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6日 星期五

賀衛方 (2)社交媒体遭禁封。胡錦濤家。中共楊白冰、楊尚昆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近日表示,他被當局禁聲,不許在社交媒體發表言論。中國當局不斷關閉他的兩個博客網站,一個微博和兩個微信帳號,不許他發聲。賀衛方是北京大學法學院的教授,是被中國當局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的辯護人。賀教授是對中國當局輿論控制表示無可奈何的公共知識分子。賀衛方被禁止發出任何聲音,他認為,目前中國當局對知識分子的言論控制是40年來最嚴厲的。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近日表示,他被當局禁聲,不許在社交媒體發表言論。中國當局不斷關閉他的兩個博客網站,一個微博和兩個微信帳號,不許他發聲。賀衛方是北京大學法學院的教授,是被中國當局監禁的諾貝爾和平獎…
TRAD.CN.RFI.FR|作者:RFI 華語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近日表示,他被当局禁声,不许在社交媒体发表言论。中国当局不断关闭他的两个博客网站,一个微博和两个微信帐号,不许他发声。贺卫方是北京大学法学院的教授,是被中国当局监禁的诺贝尔和平奖…





美国之音
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和中央军委秘书长的杨白冰1月15日逝世,终年93岁。

中国官方新华社当天宣布了他去世的消息,称这位“无产阶级革命家”和“我军杰出的政治工作指导者”“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

身为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的杨白冰上将在1989年中共出兵镇压六四民主示威运动后兼任中央军委秘书长。他的哥哥、国家主席杨尚昆出任中央军委第一副主席的 要职。当时,江泽民刚刚被邓小平提拔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和中央军委主席,根基还没立稳。人们把掌握军权的兄弟二人形容为“杨家将”。

1992年,杨白冰被邓小平剥夺了军权,第二年正式退役。杨尚昆也在1992年中共14大后退休。杨家兄弟失势后,江泽民的权力得到了巩固。杨尚昆在1998年去世,终年92岁,死时享受“无产阶级革命家”尊号。




胡錦濤下台了我才發現沒為他開一傳記/傳說網頁

今天讀這則2011想的是胡錦濤做得到   溫家寶做不到.


胡錦濤的女兒胡海清 
        發佈人:安萍 時間:2011-10-19 20:08:3 
胡錦濤的女兒胡海清,到美國後改名胡曉樺(Hu Hsiao-Hwa),出生於1972年,1989 
年―1993年就讀於清華大學熱能工程系空調專業。 

她不僅學習好,而且為人隨和、低調,在校期間跟另外四個同學住一間學生寢室,週末 
騎一輛舊自行車回家看父母。四年間,沒有人知道的家庭背景。 

畢業後胡海清要出國攻讀MBA,父親胡錦濤堅決不讓。女兒雖與父親大吵一頓,但還是 
執拗不得,只好在上海上市的高科技公司清華同方找了一份工作。 

半年後,胡海清利用單位外派的機會,瞞著家裏來到比利時,準備在比利時學習MBA。 
三個月後,父親得知,大發雷霆,要求馬上回來。 

迫不得已,胡海清又回國工作,先後在兩家外企工作。1995年,在位於上海的中國歐洲 
工商管理學院註冊,完成MBA課程,拿到工商管理碩士學位。 

茅道臨,1963年生於上海,1985年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電腦系,1987年留學美國,後獲 
斯坦福大學工程經濟系統碩士。1993年任華登國際投資集團副總裁。1999年年初加盟的 
四通利方公司(新浪網前身),任營運長。 

茅道臨臉龐瘦削,禿頂,戴眼睛,別說稱不上帥哥,就連一般女人都覺得他“毫無情 
趣”。但茅部長這個人十分精明、做事可靠,為人特別低調。 
他說話辦事有條有理,活潑敏捷,而且好動。正是憑著這些特質,使得茅部長深得器 
重,晉升很快,曾掌管數億美元的投資,而本人也收穫頗豐。茅部長一直沒有成家,對 
女人來說,這是一個克拉級的王老五。 

因緣巧合,1988年,茅道臨認識了胡海清。當得知胡海清的家庭背景後,時年35歲的茅 
便開始對26歲的胡展開了強大淩厲的愛情攻勢。憑著機敏的頭腦已經豐富的經驗,不久 
相貌平平的茅道臨就虜獲了胡海清的芳心。 

愛情在順利進展,但是胡海清並未將此事告知家裏。在她的心目中,父母對她的要求太 
多了,她不想成為別人的政治代價,她想有她自己自由的生活,父親的多次干涉使得她 
十分厭惡,因而她決定一切都自己來。 

