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8月6日 星期一

王文淵 (台塑集團)。張虔生(日月光)



台塑集團董事長王文淵近日一席話「台灣太髒,發展旅遊業太早」引發反彈,因為六輕被視為把台灣天空弄髒的重大污染源,台塑集團近日更被指控長期隱匿空污數據。證諸近年各項案例,大企業在提出各項建言之前,應該先善盡企業社會責任(CSR),才能獲得認同與尊敬。
身兼工總理事長的王文淵,日前在發表工總白皮書的記者會上指出,「我最近去歐洲一趟,發現台灣要發展其他行業,包括旅遊業,我覺得太早一些。」他強調,「台灣太髒、環境太差,你去日本、瑞士、德國看看,去德法旅遊你的感覺完全不同,這就是旅遊業要做的,不是這麼簡單!」 
持平而論,台灣旅遊業還有很多必須提升之處,王文淵確實點出部分問題所在,值得各界一起反思與改進。然而,王文淵的說法卻在網路上引起一片抨擊之聲,許多人並非覺得王文淵所言沒有道理,而是認為台塑六輕長期產生嚴重空污,實在沒有資格說台灣太髒、環境太差。 

《蘋果日報》近日刊登非營利網路媒體《報導者》的調查報導,指控台塑集團的空污數據長期「系統性造假」,更出現「偽造數據遭判刑」、「汰換程式未申報遭罰10億元」、「委託第三方檢測廠商也作假」等三大類型弊端,顯示王文淵在抨擊台灣太髒之前,應該先讓社會各界相信台塑六輕沒有製造空污、台塑集團空污數據不會造假。

其實,企業社會責任已是顯學,近年來企業界紛紛推出包裝精美的CSR報告書,甚至獲得財經雜誌的CSR獎項肯定,但不少企業卻是說一套做一套。
以高雄氣爆案重要責任者李長榮化工來說,李長榮化工在2012年獲得某家財經雜誌的CSR社區關懷首獎,2013年獲得另一家財經雜誌的企業公民獎,但2014年就發生震驚全台的高雄氣爆案,李長榮化工的企業形象一夕之間被打回原形,證明「寫好CSR報告」、「得到CSR獎項」與「實際做好CSR」根本是兩回事。
再如半導體大廠日月光公司於2012年的CSR報告中,以零污染為目標,承諾針對廢水分管分流收集處理,獨立收集高濃度化學廢液,並在環境衝擊評估中註明完全沒有化學品重大洩漏。
但齊柏林導演的《看見台灣》卻清楚揭發日月光排放廢水,污染高雄市的後勁溪的情景,日月光也因污染遭到高雄市政府勒令停工與重罰;此案雖仍在審理中,裁罰金額也需重新計算,但已足以讓企業界引以為戒。
同樣的道理,在台塑六輕營運屆滿20周年之際,社會各界對於台塑集團的期待,不會是製作精美,在網站及紙本強調自己有多環保的CSR報告,而是台塑集團不再隱匿各項空污數據、主動提供更透明的資訊,並且積極推動石化產業高質化及產業轉型,這才是真正的CSR應有作為。 

大企業老闆們必須了解,只重視經濟產值的時代已經過去,新時代的企業社會責任,必須能夠友善環境、節能減碳、資訊透明、開放溝通,達成這些目標,就會對這片土地與人民產生更大貢獻。如果現階段還在努力中,最好還是謙遜一點,否則只會自曝其短而禁不起檢驗。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