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

郭文貴 Guo Wengui (3):2017年中國第一大政治; 逼迫中國做出讓步;星期二繼續在推特上擠牙膏式的放料,並宣布休戰三週,點出香港的墮落與沉淪;「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 VOA)」與北京有關的人,不只是一個兩個 【美国之音公关部关于人事处理的声明】蘋論:美國之音的黯黑面;

《紐時》的報道說,郭文貴有時說他爆料是為了根除黨內腐敗,建立法制,促進中美關係,有時又說是為了他被警察打死的弟弟報仇。
郭對《紐時》記者說,需要鏟除中國的一些"盜國者",還用中文在本子上寫道:"反對以貪反貪"。
但郭文貴又說,他的一個弟弟在1989年被警察打死,他從那以後就一直在設法報仇。他還說,他在1989年的天安門學生運動期間向學生捐款,因此被逮捕並關押兩年。
但一個海外中文網站引述法庭文件說,郭文貴被捕是因為詐騙,他弟弟被擊斃是因為兄弟兩人襲警。
另外,郭文貴說自己是1970年5月出生,但法律文件顯示他是1967年2月出生的。
報道說,郭文貴好出風頭,喜歡接近有權勢的人。他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私人會所"海湖莊園"的會員。周二,他在推特上宣佈,他剛飛到華盛頓,在特朗普國際酒店參加會議。
郭還向英國前首相布萊爾的慈善事業捐款,與布萊爾互稱朋友。
《紐時》記者在郭文貴的公寓採訪時,郭到另一個房間接一個電話。郭的助手告訴記者,來電的是習近平的一位高級助手。
報道說,電話線另一頭究竟是誰,當然無從證實。但善於作秀的郭文貴顯然試圖傳遞這樣的信息:儘管郭頻頻攻擊中共的高官,但他仍得以同最高領導人溝通。

在郭文貴開始海外爆料以後,中國政府發動媒體揭批郭文貴的種種"罪行",還要求國際刑警組織對郭文貴發出紅色通緝令。
報道說,出人意料的是,在這之後中國當局似乎叫停了這些行動。針對郭文貴的宣傳攻勢停息了。原本被禁止出國的郭文貴妻女,也獲准離開中國去紐約同他團聚。
報道引述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的話說,中國政府對郭文貴的態度突然變化,顯示中共最高領導層內部對如何對付郭文貴可能意見不統一。
他說:"如果共產黨內部一致反對郭文貴,那他的家庭受到的待遇肯定會嚴酷得多。"
但是,郭文貴並未顯示出任何偃旗息鼓的跡象。在今年秋天中共召開十九大之前,郭文貴凖備舉行一場大規模的集會,專門關注中國的腐敗問題。
集會可能會在紐約著名的林肯中心舉行。郭文貴說,他想辦一個類似狂歡節的活動,"我們要唱歌,我們要大喊,我們要談談這個世界。"


郭文貴,逼迫中國做出讓步的流亡者

紐約,郭文貴在他的住所處。
James Estrin/The New York Times
紐約,郭文貴在他的住所處。
中國今年最重大的政治新聞不是發生在北京,甚至也不是發生在中國。它的中心是曼哈頓一套價值6800萬美元(約合4.7億元人民幣)的公寓,從那裡可以俯瞰中央公園(Central Park)。
在這裡,自我流放的億萬富翁郭文貴於過去幾個月裡向中國共產黨發起了政治攻擊,把Twitter當作擴音器,控訴中國高級領導人的貪腐行徑。他升級了這場攻擊,聲稱負責反腐運動的中國二號領導人的家人,祕密擁有中國一個大型企業集團的大量股份。
  • 檢視大圖2013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一次晚宴上。
    Feng Li/Getty Images
    2013年9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央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一次晚宴上。
  • 檢視大圖郭文貴在香港的住所。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郭文貴在香港的住所。
  • 檢視大圖在北京的後海區域,通往郭文貴住宅的其中一扇大門。
    Gilles Sabri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北京的後海區域,通往郭文貴住宅的其中一扇大門。