不靠家裏,但也絕不要家裏干涉。於是,胡海清開始做生意。茅就給她指引了一條發財 
之道。當時,醫改還沒有進行,很多醫院都對外承包。茅要她去承包醫院,而第一個選 
定的目標就是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 

當時哈醫大院方並不想承包,但是胡海清找到了她的田鳳山叔叔。這位田叔叔時任黑龍 
江省省長。田叔叔和胡錦濤曾同是封疆大吏,關係尚好。眼見胡錦濤即將登頂,便不遺 
餘力為他的女兒大開綠燈。 

先是通知下面,做好哈醫大向外承包的準備,接著打電話給三家國有銀行,要求貸款5 
億人民幣給胡海清。 

而茅道臨則拿出一個億給心上人以示忠心。就這樣,胡海清意氣風發的準備用6億元承 
包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醫院。事實證明,茅的投資眼觀及其獨到,如果當年承包成功, 
十年後這家醫院的年產值已經十個億了。 

可是,這件事情讓哈醫大前院長金錚知道了。他覺得這樣幹不好,一個是他認為哈醫大 
附屬醫院不能承包,另一個是他認為這件事對胡錦濤的影響不好。於是,就找到了當時 
任中紀委書記的尉健行,因為尉也是從哈爾濱出去的,曾任哈爾濱市副書記。尉健行就 
把這件事轉告了胡錦濤。 

胡錦濤再一次大發雷霆,勒令退出,並把田鳳山一頓訓斥,要他馬上停辦此事。胡海清 
的如意算盤再一次落空,但她不甘失敗,又繼續開始承包深圳人民醫院。這一次沒找 
人,全都是自己弄得錢。但還是被乃父阻止。胡海清不由得仰天長歎:為何生與帝王 
家? 

雖然茅道臨指點胡海清承包醫院不順,但是茅道臨與胡海清戀愛的事情對茅道臨的事業 
還是有極大幫助的。由於這層關係,2001年6月,新浪董事會在逼走新浪創始人之一的 
原CEO王志東之後,馬上提拔茅道臨為CEO。 

這能說跟胡海清的家庭背景沒有任何關係嗎?茅道臨也確實有兩下子,上任後不久,新 
浪的財務收入止跌回昇,並實現連續5個季度的持續增長。令人刮目相看。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胡海清和茅道臨的戀愛消息終於被胡錦濤得知,又是大發雷霆, 
堅決不准。這一次胡海清沒有讓步,寧可斷絕父女關係。後在其母的勸說下,胡錦濤在< BR>家親切接見了茅道臨,不得已同意他們的戀愛關係,但是要求茅道臨不要顯山露水,儘 
快退出新浪。茅道臨只好答應,但說需要一點時間。 

此後,胡海清屢次被父親召見,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從權術到厚黑,從韜光到低調,不 
厭其煩的為其分析形勢,終於打動了胡海清,知道其父不易,開始站在乃父一邊,勸說 
茅道臨離開新浪,退出商界,過隱居生活。而茅道臨做為男人,對於事業總是看得很 
重。可是,另一方面,又不能得罪其父,便採取了拖字,虛與委蛇。 

就這樣,胡海清在其父催促下,不斷催促茅離開新浪。而茅一拖再拖,到了2003年。胡 
海清再也不耐煩了,在其父的嚴厲警告下,對茅道臨下了最後通牒,新浪與我,請選其 
一,馬上給出答案,而且要求從此淡出商界。 

在這種情況下,茅道臨又親自去見胡錦濤,想再次溝通,無奈胡錦濤態度堅決,這才使 
得茅道臨不得不重新衡量。選擇新浪,必定離開胡海清,可是離開胡海清自己在新浪乃 
至中國還有什麼價值?誰還肯把自己奉若上賓? 

其次,自己在這兩年的新浪工作中,也得罪了管理層一批人,一旦自己再和胡海清分 
手,這不得馬上就是王志東第二? 

左思右想,罷罷罷,有了胡海清這顆大樹,走哪還不開花?於是在2003年5月11日在美 
國舉行的新浪全體會議上,茅道臨提出辭職。 

新浪也馬上批准了他的辭呈,因為新浪也得到了胡海清父親胡錦濤的態度。接著,茅道 
臨又得到了陽光文化集團董事會主席楊瀾簽署的卸任書,辭了執行董事一職。他在國內 
就沒有任何職務了。 

不久,茅道臨把新浪的個人股份賣掉37.5萬股,變現1687.5萬美金。手中還留有90萬新 
浪股,價值4500萬美金。此時茅的個人財產已經逾億,想必胡海清也非貪婪之人,覺得 
這些錢足以享受生活。 

