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7日 星期三

王雪紅:姚惠珍《王雪紅假公益真投資》系列報導得獎;股民錯愛;「假公益真投資」;落難,獨攬大權;兵敗 ;傳出何永生傳出將離職;劉慶東將辦理退休;周永明 黎智英等 A Long Fall for Taiwan Smartphone Maker





爆料王雪紅的記者得獎 頒獎人嚴凱泰迴避、TVBS記者缺席 - 信傳媒
信傳媒

CMMEDIA.COM.TW|由信傳媒上傳
鄭國強 2016-12-07 20:10


獨立記者姚惠珍7日以《王雪紅假公益真投資》獲頒吳舜文新聞獎,但原先負責頒獎的王雪紅好友、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缺席,由王雪紅投資的TVBS電視報導也得獎,但記者未到場領獎。姚惠珍說,「對於TVBS同仁全面缺席這次頒獎典禮,感到遺憾,媒體是社會公器,不應受資方或任何人影響,這對新聞工作者很不公平。」

第30屆吳舜文新聞獎7日下午在新店裕隆汽車城圓頂劇場舉行頒獎典禮,獨立記者姚惠珍以投稿在《新新聞》的《王雪紅假公益真投資》系列報導得獎,但同樣獲頒「兩岸新聞報導獎」的TVBS卻全員缺席。一位現場媒體同業說,「以前都是新聞部副理楊樺帶著大隊人馬來領獎,今年全部缺席抗議這篇得獎吧。」

姚惠珍說,「從我入圍兩大新聞獎以來,對方不斷施壓兩大新聞獎基金會(根據聯合報報導),兩大基金會及評審委員能保持獨立超然的態度,不受干預地頒獎給我,我十分感激。」


好朋友被爆料,嚴董尷尬成夾心

但巧合的是,王雪紅的好友、吳舜文新聞獎的主要捐助者裕隆集團董事長嚴凱泰本為頒獎人,7日也同時缺席,裕隆回應「嚴董事長6日已表達今日另有要事不克出席。」

但裕隆內部人士表示,「嚴董沒有干涉新聞獎主辦單位評選,評審選出姚惠珍的報導,太尷尬了!」他補充說,嚴董承襲母親回饋社會精神,立意良善繼續支持吳舜文新聞獎,不想去蹚這個渾水,去頒獎會被說話、被人做文章,不去也會被人做文章,怎麼做都很為難。




謝金河新增了 6 張相片
台灣股民太溺愛王雪紅了!
阿扁總統從政,留下最經典的一句名言「有夢最美,希望相隨」。在資本市場能不斷編織美夢,而且讓股民及市場深信不疑的,台灣只有王雪紅一個人能讓大家不停地追夢!
宏達電去年大虧155億,EPS是負18元以上,如果把公司名稱蓋起來,這家公司股價可能只有個位數字,但是,宏達電今年仍創造出一個AR,VR題材,又讓股價從40.3大漲到136.5元。最近,市場傳聞宏達電可能把這個當紅的虛擬實境部門切割出去獨立成為新公司,但公司隨即否認。
今年第一季,宏達電本業虧損48億,加上出售龜山廠的業外進帳,仍出現26億的虧損,EPS是負的3.16元,宏達電的手機在中國銷售出乎意料之外的差,但是,公司仍不停地編織美夢,告訴大家,宏達電第二季會比第一季好,第三季又會比第二季好⋯⋯
在台灣股市中,能夠讓股民不斷受傷,卻又能天天充滿希望的,只有王雪紅!威盛從629元跌到4.3元,第二棒宏達電又從1300元跌到40.3元,這次虛擬實境題材又讓宏達電又炒了一次⋯⋯
從2000年迄今,王雪紅從威盛到宏達電,讓股民荷包損失上兆元,到今天,大家依然那麼愛戴王雪紅,這堪稱是世界級的奇蹟!


