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1日 星期五

Tadao Ando 安藤忠雄 the Sterling and Francine Clark Art Institute,

Tadao Ando's frank thoughts on the architectural profession:http://arc.ht/1rfMme2


Happy Birthday Tadao Ando! Learn more about the Japanese Pritzker Architecture Prize winner, whose ascetic yet rich version of modernism is often held up as an example of critical regionalism, here:http://archdai.ly/1gjbRoM













Tadao Ando: Complete Works 1997/《安藤忠雄論建築》/《建築家安藤忠雄...


 2007
讀胡慧玲介紹:
書名:安藤忠雄的都市彷徨
作者:安藤忠雄
譯者:謝宗哲
台北:田園城市出版社
http://blog.roodo.com/michaelcarolina/archives/4398539.html
想起我最近看到多年前買的書和寫的:

安藤忠雄和土地開發巨人森建設公司,聯手設計的東京澀谷「表參道希爾斯」(omotesando hillshttp://www.omotesandohills.com/information/index.html 2006二月開幕啟用。
2007年中台北: 安藤忠雄演講 像萬人演唱會
【中文翻譯非範本,僅供參考。【】內為幫你查字典。請到網站看一下圖片http://www.nytimes.com/2004/06/24/garden/24NOTE.html
(感覺一下:我們在地的空間、紐約或羅馬眾神殿這偉大建築……你還可以在安藤忠雄訪問中了解它….
書名:安藤忠雄論建築
作者:安藤忠雄
譯者:白林
北京::中國建築工業出版社 2003

前幾天聽李敏男先生談「司馬遼太郎記念館」中的李登輝先生筆跡
想起
司馬遼太郎氏(しば りょうたろう),192387-1996212),作品以日前戰國、明治維新人物、中國古史故事等著名。台灣翻譯:『台灣紀行』(這本台灣人知其真情,雖然是數十本世界紀游之作之一。可以參考他在知本溫泉大飯店對於老闆說明為什麼桌上擺塑膠花不上流)、《楚漢雙雄爭霸史》(原譯名《項羽對劉邦》最老牌)、『豐臣秀吉』、《德川幕府英雄傳》(武陵),《宛如飛翔》,『花神』、『橪燒的劍』、『新選組風雲』、『最後的將軍』、『真說宮本武藏』、『德川家康』、『"戰神源義經』、『風神之門"』、『忍忍者影法師』、『大盜禪師』、《坂本龍馬》"「司馬遼太郎是日本當代最具影響力的作家之一,他生前最後與李登輝惺惺相惜。李氏訪日特別安排前往司馬遼太郎墓前致意,夫人李曾文惠女士也以行動崇仰這位日本哲人,她寫下意境深邃的日本短歌獻給故友;內容是「在彼岸柔和的眼神,如今猶然,守望著台灣國的和平」,雖只有短短三十一個字(日文),卻隱含對故人的無限思念。 ……」(故友曾文惠贈歌司馬遼太郎遺孀鄒麗泳 台灣時報,2005-01-03)李氏は「家族旅行」の締めくくりとして同日午前訪問した西本願寺大谷本廟(京都市東山区)にある小説家、故司馬遼太郎氏の墓前で、報道陣に「わたしの日本訪問はこれで終わります」などと日本語であいさつ文を読み上げ、日本政府の対応などに感謝の意を表した。
*****
「司馬遼太郎記念館」(東大阪市)設計者:安藤忠雄,再設計其作品主角之記念館:松山市長「司馬さんのメッセージを」--「坂の上の雲」記念館起工式 /愛媛



