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寫鍾漢清回憶錄的甘苦 (I):初中恩師/「茲疑不疑」/周期表/碩士論文reverse regression



 寫回憶錄的甘苦

鍾漢清    2013.8.30

據叔本華(Schopenhauer) 說'人生前四十年是寫本文,而接下來的30年則只是寫評論與發揮而已。 ("the first 40 years of life give us the text; the next 30 supply the commentary")

某方面,我是胡適之先生的信徒。近幾十年來,都勸朋友寫回憶錄。有幾種反應,一種是認為他不夠偉大,另外有的認為才過60,太早了,而有的或已過人生滋味期,或許意興闌珊。

過去一二月我試圖寫點回憶錄,才發現這是很不簡單的事。譬如說,我留學英國13個多月,而由於當時沒寫日記,寫出的信都沒請回來,所以只能憑記憶。再者,我對於英國文明-社會-歷史所知也很有限。


昨日一段: 人的思緒多聯想。今天4點多即起。Face book Yen女士指示BBC拍的高畫質「[HD] Franz Schubert - The Greatest Love & The Greatest Sorrow 」, 約6:15 看完它: 首尾都以貝多芬結束,臨終語: 「此非我病床也因為貝多芬不在此。」
我照例去《紐約時報》等逛逛,平常都用Firefox 瀏覽器,《紐約時報》還是上不去,不過我用它的鏡像網站做一些【英文人行道】的例子。後來我看到WSJ一篇文章,才了解如果我採用Google 公司的Chrome,因它可能很早就清理完昨天駭客弄亂的網址,所以上得去。果然如此。
我今年在二手書店買到一本Charles Baudelaire 的法英對照《惡之華》,我認為英文翻譯本很不錯,所以希望每天看一二首。今天讀他的《敵人》,他三十來歲在詩中就說已步入中年心智之秋,時間吸他之血而茁壯,最重要的是他希望自己是園丁,希望重拾工具,但願土能吸收神秘的氣而恢復生機…….。我突然想起我初一住宿在洪炎森老師他家,他有一大片的果園。於是取出45年前的《台中市立第三中第九屆畢業同學錄》,開始寫些對師長的回憶錄……

昨天我拿起初中畢業紀念冊要寫。碰到許多心理障礙。師友之中,只有謝立沛老師過去45年保持連絡而已。對我最有恩的初一英文老師,卻已忘掉他的名字。初二對我最有期望的國文老師,我找出名字了,不過是否該寫下聽來的一些淒慘的故事呢……




*****


送忠樸及戴明之友:「茲疑不疑」

       1998年 10月10日,出永和,秋高氣爽、走經台大校園,與一些樹打招呼。出新生南路側門。有一少年騎一新機車,同伴品摸其新造型、設計,極盡疼愛之能事,始知我已不年青。
        進辦公室,寫點東西,從網路上知道到你的網站周年慶,並有「承諾的樂趣」。由於台大內把「五四」戲寫成「舞肆」,想起周策縱先生(周先生的《五四連動史》極有名,其實才富五車)的《棄園文粹》中,有篇(第九九則)談王靜安的「頻摸索,且攀躋,千門萬戶是耶非?人問總是堪疑處,唯有茲疑不可疑。」周先生說此《鷓鴣天》甚莊嚴深遠。「此種無盡追求之意境,比靜安自己新云古今之成大事業大學問者必須之三種境界,皆更高深。」
        周先生並以白郎寧(Robert Browing)《有終生的愛》(Love in a Life)──詩和之,轉錄之作為我們這些中文網站開拓者的賀禮:   

                               
一間房又一間房,
我找遍了這院子,
我們同住在這裡。
心啊,一點也別怕,因為,心,你會找到她,
下次,會找到她本人!──不是她所留下來的
簾內的煩惱,床上的芳香!
那壁上的花環,經她拂拭後又開花了:
那兒明鏡對著她翠翹的搖顫也閃光了。

                                       
但是日子不斷消磨,
還是一條門又一條門?
我永遠摸索著新的命運──
從廂房到正廳,找遍了這大廈。
老是這麼個緣法!我進來時她偏出去了。
我尋了一整天,──別管吧!
可是你知道,天快黑了,──還有那麼多的房間要探索,
那麼多的私屋要尋找,那麼多的幽室要瀆求!

