle say their first exposure to opera came from the same source: Bugs Bunny and Elmer Fudd cartoons.




42年前的一次壯遊

(我有意將我記得的寫出來給朋友參考作為記憶的校正以利同學們寫回憶錄)

我們這回同學聚會吳國龍(數學系)羅時瑋(建築系)兄等津津樂道大一升大二(1972)的暑假的一次沙鹿-台北壯遊

有一天晚上大家在校門口外商家無所事事有人提議步行到沙鹿6-7人就開始邊談天健行到沙鹿到那兒是午夜一兩點街店全打烊了大夥走到火車站附近突然說不如上台北找同學玩於是真的搭夜車北上清晨就到延平北路的嚴匡漢家/鞋店突擊……

這趟壯遊我應該是慫恿者之一原因有二即大肚山-沙鹿健行我走過二次第一次可能是周末(失戀)心情惡劣 竟然順路沿中港路走下去那時候紡織廠都是全天工作機械聲響頗大是沿路印象深刻的這種月夜約10公里的健行很有些療效
我後來告訴系上同學蔡士魁兄還帶他走一次印象很深刻因為士魁跌落小土坑過幸虧沒事

匡漢是建築系大一與我同寢室。嚴匡漢兄個子高,至少175公分,戴眼鏡。他家在延平北路鞋街上開業。可能是1972年暑假,我們一些人殺到台北,可能住過他家一晚。匡漢是長子,弟妹們都很服他……。他父親特地請我們吃福州菜,魚丸等。不知道怎麼,我知道伯父剛剛花二千多萬買另外一家鞋店,當時私立大學每學期註冊/學費等約2750-3600元,所以這筆錢我認為是天文數字,印象很深。

這回國龍說大家都跟嚴家買鞋因為大家都穿拖鞋上台北國龍念念不忘鞋子價超過一千有點貴希望下回碰到匡漢跟他討回四十年前的一些公道價

我倒是忘了鞋子不過嚴家斜對面是我班上(IE)梁基俊父親開的西裝店大一時很羨慕梁兄有很挺的西裝穿1993我去梁伯父家當時他已沒開店不過我還是請他為我做兩套西服

我無法清楚記的是不知道是否這次壯遊的隔天我們約嵩文等同學上陽明山遊覽






 (阿標說他常回台灣.....)
想起的是1971年的他在校園驚喜發現含羞草....
1972年暑假我們殺去台北他家.....
1974年在中興堂看德國華格那歌劇
1987年在東海與王錦堂老師聚餐


 2011.8.11
今天讀到”神豬賽該廢”的消息 想像這些 其中有墨豬
匡漢
匡漢兄個子高,至少175公分,戴眼鏡。他家在延平北路鞋街上開業。可能是1972年暑假,我們一些人殺到台北,可能住過他家一晚。匡漢是長子,弟妹們都很服他……。他父親特地請我們吃福州菜,魚丸等。不知道怎麼,我知道伯父剛剛花二千多萬買另外一家鞋店,當時私立大學每學期註冊/學費等約2750-3600元,所以這筆錢我認為是天文數字,印象很深
匡漢是道地的台北人,師大附中畢業。我1971年某秋天注意到他在文理大道旁,鐘塔前,很趣味地玩弄含羞草,我想這是他這輩子的發現之一,而且他不太相信我們之前就已知道它的好玩。那時同寢室的都很親。現在讀以前的信和日記,簡直可以笑出淚來,因為其中談的哲學家半歷史學家等,經過近40年,還是大惑終生不解
……..在東海時,你有一本《哲學史》是否在嚴匡漢那裡?可否借給我看。不知你對黑格爾哲學觀點如何?可寫信談談嗎?助我一臂之力!看我能否看完這本書Bye 了 送你
n個快樂,(n>1000)
永勳
「墨豬」這詞,我1972年第一次碰到是在文理大道上或教堂旁,不太確定, 建築系的匡漢兄下完課,手中抱一大堆的寫字稿,大嘆書法的訓練頗困難我翻開其中一張一看,其中有老師給的「墨豬」評語,當時根本只會望文生義,我說,你老師真兇/狠,竟然這樣罵人

他和金標兄的大學時期的最大轉型,就是「家長」是加拿大華裔的李亮欽老師。他們一家人 (還有二小孩) 的虔誠信教和教養身教,感化了匡漢和阿標。我記得也許是阿標說的一則故事:「有一次,李家某小孩耳朵生病,李老師將藥點入小孩耳中,小孩就哭起來,這讓李老師很奇怪,就將藥水往自己的耳內滴一下試試……」讓阿標感動的是這種教兒方式和態度,因為我們從小一哭起來,家長可能先給一巴掌

