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30日 星期一

黃信介(1928-1999): 「大家甲我鬥陣向前走!向自由走!向民主走!」「請與我一同告別舊時代」元帥東征;檢討民進黨;推動黨改三階段 ;


    「大家甲我鬥陣向前走!向自由走!向民主走!」
    —黃信介(1928.8.20~1999.11.30)
    從黨外民主運動、美麗島事件、推動解除戒嚴、終結萬年國會、總統直選⋯⋯臺灣民主這一條路上,有太多太多應該被記住的名字。
    不分族群、不分黨派,無數的民主前輩,用自己的青春,無畏的勇氣,甚至付出生命,在民主的路上烙下深刻的足印。這些足印、這些名字,也許會隨著時間遠去,但是他們的精神一直帶領著我們,指引臺灣前行的方向。
    這首《嶼民》,是年輕世代的創作者,向民主前輩、我們永遠的精神領袖—信介仙致敬的歌曲。1999年11月30日,是他離開我們的日子,雖然已經16年了,但他推動臺灣民主向前行的精神,一直陪伴著我們,也在這塊土地上生根、發芽、茁壯!
    這幾年,從反大埔徵地、反媒體壟斷、白衫軍運動、太陽花學運、反黑箱課綱⋯⋯我們看到新一代的台灣囡仔,為了捍衛自己信仰的價值,勇敢挺身而出。跟上個世代最大的不同是,他們不再是政治人物或政黨的跟隨者,而是社會改革、公民參與的發動者,這就是臺灣未來的希望。
    回顧信介仙二十多年前站在宣傳車上的身影,讓我有很深的感觸。為了臺灣,我們要更堅定的向前走,向自由走,向民主走!




  1. 回應太陽花學運 民進黨推動黨改三階段

    記者朱蒲青/台北報導 2014-04-16 19:15





    民進黨推動三階黨改(記者朱蒲青攝)


    太陽花學運後續,民進黨今(16)天中常會首先由中央黨部民調中心主任吳祥榮報告「2008年到2014年藍綠基本盤變化」,中常會通過「黨改三階段推動計畫」,將廣泛向黨公職、友好社團、智庫學者徵求黨改建言,並建立網路平台,蒐集民間意見,期以瞭解社會各界對民進黨的期待。


    黨發言人林俊憲轉述常會通過的「三階段黨改」方案。他轉述蘇貞昌的話說,這波學運展現青年對於現行體制的不信任,以及要求更廣泛落實公民直接參與的民主浪潮。學運除了衝擊政府體制、憲政體制,也對政黨形成挑戰。


    民進黨必須釐清相關問題的本質,包括黨的價值、路線,形象,人才甄補,甚至新世代的動員型態等。蘇貞昌說,過去的黨改多針對敗選原因檢討,這次黨改是希望因應新一波民主浪潮的挑戰,相關主題和內容,需要同志們集思廣益,大家用開放的態度提出具體方案,「勇敢改造!」


    民進黨林俊憲轉述常會通過的「三階段黨改」計畫內容:第一階段:廣徵建言。擬以2至3週時間,廣泛向黨公職、友好社團、智庫學者徵求黨改建言,並建立網路平台,蒐集民間意見,期以瞭解社會各界對民進黨的期待。


    第二階段:提出方案。擬以3-4週時間,將第一階段各界意見分類整理後,指派黨公職成立小組,邀集相關黨內外人士,針對問題進行深入討論,並可視各小組需要,召開相關會議,最終形成黨改方案。


    第三階段:落實改革。為尊重新任黨主席,將把第二階段彙整之黨改方案,呈交新一屆中央黨部,由新屆中央黨部評估改革方案推動之可行性,若有涉及修改黨內相關規章者,依黨內決策程序,或交中執會,或送7月全代會通過,加以落實。


