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28日 星期二

回憶錄: 喪禮;台中市三中 (1957~ ;我是第9屆畢業生;1968級,三年2班,導師謝立沛



洪老師,我說不定是這群組中年紀最大的,63歲。由於提到"中華電信研究所",讓我想起1978年年末,我也是他們OPERATIONS RESEARCH方面錄取的,幾個月後我決定到薪水只有約40%的"竹北飛利浦"工作,它們還沒有電腦。我當時認為"中華電信研究所"類似公家機構,不如到外商工作、"學習"。這是不太一樣的思考,請現在的學生參考。我沒後悔過這決策。



他打電話來,說,約20年前,跟我一席話,受到啟發,不再亂讀些不入流的書.....後來決定離開工研院,當顧問。去年跟我買不少書,跟年輕幹部一起研讀。



談"Our days are numbered." 喪禮;台中市三中 (1957~ ;我是第9屆畢業生;1968級,三年2班,導師謝立沛)


親人的喪禮:
猶記得童年時,在大甲的老家被叫去與屋後的曾祖父"告別",那時我只有3~4歲,當年的事,現在記憶有限了。
再過十來年,彰化的姑丈,莫名其妙在臺大某教授的心血管擴張手術的失誤中過世了,我竟然沒被通知去參加喪禮。
接下來,我大三,22歲,祖母過世,她是最親的,可是喪禮在行禮如儀中過去了。
約1987年,外祖父在月眉過世,我的公司有送花圈。
約1996年,父親過世,我家已經沒有單位送東西;喪禮有7周念經,花費十來萬。
祖父林知先生在豐原叔叔的家辦家祭,我包錢。

師長、朋友的喪禮:
台中市三中 (1957~ ;我是第9屆畢業生;1968級,三年2班,初三導師謝立沛)的恩師:
張鴻慶老師 (初二導師),很早就憂鬱過世 (據謝立沛):他將心愛的鋼製毛筆架送給我,我現在找不到,真傷心。初二就借我《中國文學發達史》、陳立夫《四書道貫》等書。



閔鐵軍老師 (初一導師) 可能是21世紀初在美國過世。
洪炎森老師是少數本省籍老師,留日,初三的數學老師,我們班上的幾何學是歷屆最好的。最深刻的是,我初一寄宿在他家。
初三導師謝立沛,後來,他轉到高雄、台南二中任職,我們過去50年保持聯絡,2018年春節,還與師母等到清水、沙鹿,草屯等一遊......年中起,生病。




人的思緒多聯想。今天4點多即起。Facebook 有Yen女士指示BBC拍的高畫質「[HD] Franz Schubert - The Greatest Love & The Greatest Sorrow 」, 約6:15 看完它: 首尾都以貝多芬結束,臨終語: 「此非我病床也因為貝多芬不在此。」
我照例去《紐約時報》等逛逛,平常都用Firefox 瀏覽器,《紐約時報》還是上不去,不過我用它的鏡像網站做一些【英文人行道】的例子。後來我看到WSJ一篇文章,才了解如果我採用Google 公司的Chrome,因它可能很早就清理完昨天駭客弄亂的網址,所以上得去。果然如此。
我今年在二手書店買到一本Charles Baudelaire 的法英對照《惡之華》,我認為英文翻譯本很不錯,所以希望每天看一二首。今天讀他的《敵人》,他三十來歲在詩中就說已步入中年心智之秋,時間吸他之血而茁壯,最重要的是他希望自己是園丁,希望重拾工具,但願土能吸收神秘的氣而恢復生機…….。

我突然想起我初一住宿在洪炎森老師他家,他有一大片的果園。於是取出45年前的《市三中第九屆畢業同學錄》,開始寫些對師長的回憶錄……






"大船入港"與"土地公差來的"
今天中午(豔陽,可能36-37度)先去書林,迷失在平裝洋書中....選午餐,有點猶疑,因為還需要買胚芽糙米....還是去椰林燒臘....用餐中見有一隊學生,可能是"夏季學院"的年青人(有日本人等), 約8人,往我這攤來....隔壁賣自助餐的老闆娘向燒臘店的老闆娘說:....(這隊人馬力是"土地公請?來的...."我想這表現法不輸給"大船入港"......
2007感謝林柑松先生購書「購買下列叢書, 共15冊, ……..」
現在,有這種買比較多的書的情形,總會想起約十年前宏遠紡織的朋友說的,大船入港……
我原先以為這是下一英文的說法,不過,想想我童年時到旗津附近的阿姨家,他們投資漁船,情況類似……..
when your ship comes in
if you talk about what you will do when your ship comes in, you mean
when you are rich and successful
When my ship comes in, I'll build you a huge house in the country.
(from Cambridge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Idioms)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