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9日 星期六

Ang Lee 李安 (III): Angelina Jolie激賞李安「他是台灣人」;回臺灣一周/ 眾人對他的信任

李安 終於明白你在拍什麼
作者:林保寶  天下雜誌589期
李安的父親李昇是他走上電影之路的「推手」,離家千萬里到美國讀電影,走上導演之路,是他父親一手促成的。
沒見到父親最後一面,是李安很大的遺憾。二○○四年二月十五日,紐約時間清晨五點半,李安接到父親病逝的電話,三小時後搭飛機趕回台灣。
李安考上台南一中的那個暑假,正是學校校長的父親,拿了一份大學志願表回來。李安看了看,覺得自己不是讀理工醫農的料,又覺得文科沒意思。「我都不喜歡,我想當導演,」李安對父親說。
第一年大學聯考,李安以六分落榜;第二年,再度以一分之差落榜。李安一個人跑出門,他的弟弟李崗騎著腳踏車,騎了一個多小時的路到安平海邊,果然找到低頭走近的李安。
兩兄弟沒說什麼話,走過沙灘,摸黑騎單車回家。「二度落榜,在我們家有如世界末日,」李安根本沒想到會發生在他身上。
沒考上大學的李安,考進「第一○八志願」的藝專影劇科。第一個學期快結束時,李安的父母親北上看他。父子獨處時,父親問他,「要不要重考?」李安回答,「我覺得我是屬於這方面的!」他的父親有條件地支持他,「畢業後出國!」
進了藝專,李安的學姊正編導一齣獨幕劇,缺「詩人」男主角,同學推薦臉上總掛著憂鬱氣質的李安演出這角色。
「這齣戲是個轉捩點,」李安記得第一次站上舞台,強烈的燈光灑下來,面對燈光之後黑暗中的觀眾,他第一次感受到命運的力量,「是戲劇選擇了我,我對它無法抗拒,」李安有種靈魂出竅的感覺。
在舞台上找到歸屬感的李安,也對電影有另一層體會。
一年級時,他看了《畢業生》,電影描寫人生沒有遊戲規則,「第一次讓我有『觸電』的感覺,」影片中,達斯汀霍夫曼不按牌理出牌的調調和劇情衝撞社會制約的主題,讓李安心有共鳴。(全文未完,立即成為訂戶觀看全文)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3809&utm_source=Facebook&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Daily#sthash.ytKTHlIA.dpuf


裘莉上海炒片有Sense 激賞李安「他是台灣人」



安潔莉娜裘莉前天穿著黃色平口洋裝受訪,看來精神奕奕。法新社

【李 子凡╱綜合報導】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到上海宣傳新片《黑魔女:沉睡魔咒》,前天被問是否想與中國導演或演員合作?她答:「我不確定你是否視李安為中國人,他是台灣人,但他導過有 許多中國演藝人員的華語片,他的作品和他起用的演員,就是我最熟悉與非常喜愛的。」流露出她對李安的欣賞與崇拜。



台灣導演李安去年底回台擔任金馬獎評審團主席。
裘 莉身為聯合國親善大使,不像許多搞不清兩岸三地政治版圖的老外,很有Sense地指出李安是台灣人。好萊塢4年前確定將重拍《埃及豔后》3D版,2年前鎖 定裘莉出任女主角,李安是導演人選之一,他去年表示:「編劇艾力克羅斯是好手,但他寫劇本是出了名慢的,還要再等等。」並透露他與裘莉是舊識,很期待與她 合作。