新新聞粉絲專頁
 【封面故事】王雪紅的「假公益真投資」
 
文/姚惠珍
 
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捐助成立的公益信託主愛社會福利基金(簡稱主愛社福基金),持有王雪紅八間投資公司一成股權,市值約當六十.五五億元,卻驚爆二○○九年至一四年間,擁公益之名、避稅特權以及巨額身價,卻僅願分兩次捐助總額八十萬元來從事慈善。
相較於「公益支出極小化」,王雪紅這八大投資公司手握數百億元現金,不願派發現金股利給主愛社福基金等股東做公益,卻大肆投資,其中僅全德、利威等三家投資公司一年內就透過轉投資公司斥資逾九十億元入主TVBS,引發王雪紅「假公益、真投資」的爭議。
 
據公益信託主愛社福基金所揭露的資料顯示,主愛社福基金從○九年成立至一四年的六年間,僅分別在一一年及一三年捐贈五十萬與三十萬元從事慈善活動。其中五十萬元竟還是「左口袋捐給右口袋」,捐贈給自家的財團法人威盛信望愛慈善基金會;另外三十萬元捐給屏東縣伯特利全人心靈關懷協會。其餘四年未支出分文於公益活動,合計六年捐助公益善款八十萬元,比六年來的信託管理費三百萬元還要少。
 
據熟悉公益信託作業程序人士透露,《信託法》中關於公益信託的監督許可辦法規定,若無正當理由該公益信託連續三年不從事慈善活動,主管機關衛福部可以廢除其成立許可,「主愛社福基金在二○○九年、二○一○年皆未投入分文從事慈善,在二○一一年捐五十萬元給財團法人威盛信望愛慈善基金會,就是在鑽規定漏洞。」
 
進一步追查發現,公益信託主愛社福基金託管資產為王雪紅成立的八家投資公司股權,包括欣東、威智、弘茂、威連、利威、全德、坤昌與冠大等投資公司股份,持股數均為一○%,而王雪紅皆為這些投資公司的單一最大股東,最高持股高達四五%。細究這八家投資公司的董監事名單,可以發現除了冠大科技外,其餘七間投資公司董事長皆由王雪紅大掌櫃江素蘭出任,而王雪紅左右手、新北市召會長老歐陽家立也是這七家投資公司董事,並且也是財團法人威盛信望愛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這七間投資公司中,威智、威連科技、弘茂與坤昌等四家公司,分別是宏達電第一、二、四以及第八大股東,持股比在一.一三%至五.二九%之間,合計持股數為一四.○二%,當宏達電獲利步入巔峰時,這四家投資公司宛如王雪紅四個小金庫。
 
以○五年至一一年宏達電獲利爆發期的七年為例,宏達電合計稅後純益逾二一七七億元,宏達電也大手筆派發現金股利給股東,合計配發一四二○億元。其中威智、威連等四家投資公司因手握一四.○二%股權,這七年間僅僅宏達電的現金股利入袋就高達二百億元。至於其他投資公司雖未名列前十大股東,也同樣手握宏達電、威盛、建達、立衛等上市櫃公司持股,在股價高峰期處分資產,八大投資公司獲利驚人。
 
‪#‎全文詳見1518期新新聞‬
 
‪#‎本期新新聞已於全國出版上市‬




【王雪紅 打造2股王又落難】
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一生傳奇。她是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女兒,一手打造兩個台灣股王:威盛與宏達電,但兩家公司也先後落難。
觀察宏達電與威盛的起落,王雪紅有三大問題:沒掌握到市場轉換、無法斷然處理人事,以及公司治理待改善。
▲閱讀更多↓↓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8306
‪#‎HTC‬ ‪#‎王雪紅‬


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一生傳奇。她是經營之神王永慶的女兒,一手打造兩個台灣股王:威盛與宏達電,但兩家公司也先後落難。
CW.COM.TW

宏達電大地震,周永明下台、王雪紅獨攬大權幕後
作者 財訊 | 發布日期 2015 年 04 月 11 日 | 分類 名人堂 , 手機 , 財經
e0119ec12c80496983507afd9a438484

周永明要下台的傳聞,兩年來從未間斷過,何以王雪紅會在最近這個時間點做了這個決定?周永明到底犯了什麼錯,讓王雪紅不得不拔掉他的大位?

