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14日 星期一

BBC:重新檢視國民黨統治下的白色恐怖年代:黃溫恭,黃春蘭,陳智雄; 遲了六十年的遺書、《停格的情書》



黃春蘭博士是我東海大學1975級的化學系同學。她的身世故事,同學們近40年之後才知道。我想這種強忍身世細節之悲哀,是另一種白色恐怖之暴行,所以有機會就會"分享",好讓許多人可以安息。黃春蘭等受害人家屬無法出國讀書等傷害,是無法原諒的。


【3/14新聞想想2016】BBC:重新檢視國民黨統治下的白色恐怖年代
BBC在這篇特別報導中,從受難者留下的遺書和家屬的角度出發,檢視國民黨統治下的白色恐怖時期。文中指出,檔案管理者最近發現179名政治犯在受刑前留下的遺書檔案。其中黃溫恭於1953年死前寫下的五封遺書,直到56年後才到達女兒黃春蘭的手上。黃溫恭遭處決時,黃春蘭只有五個月大。她說,讀信之後終於找回和父親之間的連結。
數萬名被懷疑為反政府的民眾在1949-1992年期間遭到逮捕,其中至少有1200人以上遭處決。1947年的228事件,死亡者估計則在2000-25000人之間。學者表示,政府從未正式公佈死亡人數,教科書中也寫得很少,因資料透明度不夠,許多細節都不清楚。在2002年檔案法通過之前,不少文件可能已遭銷毀。
文中指出,蔡英文的勝選使民間再度激起重新審視228事件和白色恐怖的呼聲。蔡英文似乎認為政府尚未好好處理歷史問題,光指定228為國定假日、總統道歉和家屬賠償遠遠不夠。最近她說,只有真相才會有和解,只有和解才會團結,她誓言處理轉型正義議題。
對家屬而言,得知親人遭遇卻無加害者受罰,很難接受,特別是被他們視為兇手的蔣介石至今仍受紀念,更加難以忍受。但許多人至今仍認為蔣介石將台灣從日本殖民中解放出來,有功台灣。當時也需要鐵腕統治,才能阻擋共黨侵略。
被捕者之中確實有很多支持社會主義,但那是因為他們無法忍受蔣的獨裁統治。更多的被捕者,只是因為在錯誤的時間出現在錯誤的地方,他們之中很多只是企則自由的知識份子。
有一名受難者寫信給母親,要求她不要悲傷,要快樂活下去,同時為他感到驕傲,因為他是為了時代而犧牲。




----
#‎一切的開端來自於一個年輕女性對從未謀面的外公的好奇‬。張旖容的外公黃溫恭在她母親襁褓時就已經過世,成長過程中,她對外公的理解建立在許多偶然串起的歷史片斷或文字紀錄上。到了二○○八年,她在政府檔案中看到外公有地下組織的背景,也知道本來被判處十五年徒刑的外公,因蔣介石親筆批示而改成死刑,在三十三歲那年被槍決。然而,她並不知道當年外公臨刑前,曾經留下五封遺書。直到二○○八年底,向檔案局調閱了外公的檔案後,張旖容才看到塵封在國家檔案中近六十年的遺書。
發現外公的遺書後,張旖容和家人理所當然認為政府應該把遺書還給他們。然而,理所當然的事不僅在當年的威權體制下不存在,連在民主化後的臺灣也不是那麼理所當然。向檔案局要求歸還時,檔案局表示遺書是國家檔案的一部分,礙於法令只能提供副本,寫到總統府的信也只得到制式的回答。張旖容的外婆於二○○九年過世,直到她臨終前,家人都無法取回當年她丈夫寫給她的遺書。
黃溫恭的遺書當然不會是唯一被扣留的遺書,可想而知一定還有別的受難者的遺書淹沒在政府的檔案中。然而數量有多龐大呢?除了掌握檔案的政府,沒有人能夠回答這個問題。這些遭槍決的受難者被剝奪了生命,但是有誰會想到,當年的威權政府也一併剝奪他們與親人的告別?被扣留的遺書竟然要到解嚴二十多年後才出現,既顯示政府公布及整理檔案的態度被動,也凸顯了政府對於威權統治傷痕的淡漠輕忽,這樣的情形一再說明了臺灣轉型正義的匱乏。
臺灣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自二○○七年十二月成立以來,即以促成轉型正義為工作目標。當張旖容和家人為取回遺書而奔走時,我們認為要求政府歸還白色恐怖期間所扣留的受難者私人文書,是轉型正義的一項重要工作。於是我們在二○一○年的會員大會上通過決議,將協助家屬取回遺書,並且督促政府建立歸還制度。我們的會員陳俊宏與魏千峰,當時擔任行政院人權保障推動小組委員,隨後也在該小組開會時提案,力促檔案局盡速且全面歸還政治受難者之遺書。然而,行政部門的回應仍然被動,檔案局以預算有限為由,只願意以個案的方式處理,要家屬主動申請,才會確認檔案中是否留有遺書。
公文往返一年多後,有鑑於檔案局遲遲不肯全面清查受難者的遺書,又一直沒有建立遺書返還制度。我們於二○一一年二月與黃溫恭的子女黃大一及黃春蘭一同召開記者會,提出三點訴求:一、遺書由總統代表國家親自返還;二、檔案局應為遺書返還建立機制;三、檔案局應主動全面清查檔案中是否還有受難者的遺書,主動通知家屬領回,而不是被動等待家屬申請。第三點尤其重要,當年政府扣留了受難者的遺書,許多家屬根本無從得知遺書存在,這樣如何可能主動申請?一個月後,研考會回應我們的訴求,表示將擬定相關程序,建立受難者家書返還的相關制度。
二○一一年七月十五日,在解除戒嚴二十四年後,馬...

