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夏林清又成箭靶、周小平(網絡寫手、宣傳手)

上報

被害學生21日在臉書發出道歉文,指出自己對不起老師夏林清,並讓輔大心理系蒙羞。此道歉一出立即引發各界撻伐校方處理不當,更認為被害人是「被」逼著道歉。
但夏林清卻要網友別架著被害人,認為「她終於鼓起勇氣,去認清這個不當作為」,並說網友不讓女學生道歉就是在逼她走上絕路。更特別指名對此事件發表評論的王丹、苗博雅、楊雅喆等人,應該認清真相,不要盲目起鬨。
⋯⋯更多
輔仁大學心理系性侵案被害人21日在臉書發出道歉文,被害人在文中指出自…
UPMEDIA.MG


輔大性侵案院長真心話?風波爆發 我意料之外

2016年06月01日13:39


輔大爆發女學生遭學弟性侵一案,該女學生所屬學院院長,遭控意圖「河蟹」(網路用語,指意圖掩蓋真相),院長透過該學院所屬系主任臉書發出聲明,也意外透露「這件風波爆發,是我意料之外」!
該系主任發表第二份聲明,表示該名女學生的男友,已經同意參加她的初步提案,也就是組成「朱XX質疑事件處理委員會」。
她也寫道「我知道,這麼大的風波,心理系的同學們可能非常厭煩、恐懼、憤怒、焦慮、關切、不忍、無奈、無力……等等,覺得向來在講台上的老師,怎麼沒能處理好此事,惹出這麼大的風暴?」、「身為整個事件被歸咎為重要「肇事者」的我,完全可以理解同學們這樣或那樣的情緒。人們可能都想急著與負面事件切割(包括我自己),盡快脫離風暴,回歸平日正常生活...」
「這件風波爆發,是我意料之外,當初主動挺起身子迎上此事件並邀大家共同學習承擔,如今面對到不圓滿的後果,我也得針對我行動的後果反思並負責,而這正是我長年教導行動科學所要求的反映實踐。」
不過由於聲明太長,也有網友留言表示要「幫忙翻譯」,寫道「我要找學生來背書了,先別黑我好嗎ㄇ?我很有誠意要出來喬了」、「我知道我現在黑到爆炸,還是聽小妹解釋好ㄇ?」
而針對院長聲明寫道「教育情境往往被設定為安全、溫馨的場域,然而真實世界未必是這樣,教導美好的理想世界當然是我們想傳達的理念,但真實世界也充滿各種張力、衝突以及挫敗。我向來鼓勵學生,即使是受害者都要覺察各種外來因素的作用,並對自身行動後果反思,這是我長期在教學與日常師生督導工作中所踐行的。」網友也幫忙翻譯,「在學校喝到醉就是你自己的問題,不要以為你只是受害者,你被XX了還要寫個反思報告上來給我看,順便給大家當質性研究材料。」(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聲明稿原文:
夏林清針對朱生臉書事件第二份聲明
有人轉來了朱生5月30日下午於臉書的回應,朱生表示欣然接受我的初步提案,組成「朱O銘質疑事件處理委員會」(三分之一由學生代表,三分之一由朱生及他邀約的成員,三分之一由原本委員會成員共同組成;程序原則上守密,不論公開與否,全程錄音、錄影)。很高興朱生願意與我共同往此方向前進。我的初衷是希望能夠讓師生一同來參與,目前外界有人對我的提案質疑、批評甚至認為是陰謀論,我認為都無大礙,因為我事先即已說明那是我個人初步提議的草案,本來大家就可以修改此案,或另提不同新案,重點在於大家有無意願一起參與。
我知道,這麼大的風波,心理系的同學們可能非常厭煩、恐懼、憤怒、焦慮、關切、不忍、無奈、無力……等等,覺得向來在講台上的老師,怎麼沒能處理好此事,惹出這麼大的風暴?進而可能歸責於老師、系所。身為整個事件被歸咎為重要「肇事者」的我,完全可以理解同學們這樣或那樣的情緒。人們可能都想急著與負面事件切割(包括我自己),盡快脫離風暴,回歸平日正常生活。那麼,我為甚麼還是選擇邀集各方,以組成委員會的方式來相互面對呢?
首先,教育情境往往被設定為安全、溫馨的場域,然而真實世界未必是這樣,教導美好的理想世界當然是我們想傳達的理念,但真實世界也充滿各種張力、衝突以及挫敗。我向來鼓勵學生,即使是受害者都要覺察各種外來因素的作用,並對自身行動後果反思,這是我長期在教學與日常師生督導工作中所踐行的。這件風波爆發,是我意料之外,當初主動挺起身子迎上此事件並邀大家共同學習承擔,如今面對到不圓滿的後果,我也得針對我行動的後果反思並負責,而這正是我長年教導行動科學所要求的反映實踐。
推動這場對話,並沒有想要拖大家下水脫責之意,建議未來的整場對話也可以只有我與朱生;但此風暴客觀上已經波及到其他人,大家如何去理解這場事件,我認為才是最重要的,勝過只是去論斷是非對錯而已,但這並不表示以學習為導向的對詰情境中可以沒有是非,如同我自己在這事件中的行為,不可迴避地要被檢證是否有錯誤,當然要有是非,但我更期許自己還要進一步去探索、理解錯誤行為是如何發生的,並從中學習,避免再犯。所以我也這樣邀請大家,這才是我的初衷,任何能夠朝此方向的提案,我更是非常期待。
我認為這件事情未來若沒有處理好,造成的後果,不僅對於我個人,甚至是對於同學、系所、學校都會更加惡化。但,即令我們不幸跌倒,再爬起來時也要抓起一把泥土,而非一無所獲,這是我自我期許的理念,也是我選擇提出這個共同學習(也不迴避究責)建議案的目的。
出差中,我熬夜就我回憶所及寫了一個去年7月13日四個人談話的回顧版本,本來也就想邀請當事人、朱生、當事人朋友X也寫出他們各自的版本。讓四個版本都出現,並不是要製造羅生門,或者去處理誰的版本才最正確,而是要先掏出素材,以為後續的釐清對話先暖場。但是我擔心此一行動太過急切反遭誤解,所以先行止住,把我已寫好的書面版本暫先擱下。
我往這個方向推,最在乎的是系上師生們的反應,心理系的師生們如何在這麼複雜糾結的情勢下,雖然橫遭外界各種渲染式地評論,如情緒投射的、插花攪局的、丟石頭洩憤的、假裝關切公共事務以公報私仇的…等等,而我們還能夠把握住自己的主體性,來思考、面對此一事件,這是我所關切的。
帶著意願,一起設計,一起把握自身主體性的行動探究。這是我一貫以來對心理系師生的態度。
夏林清2016/6/1 凌晨三點於出差途中



