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23日 星期四

1948年的「長春圍城」.......遠藤譽專訪:中共與日軍共謀對抗國軍、某老人 (經過長春圍城生死)


第二本書《在滿州》,梅英東的野心更為龐大,在他筆下的東北,有如亞洲巴爾幹半島的糾結難解,從日俄戰爭、國共內戰、太平洋戰爭一路延伸到1950年的韓戰,中、日、俄、韓在此割據又交疊,梅英東不只處理歷史,也關注當下東北的土地炒作買賣問題,為此特地向美國農村發展研究所的學者請益,也和獨立調查公司Fathom China合作。《在滿州》將在中國出版,內容有一處被刪改,那是1948年的「長春圍城」,林彪所率領的共軍圍住國民黨部隊,也包圍長春這座城市。5個月間不准平民離開也不准補給品進入,至少死了16萬人,相當於廣島原子彈的致死人數。梅英東說:「在中國的版本我不能說共產黨殺了30萬人,而改成30萬人死亡,搞得像意外,其實很可笑,讀者都知道30萬人死於共軍圍城。」https://www.twreporter.org/a/michael-meyer-interview


[精選回顧] 日本築波大學名譽教授遠藤譽出版《毛澤東——與日軍共謀的男人》一書,論證了毛澤東率領的中共與日本駐上海特務機關合作打擊國民黨的史實。BBC中文網特約記者童倩專訪遠藤教授。


前言:從一則報導與一本書說起
月前美國之音曾有一則短短的報導:日本學者遠藤譽,兩年前出版的《卡子──沒有出口的大地》一書,內容披露1948年國共第二次內戰時,慘絕人寰、卻少有記載的長春圍城事件。遠藤的著作逐漸受到各界注意,該書英文版於今年8月問世
遠藤譽現任東京福祉大學國際交流中心主任,1941年生於長春。童年時期經歷的長春圍城是其一生的創傷。她受訪時表示:「我已75歲了,時日無多。無論中國還是日本,了解圍城實情、經歷慘劇的人在一天天變老和減少,我等不到中共自己坦白。」她想為歷史留下記錄,「要拚盡全力拿出成果」。
美國之音的這則報導,與遠藤譽的談話,讓我想起,一年前,我也遇到過這樣的一個人,也是拚了力,想辦法要讓人們知道,他們曾在70年前的長春經歷過什麼。雖然願意聽的人,始終不多。
我能做的,或許是藉獨立評論專欄的一角,記錄下這一段萍水相逢,以及他們想要喚起關注的努力與掙扎。
▋2015,長春機場,老人
去年8月,赴長春參加一會議。回程,在機場辦好登機手續,排隊等著通過出境口時,一個女子帶著一位長者走近,詢問隊伍,有沒有人要飛到高雄?我說我是。女子把長者引向我,託我帶著也是要到高雄的長者同行。長者只攜帶一只手提行李包。
長者跟著我走進候機室。與他寒暄問候幾句,但是他濃厚的鄉音,耳背,再加上已經有些混亂的表達,我們兩人的溝通頗有困難。努力了一陣之後,我們面對面安靜坐著。
突然,他打破沈默,冒出一句,「死了40萬人,慘啊」,接著以方圓十公尺都可以聽得到的音量開始反覆說著,「長春死人啊,活活餓死40萬人」,「有個小男孩,來我家要飯,我如果分一口吃的給他,說不定他還活著」,「我爸被活活打死,共產黨把我拉去當兵了……」
他反覆說著說著,跳躍式的敘述看似對著眾人說話,也看似自言自語。
▋1948,長春圍城,小男孩
候機室其他旅客開始注意到他。與我同機的友人好奇問了句,說的是長春圍城嗎?長者看到有人回應,話匣子打開,更加滔滔不絕重複述說著,小男孩來要飯的情節。
我不是十分瞭解長春圍城的細節,只約略知道1948年,國共二次內戰時,共軍曾包圍長春城,試圖逼降死守城池的國軍;半年圍城,國軍糧盡援絕,百姓死傷無數而降。但坦白說,我沒有細想過,那是怎樣的饑寒交迫;也未曾留意過那樣的死傷究竟是何等的慘重。對待歷史,隔著時空,有時,我們確實是輕狂了些。
老先生急促匆忙的想要告訴候機室的乘客們,他家當時家境不錯的,但是共軍圍城半年,城裡的存糧也吃完了,人人自危。那個不認識的小男孩,大約十歲吧,那天到他家敲門,說,就只要一口吃的。他是想把手中的一點食物分給小男孩,但是大人制止了。於是他看著小男孩走開,走沒幾步路,竟倒地了,也不知是死是活,也沒人去看看那個孩子是不是還有一口氣;到處都是死人,多一個、少一個已經沒人在意,滿街屍骨,多的是沒人收拾的殘骸。「……我如果分一口吃的給他,說不定他還活著……現在早都化成泥了吧……」
老先生急促的說著,反覆提起那個小男孩。他的表達時而清晰,時而雜亂,候機室的乘客們漸漸失去了禮貌上的耐心,越來越少人聽他說話,但是他仍努力說著。



獨立評論在天下

【這個從滿洲國走來,經過長春圍城生死,最終來台的老人】

去年八月,我在長春機場遇上一位老人,這老人看似喃喃自語,嘴裡說的是當年的「長春圍城」事件,他時而激動、時而淚流滿面,那是1948年,國共二次內戰時發生的事。而這段慘絕人寰的歷史卻鮮少被記錄,當時共軍曾包圍長春城,試圖逼降死守城池的國軍;半年圍城,國軍糧盡援絕,百姓死傷無數而降。

這位老先生說,這些年來,一直在收集長春圍城的資料,希望在他還活著的時候,讓世人知道,曾經有過幾十萬人,在當年國共內戰,共軍包圍長春城,不惜讓城內數十萬居民與死守城池的國軍共亡...


#故事很長但真心淚推看完



辛翠玲:那個從滿洲國走來,背著歷史的人 - 獨立評論@天下 - 天下雜誌
老先生急促匆忙的想要告訴候機室的乘客們,他…

OPINION.CW.COM.TW|作者:獨立評論在天下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