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3日 星期日

陳重光/ 陳澄波

前輩畫家陳澄波不但以畫作中展現熱烈明麗的台灣風光聞名,也因他在二二八事件的受難者身分,一生更添悲劇色彩。高雄市立美術館策畫「切切故鄉情:陳 澄波紀念展」,匯集陳氏家族、台灣與香港十多位收藏家提供的陳澄波畫作,包括油畫、膠彩和素描等共計二六三件,回顧陳澄波完整的藝術脈絡,其中有六成作品 是第一次曝光。

 高美館館長謝佩霓表示,陳澄波一八九五年出生,是台灣割讓給日本的那一年,一九四七年死於二二八事件,這兩個時間點都是台灣歷史的重要轉折,「但若單從二二八受難者看待陳澄波,實在委屈。」

 她認為,陳澄波的藝術魅力影響許多後進藝術家,「雖然經過完整的學院美術訓練,卻展現獨特的質樸特質,他的風景畫其實是關心社會、藝術、政治等的人文風景。」

 陳澄波一八九五年生於嘉義,出身貧寒,卻仍排除困難,卅歲前往日本習畫,一九二六年以《嘉義街外》成為第一位以繪畫入選日本美術界最高榮譽「帝展」的台灣畫家,登上報紙頭條新聞。翌年,陳澄波再以油畫《夏日街景》入選「帝展」。

 陳澄波以風景畫著稱,他曾說:「大自然就是我的畫室。」他勤於各地寫生,北從台北淡水,南至屏東貓鼻頭,都可見他的足跡,而他描繪最多的 還是故鄉嘉義,如嘉義的街道市井、近郊風景阿里山、玉山等,「嘉義系列」也成了他最受歡迎的代表作。一九○六年嘉義大地震後,日本政府趁勢將嘉義建設為當時最現代化的城市,街道、建築、電線杆、行道樹、圓環甚至排水溝,如今普遍化的都市建設,就是在日治時期奠定基礎,陳澄波的畫作記錄了這段演變過程。

 《夏日街景》描繪嘉義中央噴水池公園,利用電線杆和三個半圓形花圃分割畫面,土黃色的地面呈現嘉義豔陽的灼熱感,寂靜的空氣,茂密的大榕 樹增添穩重氣勢。陳澄波從西洋油畫技巧摸索出屬於台灣的色彩,並營造熱帶氣候的熾熱氛圍,影響日後台灣藝術家在創作中表現出「台灣味」的特色。

 除了風景畫,這次還展出陳澄波少見的人物肖像與膠彩畫,其中《裸女坐姿冥想》與《阿里山遙望玉山》兩幅油畫,由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捐贈給高美館典藏。基金會董事長陳重光表示,過去因敏感的政治氛圍、家庭經濟與作品保存環境等諸多因素,陳澄波許多作品未曾曝光,仰賴母親的細心收藏,加上多位修復師協助,這些作品得以在這次特展呈現。(吳垠慧)
-----


人物臉譜 : 兩代遺憾 畫家之子陳重光
開 2007-11-14 15:19:00 (2348 人氣)

【記者王耀億/中正大學報導】

  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的董事長陳重光,在二二八事件發生的那一年,他才剛剛結束在師範大學的第一個學期。

   陳重光對於那個時代的事情,記憶還非常的深刻。當太平洋戰爭結束的時候,他還曾經到火車站舉旗歡迎國民政府軍,但接下來國民黨的統治卻讓大家很失望, 「當時的軍人覺得自己替大家趕走了日本人,所以台灣人理當孝敬他們。」陳重光回憶到,曾經有一次放假到中正路逛街,發現很多人聚集在一起看熱鬧,原來是有 一個穿中山裝的軍人向店家強行要求退貨,只因為他抱怨在這家店買的水龍頭插在牆壁上流不出水來,可見當時這些人的水平有多麼差。

父親陳澄波

陳重光,右下為陳澄波所繪的陳重光幼時圖。

記者王耀億/攝影

   父親陳澄波為嘉義有名的油畫畫家,也是在二二八事件中,為了減少衝突出面調停而遭到槍決的四位參議員之一,陳澄波為第一位入選日本帝展的台灣人,生前在 嘉義所創作油畫的複製品,現在都放置在他當時作畫的地方,嘉義公園、噴水池、垂楊路上都可以看到這些複製畫。陳重光說:「父親的畫在當時就很有名氣,所以 被朋友推舉出來競選嘉義市參議員,在當時只有印名片到處發送就當選,也是史無前例。」

  當嘉義的民眾與軍隊衝突越來越激烈時,為了促進官民和諧,減少流血衝突,陳澄波等六位議員以和平使者的身分前往水上機場議和,但除了兩位議員被釋放,其餘皆在無審判的情況下在嘉義火車站前槍決示眾。

  父親死後,家裡多次遭到搜查,許多作品都在這個時候被毀壞,也無法再繼續教育下一代的畫家,讓陳重光感到非常可惜。

二二八事件 一輩子的陰影

  二二八事件爆發,正好是陳重光快要回學校註冊的時候,剛回到學校時,許多同學都不敢繼續到學校上課,班上突然少了很多人,大家也因為他與二二八事件扯上關係,所以幾乎什麼社團活動都不讓他參加。

   陳重光畢業後從事教職,曾在嘉義高工與嘉義女中任教,在那個高等教育不普及的社會,與他一同上大學的同學幾乎都當到校長,自己卻一直不能升遷,「當初第 一份工作的聘書,職稱還要打成幹事兼教師才有人敢錄用。」所有信件都受到警備總部安全室的檢查,出國的行李也要經過特別檢查,受到當時政府對他們這些「反 抗人士」家屬的打壓與控制,陳重光到現在還是難以釋懷,在那個什麼都不能說的年代,「就連我教過的學生也不知道我是陳澄波的兒子,而父親的畫也沉寂了好長 一段時間」他說。

  直到1991年,陳重光等七位受難者家屬在總統府與前總統李登輝見面商談,長久以來二二八的禁忌才開始慢慢淡化,陳 澄波的畫作也開始重現在大家眼前,陳澄波所畫的「黃昏淡水」,於1993年創下蘇富比臺灣、中國拍賣最高價記錄,陳重光開玩笑的說:「當初因為怕受到牽連 而銷毀父親畫作的人,現在應該都在捶心肝吧!」

  這些年來的冤屈與不能說的苦悶,可能是現代人不能體會的白色恐怖,但卻是跟了他一輩子的陰影,陳重光說,這樣的歷史絕對不能再重演,他以自身的經驗,警告大家絕對不能重蹈覆轍,也希望這些不好的回憶,可以讓台灣的未來走得更好。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