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1日 星期一

民進黨的碗多大(江春男); 涂美華:從鑄造業到整機廠


司馬觀點:民進黨的碗多大(江春男)


國民黨的支持度大幅衰退,藍營分出許多小黨,民進黨長期領先國民黨,綠營生出許多小黨,兩大黨的政黨票面臨被小黨瓜分的危機,都在緊急呼喊集中選票,這次選舉是政黨政治的重新洗牌。

朱立倫的支持度低於國民黨,因此國民黨立委候選人,只能孤軍作戰,只希望朱玄少來為妙,不要被黨中央帶衰就好。相反地,蔡英文的支持度高於民進黨,發揮母雞帶小雞的效果,候選人靠她的氣旋上升。
民進黨的氣勢正旺,蔡英文率領輔選團,所到之處,彷彿狂風掃落葉,不論賢愚不肖,只要本黨同志,不分青紅皂白,都會被掃進籃子裏。民進黨要求國會過半,但純粹以量取勝,沒有品質保證,很快就會出問題。
民進黨在五都和十多縣市執政,台灣的政治版圖已經改變了,現在加入民進黨和當年加入國民黨一樣,倖進之士爭先恐後,蔚為風氣。一大堆品德形象有問題的人擠爆這個黨,都以愛台灣反國民黨的廉價口號為政見,民進黨日趨國民黨化的態勢十分明顯。

民進黨恐國民黨化

例如,民進黨也和國民黨一樣,利用執政優勢,用地方建設經費,威脅利誘,變相買票的傳聞甚多。五都的所有區長均由市長任命,政策綁樁如臂使指,既合法又方便,這種不公平競爭是當年民進黨吶喊抗議的對象,如今發現實在太好用了,這是特權與腐敗的開端。
客觀而言,民進黨縣市的政績比國民黨為優,但那是低標,容易超越,勝之不武。人們擔心的是民進黨的國民黨化。時代力量的政黨票,為何突然暴增?主要原因是民進黨這塊招牌,對許多人失去吸引力,尤其是年輕人。現在呼籲集中選票,以保護更多不分區名額,效果不大。 

蔡行為與主張矛盾

蔡英文主張聯合政府,再三強調不會整碗捧去,但如總統,立委,政黨票全部集於一身,豈不與此背道而馳。到時候,權力的傲慢,勢將無法避免,馬英九是最好的教訓。 










涂美華 最強悍的溫柔,從鑄造業到整機廠


精華簡文


圖片來源:中正大學前瞻中心

涂美華 最強悍的溫柔,從鑄造業到整機廠 作者:中正大學前瞻中心 2015-12-23 廣告企劃製作
自30年前,涂美華頂著高學歷、踩著高跟鞋,踏進有「黑手中的黑手」之稱的鑄造業,她運用知識管理,打破傳統師傅「憑感覺測量」的經驗法則,從頭整頓穎杰鑄造,讓公司從倒閉邊緣,成功變身臺灣領導品牌。她又因路見不平,憑「義氣」相助金豐機器小股東,進而出掌公司。俠女強勢風格,卻處處流露體恤員工與客戶的柔情;涂美華的女力領導學,在陽剛味濃厚的精密機械業裡,獨樹一幟。
I.一騙30年:誤打誤撞,扛起兩項第一

穎杰鑄造創立於1981年,年平均產量24萬噸,主要產品是工具機鑄件。金豐機器創立於1984年,目前年營收70億元,是臺灣最大、全球排名第五的沖床廠商。肩負著臺灣精密機械業的兩項第一,涂美華踏入這一行卻是個意外。她以爽朗的笑聲作為開場,笑說,被家人「一騙30年」,從一個嬌弱的大小姐,變成一位氣魄過人的董事長。高學歷的女性,在精密機械業是個特例,更何況是在有「黑手中的黑手」之稱的鑄造業,涂美華是第一人。

II.入主穎杰鑄造:「品質」是唯一生存之道

入主穎杰,涂美華的父親友人笑說,猶如「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因為工廠就像是垃圾場,其間工人往往只穿條內褲、打赤腳工作;涂美華對此一一進行整頓,進行廠務管理的第一步。

