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3日 星期六

不下跪就下台 :江宜樺、馬英九、邱文達、魏國彥、葉明功,郝龍斌、


  1. 蘋論:不下跪就下台

     
     
    更多專欄文章
    去年底,首任的食藥署長葉明功甫上任,當時的綠色消費者基金會董事長方儉在本報《論壇》版為文《不吃鹽的食藥署長不適任》,原因是葉明功在上任記者會上竟稱:「我家十幾年都不用油、醬油、鹽、人工調味。」方儉認為,不用油鹽醬油,那是葉自己的「自力救濟」,但做個署長,豈能要全民都「自力救濟」?這心態不適任。
    很不幸地,葉明功上任不到一年,全台的食用油品出了大事後,完全印證了方儉的預測。

    任用長官難辭其咎

    一個自己不吃油的食藥署長,卻在第一時間忙著開專家會議,把餿水油送檢,得到「油品綠燈」、「檢測合格」、「對人體無害」的結論;還有比這種「死道友不死貧道」更荒謬的事嗎?
    這場食安風暴越滾越大,馬政府早有棄車保帥的跡象,這位不吃油的食藥署長任期已來日無多。不過,當時不是早告訴馬政府葉明功不適任,如今出了事卻用他當墊背,這政治責任不會太過廉價嗎?葉明功的長官、同僚及當時要任用他的人,能夠一推二五六嗎?
    餿水油事件延燒了快10天,衛福部長邱文達也神隱了快10天,他沒出來安定人心,原來忙著打電話傳簡訊給國民黨立委要他們出來為政策辯護。邱文達上任3年歷經5次重大食安事件,昨晚傳出連「乖乖」、「孔雀香酥脆」都染餿油,實在讓人忍無可忍;他老兄一句話:「我們能做的都做了。」那,邱文達此時不下台更待何時?
    早在去年的大統長基油出事時,不少學者就警告若未能確實勾稽油品的進出貨流向,一味地提高罰則無法解決食安問題。 

    整個政府螺絲鬆了

    對照《食管法》修法時,政院洋洋得意地稱:「未來不良廠商不敢、不會也不能再從事黑心食品製造。」這是何等諷刺?江揆要統合跨部會修法,出問題豈能道歉了事。
    馬政府裡充斥學者從政,這些博士閣員眼高手低,明明整個政府螺絲都鬆了,出了事卻指天罵地怪東怪西,就是不問責自己。交通部長葉匡時昨天把食安問題歸咎到「好吃又便宜的夜市經濟」,立刻又引來外界一片撻伐。不過,連馬英九都帶頭稱讚行政院這次「快速回應」,把餿水油風波怪到地方政府查緝不力時,有這種說風涼話的閣員又有什麼好意外的?
    阿基師為了自己代言的產品出錯下跪了,他念茲在茲的是信用與責任。我們的官員呢?若不想用下跪來表達自己的「恥感」,那就下台可以嗎! 

  2. 風傳媒 ‎- 5 hours ago
    江宜樺決定不爬玉山了,表面理由是公務繁重,其實是因為被輿論罵到臭頭,憂讒畏譏所致。 輿論罵他的內容包括:近數月來,張顯耀案、高雄氣爆案、 ...

蘋論:毒不死 怎槍斃
2014年09月11日    更多專欄文章

餿水油事件鬧到全國雞犬不寧,台灣的政府高官出現很多奇談怪論和擺爛的態度,就是沒有辭職負責的。

署長出國雲遊
──蒸發派:出事後衛福部長邱文達神隱有如人間蒸發,神祕失蹤搞自閉,一句話都沒說,不知他是氣急攻心,在家養心;或者底氣鬱結,嘴乾上火,在家養病;還是危機處理的能力太低,在家面壁思過;還是被搞得大傷元氣,在家養氣;或者傷神過度,在家閉目養神;還是微服出訪其他黑心食品店家,正在臥底當中,不便說話;無論養什麼,千萬不可養寇自重(寇者黑心食品商是也)。邱部長不戰不和不守,不死不降不走,此時無聲勝有聲,是個沉默是金的黃金部長。
──風月派:台大環境衛生研究所教授陳家揚指出,環保署長魏國彥上任半年,出國3次,至今還在西遊記當中,3個月當中有36天不在台灣,剛好發生高雄氣爆與餿水油事件,災害的源頭都是環保署的管轄範圍。如果環保署有善盡把關的責任,就不會發生回收油混摻豬油的事件。署長出國雲遊據稱是搞「風花雪月的事」。
──毒不死派:食藥署長葉明功在餿油事件爆發後說,餿水油沒問題,並找蘇教授背書說,髒油分散稀釋,等於每人每天一滴,完全沒問題,不會毒死人。於是有人請他倆吃屎,因為吃屎也不會死人。
──槍斃派:許多人欣賞中國槍斃地溝油和毒奶粉業者的魄力,力主修法對有毒食品業者處以極刑,郝龍斌是這種主張的代言人。這違反比例原則,目前沒有人因吃到餿水油而死,不能判業者死刑,但應修法重罰、重判。