    此外,林俊憲轉述,蘇貞昌在聽取「2008年到2014年藍綠基本盤變化」專案報告後表示,從民調數據可以看到,雖然民進黨這一年多來的政黨支持度持續勝過國民黨,讓民進黨增添信心,但這樣並不夠。


    他說,民眾對民進黨的期待更高,有恨鐵不成鋼的期許,民進黨沒有達到人民的要求,民調儘管給民進黨信心,但也給民進黨警惕,民進黨一定要堅守價值,無私而團結地回應人民的期待,才能做一個真正讓人民感動的政黨。

  2. 蘋論:民進黨的集體焦慮4.15

  3. 學生佔領行動結束後,長期追蹤台灣民心動態調查的台灣指標民調公司發表民調,與上月下旬相較,民眾對國民黨好感比率增加3.8個百分點、反感比率微降0.3個百分點,然對民進黨好感比率減少3.9個百分點、反感比率陡增7.0個百分點。這數據與一般人認為學運反政府,所以在野黨勢必從學潮受益的認知大相逕庭,跌破一堆人眼鏡。

    派系爭鬥無能現形

    很意外嗎?其實一點也不。學潮再次重擊馬政府,在危機感驅使下,讓先前若干猶疑不表態的藍營基本盤重新表態歸隊,所以導致國民黨乃至於馬英九的好感度與滿意度略增。而學潮更讓民進黨的無能孱弱與因循苟且全部現形,學生及他們的支持者們根本不願意跟這個在野黨站在一起,其政黨形象不升反降,蘇貞昌最後被迫棄選黨主席,也不過是意料中事。
    一場太陽花學運,沒撂倒學生要抗爭的馬金江,反而讓民進黨陷入集體焦慮。趙天麟說,學運出了少年英雄,所以民進黨要世代交替,「中生代全面接班」,但這顯然是個假議題;試問,什麼是中生代?年紀輕的就比較能夠有新思維帶領這個政黨嗎?而蘇貞昌因為訴求黨的團結、不忍黨受傷害,所以要退選,這同樣好笑;試問,如果團結只是不要競爭撕裂,那何不把兩年改選一次的黨主席選舉改成四年甚至更久。
    這些話語還是民進黨內的權力遊戲,學生也都已經號召50萬人上凱道反政府了,這個政黨還在暗地裡玩「卡蘇」、「槓蔡」、「批謝」的派系格鬥戰;主事者沒有理念,追隨者欠缺價值,所有端上檯面的談話都在預留後路,等待翻牌,都只能從他的派系出身歸結他的理路與意向,長此以往,這樣的政黨怎可能不被邊緣化? 

    算計利益忘了初衷

    民進黨裡仍有許多從事民主運動的先行者,當年很多野百合學運的核心成員也進入了這個體制,這場太陽花學運,一定讓他們看到似曾相識的足跡。但他們稱許學生的理想與純潔,其實都只是用來彌補自己的懦弱與世俗;他們被學生感動之後,想的是這場學運對他的下一場選舉有什麼衝擊影響;他們的所有行動一定要先計算派系利益與政治得失,卻忘了自己當初從政的初衷。
    醒醒吧!民進黨,這個國家還需要你們當個像樣的在野黨。 
  4. 司馬觀點:民進黨臨表涕泣(江春男)

  5. 國民黨說太陽花有民進黨在幕後操縱,蘇貞昌說不敢居功,這句話說得很誠實但也很痛苦,學運落幕後,蘇謝兩人同時宣布退出黨主席選舉,相對於國民黨而言,民進黨對社會民意的變化,還是比較敏感的。

