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 星期日

《鍾漢清回憶錄》的甘苦 (VI):談『社團的經營做為領袖培育經歷』/《畢業同學錄》的資訊/The Oxford Companion to the Bible, 牛津大學出版社OUP...



2007.8.3
七月底吾有陳巨擘先生轉職政治大學出版社,與他暢談我所淺知的「牛津大學出版社」 Oxford University Press/OUP*。

午後出門,想找季季著的奇緣此生顧正秋 台北:時報文化出版社,2007。不過沒看到。倒是看到牛津大學出版社*(中國)的兩本新書:章詒和新書和《 別了,毛澤東》。兩書都附人名索引。

《明報月刊》五百期誌慶特大號(二零零七年八月號),讀專訪余英時教授(陳 致)中錢鍾書先生的手書。

想念林語堂先生 (二○○六年十月,馬悅然先生應邀參與台北東吳大學舉辦林語堂逝世三十周年「跨越與前進——從林語堂研究看文化的相融/相涵」國際學術研討會的專題演講稿。)中《京華煙雲》中的北京之美(四季、歷來人與自然合一。我1992年對它已覺得殘念”……

我高中已知道林語堂先生每日誦讀Concise Oxford Dictionary,所以買來,未能詳讀。1977年旅英,第一件就是買本新版的—它2000才由第9版取代(當初台北書市一批原版,每本只賣近500元,很奇怪。原來隔年出第10版10/e (Hardback Pearsall,  Aug 27, 2001))。再幾年,我買大陸影印的 Shor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上月在書林看到20O.E.D. 6萬元,稱奇:20年前我的財力和空間才可能買它們;現在有CD…..

到賣大陸書物的秋水堂,不忘拿翻印的第10版,用 “bay “當測試,大概是 brown horse with black points.  point 一義指馬或貓之諸端部extremities 即指臉部、尾部、蹄部等等。回還查9/e,為 a bay horse with a black mane and tail.

它沒有hollow-backe解釋,不過 hollow之一解為 concave.

*翻讀《摩西五經》(馮象譯注;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6)的版權頁時,才注意到它已加上「牛津大學出版社」的使命宣言書【相對於1993年出版的The Oxford Companion to the Bibl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is a department of the of Oxford.
It furthers the University’s objective of excellence in research, scholarship, and education by publishing worldwide ...
發現Shorter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2002)已有這了。

下述牛 津 大 學 出 版 社( 中 國 ) 的 《使 命 宣 言 摘 要 》,正 好 概 括 了其 宗 旨 。

牛 津 大 學 出 版 社 ( 中 國 ) 有 限 公 司 之 工 作 重 點 為 製 作 高 質 量 之 教 育 類 、 參 考 類 、 學 術 類 與 普 及 類 出 版 物 , 滿 足 市 場 需 要 , 從 而 推 動 教 育 。 為 此 , 出 版 社 竭 力 提 供 優 質 服 務 , 務 求 令 客 戶 滿 意 。
牛 津 大 學 出 版 社 ( 中 國 ) 有 限 公 司 為 達 致 此 等 目 標 , 務 必 以 合 乎 職 業 道 德 、 社 會 公 義 之 手 法 , 穩 健 經 營 , 獲 取 經 濟 回 報 , 並 履 行 其 對 各 方 伙 伴 之 責 任 。 


類似上述的這種 Vision Statement, Mission Statement以及 Purpose Statement 的例子 ,請參考拙著:《系統與變異: 淵博知識與理想設計法 》(2010) http://demingcircle.blogspot.com/2010/06/hc-2010.html



*****

讀各種《畢業同學錄》的方式有很多    我幾年前看過臺灣大學各"主管"百來人每人送該屆畢業生一句話--沒人採用毛筆了......
45年前1968的《台中市立第三中第九屆畢業同學錄》--畢業14班的導師中只有3位沒用毛筆題詞

1975年私立東海大學的《畢業同學錄》通信錄  家中有電話的比率約只5成.......

*****

談『校友會的經營做為領袖培育經歷』

對於一位像我這樣在撰寫回憶錄札記的人,必須時時自省:我的經驗,很可能獨一無二的,one of the kind 的。

類似的歷史的教訓之適用與否,今天《經濟學人》就有一篇關於「北約1999年轟炸Kosovo與今日美國欲轟炸敘利亞一事,在地緣政治的脈絡/上下文之上,是迥然不同的。」
Has Barack Obama's team been studying the Kosovo war and the 78-day NATO bombardment in 1999? According to The New York Times, an American daily, it has. But it is questionable whether there are any relevant lessons for Syria from the Balkans. The geopolitical context is very different http://econ.st/1aEvSCj

我的工作簡歷**1978 中央標準局5-6個月
 1979-80
台灣飛利埔竹北廠技術暨效率-組織發展部(TEO)約近2
 1981-1985
工研院電子工業研究所:勵進會主委、品質稽查部經理  約四年半

工研院電子所的「勵進會主委」---該會由各部門代表(部門指派) 20人所組成,有一點點工會union兼福利委員會的功能,主委 (所內千人員工普選選出,副所長曹興誠先生指點如何參選)待遇類似經理,還必須參加每月最重要的「所務會議」。

我做完一屆(1981-82)主委之後,所長胡定華博士說,一個成功代領勵進會,而有這一年的業績的人,當然有做經理的資格。於是1982年我當上電子所最年輕的經理。

我因為有這種從服務中學習領導的經驗,總希望各種社團組織,都能有類似的「自覺的組織發展」。於是有這一短篇。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