這一切的開端來自於一個年輕女性對從未謀面的外公的好奇。張旖容的外公黃溫恭在她母親襁褓時就已經過世,成長過程中,...
STORM.MG
我大四那年就申請到西密西根大學化學所的獎學金,但由於父親白色恐怖受難者的原因,我無法出國深造(恨啊!怨啊!多年後拿到台大博士學位,無奈啊!)
學醫的父親在我還在娘胎中就被捕,出生五個月大時被蔣介石大筆一揮「黄温恭死刑,餘如擬」(原判十五年)槍決,家人近六十年後才拿到父親的遺書。
26日在我家拍攝紀錄片,重點在於我爸爸被槍決前四小時寫給我們的遺書,哥哥、姐姐和表妹都將遺書正本帶來。我和哥哥姐姐均各自朗讀爸爸給我們的遺書,我和哥哥朗讀給已和父親(在天堂)相聚的媽媽的遺書,表妺則朗讀給她媽媽(我阿姨)的遺書。拍攝過程氣份沈重,内容感人,尤其那段「我的死屍不可來領。我希望寄附台大醫學院或醫事人員訓練機關。我學生時代實習屍體解剖學得不少的醫學知識。此屍如能被學生們解剖而能增進他們的醫學知識,貢獻他們,再也沒有比這有意義的了。以前送回去的兩顆牙齒,可以說就是我的死屍了。」空氣瞬間凍結,彼此無語默哀。
整部片子將由五個台灣故事所串成。導演説因為剪接後製很費時,預定最快2018年年初才可完成,片長至少90分鐘。我家的故事分成四次拍攝,這次是第三次拍攝。第一次去年底拍攝的,地點也是在我家,重點是我對父親的思念及事件對我和家人生活的影響。第二次是今年夏天在倫敦拍攝的,重點是我女兒如何發現她外公的遺書。第四次預定明年一月中下旬拍攝,重點在於我和女兒的對話。




