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29日 星期四

世界人心震盪 (部分): 劉曉波癌末:中國民主的絕境

美国之音中文网
【港人烛光集会促让刘晓波自由出国就医】
https://goo.gl/Uo34fM
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6月29日抵港访问的当天晚上,香港支联会在中环终审法院旁空地举行“释放刘晓波”烛光集会,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近期确诊为肝癌末期的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异见作家刘晓波,停止软禁他的妻子刘霞,…
VOACHINESE.COM





【杨建利: 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国对其慢性谋杀】 #VOA连线 #精彩点评 被中国关押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被确诊肝癌晚期,目前在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保外就医。刘晓波的支持者和民主活动人士闻讯后纷纷表示悲痛和震怒.....
The New York Times Chinese -Traditional 紐約時報中文網
2008年,數十名中國的活動人士祕密撰寫了一個呼籲自由民主的政治宣言:《零八憲章》。當時,許多人認為中國仍有希望成為一個民主國家。
如今,隨著《零八憲章》的主要作者之一劉曉波因肝癌晚期被保外就醫的消息傳出,以及國際社會關注焦點的轉移,人們越發真切地感受到,在中國實現民主的希望越來越渺茫。

劉曉波曾因獲和平獎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但《零八憲章》問世不足十年,他已不再是關注的焦點。各國出於現實需要,迴避甚至默許北京對異見的打壓,中國民主希望愈發渺茫。
CN.NYTIMES.COM




Yiwu Liao
今天下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塔米勒夫妇,柏林文学节主席乌里在我家开会,讨论刘晓波夫妇的险恶现状。赫塔米勒亲自执笔,我们共同起草将有若干诺贝尔奖得主和著名作家签名参与的呼吁书。请中国政府出于基本人道,让刘晓波夫妇来欧洲就医。赫塔非常激愤,写到,不能让刘晓波这么死在中国,不能让刘霞这么活在中国。此文件将翻译成七种文字,由柏林文学节对外发表。还将专门送达各国政府政要和相关部门。





Your Morning Briefing

Here’s what you need to know to start your day.

紐約時報"輕描淡寫":
我們來看看中國民主的形勢之嚴峻,這一點在官方對待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上圖)的方式上顯露無疑,在他的癌症病情非常嚴重後,才從監獄轉移出來。




包括美國駐北京大使館在內的各方,均敦促中國當局釋放這個至今未能領獎的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 http://bbc.in/2tQoAHK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患肝癌被允許保外就醫的消息引起了德語媒體的廣泛關注,紛紛猜測分析中國政府選擇在此時公佈這一消息的背後動機。
DW.COM


我大學時讀中國文學系,沉浸在中國古典文學的情境裡,我現在依然喜歡閱讀古籍,但只限於文學,我最早讀到關於人自由精神的超拔和追求在莊子,就這一部分,我是傳統的,因而我背向當代的中國道路。



刘晓波妻子刘霞朋友西藏女作家唯色27日凌晨在twitter帖文转载刘霞友人的信息指:“刘霞每月最后一周安排去探望晓波。每次回来我们都问她情况,老问细节,许多故事。可是,刘霞隔着窗,怎么可能发觉癌!晓波为了让刘霞放心…
CN.RFI.FR


法国《解放报》以“中国,刘晓波,一位诺贝尔和平奖死的自由”为题,报道刘晓波肝癌晚期住院的消息,介绍了刘晓波从“六四”到“零八宪章”与中共当局较量,为民主而战斗的历程。该报说,刘晓波肝癌晚期使当局不得不将他从监狱转…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今天6月27日譴責外界有關劉曉波的言論不負責任,他稱中國是法治國家,任何國家都無權干預中國的內政。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今天6月27日谴责外界有关刘晓波的言论不负责任,他称中国是法治国家,任何国家都无权干预中国的内政。


刘晓波一介书生,反对暴力,主张中国走宪政民主之路。他讨厌虚伪,崇尚真实。入狱前,他推动联署零八宪章,成为连接各个异见团体的纽带人物,他同时是高品质的思想家,申明自己没有敌人,没有仇恨。那么他的存在何以让…



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因肝癌晚期保外就医,据美国传媒报道,目前在沈阳医院接受治疗刘晓波希望到海外治疗。刘晓波病重保外就医,港台海外各界继续声援刘晓波,呼吁北京尽快放人。  

所有敢批评政府的人们,命运堪忧。http://rfi.my/1MYE.f


2010年度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肝癌晚期,中共当局才允其“出狱治疗”,其残忍引起世界舆论哗然愕然。也引起人们对中国其他被打入监狱的持不同政见者命运的再度聚焦。



在这特别的日子里……虽然我不认识刘晓波夫妇.但是文贵心情极为复杂……刘晓波夫妇的遭遇让我极为难过.我们应该反省为什么让这样的一位英雄走到今天……我们都是看客?或是懦夫?或者也是帮凶?如果刘晓波夫妇是美国人.英国人.德国人.日本人.结果又会是如何?他们那么多朋友却活得如此凄苦!悲惨









蘋論:劉曉波癌末





更多專欄文章
歷年來,榮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得主,有三位在自己國家蹲過苦牢,他們是南非的曼德拉、緬甸的翁山蘇姬、中國的劉曉波。而前二者不但光榮出獄,改變了國家體制,還成為國家領導人。
但是劉曉波就沒這麼好運,在遭凌虐8年後罹患肝癌,現在已經癌末,中國決定把他保外就醫,不是因為突然良心發現,而是避免劉死在獄裡,成為國際譴責的對象,畢竟諾貝爾獎得主被冤死獄中實在不是什麼體面的事。

鼓舞青年反抗專制

劉曉波是中國的自由主義信仰者,他一直鼓舞中國年輕人敢於向專制獨裁抗爭,六四屠殺後中共政權指控他是「操縱民運的黑手」將他逮捕。1995年參與起草「六四」6周年呼籲書,隔年被判勞改3年。2008年劉寫成「取消一黨壟斷執政特權」的《零八憲章》再度被捕,隔年遭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重判11年。
在劉服刑期間,挪威的諾貝爾委員會無視中國壓力,把和平獎頒給劉曉波,深深刺激強國人的玻璃心,於是劉的妻子遭到軟禁,更禁止劉的親友與多名維權人士、律師出境,唯恐他們去代替劉領獎。諾貝爾獎委員會最後以一張空椅子表達這項遺憾,也讓世人再度見證了中共政權的蠻橫粗暴。
劉的妻子在被軟禁監控7年後,飽受失眠、憂鬱症之苦,連去年9月父親去世都被阻止奔喪。今年4月母親過世,當局嚴令劉家低調處理。長期的孤獨和壓抑導致憂鬱症。現在盼到丈夫保外就醫,但能否讓他們共處還得看專制機器的臉色。 

劉曉波們見證歷史

劉曉波不是個案,中國監獄裡還有不計其數的劉曉波們,都是將來歷史的見證人。劉與其他難友們不過是一群書生,只會靠嘴巴和寫文章表達異議,撼動得了維穩經費超過軍費的中共社會控制機制嗎?
單憑寫文章就會「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嗎?請別忘了:「豈有文章傾社稷,自古佞倖覆乾坤」。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