    學運改變政治座標

    學潮洶湧而來,似乎從天而降,朝野政黨都被嚇到了,民進黨靠街頭運動起家,對這股龐大的新興力量卻毫無察覺,很少來往,說明這個黨與社會脫節的程度多麼嚴重。眼看學潮洶湧而來,天王們都知道他們的時代一去不回了。
    學運改變台灣政治座標,接下來一大堆頭痛的事,要黨主席承擔,這個擔子太大了,天王們臨表涕泣,蔡英文沒有選擇,必須勇於承擔,但她如何承擔,也是大問號。
    民進黨在2008年大敗,被打趴在地,奄奄一息,天王四散,無人承擔,蔡英文跳出來當主席,主要目的是救亡圖存,當時黨庫負債很多,士氣低迷,她一關一關打勝仗,逐漸站穩腳步。後來她與馬英九對決雖然吃了敗仗,但民進黨重燃希望,天王們覺得報國有望,人人都有舍我其誰的抱負。 

    蘇蔡易位心結仍在

    上次小英當主席,黨內團結,一致對外。這次出馬,蘇蔡主客易位,兩顆太陽心結仍在,黨內派系各有算盤,整合不易。雖然國民黨民調甚低,但公民社會日漸成熟,要如何結合公民力量,對民進黨是全新挑戰,沒有團結的黨,一定成不了大事。 

  6. ******
  7. 雜誌在各地廣設服務處,圖為黃信介在高雄服務處演講。(艾琳達提供)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http://ppt.cc/yFbT
  8. 美麗島事件現場,黃信介在指揮車上對遊行隊伍講話。(艾琳達提供)
    《百年追求:臺灣民主運動的故事》http://ppt.cc/yFbT
  9. 陳忠信先生在某些方面很可以說故事。譬如說信介(1928-1999)的一些很有特色的故事----黃是美麗島雜誌的發行人。譬如說,信介兄的照片刊在雜誌上,這似乎有違約定,所以看他如何在雜誌會議中處理這種事.......
  10. 黃信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11. zh.wikipedia.org/zh-tw/黃信介‎

    黃信介(1928年8月20日-1999年11月30日),原名黃金龍,臺灣臺北市大龙峒(今大同區)人,祖籍中國福建省泉州府安溪縣,祖父是前清棟軍將領黃宗河。美麗島事件 ...


    青少年时期 - ‎党外运动和美麗島事件 - ‎領導民主進步黨 - ‎卸任黨主席後





  12. 護國臺灣神黃信介| 台灣人拜台灣神- 台灣大地文教基金會

    taiwantt.org.tw/taiwanspirit/frame/frame47.htm
    Translate this page
    黃信介(1928-1999) 信介仙,台灣人的歐吉桑。黨外到民進黨的桶箍。台灣民主運動、反對運動的領導者,萬年國會的增額立委;美麗島事件特赦恢復公職;國會全面 ...