白色恐怖受難者 黃溫恭的遺書
黃溫恭原判十五年, 蔣介石改判死刑, 一九五三年遭槍決


From: 黃春蘭
Sent: Tuesday, March 12, 2013 4:59 PM
Subject: 父親黃溫恭的遺書
東海校友們:您們好!
我是東海第十七屆化學系的黃春蘭,和林振東是同學,陳嘉懃也是同學,多年前參加校友會活動與您們交換過名片,時問過得真快,一下子就年過六十了,目前還在高雄海洋科大教書。整理名片時,有個衝動想與您們分享我家的故事,它被收錄在由國家人權博物館籌備處所出版的白色恐怖受難文集第一輯「秋蟬的悲鳴」中 「父親黃溫恭的遺書」這篇文章我是揪著心,淚流滿面,數度中斷後再續筆很痛苦地完成的。
我並無意成為事件人物,但我無從選擇地就成為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黃溫恭的子孫都沒有因不幸的發生而被擊倒,反而以積極、正面、善良和快樂的態度去面對人生,我們都有遺傳到他良善的基因,我們都活的很好。我熱愛我的家,我也熱愛我安身立命的台灣。
我願意(也認為有責任)將這不幸的事件用來教育台灣人,讓大家了解曾經發生在台灣的真實事件,隨著事件一件件地被披露,對統治者的神話會有較為確實地了解。政府每年總有數次出面來道歉,但持續以國家資源紀念其神主牌,紀念堂、各級學校、站名、銅像、路名 ...處處可見。只有成千上萬的受害者,而加害者仍然偉大依舊,如何相信政府的誠信呢?我們對仇恨可以放下,但歷史不應被扭曲或遺忘,期待轉型正義的真正到來
請多指教,也歡迎將我家的故事讓更多人來閱讀。
祝健康快樂!
台灣加油!加油!
黃春蘭敬上
五封遺書在這裏:
... 一九二○年出生的黃溫恭,在台南二中畢業後即赴日留學,畢業於日本齒科專門學校。戰後返臺開業,是當時高雄路竹鄉第一位牙醫師。二二八時目睹 國民政府的鎮壓屠殺,在行醫之餘,決心投入民主反對運動。
一九五二年被控涉及「中共臺灣省山作委員會燕巢支部案」而遭逮捕,黃溫恭原判十五年,卻遭蔣介石改判死刑 一九五三年五月二十日受難遭槍決。 
黃溫恭醫師遭槍決前四小時寫下五封遺書,共二十一頁 六千五百字,分別給愛妻、小姨、兒子、大女兒和小女兒(作者)。這些遺書是在五十六年後由家人努力不懈尋找才發現的,剝奪臨死 之人與親人最後的一絲聯繫,是多麼冷血、慘無人道 的事情!家人又另花了將近三年時間的奔波,遺書才回到家人手中。我們憤怒的情緒逐漸被堆疊出來,無法感受到執政當局有坦然面對過錯,療癒歷史傷痕的誠意。 ...
http://kmt-media.blogspot.tw/2013/03/blog-post.html

*****

——黃溫恭的故事——-
二戰後路竹的第一位牙醫師黃溫恭,因加入匪黨案被捕後判15年徒刑,遭蔣介石大筆一揮改為死刑。他在被處決前留下數封感人的遺書給妻子、兒子、兩個女兒和小姨,留給愛妻的信這樣寫著:

留給心愛的清蓮 1953.5.19 夜
永別的時到了。我鎮壓著如亂麻的心窩兒,不勝筆舌之心情來綴這份遺書。過去的信皆是遺書。要講的事情已經都告訴過妳了。臨今並沒有什麼事可寫而事實上也很難表現這心情。我的這心情妳大概不能想像吧……
無奈只抱著你的幻影,我孤孤單單的赴死而去了。我要留兩三點,奉達給最親愛的妳,來表現我的誠意。
蓮!我是如何熱愛著妳阿……這是妳所知道的。踏碎了妳的青春而不能報答,先去此世……唉!我辜負妳太甚了!比例著愛情的深切 感覺得慚愧……
蓮!我臨於此時懇懇切切地希望妳好好的再婚。希望妳把握著好對手及機會,勇敢地再婚吧! 萬一不幸,沒有碰到好對手,好機會,亦為環境等而不能再婚的時候,妳也不必過著硬心、寂寞的灰色的生活。我是切切祈禱著妳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總而言之,妳需要邁進著妳自己相信最幸福的道路才好。
我的死屍不可來領。我希望寄附台大醫學院或醫事人員訓練機關。我學生時代實習屍體解剖學得不少的醫學知識。此屍如能被學生們解剖而能增進他們的醫學知識,貢獻他們,再也沒有比這有意義的了。以前送回去的兩顆牙齒,可以說就是我的死屍了。遺品也不必來領。沒有什麼貴重值錢的,予定全部送給難友們。謝謝妳的很多小包、錢、及信。對不起。
嗚呼!最後的時間到了…緊緊地抱擁著妳的幻影我瞑目而去……。
再給我吻一回!喊一聲!清蓮!
黃溫恭
但黃溫恭的愛妻終其一生沒有看到這封信,也沒有改嫁。年華老去後,罹患阿茲海默症無法認得親人,只記得要隨身帶身分證,不然會被警察抓走。
黃溫恭的外孫女,前幾年在機緣巧合及自力救濟之下,才輾轉發現了被中國國民黨政權非法扣留了將近60年的外公遺書。

常聽到有人懷念「戒嚴時期」,或認為「白色恐怖」也沒什麼,也許有這樣想法的人,該把這個故事完整的看完。
《無法送達的遺書:記那些在恐怖年代失落的人》記錄了好幾個像這樣的故事,誠心推薦每一個臺灣人都該閱讀: http://goods.ruten.com.tw/item/show?21508499038256
*****
 50年前就義 高喊「台灣獨立萬歲」 第一烈士陳智雄 獨派追思