拿著一大包錢何去何從?在國內不但茅道臨再找不到合適的位置,而且無數家企業高薪 
聘請胡海清也都被胡錦濤阻擋。於是茅道臨提議回美國過隱居生活。 

胡海清通知其父,胡錦濤堅決不許,無奈胡海清心意已決,寧可棄父,不能棄夫,自認 
為這個家庭付出許多,應該有自己的生活。於是當即便和丈夫去了美國,當年在夏威夷 
悄悄結婚,過著隱居的生活。 

時至今日已經8年,綠卡也已拿到。其父胡錦濤鞭長莫及,打不得罵不得,屢次召回, 
無功而返。胡海清的這一做法,使得海外媒體對胡錦濤議論紛紛。國內也成為政敵不斷 
攻擊的口實。 

胡海清有錯嗎?追求自己的愛情與自由,沒有利用公權貪贓枉法,這在當今的中國已經 
難能可貴。可到頭來還是落得個如此下場,何其哀哉?套用一句不恰當的詩“紅顏未老 
恩先斷,最是無情帝王家。” 

胡錦濤如此要求有錯嗎?沒有,可還是落的個女兒離家出走,要知道就這一個閨女,可 
是他們夫妻的掌上明珠! 

怎麼說呢,政治的殘酷常人難以想像。特別是中國。 


------

流放
將罪犯放逐到偏遠處。漢書˙卷二十六˙天文志:「八月丁巳,悉復蠲除之,賀良及黨與皆伏誅流放。」

報導者 The Reporter  2016.7.25
「殺人了!殺人了!」1989年6月4日清晨,賀衛方被激烈的敲門聲驚醒,只見學校廣場上躺著5具年輕屍身,鮮血染紅地面。
他不懂,「為什麼其他國家可以逐漸走向限制政府的權力,走向任何衝突都可以接近和平的解決,而...中國還是一個野蠻國家、還處於叢林的狀態?」那5具冰冷的屍體,就這樣推著他一次又一次挑戰中國司法與恐怖體制...


這些年,中國司法改革進三步退兩步,影響外溢到港台,「被道歉」事件頻…
TWREPORTER.ORG|作者:報導者 THE REPORTER

中国 | 2009.03.17

贺卫方赴新疆任教 自认并非“流放”

据中国媒体报道,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日前被派往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两年。贺卫方被认为是中国颇具影响力的公共知识分子之一。去年他曾准备从北京大学 调动去浙江大学任教,后来江大学因一些"未知原因"浙中止调入贺卫方。外界有猜测认为,贺卫方被派往新疆支教是因为他平时的自由派言论惹恼了有关当局,还 有人猜测是因为他参与签署了《零八宪章》。德国之声记者电话采访了目前已经抵达新疆石河子大学的贺卫方。