  13. 淚推!台灣立法院史上最經典的演說
    *黃信介在美麗島事件大審/引用自國家文化資料庫
    2013年10月15日,立法院演出台灣國會史上第三次倒閣大戲,結局當然是個悲劇,但策劃的導演、一干演員的表現和心裡算計實際如何,公民的雪亮眼睛都看得很清楚。前陣子讀到被暱稱為「信介仙」的前民進黨主席黃信介,1991年在立法院發表辭去萬年國會終身立委的辭職演說,頓時好生活報之前推薦過的經典質詢都只像一盤比較有誠意的小菜,完全比不上「信介仙」五星級民主大廚的功力。
    在倒閣失敗的今晚,讓我們重溫這篇「請與我一同告別舊時代」經典演講詞,好好想想:為什麼台灣最大的反對黨這些年來會墮落到現在這種地步,以及台灣在朝野兩黨都不值得期待的現況中,公民們要如何發揮更有效的政治力量。
    *黃信介1979年創辦的美麗島雜誌第一期
    主席、本院各位同仁:
    12年前的12月(註),咱台灣籠罩在一片肅殺的恐怖政治氣氛下,為台灣社會的民主前途奮鬥打拚的美麗島同仁,在12月13日清晨大整肅行動中集體被逮捕入獄,隔一天,就是14日那天,以無民意基礎的資深委員為主體的本院,不問是非、不顧法律程序,一致舉手同意警總軍法單位非法逮捕、收押本席。因為這件事情是無法無天的,所以本院的公報不敢記載,空無一言。隔年,又非法註銷選民用選票付託給本席的立法委員資格。
    各位同仁,歷史的是是非非,可以原諒,但是,不能忘記,更不能抹殺。美麗島事件是台灣整個社會的災難,國民黨用高壓的恐怖手段,想要鎮壓台灣人民爭自由、爭公義、追求民主的願望與努力,很遺憾的是,本來應該是台灣最高民意機構的本院,竟自我作踐,去做國民黨不義統治、壓制民意的幫凶共犯:
    這個「國會」以其暴力的多數,不僅護衛著全世界最長的「戒嚴」和「戡亂時期」,為獨裁者的逮捕國會同僚熱烈的鼓掌通過,作不義的幫凶,以出版法、廣電法迫害言論出版、選罷法妨害公平選舉,更進而通過延續戒嚴統治的集遊法、國安法,不僅不思如何來彌補戒嚴高壓迫害的萬民創傷,而且助紂為虐的變相將戒嚴時代換湯又加毒藥。長久以來,由於欠缺民意基礎,本院已經淪為國民黨的黨意尾巴機構,而不是最高民意機構。
    但是,歷史證明,正義的女神最後總是疼惜那些被辱、被欺負的人。國民黨以軍法審判、司法審判來宣判美麗島同仁叛亂,將我們監禁在黑牢。不到一年的時間,不願被侮辱、被壓迫的沈默的台灣人,用他們最軟弱但也是最銳利的武器--選票,來審判國民黨,來還美麗島同仁的清白。十幾年來,這種審判一次又一次重演。
    各位同仁,美麗島事件以後,國民黨驚惶地發現,它40年來用高壓恐怖手段所欠台灣社會的歷史債務,若是不償還,那麼,表面上溫順、好欺負,但是內在倔強、不願永遠被侮辱、被欺負的台灣人,一定會一次又一次用選票來審判國民黨的不義統治,一定會愈來愈勇敢地站起來向國民黨討還一筆一筆用血淚浸泡的歷史債務。所以他不得不被迫解嚴,不得不被迫特赦平反美麗島事件。
    但是,美麗島事件只是國民黨所欠的歷史債務的一部份,台灣還有二二八以後無數政治冤案還沒有平反,還有千千萬萬被侮辱、被踐踏的政治犯還沒有平反,甚至被剝奪參政權、工作權,台灣不義的政治結構和法律結構還有可能繼續侮辱、踐踏純良的台灣人民,國民黨對「政治謀殺條款」的「刑法100條」至今還堅持「只修不廢」,海外鄉親返回故鄉的「黑名單」至今然存在。
      *白色恐怖遭迫害的新聞人員名單/翻攝自《人權之路—台灣民主人權回顧》2008新版
    各位同仁,只要這些不義統治的殘餘還在,光我一個人的特赦和復權仍然不能和平的結束極權統治的舊時代,動亂不安的陰影還是更嚴重地籠罩這個社會,在國內外民主浪潮沖激下,想抗拒他甚至於還有可能引導台灣社會陷入戰亂。
    各位同仁,大法官會議 283 號解釋令使得本席被非法剝奪的立法委員資格得以恢復,使得本席能夠回到離開了12年的國會殿堂,這對本席來講,是一件值得安慰的事。但是,本席今天站在這裡,不是貪戀應該早就要改選的立法委員職位,而是要替過去國民黨不義統治的這段歷史作一個見證。