相关文章

中國政府發動官方媒體列舉郭文貴被控的欺詐罪行,以此作為回應。此外,官方還請求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對其發出全球通緝令。
但後來,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中國做出了讓步。 官方媒體針對他的行動逐漸減弱。5月中旬,郭文貴在Twitter上宣布,之前被禁止離開中國的妻女已獲准去紐約看他。
「我們要剷除一些盜國者,」郭文貴本月在其公寓裡對兩名《紐約時報》記者說。他指的是中國。為了強調這一點,他還用中文把它寫在了一個筆記本上。「反對以貪反貪。」
郭文貴的指控未經證實,他的一些說法甚至是荒誕的, 很容易被揭穿。但他那些對中國權貴的接二連三的指控中,有一部分已經被證明是準確的。他的 前政治靠山曾是中國最高級的情報官員之一,而政府處理郭文貴的方式說明了他可能被嚴肅地對待,甚至獲得了北京某些官員的支持。
郭文貴近期的大部分說法在全中國引起了反響,並在華爾街上引發了對在中國做生意的擔憂。如果得到證實,這些說法可能會顛覆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政治,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反腐高官王岐山之間挑起不和。
王岐山與華爾街關係密切,對中國金融領域有著巨大的影響力。幾個月後,共產黨將召開會議,會議將決定王岐山是否留在共產黨的領導機構政治局常務委員會裡。最近,王岐山備受矚目,有傳言稱他可能會出任中國下一任總理。就在此時,郭文貴拋出了相關說法。
郭文貴在Twitter上的抨擊還在繼續。在國內外,他逼得全世界最強大的威權主義國家讓步的能力,突顯了圍繞他如何獲得萬貫家財、他知道些什麼以及如果有人在支持他的話,這個人是誰的謎團。
無情,還是英雄?
他性格張揚,志向遠大,有時候卻令人困惑。他自稱有一個計劃,可以消除共產黨內部的腐敗、給中國帶來法治,並通過在貿易上結束持續數十年的中國不當行為,讓中美關係穩定發展。在其他時候,他又解釋說自己的腐敗指控,是對很久以前的一起死亡事件的報復。但他可能只是一個感到有壓力的人。他在中國國內的資產被凍結,且不良投資和多起官司正在慢慢侵蝕他的財富。
沒人能比在國外叫邁爾斯·郭(Miles Kwok)的郭文貴更好地代表共產黨與資本的聯姻。他利用與中國權力最大的一些官員的關係,幫助建立了一個包括酒店、辦公樓和證券經紀的全球投資組合。
規模龐大的中國公司海航在西方收購動作不斷。如果給郭文貴看一份列著海航股東的表格,他會飛快說出著名家族成員的名字。他聲稱,真正持有股份的是這些人。讓他畫出這些名字的家譜圖——這是在中國追蹤不義之財的關鍵——的話,他會憑記憶畫出來,具體到姐妹、堂表親和姑姨。
「關於海航的指控是不真實的,」海航的一位發言人說。
十幾年前,中共向商人伸出雙臂,打開了加入該黨的大門。反過來,這些大亨在幫助中國實現驚人的增長率的同時,也幫助革命的子子孫孫成了富豪。現在,掌握了信息的其中一人脫離了既定軌道。
「這些人掌握著權力、影響力和知識,」哈佛大學商學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的教授柯偉林(William C. Kirby)說。「其中很多人容易控制。但其他人會走到籠外去。」
郭文貴比其他任何人都走得更遠。中共報復他時,官方媒體《新京報》報導稱他涉嫌從一家國有銀行「騙貸」32億元。另一家刊物《財新週刊》則參考來自王岐山領導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文件,郭文貴安排把自己控制的一家證券公司的20.5億元客戶資金,非法轉出該公司。
