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0日 星期三

馬英九最後4個月乖乖看守;蘋論:多數組閣 馬之暴走; 國民黨在夢遊中(江春男)、剩下馬總統一個玩家

蘋論:多數組閣 馬之暴走



馬總統主張的2月1日到5月20日的空窗期間,由多數黨組閣,不但在憲政上出現邏輯不通和權責不明的嚴重問題,也讓毛治國覺得受到屈辱憤而辭職,連馬親自拜訪都拒不見面。至此馬應放棄堅持,就由政院副院長代理院長看守到520吧。這是目前解決僵局除馬吳辭職外的唯一合憲方式。
馬在2008年首次競選總統時的政見之一就是反對修憲、全力遵照憲法行憲。若講話還算數,多數黨組過渡內閣就是明顯違憲,必窒礙難行。道理都已見諸各媒體的許多評論。
反對多數組閣的關鍵在於:依據《憲法》總統提名行政院長,由院長組織內閣,為國家最高行政機關,並非由立院多數黨自行組閣。如果蔡接受多數組閣,馬任命誰為閣揆呢?立院多數黨是民進黨,民進黨的主席是蔡英文,莫非馬任命蔡為閣揆嗎?蔡是新任總統,《憲法》上不能由即將卸任的舊總統任命新總統擔任閣揆,否則將是天大的笑話,且後患無窮。蔡也不可能當馬的代理孕母,找出一個黨內的人建議給馬來任命為閣揆,再由該員來組閣。將來若在這段垃圾時間發生大事,追究終極責任時,馬或蔡誰該負責?違憲行事、權責不明是此時不可多數組閣的主因。

毛揆態度有失分寸

假設由馬任命民進黨某人為閣揆組閣,馬若突然暴走,像是忽然二度馬習會,豈非拿民進黨內閣做背書?暴走的後果誰須負責?馬還是蔡?若蔡英文拒絕馬的多數組閣建議,馬只能延續現在的內閣到520,假設這段時期發生大事而內閣處理失當,各方譴責馬時,馬可以把責任推給拒絕組閣的蔡英文──看吧,是蔡不組閣所造成的後果,不是我馬英九的責任。所以馬主張蔡組多數內閣是蠻兇險的,無論蔡同不同意隨時可能責任罩頭。
依據《憲法》,馬有權找任何人組閣,沒有違憲的問題;但是人家也有不接受的權利。蔡拒絕接受,是有政治智慧的表現。無論從憲政實務、《憲法》理論、政治算計,不接受都是正確的決定。此外,必須一提的是毛治國對總統的態度是政務官的反面教材,粗魯、怠慢、有失分寸,應送監察院調查。 
----

0117 HC
四個月看守期很快就過去的,只要馬總統確定他真的所謂虛位,不要亂出點子,像他2008年當選後給陳總統的信。他隨便再選個院長幹都可忍受,換句話說,幹最基本的行政。如果做不到,他跟吳都請辭,提早交接更好。




.時代力量躍居第三大黨,綠社盟全軍覆沒
.綠軍國會單獨過半,民進黨首度完全執政
.國民黨剩下馬總統一個玩家
 
花了四年,蔡英文走完最後一哩路,也為台灣政治帶來劃時代的變局。台灣首度出現女總統,而國民黨也首次淪為國會少數黨。
 
四年前,「中國因素」讓蔡英文在最後一哩路上摔了一跤;這四年來她在兩岸議題上格外謹慎,「中華民國現行憲政體制下的兩岸政策」成了她表述兩岸政策的標準答案,她也是民進黨領導人當中提及「中華民國」最多者。選前發生的周子瑜事件,對民進黨選情是正數,但長期又會如何影響兩岸互動?
 
小英沒有太多時間耽溺在勝選的歡愉中。她立刻面臨馬英九拋出的「多數黨組閣」問題,府、院與國會的人事,四個月交接空窗期可能面臨的內外考驗。
 
經濟的挑戰比過去八年更嚴峻。中國經濟拉警報,全球經濟不容樂觀,台灣的財政陷困境、產業空洞化,還有參與國際區域整合等議題,沒有一題是可輕鬆面對的。十年前的德國也面臨嚴重經濟危機,但梅克爾救了德國。小英會成為台灣的梅克爾嗎?
 
至於國民黨,朱立倫、郝龍斌等中壯輩主將在選戰中折損,青壯輩能扛起重任的寥寥可數;八年前,蔡英文讓崩裂的民進黨重生,誰會是今天國民黨的蔡英文?在立法院只剩三十五席的國民黨,又將如何扮演反對黨角色?
 
新興政黨「時代力量」躍居第三大黨,而親民黨與新黨也倖免泡沬化危機。不過,標榜社會民主路線的綠黨社民黨聯盟卻未能通過選票考驗。台灣開創新政治的空間仍有限,而社會弱勢團體未來四年與民進黨是敵是友,也值得觀察。





司馬觀點:國民黨在夢遊中(江春男)


去年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大敗,事後無人負責,完全沒有反省,注定今天的敗局。就像國共在徐蚌會戰之後,大局已定,剩下南京保衛戰,上海保衛戰,從舟山群島,大陳島一路轉進到台灣,這次又轉進到山巔海角。

黨部只是統治工具

有人開玩笑說,「當年國民黨推翻滿清帝國,今天愛新覺羅推翻國民黨。」把責任全部推給馬金體制,對金溥聰不一定公平。但是國民黨崩塌到這個田地,馬英九無疑應負主要責任。但是,他和崇禎皇帝一樣,以為「朕非亡國之君,左右皆亡國臣也。」
這是民進黨建黨三十年首次,總統,國會,地方三方面完全執政,國民黨從中央到地方都變成在野黨,只剩下外島的金門馬祖,以及山區的南投苗栗。國民黨的黨產和當年從大陸帶來的黃金一樣很快花光了,蔣介石帶來的六十萬部隊,也只剩下黃復興黨部。
客觀而言,國民黨的崩解是漫長的過程,蔣經國啟動民主化,說自己也是台灣人,民主化即和台灣化打得難分難解,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國民黨在台灣失去多數,淪為在野黨,乃是早晚的事。馬英九以他的無能和認知障礙,加速這個過程,雖然對國民黨有罪,但對台灣民主是有功的。
國民黨在國共內戰中慘敗的因素很多,最重要的一條是,蔣介石以軍隊特務為主,其次是政府,黨部只是掛牌,沒有真正作用,而共產黨以黨領導一切,黨是權力核心,決策核心。來台之後的國民黨,蔣氏父子把黨部當統治工具,李登輝如此,馬英九時代也是如此。 

中常會比座談不如

國民黨的中常會比座談會還不如,中常委阿貓阿狗都可幹,祕書長負責跑腿,黨主席是積極的旁觀者。許多人在台灣說話和放屁一樣沒人理,在大陸卻大受禮遇。中常委的名片,在台灣當笑話,在大陸卻很吃香。國民黨在歷史的夢遊中,逐漸走向懸崖邊。
民進黨的完全執政令人擔心,不久之後,可能被其他政黨取代,但國民黨必須從本質,結構和理念上徹底反省,轉型為民主政黨,在立足點上與民進黨平等,才有東山再起的一天。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