我可能大二開始就沒跟匡漢同寢室。不過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還很親。匡漢大三時對音樂系一李小姐有意思。他就像大一當"墨豬"般,想找人學樂理和鋼琴。很多細節我都忘了,不過我還記得大三時,德國文化中心在中興堂免費播原版的華格納歌劇。我們學校的音樂系主任羅芳華博士也大力鼓吹,所以大家一齊去受3-6小時的苦刑,因為那時候資訊貧乏,很少人知道內容,而且德文根本一個字都不懂…… 我還記得匡漢兄散場時還在呼呼大睡的模樣 (東海大學的建築系學生,從大一開始,就有評圖制,他們經常熬夜數天或整周,所以我大四時,還聽說世堂在某清晨熬夜出新系館,根本沒看清楚門口的整片玻璃門,就走進玻璃世界中…….)

我大四的日記中還有一則與匡漢聊天的記載。12月29K起 W.  DURANT的《哲學史話》。上山讀KANT阿熙一見那位女孩就原形畢露和匡漢上公墓聊天。和阿堂聊到四點。英格說一個人只能執於一。讀劍橋。睡阿碰 (彭淮棟)。他漏夜讀書
1975年畢業,匡漢他們讀5年,隔年才畢業。後來他去美國讀書,聽說在加州落腳。他們也找回過李老師重聚過。想不通的是,匡漢是我的失聯的朋友之一

 *****


星期二來自手機

同學大班來到最後一天畢評場子看我,37年前我們是這空間的第一班使用者,只記得戰況同樣地慘烈無比。

  • William Yen Hanching:
    Just to say Hello and send my warm regards to you,I have read quite a few of your blogs recently regarding to Tunghai People and their accomplishment . It is well done and so many things happening around us and I may not even notice without y
    ......查看更多
  • Hanching Chung 匡漢. 下周日即19日我們可在東海附近午茶或晚餐.
  • William Yen The navigator program runs until
    Sunday night, I stay in 福華hotel
    from tonight until Monday, Monday maybe the best. I am on the way to Tunghai now ,when I am clear about the schedule , I will let you know. Thanks
    My Taiwan cell #0975048665
    Best

羅時瑋
同學大班來到最後一天畢評場子看我,37年前我們是這空間的第一班使用者,只記得戰況同樣地慘烈無比。
 HC: 現在FB資訊爆炸,當時沒注意"大班"字眼。 今天新北投當面指證,才確定。
 又,世堂要我轉交的同學會照片等,都已確實無誤交到他手中。 他說回來才有"個人肥胖"的壓力,因為美國人不管這些個人隱私。



朋友
昨天我與世堂聚會6小時. 請參考我的一些簡單記過去10年來與他的一些因緣.
http://hcpeople.blogspot.tw/2013/05/blog-post_21.html
(我很想知道你們對東海重要的設計評圖制的看法. 換句話說. 學校制的優缺點. 我就工業工程系而言. 東海的教育很貧乏.....)People 人物: 林世堂博士
今晚與匡漢聚會. 上次見面是1987年.
現在我們許多人都發現陪媽媽是最重要的......

22日周三19:00-22:30 相聚。 過去多年未聯絡的一損失是我不知道他除了賓大建築碩士(他說花了父母不少錢)之外 ,還有卡內基美隆大學CMU的建築科學碩士 (他們父子都是CMU的校友)。如果知道這 1999年可能會飛去美國CMU拜訪Herbert A. Simon(June 15, 1916 – February 9, 2001)。
這次會面之前我先到紅樹林和淡水去遙望美麗的河流。
我知道7-Eleven 咖啡有優待,所以買兩杯拿鐵去等人 。不料,咖啡幾乎沒咖啡味。
 匡漢事先訂了"陶板屋"---他知道這是王品集團一員---他們的套餐如果是450元,他說這在美國值90美元。(聽好! 王品老闆! 你們的世界當不只是台灣.....)
此番聚會的許多事情,以後有力氣再追憶 (現在半夜一點多)。

 他現在的宗教團體叫GLEC 普世豐盛生命中心
我找到一支部GLEC 普世豐盛生命中心- Irvine, CA - Religious Organization ...
此次台灣導航會 NAVIGATORS 40周年之會議
許多人很保守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