政府最強大的武器,是4月公布的前中國反間諜事務負責人、郭文貴曾經的政治靠山馬建的認罪影片。在影片中,馬建說自己收了郭文貴价值逾870萬美元的禮物,而郭文貴從他那裡換取的好處包括他頻繁干預官員的決策,以繞過郭文貴房地產項目遇到的一切障礙。「郭文貴為了討好我,感謝我,維繫和我的關係,也給我輸送了大量的利益,」馬建在影片中說。
郭文貴人在美國這一點,讓正在尋求中國的合作,以控制朝鮮核野心的川普政府進退兩難。據一名前聯邦政府高級官員稱,近年來,郭文貴多次拜訪北京的使館官員,為華盛頓洞察中國政治提供了幫助。
身為川普總統位於棕櫚灘的私人俱樂部馬阿拉歌的會員的郭文貴,迫切地想要接近權力在握的人。週二, 他在Twitter上寫道,他飛往華盛頓,去參加在川普國際酒店舉行的會議。他是前英國首相托尼·布萊爾(Tony Blair)所作慈善工作的捐贈人,布萊爾對他以朋友相稱。
《紐約時報》記者4月底造訪郭文貴在荷蘭雪梨(Sherry-Netherland)酒店公寓裡的住所時,他走到另一個房間接了一個電話,開著揚聲器。他的助理解釋說,電話的另一頭是習近平的一個高級助手。這其中的暗示顯而易見:儘管前所未有地公開抨擊一些最高層官員,但郭文貴仍在和最重要的那個人有聯繫。
和郭文貴的很多說法一樣,外人不可能證實電話另一頭是誰,但這件事完全符合郭文貴愛炫耀的個性。一個和他相識已久的人說,擅長引起注意是他的特點。郭文貴曾當著這個人的面接聽前情報官員馬建的電話。
因為那些公開的抨擊,郭文貴被中國很多異見人士和處於官媒體系之外的記者說成了英雄。但一些認識他的人說,他可以很無情。北京的一名副市長曾妨礙他在奧林匹克公園旁邊修建一座精美的大廈。後來,在郭文貴拿到一盤這名官員和情婦發生性關係的錄像後,該官員被免職並因受賄被判處死緩。
郭文貴還把目標對準了所寫報導有損其形象的新聞機構。2015年,財新撰寫了一篇有關其商業和政治人脈的長篇調查性報導。作為回應,郭文貴聲稱財新總編和他的前生意夥伴有染並育有一子,甚至還公布了他所說的那個孩子的身份證號碼。財新正在起訴郭文貴誹謗。
兩年前,他逃離中國。他對中國領導人的公開攻擊始於1月。通過Twitter和上月在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上的一個電視採訪,郭文貴說幾年前,中國警界的一名最高官員按習近平的吩咐,讓他調查王岐山的家庭財務情況。
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研究中國金融和政治的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認為,當中國政府減少了對郭文貴的攻擊,這種態度的大轉變表明,在如何處理郭文貴的問題上,其最高領導層可能存在分歧。「如果黨內一致反對郭文貴,對他家人的處理應該會嚴厲得多,」他說。
尋求復仇
身在國外的郭文貴依然過著豪華的生活。他的Twitter個人頁面將他描繪成《飢餓遊戲》(Hunger Games)系列裡嘲笑鳥(Mockingjay)的男版。在Twitter上,他炫耀過自己新買的空客(Airbus)私人飛機。在介紹他在紐約的那套公寓——他和一隻比熊犬住在那裡——時,他一一指出了Lalique的水晶吊燈、路易十六的傢具和一幅中國古畫。這套位於18層的公寓每月僅維護費用就高達5.8萬美元。
郭文貴號稱在全球有多處房產,分布在北京、倫敦、東京、阿布達比和香港等地。從香港那處坐落在海邊的房屋裡看出去,淺水灣一覽無餘。房產記錄顯示,房屋所在的兩個地塊為郭文貴之子2011年花8.8億港幣(約合7.7億元人民幣)購得。
他在北京的湖邊物業是仿照傳統平房庭院建造的,但要精緻得多,而且是多層的。一個巨大的衣櫥裡裝著數百套同樣的西裝,面積達8.6萬平方英尺的院落內配有游泳池。據北京的一個房產中介估計,其價值約為2.3億美元。
2004年,郭文貴把當時在哈佛當系主任的柯偉林帶到這個地方,參觀了兩個小時。一行人被領進一個燈光昏暗的私人影院,當郭文貴用一段事先錄好的影片介紹自己打算在北京2008年奧運會場地附近開發的一個項目時,施特勞斯的《拉德斯基進行曲》開始響起。柯偉林回憶說,郭文貴和北京的一名副市長而後請哈佛在該建築綜合體中設置一個分校。
