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9日 星期五

蘋論:扁不進 馬則退 ;孫慶餘:馬英九時代台灣倒退卅年。不是大明王朝,是南明王朝。「如朕親臨」的馬金體制;對學生機關算盡的總統;檢驗: 鬼話連篇的馬、江發言

蘋論:扁不進 馬則退

 
 
更多專欄文章
近半年來台灣發生很多政治社會大案,一件接一件,席不暇暖,馬英九在本月14日的國民黨全代會上,以「我是台灣人,我支持中國國民黨」為題發表開幕致辭,砲轟民進黨癱瘓政府,是民主的最大危機。

死不認錯只會卸責

我們今天的民主運作,是李登輝在任時形成的,還相當幼稚膚淺,需要歷任總統領導全國人民繼續改革前進,將它完善化。可惜的是扁執政時沒對深化民主做出什麼貢獻,馬時代更是民主倒退,國際間各項政治評比數據,都顯示出台灣民主自由的退步。馬已做了6年的總統,享有國會多數優勢,竟還說少數霸凌多數,是民主的危機,其錯都是別人錯,自己永遠正確的自戀式人格,令人不敢恭維。
每到選舉,馬就變成台灣人。第一次是李登輝當總統時幫馬站台競選台北市長,李抓著馬的手舉起來,馬高呼:「我是新台灣人」,馬當選了,然後馬就變回中國人了。好久沒當台灣人,最近選舉快到,馬又變成台灣人了。看起來,馬應該是變種人或火星人,他一路遭人懷疑過的有:美國人、中國人、中華民國人和他自稱的台灣人。
我們終於發現馬的祕密:每當他轉變得更保守、頑固、放棄改革承諾,都不是因為中國和兩岸出了什麼問題,而是因為大型選舉將至。他是受到選舉制約反應的動物,可以為了選舉推翻前言、背叛承諾(如黨產)、昨非今是、死不認錯並諉過給前朝、學運、反對黨和民進黨執政的地方政府。
馬在此次演說時表示,6年多來,反對黨92次霸佔主席台,癱瘓國會議事;這種唯我獨尊、排斥異己、羞辱官員、選擇性玩弄法律的心態,才是當前台灣民主的最大危機。 

藍營在野不也杯葛

說得對,民進黨確實有這些問題,可是國民黨在野時是怎麼杯葛議事的?忘記了嗎?請回想一下,就知道這是現世報了;何況服貿協議的確有不少問題,像是開放印刷業、廣告業對台灣民主自由的戕害等。
台灣民主最大的危機其實是:造成危機的人,不知道那危機是自己製造出來的;也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民主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扁不進、馬則退,兩朝16年足夠把台灣民主打回原形。 


孫慶餘專欄:馬英九時代台灣倒退卅年

孫慶餘 2014年09月15日 05:39

餿水油事件像無底黑洞,不但一夕間埋葬台灣美食王國之名,台灣食安也快速隕落,成為「人吃豬食」之國。面對如此空前食安危機,連國民黨地方諸侯郝龍斌都說「販賣餿水油比殺人可惡,判死刑都不為過」,朱立倫都說「毒油比毒品更毒」,站在國家食安第一線的食藥署卻代表馬政府,公佈強冠油檢「合格」、召開專家會議為強冠強力護航、食藥署長並發表「綠燈」說為強冠背書。

馬英九本人更把食安責任推給地方,稱讚中央(亦即食藥署)處置得當。直到紙包不住火,大火不斷延燒,民怨沸騰不止,行政院長才(奉命)出面道歉、善後,表現馬英九式的虛應故事。

馬英九的虛應故事(根源於其無同理心)、永遠卸責、永遠推責(不是推給前任,就是反對黨,如果都推不了,就是下屬扛責),已成他的基本風格。而這種風格久經濡染、向外擴散,也反應在餿水油業者「害人者自稱受害者」、食品大廠如味全「累犯不改」,以及馬政府所屬單位「粉飾昇平,唬哢人民」(維護廠商,罔顧民命)上。官產學在馬英九的六年執政期間串通一氣、吃定人民,食安問題終於病入膏肓。如同馬英九「愛護富人,吃定平民」,貧富差距及房價問題終於病入膏肓。馬英九一直想要拉低台灣,便於兩岸統合。如今他終於如願以償,台灣在文明上真的倒退卅年了!