*****

周小平的影像,可在YouTube等處找到。

習近平欽點“愛國”寫手視頻被刪討伐騰訊

近日,曾受習近平接見和讚美的網絡寫手周小平在網上刊文討伐幾大視頻網站,稱自己團隊製作的“正能量”網絡視頻屢遭刪除,而“抹黑”中國的視頻卻得以廣泛傳播,指視頻公司被“敵對勢力”收買。週還特別要求騰訊視頻給出明確答复。
而周小平碰壁可能已非首次。周小平因其言論出位,在網路上一直爭議不斷。2014年周小平獲習近平接見後,就有海外媒體認為這是宣傳部門未能盡職調查,屬工作失誤。更有報導稱中宣部已出台補救措施,包括暫時禁止媒體採訪周小平等。
周小平生於1981年,是知名網絡作家,文章多持民族主義立場。週早期使用“水木周平”的筆名在網絡上刊文,2010年前後文章開始見諸於環球時報、新華網等官媒。他的代表作品之一是《請不要辜負這個時代》。
2014年10月15日,周小平和另一位網絡作家花千芳在全國文藝工作座談會上受到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的接見。當時習近平專門點名這兩位網絡作家,說“希望你們創作更多具有正能量的作品”。
2016年5月29日,周小平在其新浪博客“漢唐歸來”上刊文《祖國啊,騰*視頻正瘋狂封殺愛國者,您知道嗎!》,文章開頭寫道,“記得兩年前習大大曾對我說,要多在網絡傳遞正能量”,然而網絡環境複雜,誰支持國家誰就會被“封殺”,“如果我們連拿筆的權力都被剝奪了,那還如何能夠傳遞正能量呢?”
周小平寫道,自己團隊製作的“正能量”視頻節目《平芳公理》雖然有廣電總局的“視聽節目製作許可證”,但還是多次遭視頻網站審查。近日騰訊網管開始刪除其以往的作品,而優酷、土豆等網站則幾乎刪光了他的全部視頻。
他認為,在他的視頻遭刪除的同時,“造謠污衊”中國的視頻卻被廣為傳播,這可能是“某些境外勢力”收買了一些小編和管理員。
周小平說,騰訊創始人馬化騰是全國青聯副主席,而周自己是全國青聯文藝界副秘書長,“然而即便如此,就連我也無法在這個平台上得到應有的言論自由,無法得到應有的基本權力,反而屢遭封殺和圍堵。”
週在文章最後寫道,他是在為“中國民族蒙受的不白之冤而吶喊”,即使“自由和真相”會被網絡管理員的權力碾碎,他也無愧于心。
網友回應
在周小平的微博下,支持者認為“輿論陣地”已被外資控制,要求國家“嚴懲漢奸”。有人列出騰訊網總編輯陳菊紅的簡歷,認為她曾在自由派的《南方周末》工作,又赴美訪學,暗示其可能被“西方勢力”收買;還有人說“我支持從肉體上消滅這些變節小編和它們幕後的指揮者”。
反對者則認為,周小平作為習近平“欽點”的愛國寫手,這次被全網封殺估計和他屢犯低級錯誤、扯宣傳的後腿有關,“要是你們這視頻裡哪句話不妥當,也是會被揪出來打臉的,打臉次數多了那豈不是在助長公知氣焰扯五毛後腿麼”。
也有人調侃道,“上傳YouTube吧,那沒人刪你”。
還有網友說,“我雖然厭惡@周小平同志,但是我誓死捍衛他發聲的權利”。
欽點愛國者  爭議“ 週帶魚”
網絡上有關周小平爭議一直不斷。2013年,周小平被網友曝出冒用經濟學家郎咸平的名義發文,作出中國房地產將崩潰的預言,文章流傳甚廣,之後被郎咸平本人闢謠。此外,周小平疑似編造服兵役經歷、涉​​購買殭屍粉為自己點讚的行為也被網友質疑。