總統帶頭諉過
──賴給地方派:代言人馬英九總統是也。他一直沒表態,直到前天才說:「地方政府查廠不夠徹底。」這下可好,直接負責的官府如經濟部、衛福部全部解套,推給地方政府即可。總統帶頭諉過,拍案驚奇啊!
從上述高官的應變態度,即可輕易發現台灣競爭力每下愈況不是沒有原因了;台灣人民感到痛苦也非無風三尺浪了。

*****

焦點評論:這失憶的犀牛皮政府(賴曉芬 沈寶莉)




更多專欄文章

餿水油風暴擴大,但政府未從去年大統黑心油事件記取教訓,至今未積極處理。資料照片

混充著餿水、皮革與動物屍油的食安事件演變至今,至昨已第9天了。中上游食品業者及背書的名廚這幾天紛紛在媒體上哭訴,或是下跪道歉,不管這些是否為公關演出,但到昨天以前馬政府與江內閣,竟沒有任何一個首長,誠心為大量廢油亂竄,好好向人民公開道歉。
馬總統躲到黨團會議說「傷心不傷身」,衛福部邱文達部長則被輿論譴責,才躲進自家黨團裡道歉了事,更不用說環保署長回國後,急著告訴全國人民的是,他不知道廢油也算廢棄物歸他管。
無感、不願道歉,只想定調為單一食安事件,替自己政權進行損害控制與責任切割,這樣的犀牛皮態度,是把20年前即在台灣推「廢油做肥皂運動」的主婦聯盟,以及全民當作傻子嗎?! 

未加取締地下工廠

猶記去年大統黑心油事件時,江宜樺在「全國食品安全會議」中信誓旦旦:我國食安不只是3分鐘熱度,還提出3個落實食品安全的原則:一、食品不可混摻任何違禁添加物、有毒物質或化學藥品;二、不可用低價原料混充出售圖利;三、不應在販售和製作過程,將內容物標示不實或不全。事隔不到1年,江揆提的3點全部破功,原來10多年來我們一直在吃香豬油的毒,以及混了香港進口的偽食用油。請問江揆團隊除漂亮話之外,這1年到底為人民的食安做了什麼?難道你們不該為自打嘴巴與失憶,而感到羞恥嗎?
再來,至今經濟部只管對外談各種服貿貨貿,作為主管機關,卻對沒繳稅的地下工廠與地下回收業者視而不見,更對今年5月放棄生質柴油政策的事裝聾作啞,讓廢油無去路直接轉進食品加工體系。經濟部除了急著要跟GMP食品認證制度切割外,什麼事都沒有做,你有把人民食安放在眼裡嗎?
出了事,整個執政團隊荒腔走板,能躲則躲,放任部屬跨部會互咬嗆聲,全民無所適從,最後演變成人民的怒氣與不信任,全都發洩在像犁記事件中底層女性勞工身上。 

有毒食材把童當豬

20多年來,我們婆婆媽媽一路溫、良、恭、儉、讓,企圖以教育宣導與溫和倡議,甚至自行找小農與良心業者生產食物自力救濟。無奈我們勞心勞力,仍無法抵抗鋪天蓋地的黑心食品;孩子到學校裡,仍舊繼續被當成豬養,校園午餐裡配的是飼料基改豆、飼料油和餿油,結果無毒不中。
現在,我們的憤怒已達頂點,眼看官員們過好日子、自己都不吃大眾油,所以我們先送一瓶廢油進行政院,希望江院長能「面油思過」,在開緊急閉門會議時,打開油瓶讓各部會好好聞一聞,體會一下民間疾苦,收回「傷心不傷身」這種連篇鬼話。我們等著你回應,等著公民團體參與各項監督的機制,來打破產官學合體壟斷的食安風險評估與決策黑箱,讓食品安全監督民主化,以維護我們自身飲食與健康的基本人權。 
賴曉芬 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秘書長
沈寶莉 主婦聯盟環保基金會秘書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