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5日 星期日

吳玉印(Yuin Wu)先生

2015.10.25 

【第二外語】 ‪#‎日語‬ ‪#‎韓語‬ ‪#‎競爭力‬要學第二外語,哪一種語言最好用、「投資報酬率」最高?
很多人因為喜歡韓團而學韓文、愛看日劇學日文,但這兩種語言,只有韓國和日本自己才使用,到全世界其它地方都「行不得也」。
如果考慮「投報率」,要怎麼判斷學哪些外語最划算、有效率、在國際上或職場最有競爭力?

讓我想起:2008年我寫的吳玉印(Yuin Wu)先生,他在1973年給我的勸告:"他精通日文,英文「也行」;他總是勸我們,要先學好英文,再談學日文。"

2015.3.10  Out of theCrisis 一書補正:
     (5) 參考田口玄一和吳玉印合著的《生產線之外的品管》( Off-Line Quality Control 譯按:此為田口實驗計畫法) (1979,中日本,日本國名古屋名鐵區4-10-27)田口玄一《生產線上的品管》( On-Line Quality Control During Production) (1981日本規格協會,東京港区赤坂區 1-24-4 )(譯按:已遷至港区三田區。此兩本書有合訂修正本:Genichi Taguchi, Subir Chowdhury, Yuin Wu (2005). Taguchi's Quality Engineering Handbook. John Wiley. ISBN 978-0471413349.)又可參考福特汽車公司的彼得杰瑟普 (Peter T. Jessup)著的《績效改進的價值》(The value of improved performance論文,發表於美國品管學協會的汽車分部在1983114日在底特律開的會議。



這是我2008年的書的草稿。
(暫定稿)

紀念 吳玉印(Yuin Wu)老師
吳玉印(Yuin Wu老師是國際知名(1980年代起)的專家,譬如說他從成大畢業都有非英語的文章介紹YUIN WU es ingeniero químico por la Universidad Cheng Kung, de Taiwan.
大二下(1973年),剛搶修完統計學(大三的課),知道吳玉印老師來兼課「實驗計畫」(為大四開設),就迫不及待加選。

記得全部學生約只六位(我班為東海小班末屆,聯招收20名,由於是熱門系,畢業可能三十餘人)。頭一堂課,建築系的王錦堂老師也來聽課,讓吳老師很受寵。他的課好像在周六,不過,我們在周五晚上就可以在招待所與他聊天。他課後也請我們吃幾頓飯。

那時候,吳老師說,理想的月薪應是六萬多(我記得當時私校注冊含住宿費,每年為一萬元)【後來,我1978年底回國任職中央標準局,薪水不到萬元】。

他精通日文,英文「也行」;他總是勸我們,要先學好英文,再談學日文。數十年後,我發現,任何外文,窮一輩子之功都無法成家。不過,吳玉印老師的勸告很實在。

1977年,我將吳玉印老師的中文教科書借給英國 Essex 大學高級老師(reader Dr. Farlie看,他從直交表就能了解日本產業界的一些創新。

他是田口玄一(G. Taguchi)博士的朋友(兼合作者 collaborator),約從1960早期至過世,一直都是田口博士的翻譯者和夥伴。1980之後在美國的英文講義和著名亦然。

1982年,我由工研院電子所去加州San Jose IBM等公司出差。那時,吳玉印老師請我吃便餐,他與田口先生為主導的 American Supplier Institute已在美國開始有影響力,我笑說,光是Ford Motors公司的全體供應商就可以讓他們忙幾年。

90年代,我還在學會CSQC聽過他的「實驗計畫新知」。生產力中心拿專案翻譯出版、推廣「田口流實驗計畫」,所以他每年都回台灣。有天(約1997),他從美國打電話給我,希望我介紹美國某著名出版社的編輯,因為他有新著作。

之後,我側面知道他希望有機會接接台灣的案子(projects);可惜我那時不懂得、也不想利用我在產業界和工研院僅剩的一點影響力,所以沒幫上忙。

吳玉印老師教給我的,豈只是「實驗計畫」。我最能了解教育投資的不可預期,譬如說,19731975級的工業工程系畢業生中,最能發揮「實驗計畫」這門學問的,反而是自修有成的張忠樸先生(他沒修吳玉印老師課)。就我而言,我們的師生情是品質運動一頁最可貴的紀念。

2008年我訪問趙明德老師,「他們邀請過吳玉印老師演講。他認為,吳老師的頭腦比Taguchi的好得多。」三頭六臂 通信集 4 敬獻 趙明德老師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