2 月底,宏達電前任執行長周永明在西班牙巴塞隆納的世界通訊大展(MWC)發表會上,在台上賣力展示其暗中布局多時的虛擬實境裝置 hTC Vive,但那時他心裡早已有數,這應該是他最後一次以宏達電執行長的身分出席的重要活動。
相隔不到 1 個月,宏達電宣布周永明卸下執行長職務,改由董事長王雪紅兼任,王周共治局面至此也正式結束。

台面上共治 台下漸行漸遠

其實,周永明要下台的傳聞,從 2013 年之後就從未間斷過,何以王雪紅會在這個時間點做了這個決定?而讓宏達電攀上高峰又墜入紅塵的周永明,究竟又犯了什麼錯,讓王雪紅不得不拔掉他的大位?
在過去的 1 年多,周永明幾乎就是一位看守執行長,王雪紅與周永明的關係漸行漸遠。在每一次的公開場合,王雪紅總是喊話說,對周永明帶領的經營團隊很有信心,然而王雪紅在內部管理上,卻開始削弱周永明的權力,周永明在營運不振的情況下,乾脆讓王雪紅參與營運,但王雪紅介入愈深,同時也意味著周永明隨時可以被取而代之。
王雪紅過去對宏達電的營運幾乎不曾插手,因此她需要部署自己的棋子,一二年 4 月被王雪紅找來的財務長張嘉臨,當然是最佳人選。張嘉臨憑藉自己的科技背景與金融歷練,加上王雪紅的力挺,很快就熟悉宏達電的運作,並在一三年底再拿下全球業務大權,他也與原任研發長、現任營運長的陳文俊形成某種結盟關係。
後來,在與供應商及重要客戶的會議中,周永明與原任營運長的劉慶東經常未被邀請,而是由王雪紅帶著張嘉臨一起出席,必要時也會帶著陳文俊,周永明過去掌握的重要供應商及電信客戶,也都紛紛政治正確的向王雪紅這一派投靠;對王雪紅而言,何時能夠摸透上游供應商到下游客戶,就是周永明下台的時機。
一四年 3 月,宏達電在倫敦與紐約同步舉行 hTC One M8 發表會,分別由王雪紅與周永明主持,雖然號稱是雙主場,但明眼人都看得出來,王雪紅主持的倫敦場,才是真正的主場,所有高階主管與重要合作夥伴都去了倫敦,周永明在紐約顯得格外落寞;原本王雪紅計畫在發表會後,就要更換高層人事,但因為宏達電內部還有智慧穿戴、虛擬實境等新案子還在開發中,因此讓周永明又多做了一年,並在宏達電於一四年成功轉虧為盈,周永明領軍的新興產品進入量產,王雪紅一派完全掌握公司大局,才終於順勢推進,讓周永明頗有尊嚴的下台。
周永明在擔任宏達電執行長將近 10 年的期間,立下不少戰功,他帶領宏達電從代工轉型發展品牌,並從微軟 Windows Mobile 轉向 Android 平台,讓宏達電股價 2 度登上千元以上高價,市值一度突破兆元大關,甚至超越當時的手機霸主諾基亞。
但宏達電在一○年至一一年登上顛峰之後,於一二年之後明顯走下坡,公司風波不斷。周永明在產品策略、供應鏈管理、用人管理等 3 大方面,都出現不少漏洞,使得宏達電逐步失去在市場上的競爭力,全球市占率從 1 成多的高峰掉到 2% 以下,而周永明也逐步失去了王雪紅的信任。

周犯 3 大錯 成為致命傷

周永明是工程師出身,他對於研發產品很有興趣,但他過度專注於研發自家的產品,卻忽略了對競爭對手的掌握,更缺乏快速應變的能力。一二年之後,三星電子、樂金電子、華為、小米等許多手機品牌相繼竄出頭,周永明還沉浸在過去宏達電的勝利中,認為宏達電的手機最創新、設計最漂亮,沒能加速創新的腳步,hTC One 系列手機接連做了四年,早已失去反擊對手的最佳時機。
周永明很喜歡把創新與價值掛在嘴邊,他希望把 hTC 建立成高階品牌,但他也因此錯估了平價智慧型手機崛起的趨勢。一○年起,當中國手機品牌成功發動高規格、低價化的手機戰爭,並在新興市場掀起風潮,出貨量遠遠超過宏達電,宏達電卻遲至去年才加入這波戰局,最終已經難以扳回頹勢。
另一方面,因為周永明對自行研發生產的堅持,以及偏好特定供應商,也讓宏達電陷入不少風險,一三年旗艦手機 hTC One M7 一上市就因良率問題而延後出貨;而宏達電遲遲不願釋出 ODM(製造與設計)訂單給外部團隊,或者導入較有價格競爭力的晶片與零組件方案,也讓宏達電成本結構居高不下,這些問題一直到張嘉臨加入後才有明顯改善。
周永明在產品端、供應鏈端的決策成敗或許見仁見智,但在用人管理上確實未能展現應有的氣度與胸襟,這也是王雪紅不得不揮淚斬馬謖的關鍵原因。
周永明最早帶領創意長陸學森、行銷長王景弘、全球業務執行副總莊正松等戰將,為宏達電打響 hTC 品牌的第一炮,但在公司步上快速成長軌道的同時,周永明卻擔心這些戰將功高震主;他加速引進外籍兵團,削弱這些左右手的權力,甚至故意拉抬 A 來制衡 B,導致後來莊正松、陸學森、王景弘一氣之下紛紛離職。

