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7日 星期日

令計劃無期徒刑;人算/中共的天算



"To put it very simply, Ling Jihua was purged because he was the most likely candidate to succeed Xi Jinping as China's top leader," said a political source.

TOKYO -- The man once considered a likely successor to Chinese President Xi Jinping is now facing the harsh reality of life in jail.On July 4, the Tia
S.NIKKEI.COM




王丹网站 Wang Dan's Page


中共原高官令計劃昨天被宣布開出黨籍和公職。


這個曾經權力一手遮天的團派主將,兩三年前獨子車禍身亡,被列為打貪對象後家人幾乎悉數被捕,不要說妻子兄弟,連妻子的弟弟的媳婦也沒有放過。幾個月前,他的老父老母相隔九天相繼去世。對令計劃來說,雖然也是咎由自取,但是兩三年內家破人亡,其命運之突變也是令人感慨


習近平打貪心狠手辣,讓周永康,令計劃受到幾乎是滅門的打擊。我相信很多黨內人士會不寒而慄,兔死狐悲。


不寒而慄,兔死狐悲的結果不外乎有兩種:一是從此絕對臣服:二是為了自保,先下手為強。習近平在走鋼絲。


令計劃被雙開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令計劃嚴重違反中共的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組織紀律、保密紀律;利用職務便利為多人謀取利益,本人或通過家人收受巨額賄賂;違紀違法獲取黨和國家大量核心機密;嚴重違反廉潔自律規定,本人及其妻收受他人錢物,為其妻經營活動謀取利益;與多名女性通姦,進行權色交易。」









中國官方媒體新華社本週一(7月20日)報導,中共中央做出了開除令計劃黨籍和公職的決定,對其涉嫌犯罪問題及線索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先周永康,後令計劃,“這無疑意味著習近平表明剷除一切政治異己的決心——不論此人有何背景和關係。這也必定對包括江澤民和胡錦濤在內的前任造成壓力”




曾長期擔任前中共領導人胡錦濤的秘書、被稱為其“大內總管”的令計劃因...
DW.COM |由DEUTSCHE WELLE (WWW.DW.COM)上傳







 中国新签证政策“惩罚”挪威
中国将向大部分欧洲国家游客提供北京游免签待遇,但挪威享受不到




上海——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親密盟友令計劃在周六出任新職。一些研究中國共產黨的專家稱,對於這位高官而言,這一變動算是一種降級。在今年年底領導層發生更替之前,這一動向令人驚訝。
令計劃被任命為統戰部長,負責接觸中國共產黨黨外組織。這一任命是由共產黨的黨報《人民日報》在網上公布的。