    剛才本席嚴厲地批評了許多老同仁,說他們是國民黨40年不義統治的幫兇共犯,本席不是對他們12年前落井下石、助紂為虐的報復,而是懷著悲憫的胸懷,誠懇的邀請他們共同思考一個嚴肅的問題,咱這群走過大半個人生的老一輩政治人物,究竟還能替咱的社會、國家做啥麼最有意義的事情?
    法國一位大文豪曾說:「有的罪惡,不能洗刷,只能補償。」老實說,本院過去40年的許多表現,許多幫助國民黨維持不義統治的表現,歷史會宣判是罪惡,這些已經成為歷史的罪惡是無法洗刷掉的,但是卻可以用其他的表現來補償。
    各位同仁,過去十年來,台灣社會要求民主的聲音,其力量已經大大改變了台灣社會、政治的面貌,建立一個新的、民主的、公義的社會,已經是不可阻擋的社會潮流,對內如此,且看外面的世界:東歐、蘇聯這一兩年的變化,說明了想阻擋民主潮流的反動行為,終將會被民主潮流沖垮。國內外都瀰漫著民主的狂潮,一切在大變,惟獨國民惟獨國民黨控制的立法院不變。
    台灣過去這幾年民主化的努力中,老實說,本院的貢獻實在很小,甚至成為民主化絆腳石。國會老委員的退職和全面改選這件事情,最有力地說明這一點,本席今天站在這裡,除了宣佈立即辭去職務以外,特別誠懇地邀請各位老同仁,包括「自由中國雷震事件」中有相當風骨的梁肅戎院長,能夠在政治生命即將告一段落的此時此刻,以行動共同來辭去立法委員的職務,並且共同來廢除舊時代戒嚴殘餘的刑法100條,讓我們用這一象徵的行動來結束一個不義、被扭曲的舊時代。
    本席相信,讓這樣一個你們曾幫助維持,至少默許它存在的舊時代,在你們自發的行動中象徵地結束,會比在你們被迫退職中結束,更加有助於我們的社會和平順利地過渡到新的時代。在那一「正在急促地叩門的新時代」中,過去的冤屈、過去的不義都將還以之平,歷史的缺憾、是非也都還諸天地,那時候,我們才能昂揚地向前看,而不必充滿戾氣地要清算過去。
    各位老同仁,政治人物不貴乎看他如何開始,貴乎看他如何結束,自古蓋棺論定看「一個政治家的最後如何作為」而定其終身,如果你們對過去能作這項補償,歷史終將原諒你們、肯定你們。
    今天我光榮的站在這裡,絕不是三天前你們通過的赦免法使我進來的,而是台灣人民的民意力量使我進來的,我要提醒你們,赦免法維持不了立法院的尊嚴,反而再一度的摧毀了尊嚴,你們應還記得總統不能連任,國會必須改選,結果司法院的解釋使他們連任了40年。然而,本席的復權雖然經過總統根據憲法的特赦,再經司法院的解釋仍然不算數,抓人根據「鼓掌法」,復職卻還得經過「赦免法」!為此三天前我在立法院鬥口幾乎被警察丟出去!
    諸位,有罪該赦免的「兩代連任七次的蔣總統,和連任40幾年的國會老賊」,如果你們說通過這種法是為了維持法治尊嚴,請問同一個星期中出國的蔣宋美齡,獨自佔用國營專機、獨自佔用軍用機場、私自運送巨額財物而豁免海關,而五院院長外加總統、副總統上班時間卻免假列隊歡送,如此超級禮遇有無通過「禮遇法」?否則犯如此重罪,為了建立法治尊嚴為什麼不必也通過赦免法?凌虐侮辱反對黨如此其苛酷,禮遇統治者如此其崇隆,冷暖厚薄如此,這叫「法治」尊嚴?你們犯的罪已極沉重,你們無權赦免我,願上帝赦免你們!
    各位同仁,本席結束這演說後,將走出本院,交出選民付託給我的立法委員資格和職權,回到我來自的「社會」,回到曾付託我的「選民」身邊,永遠和他們站在一起,為建立一個民主、自由、公義台灣社會繼續奮鬥打拚。在這最後一刻,本席誠懇地邀請各位同仁與我同行,走向台灣社會,和台灣人民站在一起,共同來結束舊時代,建設新社會,歷史會因此而正確的評價你們的!再會!
    黃信介,1991年9月27日
    【附註】
    12年前的12月,指的是1979年發生的美麗島事件特別說明:其實這篇演說我在2013/10/6就已經著手編輯,但當時事忙無法編完,直到今天看完倒閣大戲後覺得不趕快推不行,所以開頭顯示的發佈時間才會落在當初開始編輯的日期。
    2013/10/16 PM9:00更正:經讀者高閔琳提醒,公告首段描述「第一次倒閣」有誤,已更正為「第三次倒閣」,特此向大家致歉。 
    【延伸閱讀】
    ⊙ 回顧「廢除刑法100條10週年」紀錄片1 、紀錄片2