新團隊守成有餘 開創不足

而這些坐領高薪的外籍兵團表現不如預期,卻引發本土團隊與國際團隊的文化衝突,一二年之後公司業績與股價由盛轉衰,高層主管接連出走,研發人才也大量流失,甚至在一三年還爆發設計部門副總簡志霖等人盜取公司機密與設計費的內鬼案,讓周永明面子與裡子盡失,他也因此更形失勢,後來對內對外都轉趨低調,不復過去的霸氣。
王雪紅在親掌兵符後,主要大權將落在張嘉臨與陳文俊手上,這兩人都深受王雪紅信任,而且各自在業務與財務管理、產品研發與製造上分工,王雪紅主要負責行銷與客服,架構起全新的鐵三角,但外界卻普遍認為,這是一個守成的團隊,完全不具有開創新局的本事。
無論是從外部激烈的競爭環境,或者內部士氣不振的氣氛來看,宏達電要在智慧型手機市場重新站上高峰,幾乎已經是不可能的任務了。對於新的經營團隊來說,只能繼續朝向委外研發生產、加強新興市場與中低階手機戰力、提高管理效能等方面著手,勉強撐住獲利底線。
至於周永明在卸任執行長一職後,轉為帶領 hTC Future Development Lab 負責未來產品的開發,幾乎是與前研發與營運總經理劉慶東的下場一樣,就是被冰到冷凍庫了;即使周永明還希望透過穿戴裝置、物聯網、虛擬實境等新興應用,證明自己在創新上的殘餘價值,但充其量就是當一個精神領袖,壯志未酬的感慨只能說給自己聽了。
(本文由 財訊 授權轉載)

2014.10
宏達電昨(10.2)日宣布,將由創始元老研發長陳文俊出任營運長,即日起生效。未來宏達電將由董事長王雪紅執掌行銷,執行長周永明專注於新產品設計,營運長陳文俊則與全球業務總經理暨財務長張嘉臨各掌理智慧手機製造、業務等,以 4 人共治模式,積極面對競爭激烈的智慧手機市場。
對於外界盛傳,宏達電將重回代工領域;對此,周永明亦證實,宏達電的確將重返代工市場,以藉由代工平板來作為練兵的機會。他認為,這雖然是不得已的決定,卻也是最好的時間點,宏達電可藉此衝刺營收規模、提高生產線產能利用率,並可重新提高宏達電在主要市場的品牌知名度。
周永明並且強調,未來宏達電不能再只靠單一產品智慧手機,需要找到新的創新產品;他透露,公司將推出穿戴式裝置產品與平板電腦,預期至明年首季即可望揭曉。
(MoneyDJ新聞 記者 新聞中心 報導)

2014.7.15宏達電行銷大將何永生傳出將離職

在品牌智慧型手機戰場進入割喉戰之際,宏達電(2498)再傳高層人事異動!除了行銷長何永生傳將離職,另在宏達電任職長達16年的研發與營運總經理劉慶東,亦傳出將辦理退休。宏達電低調表示,何永生目前正休長假,但未證實是否已離職。

宏達電表示,hTC是一家不斷創新、追求改變的企業,更會採取行動來強化品牌精神。公司會持續對整體營運做出正確的決策,以推動公司未來的發展。我們相信公司現在與未來的經營策略是正確的,並將持續強化hTC的品牌精神。