餿水油事件比起過去的毒澱粉、假油等,是越來越全面,越來越「毒」。老百姓已無安全食品可食、無路可逃。消費者問:「請政府告訴我們,我還能吃什麼?」下游食品廠問:「請政府告訴我們,什麼是合格可用的油?」攤商說:「不知道現在還能用什麼油?」這己遠遠超出地方政府執行面的問題,是中央政府政策面「無法可管,有法也放任不管」的問題,是國安問題。

而政策面會「無法可管,有法也放任不管」,馬英九沒輕重、沒是非、沒標準的為政態度是關鍵。只要事不關己,他就放任(大家),有法形同無法;只要事關個人當時利害,他就苛刻(某人),不惜違法亂紀。而有法形同無法及不惜違法亂紀,本質相同,都是不重法治,漠視官箴。其結果就是今天台灣「國之不國」的亂象。

馬英九當台北市長時,上班時間市府福利社人來人往,還有人去剪髮,與阿扁當市長景象截然不同。我太太上仁愛醫院,看到員工忙個人私事及溜出去買菜,就問:「現在不是上班時間嗎?」對方答:「以前阿扁當市長,規定很嚴,現在馬英九當市長,沒關係了,大家都方便!」可以說,馬當台北市長,螺絲就鬆脫到台北市,當中華民國總統,螺絲就鬆脫到整個國家。炒地皮、哄抬房價物價(政府還作莊拉抬房價及帶動物價大漲)、黑心商品泛濫,以至最後老百姓無安全食品可食、無平價房屋可住,都是螺絲鬆脫、綱紀廢弛的結果。

最嚴重的是,一旦出事,該展現鐵腕決心時,也是三分鐘熱度,很快讓大家(尤其是奸商及建商)看破手腳。像一年多來,食安問題三連爆,行政院去年宣示「食品安全管理十大行動方案及措施」,矢言建立強制登錄制度、全面掌控全程供應鏈(包括上中下游)來源及流向。事後卻全不落實,才會導致廠商及供應源頭普遍僥倖心理,食安問題一波接一波,終至消費者及下游供應商信心崩潰,整個國家進入緊急加護病房。

比起卅年前米糠油事件,受害者猶是少數,今天台灣到處是不明病因,到處是肝病、洗腎患者,馬英九時代台灣不是倒退卅年了嗎?

關係每日民生的食安如此放任,有法形同無法,已如上述。關係馬英九個人顏面的調查及指控又過度浮濫,不惜違法亂紀,例如王金平關說案、張顯耀共諜案,以及之前刻意影響2012總統選情的宇昌察、今年影響台北市長選情的柯文哲MG149疑案、影響基隆市長選情的黃景泰案。

王金平案及張顯耀案當然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檢調及特務被使用到迫害人權自由的程度。黃景泰案肆無忌憚的頻頻捉放,更讓人想到卅年前的特務政治。而宇昌案及柯文哲台大帳戶案,劉億如及羅淑蕾何德何能,竟可「調查」到如此隠秘資料,可以把與外界無關、也不渉弊案的私人行為炒作成儼然嚴重無比的重大刑案,選舉完後對參選人已造成傷害(已落選),全案又雲淡風輕,徬彿全未存在,只有劉億如及羅淑蕾「論功行賞」。這是什麼樣的選舉?什麼樣的政府?台灣人民要的是這種隨時運用特務操控選舉的政府嗎?是玩弄選民有如玩弄愚民的愚民政治嗎?