晚餐期間,郭文貴一邊觀看一個小小電視螢幕上的中國肥皂劇,一邊繼續闡述自己的想法。「那至今仍是我在中國度過的最離奇的一個晚上,」柯偉林說。(哈佛沒有接受郭文貴的邀約。)
郭文貴說,他控訴腐敗的動機很簡單:他聲稱政府在1989年槍殺了他的一個弟弟,自從那時起他一直在謀劃復仇。不過,像郭文貴的故事中的很多情節一樣,關於那起死亡事件的細節含混不清。
郭文貴說,1989年的學生抗議活動期間,他因為給學生運動提供資金而被捕,並坐了兩年牢。但一家海外網站援引法庭文件稱,郭文貴當初是因為捲入一起跟石油銷售有關的詐騙案而被捕的,他弟弟則是在和他一起襲警時被殺的。
他說自己來自中國東部省份山東的一個小鎮,生於1970年5月,是家中的十個男孩之一,家裡在部隊上有些關係。(法律文件顯示他生於1967年2月。)郭文貴說,在獄中,只念到初中的他從一些有文化的犯人那裡學到了關於中國歷史和其他問題的知識。
1991年被釋放後,郭文貴認識了一個著名的女商人,她向他介紹了幾位富有的投資者。不久後,他在中國中部城市鄭州建成了一家酒店,那裡成了政府官員的聚會地點。
與這些官員的接觸以及後來的關係(包括同間諜機構負責人馬建的聯繫)幫助郭文貴建立起他的帝國。後來他把業務擴大到金融領域,收購了一家證券經紀公司的大量股份。2014年,追蹤中國精英財富的《胡潤百富》(Hurun Report)估計他的財富為23億美元。但是,同年,郭文貴控制中國最大券商之一的野心破滅了,他與自己的生意合伙人發生了爭執,這位合伙人後來被判入獄。
從那以後,郭文貴一直在國外生活,他在中國的資產——他聲稱共有1200億人民幣(約合174億美元)——遭到凍結。郭文貴正面臨財務壓力。
一家位於香港的對沖基金聲稱,郭文貴欠該基金8800萬元。這家名為太盟亞洲機會基金(Pacific Alliance Asia Opportunity Fund)的公司最近在紐約起訴他,稱他從2008年起已經累積拖欠了數百萬美元的貸款利息。
去年,郭文貴起訴瑞士銀行瑞銀,聲稱他在一系列交易中被誤導,造成了5億美元的損失,但訴訟被駁回。財新上週發表了一篇報導,說布萊爾曾把郭文貴介紹給阿布達比的王儲。郭文貴後來利用阿布達比的資金資助一家中國證券公司進行失敗的收購,從而導致了這場虧損。布萊爾的一位代表沒有談到布萊爾是否向郭文貴介紹過阿布達比王儲。郭文貴則說,這個故事毫無根據。
根據時報4月的報導,郭文貴3月就一個顯赫中國家族祕密財富所發表的說法,可以通過公司文件得到證實。然而,調查王岐山是一件格外有風險的事。
這位68歲的官員以擅長解決問題著稱,曾與多位美國高管有過密切合作,其中包括前高盛(Goldman Sachs)首席執行官、前美國財政部長亨利·M·保爾森(Henry M. Paulson)。他的嫡系人物在中國政府內身居多個要職。王岐山沒有回覆傳真到位於北京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的問題。海航集團拒絕置評。
「王岐山一直是清廉能幹的典範,幾乎是不可戰勝的,」中國美國商會主席蔡瑞德(William Zarit)說。「如果他的仕途一落千丈,企業和政府的操盤者也應該關心自身的安全。」
郭文貴沒有任何偃旗息鼓的跡象。今年秋天,共產黨又要召開會議,選擇一批高層領導人,郭文貴打算在這之前發起最具戲劇性的一次攻擊,可能是在林肯中心舉行一個現場活動,重點談及中國的腐敗問題。
「我想讓它成為狂歡節的風格,要有一個大螢幕,」他說。「我們要唱歌,」他補充說。「我們要大喊,我們要談談這個世界。」
傅才德(Michael Forsythe)是《紐約時報》記者。
儲百亮(Christopher Buckley)、David Barboza對本文有報導貢獻。Kiki Zhao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Guo Wengui exposes Beijing's dilemma