德国之声:去年我们听说过您想调到浙江大学任教的消息,后来不知为什么这个调动没有成行。今年3月初又听说您被派往新疆石河子大学支教。您能讲一下整个事件的原委吗?
贺 卫方:去年4月份我也接受过你们的采访,那时候我的工作就已经在调动中,从北大调往浙大。调动的过程其实并不是很顺利,北大这边的同事们都挽留 我,不愿意我走。但是最后我还是下定决心要过去,因为浙江大学准备建立一个新型的法学院,有一些吸引人的办学目标,所以我就决定离开北大。6月份的时候手 续已经办得差不多了。到了8月,事情出了些变故。浙江大学从刚开始非常热情地希望我去,后来变成不能接受我了。我感到特别的困惑。随后的结果就是,北大这 边的同事说,不成的话就回到北大吧。12月上旬我正式回归了北大。现在到石河子大学这边不是调动,而是临时被派遣过来支援石河子大学的建设。北京大学和石 河子大学之间有个长期的合作关系,我应该是常规派遣的一部分吧。
德国之声:您的朋友在互联网上撰写文章说,您自称"口蹄疫患者",因为仗义执言"总捅娄子",所以被称为"总统"。当初您想离开北大去浙大任教和"总统"有关系吗?
贺 卫方:没有。我从北大到浙大完全是自愿的。我自己想有个不同的环境。因为到去年为止,我在北京已经呆了26年,多多少少觉得人一辈子不能在一个城 市里生活的时间太长。这和我发表的言论没有任何关系。这次派我到石河子大学来,我并不了解背景是怎样的。从一般的道理来说的话,总会有一些老师过来。我觉 得,从学校的角度来讲,也可以把它解释成一个很正常的安排。
德国之声:现在网上有人把您这次"西出阳关"称作"流放",说您变成了"守边老鹤",但是也有人说不要进行过度地政治解读。您自己怎么看这次的"西行记"呢?
贺 卫方:的确我觉得现在网络上的言论非常多样化。另外今年也是个"多事之秋",去年又发生了一些事情。一些人冷不丁地听到我被派遣到新疆来,可能这 里面有哪些政治背景。之所以出现很多猜测,是因为如果有什么背景,也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肯说出来。我还是倾向把它作为一个比较正常的工作派遣来看,大家都 要轮流来一下,而且5年前我来过石河子大学,参与一项学术活动。那时候这边的同行朋友都希望将来有机会我来做一段时间教学。所以,可能解释得过分的政治 化,并没有太多的好处。
德国之声:您以后还会继续当"口蹄疫患者"吗?
贺卫方:(笑)去年我在工作调动过程 中遇到很多麻烦的时候,还是一直坚持直率地对一些重大问题提出我自己的看法。我的博客还是经常对中国司法改革最 近出现的一些问题,包括方向性的一些问题提出坦率的批评。我并不觉得这会影响我按照以前一贯的风格继续发言。关键我想,稍微理智些的人都可以看到,我发出 的观点都是非常建设性的,特别注重建立一个制度是否既有助于保障人权,同时也有助于提升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公信力。我并不认为这样的做法应该改变。
德国之声:北京大学自称是中国民主科学思想的发源地,但现在是在北京大学发生这种背景不详派遣您去新疆支教的事。您觉得这对北大来说是一种讽刺吗?
贺 卫方:这所大学从历史上来说具有非常好的一种传统。最具有感召力的就是它对学术自由的坚持、对于大学独立的坚持。1949年以后的北京大学和过去 的北京大学已经发生了一个比较大的断裂。在一个新型的社会主义体制下,北京大学并不能变成一个是世外桃源。它只能是在这样一种体制下的大学,原先所坚持的 传统在49年后相当长的时间里是一种被批判的被排斥的东西。我自己感受到的情况是,在过去的这些年间,北京大学的校园、教师群体还是在努力寻求回归某些传 统。但是这个过程看起来并不容易,因为大的体制还存在一些非常严重的制约。我想,我也好我的不少同事也好,大家都在努力地一点一滴地积累,去改变它。不是 特别容易,但是大家都去坚持都去努力,总会有一个更加光辉的明天吧。
作者:洪沙 责编:叶宣



賀衛方(1960年),山東牟平人,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著名法學家,《中外法學》主編。網名守門老鶴。2001年第一期《中國青年》把他列為「將影響21世紀中國的100個青年人」之一。

目錄

生平

事件

  • 1998年在《南方周末》發表《復轉軍人進法院》一文,引起軒然大波,並引發大家對中國法官制度的思考。
  • 2003年孫志剛事件中與另外幾位教授上書,建議啟動憲法規定的「特別調查委員會」。
  • 北京大學一塌糊塗BBS遭封,賀衛方致信許智宏校長,表示異議。
  • 他參與起草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法院組織法草案里,各級法院的名稱沒有前冠人民二字。
  • 2005年6月23日公開聲明暫停招收碩士生,被認為是對現行招生體制的質疑。
  • 2005年12月25日就武漢大學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周葉中剽竊事件發表文章「周葉中教授事件及其他」,嚴厲聲討學術腐敗。
  • 2007年2月其講述章詒和著作的貼子(發表在新浪博客上)被無故刪去,賀與三位人士發表抗議聲明。
  • 2007年底,浙江大學光華法學院院長孫笑俠邀請時為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的賀衛方加入光華法學院,以期共同實現教授治校的理想。2008年7月,《南方周末》、《中國青年報》等媒體報導了賀衛方將辭去北大教職南下浙大。11月,華東政法大學楊師群教授在自己的博客上稱,辭去北大教職的賀被浙大拒收,「正處於無單位生存的尷尬境地」[1]。幾日後,賀衛方在博客里委婉向外界表示自己沒有去浙大,仍然居住在北京[2]。2008年12月16日,北京大學法學院院長朱蘇力表示賀衛方已回北大任職。
  • 2009年3月賀衛方赴新疆石河子大學支教,據賀本人表示,預計將會在石河子大學任教兩年。
  • 2011年1月回歸北京大學。
  • 2011年4月,賀衛方發表《致重慶法律界的一封公開信》,就當時重慶的「唱紅打黑」發表了個人看法。並告誡王立軍,沒有獨立司法就沒人是安全的。[3]

著作

  • 《司法的理念和制度》
  • 《法邊餘墨》
  • 《具體法治》
  • 《運送正義的方式》
  • 《超越庇里牛斯山》
  • 《四手聯彈》(與章詒和合著)

參見

參考文獻

外部連結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