宏達電進一步表示,公司有足夠的人才儲備及適當的管理架構,以配合公司未來發展,並確保其運作穩定,同時本公司的營運及發展不會因人員異動而受到影響,「未來,hTC將繼續聘請各領域人才,以實施我們人才儲備的戰略需求。」

據了解,宏達電今年3月以來人事變動風聲不斷,7月初更有科技網站點名多項高層人事異動傳聞,但據消息人士透露,今天執行長周永明發給員工1封內部信,就職務調整做說明,劉慶東仍會在經營團隊中擔任經營主管,負責新興產品規劃、資訊、客服等相關業務。現任財務長兼全球業務總經理張嘉臨、研發長陳文俊除原本職務外,將兼任產品組合規劃業務。

觀察近期宏達電內部人持股變動,劉慶東在5、6月各賣90張及10張股票,目前持股還有1650張。(陳俐妏/台北報導)










在宏達電任職長達16年的劉慶東,傳出將辦理退休。資料照片




2013.11【本報訊】《華爾街日報》昨報道,壹傳媒(282)主席黎智英過去兩個月買入台灣手機製造商HTC約2%股權,按昨日收市價計,持股市值超過6億元。報道 引述黎智英指,相信HTC將會面對更多投資者的改革要求,以扭轉近年銷售下跌的命運。
黎智英發言人Mark Simon回應傳媒查詢時證實相關消息。他表示,HTC現時估值遭低估,相信有潛力錄得增長。報道又引述黎智英過往的言論,指HTC將會面對更多積極進取 的投資者要求公司改革,去扭轉銷售下跌的情況。報道估計,黎智英將成為「積極進取投資者」協助改革HTC。HTC未對有關消息作出回應。
持股市值逾6億
根據彭博資料顯示,HTC現時已發行股本約8.52億股,按持有2%股權計,黎智英相當於持有約1,704萬股HTC股份,若以昨日收市價144元台幣計 算,市值約6.47億港元。HTC現時總市值約323.49億港元。
HTC早年在智能手機市場曾風光一時,2011年時曾登上美國第一大智能手機商,惟近年面對蘋果公司及三星等激烈競爭下,業績不斷下滑,今年第三季錄得淨 虧損約29.7億元新台幣,股價更由2011年4月不斷下挫,至今累積下跌逾85%。

模糊的信息

〔中央社〕宏達電執行長周永明確定卸下部分營運職責,交給董事長王雪紅打理,宏達電表示,周永明專心創造產品,王雪紅將一同參與營運、銷售與行銷等事宜。

周永明接受英國「金融時報」專訪指出,「過去數月來,我得以更加專注,在此之前,我實在忙翻了。」「我肩負太多職責,我必須更加專注創新與產品組合。」

宏達電發言管道表示,現在是公司極為關鍵的重要時刻,必須要保持在最專注狀態,因此周永明會專心創造最棒的產品,並確保公司擁有最佳的執行力。

宏達電強調,伴隨王雪紅的參與,未來周永明將有更多的時間專注於產品的創新,且仍以執行長的身分為整體營運做出最終決策。

市場人士表示,王雪紅於1997年創建宏達電後,一直密切參與公司發展策略;於2004年接掌宏達電執行長的周永明,近來因公司業績欠佳,過去數月來承受頗多壓力。

宏達電旗艦機HTC One去年問世後,面臨供應短缺問題,導致銷售不如預期,周永明承諾明年將取得豐厚的成果。

 