The Chinese government's pursuit of billionaire Guo Wengui is once again raising charges that its anticorruption campaign is as much a tool to eliminate political opposition as it is an effort to clean up the CCP.
逃亡美國、被中國政府要求國際刑警組織發布“紅通”的億萬富翁郭文貴,星期二繼續在推特上擠牙膏式的放料,並宣布休戰三週,準備他所稱的全球新聞發布會。同時,郭文貴首次接受香港媒體採訪,披露外界暫時無法獨立核實的中國國安、公安在香港設立多個據點,實施監控的內幕。
郭文貴星期二在感謝推友的視頻中,指稱中共高官王岐山的妻子姚明珊的家人多年前在美國加州擁有房產,並給出具體地址。這棟帶有游泳池的豪宅,建造於1992年,市值約530萬美元。
郭文貴展示證據的真偽外界暫時無法得知。美國之音記者星期三登陸該別墅所在的聖塔克拉拉縣的政府網站。網站處於維修狀態,無法查找有關別墅的房主消息。海外博訊網2013年1月曾披露過這一處豪宅別墅,指西方媒體在調查中共巨頭家族財富的過程中,意外發現中紀委書記王岐山的親屬,在美國矽谷擁有價值數百萬美元的別墅豪宅。
郭文貴在視頻中還對包括外交部在內的有關當局以及控制的媒體,近期對他進行鋪天蓋地的“造謠”表達不滿和抱怨。郭文貴表示,與他仍有聯繫的國內“老領導”前日向他表示,國內外所有對郭文貴的攻擊行為,不代表國家、不代表最高領導人,因此,出於感動,他將停止爆料三週,同時希望有關當局對他的家人、員工的遭遇,以及資產有一個“依法”的處理,願意通過正常的法律程序有一個公正的結果。
有分析表示,郭文貴的口氣有示好和討價的味道,因為他同時表示,他將利用這三個星期,全力準備他多次提到的揭露中國反腐真相的全球新聞發布會。
香港蘋果日報星期三整版報導有關郭文貴的消息,其中一篇報導援引郭文貴早些時候的爆料稱,內地國安、公安等部門在香港設立多個據點,對香港民主派和反中勢力進行監控、監聽,地點包括華潤大廈、中聯辦、原新華社、銅鑼灣某會所,以及在火炭、太古城等地。郭文貴後來還表示,需要的話,他可提供詳細地址,因他早年曾是國安部的社會關係,所以知道。
郭文貴指,國安、公安長期有200到300便衣在這些地點辦公,香港幾百萬人的電話手機都在監聽範圍,其中在銅鑼灣有一間安全屋,專門暫時關押被扣人員。
蘋果日報的報導表示,與國安部前副部長馬建關係密切的郭文貴披露,馬建是負責國安對香港事務的主要負責人,一名姓高的處長長期在香港監聽、監控佔中人士。被北京當局拘捕的馬建日前在一段視頻中承認,2012年前後曾收受郭文貴贈送的兩個太古城單位。郭文貴表示,馬建出事後,在港的公安和國安等直接到太古城抄了馬建的家。
紐約時報駐北京分社前研究員趙岩前幾年曾長期住在香港從事維權調查。趙岩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郭文貴曾是國安部的社會工作關係,應該對香港的公安和國安的情況熟悉,儘管郭文貴沒有提出包括地址等的證據,但他的說法是可信的。
他說:“我認為這種可能性百分之百。但是,他從過去相關聯的工作關係,不便於說地址,也是他自己的考慮。兩三千人絕對不為過,肯定有。佔中期間各省都派人去了,少說幾十人,每個省都有,各省都派人去了。”
蘋果日報的報導還稱,郭文貴表示:“香港人完全不知道,人家的刀已架到你們脖子,進到你的臥室了,還聽他們高唱什麼一國兩制!香港政府假裝不知。”
由於郭文貴暫時沒有提供相關證據,包括蘋果日報在內的媒體目前都無法獨立核實郭文貴的相關說法。不過,香港政府對於內地人員在香港執法的一貫立場是,根據一國兩制及基本法規定,只有香港執法人員才有權在香港執法,如果香港以外的執法人員在港執法違反基本法。