此外,在一篇批評網絡大V薛蠻子的文章中,周小平寫道:“薛蠻子為淨水器推銷, 詆毀中國水質有毒,造成舟山帶魚養魚場滯銷,當地無數養殖農戶面臨破產。”
而實際上帶魚是無法人工養殖的,周小平這篇博客也成就了其“週帶魚”的外號。
此外,2009年前後周小平出任分貝網副總裁,還曾牽涉色情傳播等負面事件。
官媒挺週  批美國之音
而2014年,周小平卻受到了習近平的接見和讚揚,引起極大爭議,網上一度出現一邊倒的惡評。
與周小平一同被接見的還有花千芳。花千芳(本名寧學明)也是長期活躍在各大論壇的“正能量”網絡作家,著有小說《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和評論文章《擊潰抹黑中國的這條戰線》等。
面對網上的惡評,新華網還專門刊文《周小平花千芳,愛國不需要理由》,文章寫道“習近平總書記接見周小平花千芳,不但'德國之聲'、'美國之音'挖苦,連一些'中國之聲'也怪話連篇。有人認為他倆既無較高學歷,又無淵博知識,何能何德值得最高領導人接見。”
文章認為美國一直在努力滲透網絡輿論戰場,而周花二人來自普通的社會底層,在“公知們呼風喚雨隻手遮天的互聯網戰場上”,敢於發出歌頌祖國的聲音,“我們這個時代,呼喚千千萬萬個周小平花千芳”。
而在這之後,許多有關周小平的負面報導被刪除,官媒也鮮少再談及週花二人。
週花二人除了在微博和微信上運營自己的公號外,似乎已淡出了官媒的視線。
有海外媒體報導,在邀請週花二人參加文藝座談會之前,宣傳部門人員可能未作仔細調查,香港信報引用消息人士話稱,官方意識到了這個錯誤,中宣部已下令暫時禁止週花二人接受媒體採訪。
花千芳涉抄襲
與周小平一樣,花千芳也是個爭議人物。
他的代表作《我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寫於2012年,取材於自2011年開始在某軍事論壇上連載的網絡漫畫“那年那兔的那些事”,講述中國歷史、內政和外交,持民族主義立場,中國在其中以呆萌但“腹黑”的兔子形像出現。支持者認為這種設定符合中國“韜光養晦,有所作為”的立場,“我兔腹黑”、“星辰大海”等詞也成了小粉紅愛國者中的流行語。
而反對者認為該漫畫和小說質量粗糙,標題與科幻小說《我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只有一字之差、不免有抄襲嫌疑;內容持民族主義立場,卻在很多細節上照搬日本動漫《新世紀福音戰士》、《機動戰士高達》等。
在2014年,花被習近平接見後,該小說被作家出版社出版。
此外,花千芳評論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長文《安倍經濟學的垮台已經近在眼前》也在論壇上被網友舉報文章出自他人,而花千芳並未在文章醒目處告知讀者,只是略作修改就據為己有。
周小平這次被封殺的系列視頻名為《平芳公理》,有網友問是否花千芳也有參與,但至今並沒有人直接回應,花千芳本人也沒有在微博上發布過有關《平芳公理》的內容。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