A Long Fall for Taiwan Smartphone Maker

高不成低不就,HTC自救難


台北——就在兩年前,台灣的移動設備生產商宏達國際電子 (HTC)還在全球高端智能手機的銷量大爆炸中大展宏圖。它在各類獎項上屢有斬獲、股價創下紀錄、頻頻出手收購,還忙着從競爭對手那裡挖高管,以期對蘋果 (Apple)、三星(Samsung)和RIM (Research In Motion)的強勢地位持續發起猛攻。
這樣的日子已經一去不復返了。HTC股價與2011年4月的高點相比大跌88%,在今年6月30日結束的第二季度,利潤下降了83%。公司還發出預警,第三季度的數據將更顯慘淡。
還有更糟的。
有幾名挖來的高管已經離開,而本來的設想是,讓他們幫助公司增加出貨量並進行多宗收購。而且還有越來越高的呼聲要求腹背受敵的首席執行官周永明(Peter Chou)下台,台北傳出來的消息是,他獨斷專行,與行業脫節。
此外,五名即將離職的高管上周遭到拘捕,被控竊取商業機密及虛報報銷賬單。HTC對這些高管提起了訴訟,被告中包括產品設計副總裁簡志霖(Thomas Chien)與研發總監吳建宏(Wu Chien-hung)。
HTC首席營銷官何永生(Ben Ho)稱,「我們在清理庫存,同時也在重塑我們的品牌。如果不這樣做的話,老實說,我們是沒有明天的。去年我們受到了衝擊,今年在努力反省。我們能鬆一口氣嗎?不能,如果反省和反彈地不夠快,市場就會做出懲罰。」
一些過去的員工表示,推廣、銷售和渠道方面的問題,加上直線上升的庫存成本,扼殺了HTC的良好勢頭,將其拖入無法賺錢的境地。
在瞬息萬變的移動設備行業,氣勢衰竭無異於被判了死刑。問問摩托羅拉(Motorola)和黑莓(BlackBerry)就知道了。
HTC在1999年起步的時候是一家外包電子生產商。創始 人王雪紅(Cher Wang)的父親是台塑集團(Formosa Plastics)的前董事長、億萬富翁王永慶(Wang Yung-ching)。當時,公司只需要煩惱利潤這一件事,其他事情都由客戶考慮,但生意蒸蒸日上。
2002年,公司在台灣證券交易所(Taiwan Stock Exchange)上市,開啟了一個每季度連續盈利的時期。不過,這種情況極有可能到下次季報發佈時嘎然而止。HTC表示,預計今年第三季度的營業利潤率將在零與虧損8%之間。
到2006年,公司對貼牌生產感到厭倦,決定自立品牌。幾年後,HTC開發出了首款運行谷歌(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統的智能手機。
一名最近離職的高管說,「HTC一直都能做出很棒的產品。硬件方面完全沒有問題,但就是銷售不佳,救不了自己。公司太倚仗運營商提供補貼了,但在HTC熱衷參與的高端手機市場上,補貼越來越少。」由於事關敏感問題,此人要求在文中隱去姓名。
市場研究企業高德納(Gartner)稱,2010年,HTC的智能手機出貨量為2460萬部,約佔全球智能手機銷量的1/12。2011年,HTC的佔有率上升到9.1%,銷量飆升至4300萬部左右。
在台灣,HTC被當地媒體譽為擁有大能量的小公司,曾經的代工廠一躍登上了創新的大舞台。政壇人物呼籲民眾支持本土產品,HTC成為了電子業的一面旗幟。
HTC開始大肆收購,揮霍了逾7億美元(約合42.8億元人民幣),其中包括兩樁高調的收購:在美國顯卡製造商S3圖形(S3 Graphics)上花了3億美元,在高端耳機製造商Beats電子(Beats Electronics)上花了3.09億美元。
Beats由藝名為Dr. Dre的嘻哈樂製作人創立。該公司51%的股份出售給HTC時,Beats自認為是一家冉冉上升的企業,但投資者紛紛抱怨HTC出價太高了。Beats後 來在2012年回購了HTC所持股份的一半,價格比最初賣給HTC時低500萬美元,該公司還在計劃回購剩餘部分。
根據高德納的數據,2012年,HTC的智能手機銷量約為3210萬部,市場佔有率猛跌至4.7%。不過,HTC倒是解決了與蘋果之間耗時、費錢又花費精力的專利糾紛。HTC同意了蘋果這個科技業巨頭提出的為期10年的專利授權條款。
高德納稱,HTC今年第一季度的智能手機銷量約為540萬部,市場佔有率進一步跌至2.5%。請來負責收購或市場銷售的許多外國高管,不是主動辭職就是被動離開。
賈森·簡(Jason Chien,音譯)曾在台北的拓墣產業研究所(Topology Research Institute)任手機分析師。他說,「HTC過於多元,產品組合一團糟,他們還希望製造Android、微軟和Facebook手機。他們應該專註 在Android上,而不是在Windows和Facebook上浪費錢。」
