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日 星期五

全民追緝黨產令:黃正一幸福人壽掏空案;馬英九這款總統(2):不怪自己;APEC跑龍套。哪像個漢子。蘋論:黨產助國民黨使壞;全民追緝黨產令;南方朔:為了「馬習會」 還要殺幾個人?



黃正一湊不到2億8千萬看守所跨年
聯合新聞網 - 22 hours ago
幸福人壽掏空案,在押被告黃正一日前聲請交保,台北地院今天裁定黃正一以新台幣 2億8000萬元交保,但他覓保無著而遭還押,得在台北看守所過跨 ...
被告黃正一聲請具保停止羈押,本院裁定如下:
主 文
黃正一自民國一百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起延長羈押貳月。但黃正一於以自己名義再提出新臺幣貳億捌仟萬元之保證金(即限以黃正一本人名義擔任具保人,且偵查中繳納之保證金不予計入,應另再行提出)後,准予停止羈押,並限制出境、出海,及限制住居,另應於每日上午10時至中午12時至轄區派出所報到。
蘋論:不怪自己
2014年09月05日
前天世界經濟論壇發表全球競爭力排比,台灣第14名,比去年退步2名,是2008年以來最遜的成績。馬政府給自己緩頰,竟牽拖公民運動,怪學運影響競爭力。

恨學運如草芥寇讎

咦,奇怪了。馬執政已經6年多了,競爭力也不是只有今年下跌,往年沒有學運,照樣下滑,今年怎麼忽然與學運有關了?網友嘲笑說:「我拉肚子,學運害的。」
公民運動有可能遲滯經濟成長,但因社會生病了,需要公民運動來提醒政府、喚醒民眾、點醒高官,並造成公民政治參與的潮流,雖然一時影響了經濟,但是對未來長遠有利。為什麼把學運恨成草芥寇讎?
出了事東怪西怪就是不怪自己,才是問題的核心。馬政府常把問題怪罪給扁朝,實在討厭,可是,馬政府的執政風格也越來越像扁朝,烏鴉落在豬身上,誰也別說誰黑了。 

記者蘇永耀/特稿
台灣是APEC會員體,主辦國派特使晉見我方總統呈遞領袖會議邀請函,是國際慣例,也是尊重成員國。但今年輪到由中國舉辦後,全變了調,鬼鬼祟祟遞函,馬政府偷偷摸摸收下,又一場的國共密室交易。
中方到底派誰來台遞邀請函,馬政府是由誰或哪個機關收下,乃至邀請函上有無稱呼馬英九的頭銜?總統府不敢說,陸委會不能說,一切都推給外交部。
已是決策末端的外交部,則推稱這次中方遞函是「按往例」;但這就像是陸委會一開始說張顯耀案是「家庭因素」一樣,聽起來很平常,其實就是一堆屁話,只為掩藏背後不可告人的醜事。
若真按往例,這個劇本應該得這樣走:中國特使不僅要進總統府,還得晉見馬英九稱一聲「總統」;然後馬收下之後,還要安排第二次接見中國來使,告知對方台灣出席APEC領袖會議的人選。
當然,外交部沒說這「往例」是國際慣例,還是中國在二○○一年上海APEC年會的對台「特例」,當時為了壓制民進黨政府凸顯國家主權,就是發個無頭傳真,只是通知說要開會了,也沒說這函要給誰。
然而,國共都接受兩岸同屬一個中國,馬英九也自降國格,認定兩岸非國與國關係,要中國特使踏進總統府的國際慣例,當然不在國共的允許範圍。
而以目前馬傾中、媚中的態勢,上海特例大概也不存在。
說穿了,馬政府對APEC噤聲不語,除了懼中外,也看出馬仍圖出席APEC外的馬習會,仍待北京的垂憐,不敢造次;甚至官員私下對於中國由國台辦副主任當來使還沾沾自喜,認為兩岸互動未受張顯耀案衝擊。但派個官員藉由來台參訪「順道」遞函,這是隨便;由國台辦官員通知,更是刻意將APEC國際事務貶為兩岸化、國內化。中國拿著馬習會當釣餌,繼續在國際上矮化台灣,馬也甘為跑龍套般,配合演出。
------

誰讓「害蟲」當董事長?
作者:呂政儒(曾任大學教師)

馬英九總統今天語出驚人,隱喻張顯耀是兩岸大樹的「害蟲」,一定要「除掉」,才能正常發展。並在駁斥蔡英文說學法律的人,要「無罪推論」,張顯耀目前只是涉嫌,就有人說要道歉,要誰承認錯誤?(馬須負識人不明和政治、行政責任)那麼「害蟲」又從何而來?豈非自打嘴巴!

