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4日 星期五

馬悅然、陳文芬


師大國文學系講座教授(唯一每學期都返校) 馬悅然院士專題講座一:略談唐代通俗詩歌,其實講minor poets (裦義,非主流/另類.....詩人的六言詩。主持人 鍾宗憲(教授兼系主任 )是寶,很不錯。


《特朗斯特羅默詩選》《特朗斯特羅姆詩歌全集》 《記憶看見我》.../我必須孤獨 Thomas Tra...

漢學家:簡體字將被摒棄 正體字有助文化傳承

2015/4/24 — 15:05
資料圖片:Goran Malmqvist 圖:維基百科
資料圖片:Goran Malmqvist 圖:維基百科
瑞典著名漢學家、諾貝爾文學奬終身評委馬悅然(Goran Malmqvist),將於周六在澳門文化局所舉辦的講座中,擔任講者。他昨日接受當地傳媒訪問時,表示對於大陸使用簡體字感到可惜,認為簡體字日後會被摒棄,他又建議港澳及大陸多培育翻譯人才,令中國文學能面向國際。
馬悅然在訪問中指,正體字對中國文化傳承十分重要,他對於大陸使用簡體字感到可惜,並擔心大陸的孩子長大後因看不懂正體字,而無法閱讀古典作品,但他相信幾十年後,簡體字會被捨棄。
他說:「大陸現在有很多都反對簡體字,他們在後悔。還有,現在小孩子長大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辦法讀1958年以前的東西了。」
他認為,由於中國欠缺翻譯人才,使中國文學作品難以為國際所認識。馬悅然建議澳門、香港或內地聚集翻譯專家及中國專家,研究如何有效地翻譯中國文學。他補充指,現時愈來愈少外國出版社願意出版非歐洲的文學,在外國出版社出版的文學中,只有1%為亞洲、非洲及中東的作品。
馬悅然是諾貝爾文學奬評委中,唯一精通漢語及中國文化的學者,他將於周六的講座主講中國當代文學,內容包括中國著名政治家康有為的生平和人生觀,他曾受康有為女兒委託,校對康有為的作品。
馬悅然院士專題講座11 月 14、18、19、20 日

過去20年,都會去師大後巷的書店買書,老闆還會將"湯用彤全集"幫我加書套.....。圍牆外就是高樓.....巷很靜,樹影很有風味.....近6~7天,因參加馬悅然先生的演講,才有機會造訪: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文學院大樓(誠字樓、正字樓、勤字樓、樸字樓)。由於是7~10層高樓林立,採光不佳。不過,該校文學院的演講極多,似乎遠超過臺灣大學(水準不論)。大學是"樓不在高,有大師則靈",而師大國文系在這方面的表現不錯,講座教授的演講,讓我這校外的阿伯都受益。過去3次演講完,我都會到附近的2手書店買書,它可能是台北較(最)便宜的。

這一周聽4場馬悅然先生的演講,包括今天他與太太-陳文芬主持的"朗誦 瑞典詩人特朗斯特羅默「巨大的謎語」等演講"---期間碰到小我20歲的東海學弟(徐國能老師當然不認識我,不過我讀過他的書《第九味》(聯合文學,2003)).......回途走不同的路,最後還是又去泰順街買二手書......回來整理一下今天的演講花1小時

秋思俳句 十一首http://news.ltn.com.tw/news/supplement/paper/831409 談到翻譯莫言文章中有墨綠的天空,這是瑞典人都沒看過的顏色:墨綠的天空!
啊呀!通紅的竹子!
板橋發牢騷。


用俳句和論文寫回憶錄的星星-猩猩
(據馬悅然夫人講,馬悅然90歲生日,家族30多人在某島度3天,孫女送馬悅然一首俳句:說祖父是"天上的小星星/地上的大猩猩。)
過去幾天,與馬悅然先生握過數次的手,他總有頑童般的微笑......
他前天在自由時報發表的秋思俳句,多屬回憶錄:


"一大包花生,
八兩陳年五糧液:
棄疾在家麼?"

(年輕時在四川與友人擺龍門,午餐食品:他早晚要去見辛棄疾談詩詞。)

"白石停筆了:
螃蟹到底幾條腿?
沒啥子關係!"

(1971年馬悅然帶許多香蕉訪齊白石。白石老人贈畫螃蟹,到畫腳時,身後的僕人?控管腳數制止老人多畫......(因為腳數與禮物的價值成正比......)

"枝上的老鴉
盯著畫家的簽名:
大千的八大!"

(馬悅然有一幅張大千仿八大的畫。)

"藏族的琥珀
想念海邊的松樹:
還在流淚麼?"

.(西藏遠離海,不知琥珀從何而來?)

"墨綠的天空!
啊呀!通紅的竹子!
板橋發牢騷。"

(莫言短篇"大風"中的墨綠天空......)

"樹林燒盡了。
灰黑土中的種子
正做個綠夢。"

(2014 年瑞典某大森林燃燒殆盡有感。)






馬悅然先生與台灣很有緣。從他的演講中,可以知道許多教育方面的事情,值得我們思考。譬如說,他學漢文的第一本書是"左傳" ......,他認為漢朝以後的文言文才沒生命力,之前的書都很了不起,如"詩經" (有中國人問他:中國文學什麼時候才可以登世界文學之殿堂,他說,"詩經"開始,一直是世界級的.....)等等,它們可以從古音中讀出話語的力量。瑞典學院的某位長字輩就說,世界文學即翻譯文學。.....他談到諾貝爾文學獎時,為賽珍珠的"大地"被中國文人貶低而叫屈,為高行健的2本長篇小說和莫言的短篇小說叫好......他說近年來得獎者的平均年齡太高了,他建議大家讀冰島的唯一得獎者Laxness的作品 (此君是全方位的大家,台灣只翻譯一本應景,日本也只有翻譯4本.....他高壽,得獎之後還活四十多年.....)
http://en.wikipedia.org/wiki/Halld%C3%B3r_Laxness

Halldór Laxness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alldór Kiljan Laxness (Icelandic: [ˈhaltour ˈcʰɪljan ˈlaxsnɛs] ( listen); born Halldór Guðjónsson; 23 April 1902 – 8 February 1998) was a twentieth-century Icelandic writer. Throughout his career Laxness wrote poetry, newspaper articles, plays, travelogues, short stories, and novels. Major influenc…
EN.WIKIPEDIA.ORG
Hanching Chung 諾貝爾文學獎全集編譯委員會/編譯,《拉克斯尼斯(1955)/希梅尼斯(1956)》,台北市:九華出版:環華發行,1981年。Wikipedia弄錯,此書翻譯"原爆基地" (1948)中篇。
宋樹涼/譯,《獨立之子》,台北市:遠景出版,1992年再版。原作1934-35長篇。
11月19日 22:


Hanching Chung 我對當時冰島只有15萬人,卻有蓬勃的文檀很驚奇:20世紀的雅典?


2014年秋季的4場"馬悅然院士專題講座"的一主題(後3場)是"翻譯"。我有幸參與前3場,今天並提最後一問,與他談他的"恩人"林語堂先生的英譯"紅樓夢" (存日譯本)及林先生給很好的報酬給"京華煙雲"的漢譯者。馬悅然先生宣讀論文 Words and Silences (這篇論文很值得翻譯、注解) 的插話也很精彩。
http://hctranslations.blogspot.tw/2013/11/blog-post_23.html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