今年第二季度的情況稍有好轉,公司共售出約590萬部設備,市場佔有率為2.6%。
評測者曾廣泛稱讚旗艦機型HTC One是一款相當不錯的產品,公司還指望通過它來提升銷量。然而,這款機型的上市被推遲到了4月。當這款產品終於面世後,供應商卻未能製造足夠的高端配件來保持銷售的勢頭。
在8月的一份調研報告中,高盛(Goldman Sachs)把HTC股票的評級由「中性」下調為「賣出」,並警告稱,HTC預計最早也要到2014第二季度才能恢復盈利。
報告指出,HTC「策略不夠明確」,而且還反覆出現庫存問題。報告還說,其「銷售執行和渠道管理仍低於行業標準」。其他問題還包括,公司可能是在燒錢,這是因為「產品周期惡化」,而且公司債務還有可能出現增加。
幾名HTC員工稱,公司太過關注「超高端」手機市場,而且對這塊市場增長的放緩也無熟視無睹,同時還忽視了正在繁榮發展的印度和印度尼西亞等發展中國家的中低端市場。這幾名員工沒有公開對外發言的授權。
高德納的分析師呂俊寬(C.K. Lu)說,「HTC不知道如何製造一部較為廉價的手機。他們的基因里沒有這個概念。不知道怎樣靠降低成本或差異化來取勝,往往只會降低高端手機的級別,而這樣做是沒用的。這是一種非常、非常過時的做法。」
周永明於1997年加入HTC,目前已經在公司掌門10年。他被視為推崇創新和質量的工作狂和設計專家。批評他的人說他冷峻而專橫,而且並沒有意識到,即便產品優秀,也無法彌補銷售、營銷和渠道方面的問題。Mr. Chou, who joined HTC in 1997 and has led the company for a decade, is viewed as a workaholic design guru who worships at the temple of innovation and quality. His critics say he is aloof and autocratic and does not realize that a great product will not fix sales, marketing and distribution problems.
「公司陷入了困境,周永明應該對此負責,」市場調研企業國際數據公司(IDC)的分析師黃德俊(Wong Teck Zhung)說。「時間很緊迫。如果他今年無法扭轉財務狀況和公司士氣,我認為公司的高層將會出現一些變動。」
周永明拒絕了採訪要求。
然而,黃德俊等人也提醒道,公司並沒有明確的內部接班人。由於HTC頭重腳輕的台灣企業文化,從公司外部尋找接班人將會非常困難。
黃德俊說,「他們目前必須保持公司這艘大船的穩定。如果他們要換船長,問題就會一個接一個地出現,源源不絕。」
HTC希望,中端手機One Mini的推出,以及上個月與美國運營商威瑞森(Verizon)合作發行的HTC One,將會對公司的銷售業績有所幫助。
「他們已經身陷流沙之中。他們以為發佈幾款不同的系列產品就能拯救公司。但在市場中他們節節敗退。他們再也無法回到2010年和2011年的巔峰時刻了,」黃德俊說。
HTC員工否認了最近出現的公司想與其他企業合并的說法,並且還對一些揣測進行了淡化。有人猜想,HTC已經做好了準備,打算接受聯想等正在蓬勃發展的大陸公司的惡意收購。
聯想已經擁有了IBM的電腦業務。高德納的數據顯示,聯想的智能手機銷量同比增長了144%,但是它非常依賴大陸市場。
王雪紅反覆表示不會出售公司。
8月末,HTC的市值為44億美元。公司當月還宣布要回購1500萬股股份,在公司已發行的股票中佔了約1.8%。
「市場將不會高抬貴手,」首席營銷官何永生說,「投資者希望能獲得利潤,而我們正在因此受罰。不要糊弄消費者和運營商,他們會永遠記住你。」“The markets are not here to forgive us,” said Mr. Ho, the chief marketing officer. “Investors want profits and we are being punished for that. Consumers and operators are not messed with. They will remember you forever.”
「挑戰性很大,」他還說,「我不否認這一點。但是管理層相信,我們仍然有很大的機會來扭轉局面。我們並不缺錢,我們也不打算出售公司。」
翻譯:黃錚、陳柳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