Love in a Life

By Robert Browning
I
Room after room,
I hunt the house through
We inhabit together.
Heart, fear nothing, for, heart, thou shalt find her—
Next time, herself!—not the trouble behind her
Left in the curtain, the couch's perfume!
As she brushed it, the cornice-wreath blossomed anew:
Yon looking-glass gleamed at the wave of her feather.

II
Yet the day wears,
And door succeeds door;
I try the fresh fortune—
Range the wide house from the wing to the centre.
Still the same chance! she goes out as I enter.
Spend my whole day in the quest,—who cares?
But 'tis twilight, you see,—with such suites to explore,
Such closets to search, such alcoves to importune!


  *****



1969年的暑假,竟然將下學期的化學教科書2冊都讀畢。學到許多新知識,驚天動地的知識。不過,我高二上的化學成績平平而已。
40年之後,我與洪信佳同學聊起他住臺中一中校門口前的寄宿生活。其中有一項令我吃驚:高一時,學長就要求他背「周期表」,像科舉時代硬背書般,因為它是化學科目的總結。我從沒想過要背它。


《BBC知識》國際中文版‎‏ بمشاركة ‏صورة‏ ‏‎Chienhung Chen‎‏.
【一開學就為周期表所苦?!】

送上前人的智慧~大家一起來練練口訣吧 XD
元素週期表, 好遙遠的記憶啊~~~~

我是氫,我最輕,火箭靠我運衛星;
我是氦,我無賴,得失電子我最菜;
我是鋰,密度低,遇水遇酸把泡起;
我是鈹,耍賴皮,雖是金屬難電離;
我是硼,有點紅,論起電子我很窮;
我是碳,反應慢,既能成鏈又成環;
我是氮,我阻燃,加氫可以合成氨;
我是氧,不用想,離開我就憋得慌;
我是氟,最惡毒,搶個電子就滿足;
我是氖,也不賴,通電紅光放出來;
我是鈉,脾氣大,遇酸遇水就火大;
我是鎂,最愛美,攝影煙花放光輝;
我是鋁,常溫裡,濃硫酸裡把澡洗;
我是硅,色黑灰,信息元件把我堆;
我是磷,害人精,劇毒列表有我名;
我是硫,來歷久,沉澱金屬最拿手;
我是氯,色黃綠,金屬電子我搶去;
我是氬,活性差,霓虹紫光我來發;
我是鉀,把火加,超氧化物來當家;
我是鈣,身體愛,骨頭牙齒我都在;
我是鈦,過渡來,航天飛機我來蓋;
我是鉻,正六鉻,酒精過來變綠色;
我是錳,價態多,七氧化物爆炸猛;
我是鐵,用途廣,不鏽鋼喊我叫爺;
我是銅,色紫紅,投入硝酸氣棕紅;
我是砷,顏色深,三價元素奪你魂;
我是溴,揮發臭,液態非金我來秀;
我是銣,鹼金屬,沾水煙花鉀不如;
我是碘,昇華煙,遇到澱粉藍點點;
我是銫,金黃色,入水爆炸容器破;
我是鎢,高溫度,其他金屬早嗚呼;
我是金,很穩定,扔進王水影無形;
我是汞,有劇毒,液態金屬我為獨;
我是鈾,濃縮後,造原子彈我最牛;
我是鎵,易融化,沸點很高難蒸發;
我是銦,軟如金,輕微放射宜小心;
我是鉈,能脫髮,投毒出名看清華;
我是鍺,可晶格,紅外窗口能當殼;
我是硒,補人體,口服液裡有玄機;
我是鉛,能儲電,子彈頭裡也出現;



 *****
 我的英國碩士論文主題: 處理類似這種
從"便宜/方便的儀器的測定值
推估: 採用更貴更準確的儀器的量測值之推估 (在統計學上叫reverse regression)
這是一次一參數.
看眼病可能要綜合考量許多的參數 (可能參數間有交互作用)   這不是我的範圍

Doctors Prevent Blindness With 'Revolutionary' Phone App 手機診斷眼疾 非洲現光明 Doctors Prevent Blindness With 'Revolutionary' Pho...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