作為原東方集團股東的趙岩2013年前後,在香港代表股東和股民控告國內東方集團董事局主席張宏偉,將東方所有股東和股民的利益全部佔為己有。趙岩表示,他曾前往灣仔警署控告兼任香港聯合能源集團董事長張宏偉,有過受到國內便衣跟踪的經歷。
他說:“我去香港警察局報案,就是張宏偉詐騙、擾亂市場、欺詐香港股民的問題。我從灣仔警署一出來,就是大陸的特工人員在後面跟著我。我走哪兒跟到哪兒。我問他你跟著我幹什麼,他說我怎麼叫跟著你,完全是大陸口音嘛。我返身又回到香港警察局又報案。”
此外,蘋果日報還在網上全文刊登郭文貴提供的據信是他與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2015年通話的錄音及其文字版。經變聲處理的音頻中,說話人不僅向郭文貴索要5千萬美元,還指令郭文貴在海外調查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家人斂財和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及家人的貪腐和情人,並稱是“習老闆”授意。
其中一段話說:“所以,你必須配合我。你要立功,你要快點兒查清楚,在瑞士銀行他們資金的所有情況。關鍵你要查清楚姚慶和王健,海航這些年來,交易的錢去哪兒啦?老闆特別關注海航的事兒。”“然後,孟的事兒吧,關鍵現在他姐和他外甥的情況,搞和搞女人的事兒。他和華潤的宋林,非常好。他外甥給宋林要錢。”
錄音中,郭文貴對調查王岐山和孟建柱心有餘悸並對習近平授意的說法有懷疑,不過對方安慰稱:“王、孟,都是臨時,只用,不信。”
郭文貴提供的另一段錄音是據稱郭文貴與傅政華三弟的通話錄音,內容與前一段互相印證。蘋果日報在報導中表示,無法查證郭文貴提供的電話錄音的真偽。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 逃亡美國的中國富商郭文貴,繼續爆料,以攻為守,一心一意追求保命、保錢、復仇 ... 進一步揭露了中共國安及公安長期駐港辦案執法,並且點出香港的墮落與沉淪。
... 香港的未來,絕不在於捧出能夠調和建制派和民主派的中間派救星,而是在於每一個真誠、正直、勇敢,敢於獨立思考和批判獨裁暴政和社會問題,進而審時度勢,智勇雙全,開展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聯繫全球華人及海外同道,合力終結中共獨裁統治的香港人。人間正道非滄桑,眾志成城是康莊。
放眼今天香港,問題逐漸惡化。中共中央推動發展所謂「粵港澳大灣區」,再由狼英推銷,就是鼓動香港人奉行以下這種觀念:養老可以返肇慶、喊窮可以返中山、找工可以返深圳、創業可以上惠州、休閒可以去恩平。背後的潛臺詞是:香港人說的那些所謂深層次問題(貧窮、失業等)原來根本不是問題,只要願意北上大陸,問題都會自然迎刃而解,猶如叫大家泡到醬缸中,甚麼問題都可以通過「辯證地、神秘地、突然地、馬恩史列毛左毒上腦齊唸咒語」的方式來解決 ... //
【美国之音公关部关于人事处理的声明】
在进行全面调查期间,美国之音中文普通话语组主任龚小夏(Sasha Gong)和另外四名普通话语组员工被要求行政休假。美国之音非洲部总编辑斯科特·斯特恩斯(Scott Stearns)担任普通话语组的代理主任,直至另行通知。
与采访郭文贵有关的决定是由美国之音台长阿曼达·贝内特(Amanda Bennett)领导下的几位高层领导作出的,其中包括副台长桑迪·苏加瓦拉(Sandy Sugawara)、节目总监赵克露(Kelu Chao)和东亚部主任诺姆·古德曼(Norm Goodman)。在决策过程中,管理层从未考虑过不进行采访,亦未考虑因任何原因缩短进行中的采访。相关决定是基于核实、平衡和公平的新闻原则,这些原则是新闻行业的标准做法,并普遍适用于美国之音的所有语言组。任何语言组都必须采取同样做法,没有特例。
⋯⋯更多