英文
http://cn.tmagazine.com/culture/20140408/t08ando/en-us/

安藤忠雄新作展示深思熟慮的平靜

建築2014年04月08日
(上)克拉克藝術博物館在馬薩諸塞州威廉斯敦的施工地點;(下)遊客中心和倒影池的效果圖。
(上)克拉克藝術博物館在馬薩諸塞州威廉斯敦的施工地點;(下)遊客中心和倒影池的效果圖。
Top, Richard Pare; below, Tadao Ando Architect & Associates
在白雪覆蓋、冷得讓人難受的博物館施工地點,消息在聚集的人群中傳開:直升機已經降落了。
日本建築師安藤忠雄當時正在進行自己一年兩次、長達7000英里的旅行,從大阪飛到紐約,到伯克夏郡指導一個耗時超過所有人(包括他本人)最初預期的項目:斯特林和弗蘭錫恩·克拉克藝術博物館(Sterling and Francine Clark Art Institute)的擴建工程,它耗時12年,耗資1.45億美元,終於定於今年7月開幕。
安藤忠雄不喜歡離開日本太久,起初他並不知道威廉斯敦在哪裡。他簽約是因為那個地方的天然美景以及克拉克博物館收藏的傑作。
克拉克博物館1955年開放,由辛格縫紉財團的一位繼承人創立,它 是一個令人敬畏的、充滿寶物的博物館,收藏有歐洲和美國的很多大師的傑作,包括德加斯(Degas)、薩金特(Sargent)和莫奈(Monet)。最 早的建築是新古典主義風格的白色大理石建築,20世紀70年代加入了一個野獸派建築——曼頓研究中心(Manton Research Center)。紐約建築師安娜貝勒·塞爾道夫(Annabelle Selldorf)正在整修這兩個現存的較老的建築,景觀設計公司里德·希爾德布蘭德(Reed Hilderbrand)正在重新布置庭院。
這個多元化的總體規劃還包括一個新的遊客、展覽和會議中心,設計師是安藤忠雄,他在美國的設計作品很少,其中比較著名的有沃斯堡現代藝術博物館(Modern Art Museum of Fort Worth)和聖路易斯的普利策藝術基金會(Pulitzer Foundation for the Arts in St. Louis)。
建築師安藤忠雄(中)訪問克拉克博物館。
建築師安藤忠雄(中)訪問克拉克博物館。
Nathaniel Brook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人們熱切期待他的到來。他是普利茲克建築獎獲得者,以在構造簡單的 厚壁混凝土建築中注入一絲深思的平靜而聞名,他在克拉克博物館受到了十分尊敬的對待,特別是2008年他在紐約林木繁茂的山坡上完成廣受讚譽的石山中心 (Stone Hill Center)之後。石山中心有兩個畫廊和一系列保護實驗室,能看到塔科尼克山和綠山的優美景色。
安藤忠雄很快開始四處走動,察看克拉克博物館最新建築的進展,後面跟着十幾個工人和博物館員工。這個低矮的遊客中心建在一個三層倒影池上,是整個庭院的焦點。在肯定了各方面的細節——特別是混凝土不漏水——之後,他宣布進展順利。
接下來是談笑時間。他和克拉克博物館的館長邁克爾·孔福爾蒂 (Michael Conforti)從2001年開始了一段古怪的搭檔關係,當時在長時間的挑選和懇求之後,孔福爾蒂說服他接下了這個項目。那個年代,興建大型新博物館是常事,這個項目表明設計師和客戶之間的互動能把不同意見變成磚與泥的混合物——在這裡也許應該說成混凝土與花崗岩的混合物。
「他是個有預見力的人,」孔福爾蒂這樣評價安藤忠雄,「我們需要一個能把這個庭院統一起來的建築詞彙,而不只是模仿兩個已有建築的風格。」
克拉克博物館遊客中心的內部。
克拉克博物館遊客中心的內部。
Tucker Bair

但是沒人說僱傭一位明星建築師會讓事情變得輕鬆。
「館長非常挑剔,」安藤忠雄一度大笑着說。全程陪伴他的翻譯替他翻譯。他臉上充滿笑意地繼續說道:「他是個很強勢的人。有自己的主見,而且很執着。」
孔福爾蒂跟着說道,「我們的關係很積極。」
驕傲的自學成才的建築師安藤忠雄(他曾是個拳擊運動員)和哈佛大學哲學博士孔福爾蒂(他擔任克拉克博物館館長達20年)之間的互動把這個項目變得比最初的設想更有野心。
安藤忠雄設計的沃斯堡現代藝術博物館。
安藤忠雄設計的沃斯堡現代藝術博物館。
Matt Rourk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其中最顯眼的兩個細節是入口處的兩堵紅色花崗岩牆壁和後面的分層倒影池。第一個是孔福爾蒂的主意,第二個是安藤忠雄的想法。一開始他們都沒有為對方的建議感到興奮,但是他們在合作過程中學會了接受這兩個元素。
紐約藝術商吉井和弘是安藤忠雄的密友。在他最近訪問克拉克博物館期間,吉井一直陪着他。吉井多次見證了他們的互動。
「他們之間是一個長期的關係,就像婚姻,」吉井和弘說。
在完成石山中心的項目後,安藤忠雄把注意力放到設計這個遊客中心上 來,它需要既能容納現代博物館的基本需求,比如禮品店和咖啡店,也能容納克拉克博物館一直缺乏的大型臨時展覽空間。它計劃7月4日和「讓它變新」 (Make It New)展覽同時開幕,這個展覽是國家美術館的抽象畫展覽。
克拉克博物館遊客中心的花崗岩和混凝土牆。
克拉克博物館遊客中心的花崗岩和混凝土牆。
Richard Pare 