事實上,說馬英九時代台灣倒退卅年,還有點抬舉馬英九。一九八四年發生江南案後,蔣經國痛悔前非,已經不再玩馬英九這種把戱了。也就是說馬英九玩的,是三十幾年前國民黨的把戲了。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孫慶餘專欄:不是大明王朝,是南明王朝

孫慶餘 2014年08月25日 05:58
張顯耀「共諜案」被高檢署打槍,外患罪辦不成,再朝洩密罪偵辦。總之馬政府就是要辦他「通敵賣國」。原本被許以董事長酬庸的他,只因向媒體哭訴「拔官」草率,幾天之內竟然「孝子變共諜,董事長變叛徒」,罪名日日升高。很顯然,這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你要難看就讓你更難看。

為了讓張顯耀難看,馬政府甚至連兩岸關係怎麼走下去都顧不得了。即使犧牲兩岸關係、犧牲國家前途,內鬥也絕不手軟,這就是馬氏風格(王金平案同屬這種搞法)。過去大家常說馬政府像大明王朝,其實現在看來更像南明王朝!

大明王朝是因崇禎帝剛愎、多疑、用人不專、行事荒腔走板而亡國。最著名的例子是寃殺袁崇煥。袁崇煥以通敵罪名下獄後,南下赴援京師的袁軍趑趄不前。崇禎緊急派人給祖大壽送信,祖率數萬名關東鐵騎跪地,向北京痛哭喊寃。各路勤王之師驚聞袁惡耗,也士氣大亂,無心再戰。晉陝二路援軍更是潰散回鄉,成為流寇主幹。不會打仗的流寇加入這些正規軍後,從此軍容壯盛,終於演出「李自成陷北京」。

而李自成圍北京時,崇禎命吳三桂入京勤王,吳故意遲遲於途,半路聽到北京城破,甚至寧可投降清軍。這也因吳三桂是袁崇煥舊部,袁的無辜被凌遲對他們那一代抗敵將官,打擊太大、太寒心了!沒人願救崇禎,正是崇禎在位十七年「勤政害民」的惡報。

王金平、張顯耀案的效應,對大多數國民黨立委及舊國安系統而言,某方面也像袁崇煥案之於同代將官,「人人寒心」。但馬政府更像南明王朝,因為大明王朝亡於一個崇禎,南明(主要指弘光朝)則亡於一批「崇禎們」。

照理南明偏安一隅,更該團結向外才對。但弘光帝和支持他的馬士英、阮大鋮等閹黨組成連線,一開始「借虜平寇」,聯合外敵清軍對付朝廷外部反對者。接着不顧得勝的清軍正在南下,又大捉東林黨人(東林黨及閹黨已鬥到大明王朝亡國了,沒想到南明王朝只剩一個小朝廷,兩黨還在鬥),整肅朝廷內部反對者。

「弘光們」的行為激怒了同情東林黨的左良玉,以「清君側」之名起兵殺來,全國震動。但「弘光們」不但不思放人安撫,反而把防備清兵的江北前線武力全數調回,大打內戰,並且說:「寧可君臣皆死於清軍之手,不可死於左良玉之手。」結果在前缐與清軍作戰的史可法屢請援兵不到,只能孤軍奮戰至死。史可法死後,不久南明小朝廷也亡了,「弘光們」果然死於清軍之手!

南明「弘光們」的內鬥內行、外鬥外行,讓人想到馬政府的「國共聯手對付民進黨」,民進黨對付完了再對付黨內同志。馬英九身邊的馬士英、阮大鉞也個個如狼似虎,將爭權矛盾的黨內各派各人逐一安上罪名。最不可思議的是,南明為內鬥而對清軍門戶大開,馬政府也為內鬥而置兩岸關係、置國家前途於不顧:既然認定中共都敢收買我方首席談判代表,當然中共更不可信,兩岸談判也玩不下去了!

兩岸談判迄今為止,中方讓步較多,他們自稱是「讓利」。這基本上是中共吸引台方上談判桌的策略。當年做為「辜汪會談」預備會的「焦唐會談」談成後,中方王兆國即對焦仁和引用古代詩句「千里修書為一牆,讓他一尺又何妨。長城萬里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以示中國對台讓利是「看遠不看近」。

因此,最近引發台灣內部大爭議的服貿、自經區協議,與其說是中共陰謀,不如說是馬政府為促成「馬習會」,做了不當讓利。如果不是急於「馬習會」,替馬英九一人做「歷史定位」,上述協議也許不是這種談法。同時,如果不是「馬習會」已確定破局,張顯耀也許現在還在首席談判位置上,更不會因不服馬英九逼他下台,而被安上「通敵賣國」罪。

