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9日 星期三

朱立倫:進退惟艱、退出大選(江春男); 蘋論:朱習會不會;朱馬變色(江春男);揭穿新北市青年社會住宅大騙局!(段宜康)








司馬觀點:輪到朱立倫進京趕考(江春男)

2015年04月16日

蔡英文再度披上戰袍,代表民進黨出征,前途一片看好,但有媒體指她的民調往下滑,與朱立倫拉近,而兩黨的選民結構相差無幾,儘管目前國民黨看好度低,如能團結對外,鹿死誰手尚未可知。

正如金小刀所說的,國民黨充滿虛矯文化,貪吃又愛面子,到現在還在互相等待之中,不知誰會出馬。朱立倫雖然呼之欲出,但仍然天天保證他要把新北巿「做好做滿」。馬朱王吳諸公,經常有機會見面,卻只是握手微笑,滿臉虛假,言不及義,令藍營選民焦慮不已。
朱立倫選與不選,都有很大風險,不過,身為黨主席,民調又最高,在國民黨最困難之際不敢接受挑戰,無法向黨員交代。在這關鍵時刻不敢承擔,一定會被人看衰小,以後也難有機會。
朱要參選至少有兩種方式,一是辭職參選,一是帶職參選,兩種都背叛政治承諾,但西諺有云,「誠信的政客和誠實的小偷一樣稀少」,馬英九走在前面,可為朱之典範。
辭職參選必須立即補選,與大選太近,民進黨畢其功於一役,把新北市和大選當一次打,國民黨沒贏的機會,朱必成歷史罪人。但帶職參選要有正當性,必須先營造萬民擁戴的氣氛,時間延後對朱有利,朱的用心計較,實有難言之隱。
即將來臨的國共論壇特別搭建的舞台,如有朱習會,等於取得參選的合法性。一般人進京趕考,主考官都是國台辦主任,這次如習皇帝親自主持殿試,朱立倫可成皇帝門生,從此隆恩浩蕩,五世其昌。他在黨內地位,從此無人可及。 

兩岸定位須講清楚

許多人批評蔡英文缺乏兩岸論述,說她是空心菜,現在輪到大家檢視朱立倫的新論述。他繼承馬或切割馬,都會受到批評。他接受九二或改變九二,都有困難。他如何把台灣地位講清楚,把兩岸定位說明白,既不空心又不模糊,讓我們拭目以待。 

蘋論:朱習會不會

朱習會的樓梯響很久了,人好像也快要下來了。下來的兩個人是什麼表情和臉色呢?簡單說,朱習會不是重點,關鍵在朱明年能不能當選總統。選上了,就賦予了朱習會重大的政治意義,朱任內的兩岸關係吹的就是順風;選不上,朱習會開得再漂亮,也是鏡花水月,畢竟總成空。

犯年輕選民的忌諱
有人說上述觀點倒果為因,是朱習會的習大人給朱立倫加持灌頂,台灣選民覺得安全,才造成朱大選的勝利。這個看法在去年太陽花學運前可能是對的,但學運後年輕選票覺醒了,因果就此翻轉,被中國頭頭摸頭加持,以前是加分,今後是減分了。看去年1129的九合一選舉,親中共的國民黨折戟沉沙,土雞瓦狗,就知道獲得京大人的恩寵不但不再是好康,反而霉運當頭、印堂發黑。

這就迫使國民黨的大選候選人不敢在選前拜見習大人,即使想得要死。不知習是否發現他和他的黨已經悄悄變成台灣政治的負面因素,走到台灣選民的對立面。如果習大人還沒察覺氣氛的變化,還以為他摸誰的頭,誰就增加一甲子的功力,於是雞婆地出面幫國民黨候選人輔選,宣稱願見候選人,以為可以施恩於他,就大錯特錯了。
昨天朱立倫被記者問到會不會有朱習會,他首度鬆口,顯示5月的朱習會似乎八字有了一撇。可是朱應該知道,習近平是「張飛賣刺蝟—人硬貨扎手」,跟習討不到便宜的,就算討到也是他謀略上的市恩。更糟的是國民黨大選候選人與習眉來眼去,剛好犯了年輕選民的忌諱,與習見面可能為淵驅魚,敗在此處。
如果習大人願意在5月初召開的國共論壇上見朱,意味著朱必選總統。國民黨諸將官在台灣虛偽矯情,遲不表態,等候勸進,可是絕不敢跟習大人嘻皮笑臉,所以習大人要見之人一定得是候選人,否則習哪有那個美國時間跟你們玩捉迷藏;而且見面表態之後到投票前,習當局會做出許多動作,包括動員紅頂商人及買辦,站出來力挺藍營候選人。同時,也會壓迫軟弱無能的歐巴馬當局在台灣連藍拉紅打綠。 