為了凸顯克拉克博物館140英畝的環境的天然美景,而且與深受克拉克博物館的出資人們喜愛的最初的白色大理石建築相呼應,安藤忠雄和孔福爾蒂都渴望把遊客中心的大部分人群轉移到地下,同時不能太陰暗。
安藤忠雄已經表現出用令人意外的方式讓房間充滿陽光的能力。他最著名的一個項目是日本茨城縣的光之教堂,因神壇後面混凝土牆上的十字形裂縫而得名。
那種大膽、簡潔的手法是他的慣用手段。「我追求簡單到了極致,」安藤忠雄談起遊客中心的設計時說,「它像一個展翅的天鵝。」這個遊客中心本質上就是由一個長廊連接起兩個混凝土玻璃展館。
安藤忠雄對混凝土的鐘愛是他的建築標誌之一。「用隨處可見的材料創造出別人創造不出來的東西——這是我的座右銘,」安藤忠雄說。
石山中心。
石山中心。
Jeff Goldberg/Esto
但是孔福爾蒂也渴望把明尼蘇達州的紅色花崗岩作為一個組成要素,因 為它已經是這個庭院的特色了,尤其是曼頓中心的外牆。他回憶說這位建築師抵制了一段時間(不過安藤忠雄的回憶不是這樣的)。不管怎樣,安藤忠雄在事業中首 次同意使用花崗岩,用在兩堵紅牆上,作為入口的焦點。遊客們將走過兩堵牆幾乎相交的地方。這兩堵牆還創造了一個室外庭院,幫助隱藏剛到達這個地方的遊客。
從一開始,安藤忠雄就強烈感覺一個水景將把這個庭院統一起來。「我經常在作品中用水,」他說。孔福爾蒂承認自己一開始並沒有欣然接受分層水池的想法,董事會的人也沒有欣然接受。
他說:「我想董事會裡的一些注重實用性的人當時在想,『為什麼要建 一個沒有實用功能的水景?』 它不是一個非常符合新英格蘭作風的做法。」孔福爾蒂認為,在說服別人的時候,幽默是最好的策略。「2003年我第一次用幻燈片把這個設計介紹給董事會的時 候,我的第一張圖是贊博尼磨冰機,」他說,「我想讓人們把它當成一個好玩的地方,而不是建築虛飾。」
72歲的安藤忠雄給大多數見過他的人留下的印象都不是矯揉造作。鑒於他的作品莊重、寧靜,他的個性讓有些人感到意外:他是日本哲人和頑皮大叔的結合體,他在新聞發佈會上以及為克拉克博物館的贊助人們舉辦的論壇上開玩笑。
安藤忠雄設計的日本茨城縣的光之教堂。
安藤忠雄設計的日本茨城縣的光之教堂。
Mitsuo Matsuoka
他認真看待自己的作品,但並不鄭重其事。他曾經用自己的建築學偶像勒·柯布西耶(Le Corbusier)的名字給自己的狗命名,並讓狗待在辦公室里。「他能判斷客戶的好壞,」安藤忠雄說,「他要是看到邁克爾,一定很警惕。」
孔福爾蒂的遺產無疑將是擴展計劃的成功以及這十年做出的折中方案。
孔福爾蒂說,他在幾千英里之外,「作為建築師,他的特別之處在於雕塑般的、充滿陽光的空間,而不必是對博物館規劃的投入。」
「我們對彼此觀點的尊重隨着時間在增長,」他補充說。
克拉克藝術博物館的遊客中心和倒影池的效果圖。
克拉克藝術博物館的遊客中心和倒影池的效果圖。
Tadao Ando Architect & Associates
在結束旅行的時候,安藤忠雄似乎很高興。「最終,我們得到了我們想要的,」他說,「如果共同目標是設計一個好建築,那通常爭論就不會以爭論結束。而是以合作結束。」
本文最初發表於2014年3月30日。
翻譯:王相宜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