  14. 楊斯棓

      《元帥東征》  

      談黃信介,三千五百讚,三百三十分享。

      老前輩當年的威風,豈能用區區這些讚下註腳。


      他1991辭掉終身立委,走在歷史前面。

      當年年底,萬年國會的民代被終止行使職權,萬年國會正式廢除,隔年底國會全面改選。

      但他不是就此打住,他繼續拚,他說:「我不僅要選,還要到最艱難的地方,當龍頭的帶隊去難選的縣市,才有開拓作用」

      於是他來到花蓮。

      國民黨超額提名謝深山、報准魏木村、鍾利德,一共三人想搶下兩席,不讓黃信介越雷池。

      開票結果國民黨謝深山得46527票、魏木村得26667票當選。信介仙只差62票就當選。

      投票後三天,民進黨的律師江鵬堅、總幹事王兆釧、省議員邱茂男等人負責與六名檢察官協商驗票。

      民進黨二位黨員林振利、王燕美發覺第十、十一投票所有問題,但在有效票、無效票的清點上沒問題,在清點選舉人名冊上的投票人數時,沒想到算選舉人人數卻兜不起來。

      因為在第十一投開票所的有效票比選舉人數多出43張。這怎麼可能呢?就算投票率百分百,沒一張廢票,有效票頂多和選舉人數打平,怎麼可能多出四十三張。這些都是做票的結果,就是國民黨把預先準備好的選票,灌到票匭去。

      最後統計共有十二個投開票所多出736票。

      黃信介才輸當時的花蓮市長魏木村六十二票,如果國民黨至少染指七百多張選票,只要還原若干張的選舉結果,黃信介當選有望。

      主任檢察官蔡清祥最後展開偵辦,查出多位選務人員趁著選舉空檔,將事先藏好的選票,趁著整理票匭、或其他選務人員不留意時,暗中投入票匭內,事先用簽名或按奈指紋領取選票。

      「幽靈選票」中,共有534張查明是投給國民黨魏木村,因此魏木村的得票數必須扣除534張,信介仙成為第二高票,最後補公告黃信介當選,魏木村後來入監服刑。

      比較不為人知的是,當時驗票只驗花蓮市,而不是全縣的選票。否則魏木村可能更是滿臉豆花。

      國民黨以前用作票做掉郭雨新,隻手遮天慣了,以為花蓮還能這樣搞,想不到檢察官當中有一位賴慶祥,他當時只是剛到花蓮地檢署報到近兩個月的檢察官,他挺公道,而不是挺國民黨,也因此讓國民黨翻船。

      另一位年輕檢察官洪政和當時做了一個關鍵性的決定:整個驗票過程開放給媒體採訪。

      洪政和與賴慶祥將案情逐漸釐清,但洪、賴二人並沒有因為偵辦此重大案件得到檢察體系的肯定,反而因為累積太多其他案件,反被法務部懲處。

      如果當時沒有洪、賴二人,黃信介沉冤難雪。

      經此一役,國民黨再也不敢赤裸裸作票,但買票手法轉趨細膩,兩千年大選時,整個彰化縣是由副縣長張朝權操盤幫連戰買票。(請看《老蕭欠人民一個道歉》: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137321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