在进行全面调查期间,美国之音中文普通话语组主任龚小夏(Sasha Gong)和另外四名普通话语组员工被要求行政休假。美国之音非洲部总编辑斯科特·斯特恩斯(Scott Stearns)担任普通话语组的代理主任,直至另行通知。
VOACHINESE.COM







 蘋論:美國之音的黯黑面



由美國政府資助的「美國之音」(VOA),作為對敵國針鋒相對的統戰利器,理論上須宣揚美國價值,鼓吹民主模式與風格;但是上月中VOA專訪逃出中國並揭發中國政壇秘辛的富商郭文貴,不知引起了誰的不滿,致使專訪直播遭腰斬中斷。
事發兩周後,前天參與該專訪的5名VOA記者與編輯被勒令無限期休假,接受調查。香港《蘋果日報》前天越洋專訪郭,他透露美國的VOA和北京安全機構關係複雜,疑似已遭到滲透。

迎合川普拍習馬屁

美國社會及輿論十分不滿,痛斥此為VOA成立75年來最大醜聞,甚至要求國會調查。被無限期停職休假的人們被迫交出門卡、鑰匙、休假期間禁止以公司名義寫作與報導。
據明鏡新聞網稱,休假命令是最近才從非洲返回美國的VOA美籍台長貝內特下達的。郭文貴在專訪中指出,VOA裡面「絕不只一、兩個,而是很多個跟北京安全、情報、外交有各種的複雜關係,北京用不惜一切代價的力量影響他們。」
另有一說指,因郭文貴事件暴露出VOA竟屈服於中國壓力,以及VOA內部被指潛伏北京的「沉默力量」,VOA可能藉此機會進行大清洗。
中國方面一定陰謀論滿天飛,謠言、揣測紛紛出現,實因中國「垂簾重重密遮燈」,民眾活在黑箱裡,伸手不見五指,只能靠陰謀論和造謠來想當然耳。
川普正在奮力拍習近平的馬屁,作為行政機構的VOA,也必須遵從總統的理念,配合演出。北京方面可能對VOA經常出中國洋相早已不滿,VOA順竿就爬,鎮壓了嘲諷北京的記者、編輯,以討習近平的歡欣。VOA此時整肅,就是配合川普拍馬習近平,以交換北京抑制北韓的意願。 

模仿中國整肅手段

VOA錯了。光是強迫休假就是專制獨裁國家幹的事,更嚴重的是,這樣做會傷害言論自由。一家廣播電台可以為了獨裁者的不滿而整肅自己的員工嗎?此事可能是北京施壓川普、川普再施壓VOA。川普不學無術,沒堅定理念,除了發財沒任何信念。這種傢伙來治理美國,是上帝覺得到了懲罰美國的時機了。
至於員工休假受查的美式雙規,是模仿中國的整肅手段。VOA學得真快。 

-------
VOA,即聞名全球的「美國之音」,之前在採訪過程中認識不少人,他們發音都非常標準!作事ㄧ板ㄧ眼,曾經碰到ㄧ位專業錄音機壞了,他堅持必須送回美國維修!採訪對方也事先徵詢何者不宜發問⋯敬業到讓人覺得像諜報員~


逃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早前接受由美國納稅人稅金所成立並營運的美國媒體「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 VOA)」專訪,沒想到直播的訪問卻突然被...
APPLEDAILY.COM.TW|作者:蘋果日報
逃亡美國的中國富豪郭文貴早前接受由美國納稅人稅金所成立並營運的美國媒體「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 VOA)」專訪,沒想到直播的訪問卻突然被腰斬,事件引發軒然大波。多名參與郭文貴專訪的人員,包括VOA普通話部主任龔小夏、節目主持人東方、資深編輯李肅、寶申,及資深記者楊晨等人,近日傳出遭台方勒令無限期休假,接受調查。美國之音大地震消息傳出後,事件主角郭文貴接受《蘋果》獨家訪問,大爆美國之音的員工竟與北京安全情報外交有複雜關係。郭更指類似情況「不是一兩個」。另有北京老領導曾向郭指出,一名叫「張晶」的美國之音職員竟是「北京方面的人」。郭文貴訪問內容:「兩三天之間發生的事是我親身經歷的, 最可怕是他們(VOA)裡面,絕對不是一兩個,(而是)很多個跟北京安全情報外交各種複雜關係,北京用不惜一切代價的力量影響他們。我第一次聼張晶的名字,北京一個老領導說,他說:『張晶是我們的人。』這讓我很震驚。後來我問東方(此次同樣被停職的節目主持人)張晶的身份,東方透露張晶是個助理。後來老領導又表示,張晶的家好似是新華社的(人),人都在北京在控制之下,往好想他是因家人受威脅必須聼他們,但我聽口氣,張在北京安全部門很深的關係,他們相當尊重張晶、相信張晶的,所以這就複雜了。」(大陸中心/綜合報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