〔記者李欣芳/台北報導〕獨派團體昨舉行「紀念台獨第一烈士陳智雄就義五十年」追思會。陳智雄的女兒陳雅芳表示,她很感慨國家檔案局在她父親被槍決五十年後才將父親的遺書交給她,看完遺書後她感動地流淚。
台灣北社、台灣民族同盟、台獨聯盟等團體舉辦的這場追思會,包括陳智雄的獄中難友劉金獅、獨台會創辦人史明等人都與會。
陳 智雄一九一六年出生於屏東,太平洋戰爭期間,被日軍徵調到印尼擔任翻譯,後來留在印尼做寶石生意,曾協助印尼獨立運動成功,並被授以名譽國民獎狀,此後決 定獻身台灣獨立運動,並於一九五八年二月被任命為「台灣共和國臨時政府」的東南亞巡迴大使,後來被國民黨政府逮捕槍決。
女兒回台尋獲遺骨 晤父親當年難友
從 小在印尼長大的陳雅芳今年三月來台,取回陳智雄當年被國民黨政權扣押的遺書及相關文件。看完遺書,激起她提起勇氣尋找父親在遺書內所託付的吳振南,希望多 瞭解她自七歲後就未曾再見面的父親的事蹟。透過台獨聯盟發出訊息尋求各方協助後,陳雅芳這次再度來台,除找到父親的遺骨,還見到當年父親在獄中的難友劉金 獅。
劉金獅回憶說,陳智雄當年被捕入獄,在獄中始終鼓舞受難台灣人的士氣,一九六三年行刑前,陳智雄高喊兩次「台灣獨立萬歲!」立刻被獄方殘酷施暴,用布塞嘴、以鐵絲穿刺臉頰、雙腳砸爛,再拖上囚車,送上刑場槍決。



春暉書櫃正中央秀面的是《停格的情書》,書寫高雄的政治受難者故事,有許多我們陌生的民主前輩,書裡還有他們的家書、情書,書信之間,寫著不僅是私人故 事,更是白色恐怖年代的時代記憶。《停格的情書》是一本少見的企劃,豐富大量的田調訪談、難得一見的圖片檔案,15位政治受難者,是高雄人的時代故事。

0131203 「白色之煉-高雄政治受難案件」特展 暨

《停格的情書》新書發表會

Submitted by admin on 2013/12/03 – 19:06:30No Comment
展覽名稱:白色之煉-高雄政治受難案件展
展覽日期:102年12月3日~103年4月27日
展覽地點: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2樓特展室
1949年5月20日零時起,台灣進入戒嚴時期,也是所謂的「白色恐怖」時期,在政府將近40年的嚴密監控下,發出異議聲音的人,多半被打成政治犯,面對槍決或無窮刑求、牢獄、監視等折磨,人數將近14萬人。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自2011年起,針對戒嚴時期高雄政治受難案件受難者及其家屬,展開口述歷史訪談計畫,至今已累積相當成果。在2013年國際人 權日前夕,將15位受難前輩的口述訪問集結成《停格的情書》一書,並推出「白色之煉─高雄政治受難案件展」,希望透過展覽與專書,讓民眾看見這段沉重的歷 史、這些不凡的生命故事。
《停格的情書》一書共收錄了15位政治受難者在白色恐怖時期因為冤、錯、假案被羅織罪名,遭到羈押監禁的生命故事,他們對台灣政治的付出與堅持,無一不令人感到動容,更為他們所承受的苦痛感到不忍。
「白色之煉─高雄政治受難案件展」,除展出高雄地區受難案件與台灣的政治受難團體相關文物,更帶領民眾走入五大人權景點,包括:大榮中學、鳳山招待 所、柯旗化故居、余登發故居、美麗島圓環,一同見證台灣人權發展進程。邀請您和我們一起深入瞭解台灣人民所經歷過不為人知的傷痛。展覽詳情請見高史博網 站:http://khm.gov.tw。

此展的網路資料過簡略。
白色之煉-高雄政治受難案件展 Home > 展覽資訊 > 歷屆展覽
分享:
facebook pulk
白色之煉-高雄政治受難案件展
展覽名稱 白色之煉-高雄政治受難案件展
展覽日期 102.12.03- 103.04.27
展覽地點 特展室
主辦單位 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
協辦單位
洽詢電話
聯絡人

1949年5月20日零時起,台灣進入戒嚴時期。在政府嚴密的監控下,只要是發出異議聲音的人,就會被打成政治犯,面對槍決或無窮刑求、牢獄、監視等折磨,辱難人民近14萬人。

本展名為「白色之煉」,即是要透過陳述高雄地區政治受難者在白色恐怖時代經歷的生命試煉,帶領參觀者回顧這段傷痕歷史,深入瞭解台灣人民所承受過不為人知的傷痛。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