再者,馬比喻兩岸關係好比一棵大樹,樹苗慢慢長大,需要園丁澆水施肥才能長大,一旦發現樹上有「害蟲」,一定要有啄木鳥的態度,把害蟲找出來、把它除掉,樹才能正常發展。說得好!但這「害蟲」不是張,難道是王郁琦?

還說,兩岸關係不會因為一個「害蟲」受到影響,大家心理會有衝擊(僅是如此嗎?)但只要處置得宜(截至目前,搞得沸沸揚揚,半個月猶未公開回應對岸),還是可以繼續向前發展(對岸官報已批「太離奇」,國台辦和北京態度強硬,難道是無所謂嗎?)簡直是匪夷所思!

馬卻又表明力挺王郁琦,說他接到資訊後主動偵查,明快處置,「王主委沒有必要去職」(那麼為何要給「害蟲」當董事長?且江揆已認證),王難道沒有行政責任(怠惰)嗎?

憲法明定總統負責兩岸和國防外交,現在馬卻拿「除害蟲說」,作擋箭牌,令人啼笑皆非!更讓人費解的是,馬對「馬習會」依然死纏活纏,還說「有機會不放棄,沒這條件也不強求」。一副哀怨棄婦的樣子,哪像個漢子,還虧貴為中華民國的總統,簡直丟臉到家,夫復何言!


蘋論:黨產助國民黨使壞
2014年08月28日
纏訟10年的中廣佔有板橋國有地官司,前天最高法院判中廣敗訴,必須歸還交通部。若交通部沒有公用需要,則將移交給國有財產署接管,收歸國有。這不只是交通部的勝利,更是司法及正義的勝利。

最高法院認定中廣30年前取得這批土地所有權的過程,違反《國有財產法》,因此判決原告交通部勝訴,中廣應將這8筆面積共1萬7000平方公尺的土地,市值粗估超過百億,回復登記為中華民國所有。全案定讞。

2004年扁政府清查國民黨黨產,交通部提告追討中廣5處土地,目前已贏回3處,輸掉1處,另有1處還在審理中。其實,私人或私法人侵占國有土地的案件很多,中廣是其一,還有救國團、國民黨、國防部、台銀等機關所佔有的公地還不知凡幾。國防部需要土地做軍事用途自不在話下,但許多死亡多年的將軍官舍,家屬也大多移民海外,竟然還有阿貓阿狗竊佔不還,國防部對此明確犯法的案件不追究,民間抗議多次,狗不理還是狗不理。
取回中廣百億元土地


黨產在民間抗議聲中或出售給自己人,或裝模作樣搞信託,國民黨仍然獲得回算利潤和股利數百億。這筆錢使得國民黨候選人可以腰纏萬貫痛打其他黨的候選人。例如第8屆立委選舉,國民黨帳面上就金援每名候選人近400萬元,民進黨每個候選人只有20多萬元,其他政黨更是窮得要當褲子。2012總統選舉時,馬獲金援達2.36億,而蔡英文只獲黨的捐贈2600多萬元,不輸在起跑點才怪。

男人有錢就變壞,女人變壞才有錢。國民黨錢多做壞事,才能買票、固樁、招降納叛;財富差距迫使非國民黨的立委議員變壞,如收賄、關說、拿回扣等,至少心裡上安慰自己斂財是對國民黨不公平競爭的補償和報復。

《政黨法》提出多次,次次都被國民黨立委封殺,原因人人皆知。就像土匪山寨,沒有贓可分,山寨立馬樹倒猢猻散,連壓寨夫人都跟小王跑了。

所以國民黨怎可能秉公認真處理黨產?為了虛應民間的譴責,就搞些假信託當障眼法,實際上每年仍然獲得大量股利。

《憲法》保障平等參政權,黨產擺明了不公平競選,馬不是口口聲聲依法行政嗎?違憲算是依法嗎?