■特派記者蔡伯杰/坎城報導
2013坎城影展即將接近尾聲,本屆評審李安在24日接受影展官網訪問,言談中透露他秉持著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他說:「我希望自己的導演生涯永遠像是在上電影課!」
沒有選擇拍片題材的名單
李安從「臥虎藏龍」、「斷背山」拍到「少年PI的奇幻漂流」,每一部影片都是如此的與眾不同,他說:「我沒有一個選擇拍片題材的名單。我是個貪心的導演,而且好奇心很強,總是喜歡去摸索、學習各式各樣的電影技術。我會順著自己的好奇心去構思我想要拍什麼。」
李安表示,他拍的電影裡面有一部分是他自己,不管是電影的主題或是某一個他可以認同的角色,都必須跟他自己有所連結。他認為電影的故事和文化離他自己的背景愈遠,他愈能夠駕馭。
迷信重複恐發生不好的事
被問及他最像自己電影裡的哪一個角色,李安回答:「通常我電影裡面的男主角或是年長的女人,都有我自己的影子,像是『臥虎藏龍』的李慕白。電影裡頭的男主角就是導演的翻版,只不過長得更好看!」

李安強調,從他的學生時期到現在,他拍電影的動機一直都是「好奇心」。他很怕重複自己做過的事,「我如果重複了,恐怕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這應該是我的迷信吧!」
李安曾經想過放棄拍「少年PI的奇幻漂流」,但眾人對他的信任是支持他一直拍下去的力量。




導演李安13日中午抵達坎城,展開第66屆坎城影展評審的工作。他在台應邀出席一堆活動,讓文化部等單位挨轟消費他,直言進諫也引起各方喝采, ...


對於台灣的電影環境,他直言,台灣電影最大的問題,就是沒有長期性和遠見,大家都是單打獨鬥、散兵游勇,在什麼都有的台灣,卻無法把經驗累積下來。他也說,在台灣拍電影是殘忍的,甚至還有導演押上房子籌措資金,但這些都不是長遠之計。

李安指出,在美國,不止各個環節的人才技術成熟,背後還有很深厚的「文化」,特別的是,美國政府不會支持商業片,因為商業片會賺錢,反而是補助具社會議 題、較非主流的電影,但台灣的電影從業人士,需要政府補助,尤其是沒有賺錢的,需要政府的補助幫他們「度小月」,否則可能就沒有作品了,例如減稅等鼓勵辦 法也可考慮實施,政府需扮演輔導的角色。李安也說,雖然過去政府官員向他請益時,都把他的建議一一筆記下來,但他說,「我們常在提建言,但好像都沒什麼 用」。

李安還說,在能扮演經驗傳承的中影結束後,雖然還是有一些藝術片在國際發光發熱,但都是「小光小亮」,這是不正常的電影生態。李安說完,他還打趣地和身旁的「龍太后」說:「恕老臣直言」,引發現場一陣笑聲。

對於獲得奧斯卡獎、一等勳章等榮耀,李安則謙虛地說,這些都是上天和觀眾給他的厚愛。對於後輩導演,李安則不改幽默本色地說,「千萬不要搞電影了!」但他隨後又說,年輕的導演可多寫劇本,不僅是很好的訓練,也可以學到很多東西。

我有一個moment和李安的眼神交會,我看到他的深邃!
他說:請喜歡我的電影,但不需要崇拜我!
我只是做我開心做的事,如此而已!
我有一個moment和李安的眼神交會,我看到他的深邃!
他說:請喜歡我的電影,但不需要崇拜我!
我只是做我開心做的事,如此而已!丁雯靜相片

李安說:「我小時候很容易害怕,小一1天至少哭1次。但我勇敢面對脆弱本質,拍《理性與感性》時,英文句子都說不全,還是拍出來,直到《斷背山》才發覺自己電影好像拍得還不錯,我天生自信比較少,外界肯定多,自然有自信。」


提到近日看台灣電視新聞的感觸,語氣略帶嚴厲:「雞毛蒜皮、小貓小狗的事一直拿出來講,不斷重覆,真的太不像話,拜託多放一些世界上比較重要的事,爭氣一點好不好!」

他談及返台1周看電視新聞,認為全球化時代,電視媒體應多關注國際大事;最後有民眾提問日、韓劇在台流行,他說:「以前其它國家也迷台劇,風水輪流轉,沒做得比人家好,就再做好。但像新聞是本來可以做好,卻沒做好。先前出言重了點,對不起,媒體的朋友們。」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