(大家不妨仔細思考,張顯耀的罪名是否更像馬政府「打自己小孩給對面看」,是對馬習會破局的「惱羞成怒」?張不過是談判者而非決策者,能洩漏什麼重大機密?以中國情報技術之精進,普通機密對他們根本不算機密,能在陸委會內部傳閱的資料更沒有機密價值。中國官媒說得有理,張是兩岸三通的積極推動者,不是大陸在台灣發展共諜的合適人選,他的公開價值要比他進入「隱蔽戰線」價值高。)

自古以來,中國官場之所以被稱為險惡,因為一個人經常不是「你貪污所以你下台」,而是「你下台所以你貪污」。以此類推,張顯耀自然有可能是「你下台所以你洩密(通敵)」,而不是「你洩密(通敵)所以你下台」。今日「馬英九們」如狼似虎的鬥法,真的已超過大明(崇禎)王朝,該稱為南明(弘光)王朝了!



孫慶餘專欄:

「如朕親臨」的馬金體制

孫慶餘 2014年07月07日 05:51
孫慶餘專欄:「如朕親臨」的馬金體制
馬英九總統出訪邦交國,大力為國安會秘書長金溥聰視察情報機關背書。(資料照,林韶安攝)
馬總統出訪中美,在巴拿馬未見軍禮及國歌相迎,失禮至極;在下榻飯店安排盛大餐會,中文請柬上只印「馬英九敬邀」,沒有「總統」字樣,原來大多受邀賓客都來自中國。馬抵達薩爾瓦多,贈勳現場採訪區標示「中國台灣」(也就是中共對台灣的正式稱呼),我外交人員竟稱這只是薩國偷懶,忘了使用「中華民國」全銜。馬政府時代什麼都用騙的,不僅「外交休兵」變「外交休克」,馬指使外交部隱瞞實情;而且「幕僚越權」,國家體制嚴重破壞,馬也振振有詞替寵臣辯護,不惜顛覆現有憲政體制,搞「如朕親臨」的馬金體制。

什麼是「如朕親臨」?就是帝王時代皇帝賞賜臣下一把尚方寶劍,上書「如朕親臨」,臣下就可便宜行事,到處巡視,隨意砍人,儼然皇上或皇帝化身。當然,這種特權是例外,且是臨時性的,只有「帝王就是法律」時代才有,斷然不容於民主時代。但馬英九在出訪記者會上,不談外交降格、總統失格如此大事,居然宛如吃了大力丸般,神情興奮(金溥聰在旁一樣興奮)的替現代版的「如朕親臨」大力背書,簡直視憲政體制如無物!

馬辯稱,國安會祕書長主管業務不限於國防、外交和兩岸,還包括「其他國家重要情況」;金的巡視是去了解業務,如果他不去了解,「怎麼做我的祕書長」、「我反而覺得他會失職」,因為如此提供給總統的資訊,就可能是二手、三手的,「我希望盡可能有第一手資料」。至於是否「幕僚越權」(巡視調查局、警政署),馬說,金不只沒越權,而且上述行為不需總統的授權或示意,法律規定得很淸楚。

事實上,法律規定了什麼?規定了台灣是民主憲政體制,而且是「雙首長制」,行政院是「最高行政機關」,調查局及警政署歸行政院管,而不歸總統管,即使總統要巡視這些單位,也要行政院首長陪同(何況總統從來不越級巡視這些單位)。總統都不能擅自巡視的單位,總統府秘書長或國安會祕書長之類幕僚有權巡視嗎?用膝蓋想就知道了!

