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吳逸民 (1929-2014);陳馮富珍

2014.9.23是吳三連基金會前副董事長吳逸民的逝世紀念日.


​【專文】吳三連長子吳逸民曾坐政治黑牢13年| 民報Taiwan People News

<吳逸民訪談摘要>
我是吳逸民,1929年生於大阪,當時父親吳三連在日本大阪當記者。
我會涉及白色恐怖的台大法學院案,因而被捕判刑10年,後來又在刑期屆滿再感訓3年,說起來是228事件引起的。
1947年的228事件發生時,我是建國中學的一年級學生,當時在高二學長的領導下,建中學生去包圍警察局,接收武器,前後也只有1-2天。建中畢業後,我唸台灣大學商學系時,認識同學歐振隆,我參加校園內的許多學生活動,有讀書會、自治會,也常有營火歌唱晚會。當時的學生有兩派,一個是國民黨的學生,一個是自由思想學生,對228事件後的國民黨政府較為不滿,有不少外省籍學生和老師在領導,可能有人是共產黨員,但是,我們只是單純對國民黨政府不滿的學生,想爭取民主的環境和思想言論自由。
在1949年台大、師範學院發生四六事件,逮捕不少學生後,許多有共產黨員身份和組織背景的領導者,都先跑掉了。
當時政府也正準備開始禁書,我們經濟系的同學,原本有人讀馬克思的資本論,是很正常的,日治時期到1949年,馬克思的資本論一直都不是禁書,而且是經濟系學生該讀的書。但是宿舍裡卻有經濟系同學,被搜出資本論的書,不但被打還被判刑7年,那是國民黨政府在國共內戰失利後,對台灣學術、思想展開迫害。此後,大學的經濟系、哲學系的師生,都不能教也不能讀馬克思和恩格斯的書。
1949年前後,台灣的學生對中國大陸的學校很嚮往,像北大、上海大學、復旦大學等校,台灣去中國大陸的留學生很多,也形成風氣。
228事件後,不少台灣人認為:不打倒國民黨政府,是無法得到民主、自由。因此,必須參加組織,才能對抗國民黨,當時許多左頃、社會主義的理想者,大多嚮往共產主義。加上那時也提倡「三民主義就是共產主義」,讓更多年輕人因理想性高,看不慣國民黨政府的腐敗,更期待和嚮往共產黨。
我就是在那樣的時空背景下的熱血大學生,1949年我在同學歐振隆的介紹下,加入「民主自治同盟」,那是共產黨的外圍團體,需經半年以上的觀察,才能加入共產黨。但是,「共產黨台灣省工作委員會」書記蔡孝乾,已經被捕。我們被告知:「停止活動,等待時機」,以延續學長、同志的理想。
1952年台大經濟系的同學張璧坤被捕,又有經濟系的張英杰自首,供出台大商學系的歐振隆是共產黨員,歐振隆被捕後,又說出洪金盛、吳崇慈和我本人等台大經濟系學生,是他們要吸收入黨的對象。因此,1952年2月23日我被逮捕,當時是二十三歲的台大經濟系四年級學生。
當時我是住在台北市長官邸的家中被捕,我的父親吳三連是台北市長,他很忙常不在家,我在那晚被抓時,他人不在家,並不知道我被捕。後來他有託人出面,幫忙說情,但那時蔣介石痛恨共產黨讓他丟掉大陸,誰去講情都沒用。父親曾利用市長身份去台北監獄視察時,偷偷去看我。又因為當時的台電總經理劉晉鈺,他的三個兒子在台灣是學運份子,在四六事件後逃回中國,竟寫信給他父親,信中說:共產黨很快要來解放台灣,請父親不要破壞日月潭的發電設施,等待共產黨來接收等話。結果,劉晉鈺竟因兒子的信而被判死刑,慘遭槍決。當時,傳說有人勸吳三連也要登報:與被捕的長子吳逸民脫離父子關係,以免像劉晉鈺一樣受累。對於這樣的說法,我在坐牢時也聽說過,但這只是證明蔣介石對白色恐怖的無情,我無法證實這登報的說法。
我先被抓去警總保安司令部,那是日治時期的西本願寺,後來改為天理教,我在那裡接受審問,再送到青島東路3號的軍法處看守所後,才能和家人通信或面會。1952年12月,我被判10年,送到新店軍監服刑。同學歐振隆被判死刑。
在新店軍監一年多後,發生一件大事,竟又引起20多位政治犯被送回軍法處再審判,那就是有監委來新店軍監巡視時,有政治犯向監委抗議伙食太差,說監獄長貪污伙食費,囚房人犯太多,也不好管理。獄方認為監獄內有秘密組織,於是將20多人送回軍法處再審理,其中有工學院助教、老師和外省籍的政治犯,我也在其中。這案子經過4-5年的審理,一直無法判,因為根本沒這個獄中的組織,我想是有人被搜查出獄中的看書筆記,連抄寫政治課本「毛澤東批判」的筆記,也都被當成獄中再叛亂的根據。於是,有十多人被判死刑,慘遭槍決,我被判刑期屆滿後再感化3年,等於被判13年,不過,我我關了12年多,提早3個月出來。
我的女友常去探監,她和我家人是我坐牢時的支持力量,她等我13年,直到我在1964年底,在土城生教所感化結束,才走出監獄。我和女友結婚時,已經35歲。出獄後我在日商「伊藤忠商社」工作,在那裡日本老闆,不會理會警察和警總的安全調查,讓我專心工作到退休,現在我是吳三連基金會副董事長。

<吳逸民生平>
生於1929年,日本大阪市附近的小城裡,後來回台北居住一段短時間後,搬到日本東京,一住即12年,經小學、中學,至1944年美軍轟炸東京,於是一家遷居華北天津市。1945年畢業於天津日本中學,翌年一家又回到台北,即進建國中學高中部,1948年考入台灣大學商學系。
1964年起服務於日商伊籐忠商事株式會社台北支店,共服務17年,一直在管理部門及合作事業部門工作,退休後從事國際貿易,業餘曾教日文。平日嗜好為打高爾夫球及聽聽古典音樂。

~~~~
世界衛生組織(WHO)23日公布參加下任總幹事選舉的6名候選人名單,接替明年卸任的總幹事陳馮富珍。在陳馮富珍卸任在即之際,國際衛生界開始對陳馮女士的工作進行“清算”,形容在她掌舵的10年之內,世衛組織的評價實已江河日下。

世界衛生組織(WHO)23日公布參加下任總幹事選舉的6名候選人名單,接替明年卸任的總幹事陳馮富珍。在陳馮富珍卸任在即之際,國際衛生界開始對陳馮女士的工作進行“清算”,形容在她掌舵的10年之內,世衛組織的評價實已…
TRAD.CN.RFI.FR|作者:RFI 華語 -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