交易價格+回算利潤 馬處分300億黨產2014-08-27
交易價約兩百億 回算利潤百億


〔記者王寓中/台北報導〕馬英九在二○○五年八月十九日當選國民黨主席後,接續處分國民黨產,至今已公布包括國發院土地、原省黨部土地、台中市德化大樓等十處房地、華夏三中及原中央黨部大樓等五大黨產交易案,以及中華醫院、台中育樂新村、幸福人壽,總計八筆具指標性黨產交易案,估計交易總價格直逼兩百億元,若包括「華夏三中」多達百億元的不動產「回算利潤」,則黨產處分利益將上看三百億元。



原省黨部土地。(中市)(記者林良昇攝)


中市德化大樓等10處房地。(記者林良昇攝)


中華醫院(舊址)。(記者劉信德攝)


原中央黨部大樓。(記者葉志明攝)


國發院土地。(記者廖振輝攝)


中影。(記者簡榮豐攝)


中廣。(記者林正堃攝)


中視。(記者林正堃攝)
黨主席第一年 就處分五大黨產


國民黨在二○○六年八月提出「黨產總說明」,臚列馬英九就任黨主席一年來處分黨產所得及資金運用情形。其中國發院土地交易價是四十二.五億元,位於台中市的原省黨部土地三.三億元,台中市德化大樓等十處房地五.九七億元,華夏三中四十億元,原中央黨部大樓二十三億元。這五大項黨產標的交易總價款是一一四.七億元。

但「華夏三中」交易案後來出現波折。二○○六年四月,國民黨和前中時集團旗下的榮麗公司簽訂增補契約協議,榮麗以八.九億元價款僅購買華夏三中的中視。至於中影及中廣則由國民黨協助另找買家接手。

二○○六年九月,華夏公司董事會決議將中廣以五十七億元售予趙少康旗下公司。二○○七年四月,中投公司另以三十一億元將中影出售給羅玉珍、莊婉均,又幾經波折,中影最後的買家,是正崴公司董事長郭台強。
幸福人壽等三筆黨產 進帳23億
若以「華夏三中」最後切割實際交易價格計算,中視、中影、中廣的交易價款應是九十六.九億元,而非最早釋股的四十億元。國發院土地、原省黨部土地、中市德化大樓等十處房地、華夏三中及原中央黨部大樓等五大黨產交易案的總交易價款,來到一七一.六億元。

另有三筆黨產交易案也引發外界關注,分別是台北市中華醫院、台中育樂新村及幸福人壽交易案,其中中華醫院和台中育樂新村交易價十七.六億元,幸福人壽交易價五.六五億元。若將這三大黨產交易案計入,總計八大黨產的交易總價款是一九四.八億元。
華夏三中案 訂定回算利潤條款

但如此鉅額的黨產交易案,還不包括「華夏三中」針對不動產日後實際處分設計的龐大「回算利潤」。台北地院前年十二月針對國民黨信託的「欣裕台公司」對中影出售回算利潤訴請損害賠償案,做出判決,判決書完整揭露中影交易案契約中訂定的回算利潤分享條款。

其中單是「中影」三大不動產八德大樓、新世界大樓、中影文化城,不動產市場人士評估,目前市價總值約有二三一.二億元,若依約規定的回算比例分享,按目前市值估算,國民黨可分享的利潤總值,達到九十六.八億元。


全民追緝黨產令
2014年08月27日22:39
作者:小民(文字工作者)

每每一到選舉,國民黨的肥滋滋黨產,一直是眾之矢的。最重要的是涉及不公平、不公正,遑言「選賢與能」的微言大義。所以必須全民號角響起追緝黨產令,始能克竟其功,還民主政治的真諦!
自國民黨宣示歸還黨產後,迄今近十三年(其間包括馬英九信誓旦旦的「黨產歸零」,2006年承諾在2008年以前將黨產處理完畢,至今仍未兌現),而根據黃煌雄提出的黨產調查報告,行政院今年五月函復監院,有關「國民黨轉帳撥用之國有特種房屋及其基地」部分,尚有未歸還土地五筆、建物三棟。

其實,為健全民主憲政與政黨政治,必須儘快終結國民黨黨產爭議,但包括馬英九任內五度辦理標售黨營事業,最後卻都是流標收場。明顯誠意不足,更是失職。

根據台北地院前年12月針對國民黨信託的「欣裕台公司」對中影出售回算利潤訴請損害賠償案,做出判決,判決書完整揭露中影交易案契約中訂定的回算利潤分享條款。其中單是「中影」三大不動產八德大樓、新世界大樓、中影文化城,不動產市場人士評估,目前市價總值約有231.2億元,若依約規定的回算比例分享,按目前市值估算,國民黨可分享的利潤總值,達到96.8億元。

行政院曾於2002年9月提出「政黨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草案」;由行政院成立政黨調查及處理委員會,將黨費、競選捐贈、政黨補助金以外之黨產,都推定為不當黨產,須轉為國有或地方自治團體所有。但在第五屆立委任內,於程委會封殺政院版草案75次。