那國安會祕書長能做什麼?國安會祕書長與總統府祕書長號稱總統兩大祕書長,但「總統府」是總統的幕僚單位,總統府祕書長承總統之命,綜理「府內」一切事務,指揮、監督府內所屬職員;「國安會」則不是幕僚單位,是諮詢單位,為總統府所屬機關之一,以總統為主席,設正副祕書長及諮詢委員若干名,祕書長只能陪總統出巡,本身無權出巡。

而國安業務(包括情報、特勤等的策劃、執行及支援政府相關機構的國安事宜,如對總統提供「第一手的國安日誌」)則是「國家安全局」的職責,雖然與國安會有關,但只有總統有權指揮,歷任國安會祕書長沒人敢指揮或「偷窺」這個「國家神器」。李登輝說得好:「國安會祕書長只有做祕書的工作而已,祕書長不做任何決策的事。」同時更重要的,「國安會」及「國家安全局」分別受立院監督,不像總統府祕書長只是總統幕僚,不受立院監督。

既然法律已經規定得如此清楚(與馬自認的清楚不同),為什麼馬英九還敢擅作解釋,為寵臣的「幕僚越權」正名、背書?因為他「目無國法」,做什麼錯事都沒有得到報應,所以膽子越養越大,忘了自己是民選的總統,不是皇帝,也忘了總統的權力有界限,民主的分權及制衡原則不容權力隨便「假借」或「轉讓」,幕僚就是幕僚,古代的「欽差大臣」「如朕親臨」不該也不可能(當然馬自認可能)重見於今日,如果仼何人膽敢肆意而為,他就必須背負「意圖破壞國體」「意圖以非法之方法變更國憲」的罪名,屬於內亂罪行為,應被起訴。

在馬英九的解釋下,國安會祕書長權力幾乎無限大,不只可以代行總統職權,還可以侵越行政院權力,甚至號令立法、司法,變成「無人能制」的怪獸。這使人想到古代皇帝的近寵:如漢文帝寵鄧通,不只縱容他冒犯太子(後來的景帝)、擅坐帝王寶座(這是殺頭罪),還賞給他鑄造錢幣的銅山及鋳幤權,使「鄧氏錢布天下」,鄧通權傾朝野,連大才子賈誼都因受他排斥,不能回朝任職,文帝雖敬愛賈誼,也不敢拂逆鄧通,只能「可憐夜半虛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

還有一個例子更可怕,漢哀帝寵董賢,十幾歲乳臭未乾就封大司馬衛將軍,在大宴群臣時,哀帝還當眾說,他要學堯禪舜的故事,把漢天下讓給董賢。當然董賢的下場也和鄧通一樣,只依賴皇帝一個唯一靠山,皇帝一死,他們也馬上跟着皇帝去了!

韓非《愛臣》篇說:「愛臣太親,必危其身;人臣太貴,必易主位。」用現代的話來說,以私愛而忘公誼,為私情而妨體制,是會害及領導者自身及國家的。林肯總統的座右銘就是「一個總統在政府裡沒有朋友」。彼得•杜拉克《總統的六條守則》之三也是這個。馬英九想要顛覆現有憲政體制,搞「如朕親臨」的馬金體制,在國人皆曰不可下,他最好及時停止,以免後悔莫及!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專家評析:對學生機關算盡的總統

孫慶餘 2014年03月30日 16:58
A A A A
專家評析:對學生機關算盡的總統
大陽花學潮從318佔領立法院到330佔領凱道,馬英九總統始終找不到正確回應學生的方式。(吳逸驊攝)
馬英九三拖四拖,萬不得已才對30日佔領凱道行動給予善意回應。而且他對學生四項訴求承諾三項,內容既自相矛盾,又把責任推給立院,廻避獨裁黨主席必須對立院黨紀鬆綁(亦即回復國會自主),才是解開問題之鑰。同時,他再次指摘學生違法,警告民進黨勿利用學生純真,似為自已未來的推翻承諾預留伏筆。以上顯示,除了小動作頻頻,他還是一個機關算盡的總統。

從學生進佔國會,要求與馬對話開始,馬就小動作頻頻,如一再以「暴力」稱呼學生的和平佔領,以「違法」定性抗議他毀憲亂紀的學生,把公民社會的抵抗權及「國家最後的良知」學生蓄意醜化,總統府並一再放假話,分化打擊運動陣營。特定藍營媒體及政客亦配合演出,把這次學運硬抝成民進黨陰謀,把學運領導者描繪為民進黨棋子。一切的一切,都說明馬政府是將學生當敵人對付,將學生對馬政府的不滿上綱為藍綠對抗,甚至以當家鬧事的手法發動「康乃馨運動」,來對抗及抵消「太陽花學運」。