首先,針對工作現場的內部管理,涂美華鎖定「三種毒藥」:菸、酒、檳榔。為了戒除三種毒藥,涂美華挖空心思,從員工的角度出發,考慮到他們的健康、生活跟未來,實行各種獎懲制度。另外針對環境的清潔,涂美華每天到工廠自己撿垃圾,幾個月後,她建立丟垃圾罰則,讓員工互相監督。

再者,針對鑄件的製程以及品質檢驗進行全面的改善工程,她主動找上金屬工業發展中心鑄造組前主任林良清。她回憶道:「林主任建議買什麼儀器,我們就買什麼儀器。有了儀器,就可以去檢測。金屬中心教了我們有系統的科學方法,用知識管理的力量,超越老師傅的土法煉鋼,讓穎杰的鑄件品質趨於穩定。」

製程方面,則牽涉到改變工作習慣的大難關,原本師傅在盛舀種劑時,是憑經驗,以畚箕作勺。涂美華要求師傅一定要秤重,一步一步地,將穎杰鑄造的傳統製程大幅修正為科學化的數字管理。穎杰鑄造在1985年成為「米漢納」(Meehanite)鑄鐵技術的合作工廠,為後續的工廠升級轉型以及鑄件外銷,打下良好基礎。

III.為「黑手」找人手:小木屋、農場與娘子軍

談到鑄造業、機械業人才難尋的隱憂,涂美華說:「人才,是企業要永續經營的重要一環,『企業』的企,沒有『人』就停『止』了。」對她來說,員工跟客戶同樣重要,如果有客戶,但沒有員工,即使接到滿手訂單,也沒有辦法出貨。

然而,面臨少子化的社會現況,如何為鑄造業與機械業招攬新人才,成為嚴峻的課題。涂美華留才的第一步,就從工作環境開始做起。新建的廠房大幅度地改善工作環境,「我認為員工就是我們的資產,所以,我相當注重他們的健康。」

延續著上一輩對員工照顧的心意,但涂美華謙虛地說,自己遠遠不及父母當年的用心。1970年代,涂美華的母親親手煮給員工補的豬肝湯,不准她偷吃。我問:『我是你女兒,不能吃嗎?』她回我:『員工在幫我賺錢,你是幫我花錢。』每年過年,除了紅包之外,她的父母親都會特地從太保,騎著摩托車到嘉義市東市場,採買火鍋料、蝦子、鮮蚵,一袋袋分裝好,讓員工帶回家圍爐;涂美華不解,為何要這麼麻煩,給錢不就好了?媽媽告訴她:「縱使給了錢,員工也捨不得買來吃。」她才了解父母的用心與苦心。傳承著這樣從裡到外,為員工考慮的體貼,涂美華說:「管理不外乎人性,一定要從人性角度出發,去為員工考慮。」

IV.「義」字作旗,必勝之戰:重振金豐機器

涂美華記得很清楚,2011年10月17日,「這是改變我命運的日子」,她在電視上看到金豐股東自救會拉白布條抗議的新聞。她原本並不瞭解陸泰陽在金豐所引發的種種爭議,但是,她對於金豐有一份埋藏已久的感激之情。主因是穎杰鑄造早期曾藉助於金豐機器的名聲,間接讓穎杰有機會成為大立機器等大廠的合作夥伴。深入瞭解陸泰陽掏空金豐機器的事件後,涂美華決定協助金豐的股東自救會。當時的她只憑著義氣,認為這個臺灣第一的沖床品牌應該被好好地經營,就此展開了這場「八卦山恩仇記」。從清點股權、召開股東臨時會、聲請假處分,雙方展開一場混戰。就在輸贏未卜之間,有股東陸續拋售股票,她一一接收這些拋售的股權,到現在成為第一大股東。

涂美華每每被問及:「你是怎麼進來金豐的?」她總是自嘲:「我王八,其他人烏龜啊。」而「我王八」,由下而上倒著寫,不就是「義」字嗎?當其他人退縮,她從啦啦隊變成主將,更是勇往直前。30年的青春奉獻給鑄造業。現在,涂美華入主金豐機器,重新學習沖床專業,並以每天10幾個小時的超人工作模式,面對人生下半場的新挑戰。
<預知更多內容請詳「智慧運轉,啟動臺灣-臺灣精密機械的成長歷程」專書>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3441#sthash.2f1tLpG3.dpuf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