一場改變中國政治格局的車禍

網絡上流傳的一張令計劃的兒子所開的法拉利車禍後的照片。

北京——“謝謝,安好,勿念,”在一個中國社交網站上,一則帖子這樣寫道。這一簡短訊息發自今年6月,看上去是來自23歲的令谷,而其父是中國國家主席的助手,大權在握。此前有傳言說令谷因整夜狂歡之後的一場法拉利車禍身亡,這個貼子起到了平息傳言的作用。
後來的消息顯示,這條訊息並不屬實,是其他人用令谷的化名發佈的——在令谷死亡將近三個月之後。
這一作假行為是壓製法拉利車禍消息的眾多複雜手段之一。這起車禍造成令谷身亡,並使車上的兩名年輕女乘客嚴重受傷,其中之一隨後死亡。事件的大體輪 廓在數月前浮出水面,但如今更加明確的是,車禍和拙劣的掩蓋行為造成了更重大的後果,改變了中國共產黨上月進行的十年一次的領導層換屆的進程。
今年入夏的時候,即將離任的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顯得相當強勢。此前,其政治競爭對手網絡當中的明日之星薄熙來狼狽下台,起因是他的妻子被指控謀殺一 名英國商人。然而,胡錦濤自己也在厄運之中受損,黨內的老領導——以其前任江澤民為首——因令計劃之事向他發起質問。據稱,令計劃一手策划了掩蓋其子死亡 真相的行動,他是胡錦濤關係最緊密的親信,也是胡錦濤的政治掮客。
據一些現任及前任官員、黨內精英以及其他人士所說,此事的曝光幫助打破了艱難談判的僵局,加速了胡錦濤的失勢和新領導習近平的上升,並讓江澤民從中得勢,其盟友主導了由七個人組成的新一屆領導班子,把胡錦濤的數名親信排除在外。
這一事件也表明,領導人親友的奢靡生活方式會給幕後的權力鬥爭帶來何等巨大的影響,特別是在政黨的欺騙行為越來越受到媒體審視之時。
很多黨內知情人士為還原此事真相提供了信息。由於擔心受到當局的報復,他們都要求在匿名的條件下發表言論。他們說,官方調查了車禍的後續情況,包括關於一家國有石油公司向兩名涉事女子的家庭支付封口費的傳言。
在胡錦濤的領導下,令計劃曾擔任領導層行政中樞中共中央辦公廳的主任,但卻在今年9月調任到一個實權較小的職務。上月,他未能升入由25人組成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並失去了中共中央直屬機關工作委員會書記這一職位。
已經卸任黨總書記一職的胡錦濤也立即讓出了中央軍委主席一職,這意味着他不會像江澤民那樣保留權力。“早在離職之前,胡錦濤的力量就已經遭到削弱,”中共中央組織部的一名中層官員說。該部門負責中國共產黨的人事。
令計劃的未來仍不確定,黨內知情人士稱,他的案子是對習近平的一次早期測試,即習近平是否打算把打擊高層腐敗的公開承諾堅持到底。
“習近平有權決定是否繼續追究令計劃,”曾為黨內高層領導撰寫演講稿、如今在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的維多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ctoria)從事政治學研究的吳國光說。“無論如何,這是習近平手中的一張大牌。”
56歲的令計劃是在共青團體系之內逐步升遷的。他在早年就獲得了胡錦濤的庇護,後者曾在20世紀80年代早期領導共青團,並在1995年把令計劃安 排到中央辦公廳。“胡錦濤上台的時候沒有太多盟友,但他知道自己可以信任令計劃,”前述組織部官員說。“官員們說,令計劃打的電話就相當於胡錦濤的電 話。”
令計劃在安排共青團資深成員擔任要職和擊敗胡錦濤的對手等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令計劃也有權左右涉及領導人事務的互聯網審查,并力圖通過操縱互聯網來保護其庇護人。
“關於習近平的負面新聞,包括一些不實信息,遭到的壓制並不像關於胡錦濤的負面新聞那麼嚴厲,” 一名接近共產黨高層的人說。
隨着影響力不斷增加,令計劃試圖保持低調。大概十年之前,他妻子關閉了自己名下的軟件公司,組建了一個幫助年輕企業家發展的非營利性基金會。他和妻 子將兒子令谷送進了北京的一所精英高中。“令計劃曾經告訴他的家人,不要毀了他的事業,”令計劃的一名前共青團同事說。“但是,這樣的事情似乎無法阻 止。”
令谷以化名“王子云”進入北京大學學習,去年畢業,獲得國際關係專業本科學位,然後開始了研究生學習,專業為教育學。他的一位老師表示,在本科學習的後期,令谷的表現一落千丈。他說,“我認為,原因是誘惑太多、引誘太多。”
3月18日凌晨,一輛在北京四環路上超速行駛的黑色法拉利Spider跑車撞上護牆,反彈後撞到欄杆,車身裂成兩半。令谷當場死亡,車上兩名年輕的藏族女子嚴重受傷,被送往醫院治療。黨內知情人士表示,其中一個在數月後死亡,另一個還在養傷。
黨內知情人士表示,在一般情況下,慣常的做法是壓制此類新聞、維護黨的形象。但他們說,令計劃走得更遠,甚至謀劃向領導層隱瞞自己兒子死亡一事。
《北京晚報》發表了一篇報道和一張照片,但這個話題立刻就從網上刪除。據一家大型外國跨國公司的高管透露,後來,車裡兩名女子的家人收到了中國最大 的國有石油公司給予的補償。他表示,給錢是“為了確保他們封口”。他所說的公司是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該公司的一名公關主管拒絕回答有關此事的問題。
6月,海外中文媒體報道駕駛這輛法拉利的是令計劃的兒子,香港雜誌《亞洲周刊》則發表了一篇文章,引用前述社交網站信息來駁斥這些報道。一位知情記者說,“這篇文章的消息來源是中央辦公廳的令計劃辦公室。”
然而,掩蓋事實的嘗試超出了令計劃的控制。
黨內知情人士表示,警方將受害者的姓氏記錄為“賈”,與“假”字同音,打算掩蓋真相的時候,警方有時會使用這樣的標註。此舉引發謠言,傳聞稱死去的司機與近期退休的共產黨領導人賈慶林有關聯,後者非常憤怒,並向前主席江澤民申訴。
前述黨內知情人士說,令計劃還動用了負責領導人安全的中央警衛局來協助掩蓋真相。此事激怒了身為江澤民盟友的警衛局前局長,也激怒了現任局長曹清,後者早就對令計劃心存不滿。
“他們說,令計劃總是找曹清,讓他做這做那,”一名出身官員家庭的女子說。“令計劃非常過分,而且很無禮。”
今年7月,領導層開始討論處理薄熙來的方式以及領導層換屆的安排,事情到了緊要關頭。“就在他們討論各種安排的時候,老同志們提出了這個問題,”來自一家中央政府媒體機構的一名官員說。“他們說領導人必須遵守黨的紀律,所以這個人不具備進入政治局的資格。”
有幾個人表示, 在與胡錦濤的一次交流中,江澤民也質疑令計劃是否有“人性”,因為有人稱令計劃保持着繁忙的工作日程,沒有恰當地哀悼兒子的死亡。
胡錦濤被迫犧牲自己的盟友,部分是因為共產黨當時正在追究薄熙來的違紀問題。“胡錦濤不想被人握住把柄,”一位前領導人的親屬說。
在一次重要的人事洗牌當中,習近平的一個老同事作為取代令計劃的指定人選於7月份調到了北京,那時距領導層改組公開化還有六周的時間。
黨內知情人士表示,到9月份,令計劃的事情和領導班子人選的談判使得胡錦濤心力交瘁,以至於他似乎無奈地接受了失去權力和影響力的事實。與此同時,習近平開始接管軍事事務,包括一個調整中國針對中日之間日漸升級的島嶼爭端應對方略的小組。
安思喬(Jonathan Ansfield)是《紐約時報》駐京記者。
Ian Johnson和黃安偉(Edward Wong)對本文有報道貢獻。
翻譯:許欣、陶夢縈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