既知道呼籲民進黨不要利用學生的「單純」,又把單純學生當可怕的敵人對付,以不符比例原則的國家暴力驅離行政院靜坐學生(居然還有人指控這些人是「準政變」),以康乃馨「反運動」迎面對撞(阿扁當年也是以此手法對付紅衫軍)。這絕不是一個正派民主國家元首應有的作法,也不是一個曾經參與學運(因此更易同情及了解學運)者的正常反應,當然更與馬3月29日記者會的溫情喊話「學生關心國是的精神讓人動容」,完全格格不入。

會對學生關心國是感覺動容的人,絕不會搞以上一連串小動作,不會對學生要求與己對話充耳不聞。同時學生運動明明是針對馬的下令違反程序正義而發,要拯救台灣民主,如果馬真正對他們關心國是動容,他也斷無可能反咬他們破壞民主、違反法治。馬會如此反常,唯一的解釋就是他並非如他所說,是學運的過來人或同情者。

1971年釣魚台遊行,馬身為台大學生代聯會祕書長,不能不參加,但他遊行回來後到處「陳情」自清,與其他參與學生的坦然以對截然不同。當年底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台大學生展開救國運動,接連要求國會全面改選、內政革新及言論自由等,如火如荼,從頭到尾亦不見馬身影。

而且馬從來不是民主運動的同情者,當年參與釣魚台遊行,馬頂多是一名大中國民族主義者,後來總統直選呼聲高漲時,馬也是委任直選的擁護者。馬把自己打扮成學運過來人或同情者,與他後來的行徑落差極大,例如他在國外留學時,不只充當國民黨反民主文字打手,還被獨派指控是特務學生。

至於說馬機關算盡,他一再以強硬言論及拒絕對話激怒學生,讓事件不斷擴大惡化、學生無法回家,整個社會付出昂貴成本之後,才對凱道行動做出善意回應。這與其說是善意,不如說是計算。他既同意本會期通過國會監督條例,又要同步進行(而非暫停)服貿協議審查,這顯然自相矛盾。他把責任推給國會,也與學運展開後他把責任推給王金平的作為,一脈相承。

該負最大責任的人,永遠故做局外人及調停者,沒有比這更大的機關算盡了!而學生面對一個慣完「兩手策略」,既稱讚學生關心國是,又暗批學生被民進黨利用,既假意對話(不設前提就是對話不必有交集),又授意總統府惡意放話(企圖中傷及分化學生),既承諾解決問題,又不願負責解決問題的國家領導人,除了更加提高警覺,更堅持不懈的奮鬥下去,還能有什麼更高期望!

*作者為知名時事評論人


全文網址: 專家評析:對學生機關算盡的總統-風傳








~十年之前,我不是總統,你不是院長,我們裝模作樣~

「我說了,不要碰學生,結果警政署還是下令要驅離,這一點我非常不滿意,第一,它不尊重地方政府,第二,執法方式也有違法之嫌。」「動不動就驅離,真的把自己搞得像警察國家。」
馬英九, 2004.


「如果一個體系宣稱自己是民主體制,但是它對成員的訴求沒有認真回應,那麼抗議是有正當性的,哪怕是暴力的抗議。那個抗議正當性的多寡,就與體系麻木不仁的程度成正比。」
江宜樺, 2005.

我嚴正懷疑這兩位是不是其實已經死了,
怎麼十年前講的是人話,十年後說的是鬼話。




前國策顧問郝明義今晚在凱道播放總統馬英九4年前與蔡英文辯論的影片。馬指出,「本著尊嚴、對等的互惠原則,在每次正式協商的前後,並對外說明協商的進度,簽署以後一定會送立法院審議,通過之後才會生效。」影片隨即遭到民眾大噓。
新頭殼newtalk2014.03.30 林雨佑/台北報導前國策顧問郝明義於今(30)天下午6點多現身太陽花學運凱道舞台,他現場播放2010年總統馬英九和當時在野黨主席蔡英文辯論ECFA的片段,馬在…
NEWTALK.TW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