第六屆立法院時,藍軍還是聯手在程委會封殺政院版草案26次,最終在親民黨團放行下,於2006年10月付委審查,但審查期間不是空轉就是不歡而散。到了第7屆立法院,民進黨政府的政院版「政黨法草案」雖於2008年2月29日付委,但馬政府上任後就予以撤回,之後整整拖了一年半,內政部在2010年5月19日通過新版「政黨法草案」,但始終未經行政院院會通過。民進黨團在第8屆立委任內,提出附有黨產專章的「政黨法草案」,但只在 2012年10月25日的委員會完成詢答後,再無任何進展。至於「政黨及其附隨組織取得財產清查及處理條例草案」則已在程委會遭攔阻51次,無法付委。國民黨「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如此龐大的黨產,在源源不絕的挹注選舉下,光是第8屆立委選舉,國民黨帳面上就金援每位立委候選人近400萬元,民進黨才20萬餘元;總統選舉更金援馬英九達2.36億元,民進黨僅捐贈蔡英文2千6百餘萬元,這樣的選舉是否公平?已是不言而喻了。

過去國民黨運用黨產,讓台灣的選舉充滿各式各樣的金錢收買、賄賂、綁樁,以及用此利益要脅黨內候選人聽話,使選舉制度悖離民主原則、政黨之間無法公平競爭,黨產問題也持續不斷地扭曲台灣的民主政治。

換言之,黨產一天不解決,台灣選舉永遠難有公平、公正可能,遑言轉型正義的實現?!

是以全民追緝黨產令,現在正是時候了!








南方朔:為了「馬習會」 還要殺幾個人?

南方朔認為,張志軍在台大失顏面,「馬習會」已完全不可能。



在精神醫學裡,有一種徵候稱為「執著-強迫心理失糜」〈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它被簡稱OCD,例如一個人醫學知識及信息不正確,相信自己會被病菌感染,因此每天發了瘋似的洗衣服、洗地、洗床單、洗手洗腳,甚至和別人握過手之後都會趕快洗手;再例如,一個人相信自己家裡會發生意外,於是每天發了瘋似的去檢查門窗有沒有關好,水龍頭和瓦斯有無關好,電插頭有沒有問題等,甚至於他出門後都會懷疑門沒關好,又再趕回去檢查。一個人有了OCD,他的家人一定被搞得抓狂不已。

這種私人行為的OCD,受害的只是他的家人。若OCD是在政治行為上,那可就不得了的嚴重,若一個領導人著魔的相信一種觀念,他就會去鑽牛角尖,痛恨一切的阻礙,用盡方法去貫徹他的執著,最近我讀了當代精神學家戴維斯〈Lennard J.Davis〉所寫的《執著史》,他就指出著魔和執著是一種「理性的疾病」,它會造成政治的禍害。

而今天的馬英九總統就有一種著魔似的錯誤認知,他要歷史留名,而留名的途徑就是「馬習會」。為了「馬習會」,馬英九相信他只要雙手奉上「兩岸服貿協議」,北京一定會答應。

因此,去年是馬英九為了「馬習會」拼服貿通過的時候。而立法院長王金平卻要立法院逐條審查,耽擱了服貿的日程,影響到「馬習會」,馬英九遂堅持王的立法院長職位必須被拔除,馬英九大動作的搞滅王大計的真正原因在此。王金平是「馬習會」被整的第一個大臣。

現在王金平案尚未了結,又有了張顯耀案。台灣的媒體對張顯耀案的報導,其實都沒有真正抓到重點,馬要張顯耀滾蛋,真正的原因還是為了「馬習會」,在太陽花學運後,馬企圖用服貿討北京歡心,進而促成「馬習會」的算盤已告落空,因此馬遂寄望於國台辦主任張志軍的訪台。如果張志軍訪台,能受到宗主級的待遇,北京一高興,說不定就會答應「馬習會」,但負責接待的張顯耀卻沒有達成任務,反而使得張志軍受到白漆抗議。張志軍在台大失顏面,據我所知,「馬習會」已完全不可能。根據國民黨知情人士告知,張志軍白漆事件已使北京正式否決「馬習會」,馬因而大怒,遂決定一定要張顯耀滾蛋,張顯耀是第二個因為「馬習會」而被殺的大臣。

因此,無論王金平或張顯耀都是因為「馬習會」而被殺的大臣,任何稍有常識的人都知道兩岸關係不可能善了。但馬卻著魔似的相信可以投機討好,並相信「馬習會」這個自我編造出來的謊言和神話。因為他自己著迷,因此任何人作出對「馬習會」有反面角色的事,馬一定恨之入骨,一定要狠心的殺掉。因此,王金平和張顯耀可以說都是「馬習會」的祭品,馬英九為了「馬習會」已殺了兩個大臣,他還要殺幾個?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