買辦聯盟釀反效果

這樣在以前藍營必勝;然而現在年輕選票回神了,美中藍紅黑政商的買辦大聯盟反而造成反效果,朱立倫仔細想想喔。 
段宜康
揭穿新北市青年社會住宅大騙局!
內政部補助新北市12.58億,興建3處青年出租住宅。
新北市提供土地BOT給日勝生集團。這裡面五鬼搬運的花招,我說過很多遍,就不再重複了。
這兩天的發現 --- 朱立倫這個傢伙真是膽大妄為!
12/2、12/10兩天,朱立倫和日勝生的老板一起主持動土典禮;還自吹自擂,説這就是要照顧弱勢青年,只租不賣的社會住宅。
朱市長厚臉皮的程度,在國民黨內也算名列前茅了:
朱立倫唯一不敢去破土,但也已經動工的三重大安段基地,預計興建177戶。
各位知道這177戶「只租不售」的青年住宅,有幾戶提供出租?有幾戶由日勝生自行出售牟利?
答案揭曉:
三重大安段「只租不售青年住宅」出租戶數 — 0!
零!零!零!
全數提供財團出售!
出售所得也悉歸財團!




司馬觀點:朱馬變色(江春男)



朱立倫拿到美國博士回台,第一份工作就在台大教書,第一次參選就是立委,第一次選縣長就當選,第一次入閣就是副閣揆,第一次進入黨中央就是副主席,第一次選黨職就是黨魁,且獲逾99%最高得票率,各方面來看他都是人生勝利組。


「傻瓜改革」太矯情

然而,他將是國民黨一百年來,各種條件都最弱勢的黨主席。行政權仍在馬英九手上,黨籍立委集體造反中,他的地盤新北巿,民進黨是議會最大黨。他一無權威,二無資源,三無足夠聲望,要改革千瘡百孔的老黨,前景沒人看好。
他說要以「傻瓜精神」來承擔改革重任,這話未免太矯情。他鋒芒外露,機敏過人,身為會計學博士,最會計算利害,絕不浪費時間在對他沒有好處的任何事務。
做為改革者,一定兩面不討好,利益受損者必定力圖抗拒,得利者不會感激,且短期不會見效。朱立倫以聰明幹練著稱,但改革者又不能太精明,否則凡事取其輕巧,遇難則退。太機靈的人,通常缺乏厚重感。而缺乏厚重,難以建立社會信賴感。
百年老黨的改革千頭萬緒,重要的是要先搞幾件大事,以宣示改革決心,讓大家知道他是玩真的。首先是《政黨法》和《不當黨產條例》的立法,兩者均操之在國民黨手中,這是朱的真正考驗,黨產問題未給社會交代,一切改革都是空言,國民黨永遠無法變為民主政黨,而依附在黨產的政黨,在民主社會永遠缺乏競爭力。 

朱收爛攤不比馬差

朱立倫10年前就說過,「國民黨的未來好像就繫於馬英九一人身上,若沒馬英九,國民黨好像就掛了,為何變這樣呢?」這句話他也許忘了,現在他出來收拾爛攤子,也許天注定。好消息是,國民黨已跌在谷底,不論如何,他不可能做得比馬更差。 



司馬觀點:朱立倫退出大選(江春男)

2015年04月29日

朱習會即將上演,民進黨忙著給朱穿小鞋,實在不必要。因為朱是空頭黨主席,不是總統候選人,既不能代表馬英九,也無法代表國民黨總統候選人,和10年前的連戰破冰之行,不可同日而語。

2005年國民黨已經下台,連戰是在野黨主席,現在國民黨仍在執政,但你說朱立倫是執政黨主席,他一定感覺你在諷刺他;事實上,他的感覺是正確的。馬英九假裝仍在執政,但國民黨已做好下台準備,朱立倫此行無人壯行色,頗有風蕭蕭兮之慨。
在朱見習前夕,馬英九到陸委會發表九二共識談話,時間太巧合,好像在提醒朱,兩岸政策是誰作主。朱在黨內有許多公公婆婆,黨外有民進黨虎視眈眈,旁邊還有柯P,到北京面對習大人,他的迴旋空間有限。
「九二共識」這四字,是國民黨脫不下來的魔戒,朱立倫也許會在這四個字的後面加上「深化」、「超越」、「跨越」、「進化」或「升級」等形容詞,但這種說文解字,實質上沒多大意思。
朱立倫此行如履薄冰,他的立場,不能和馬英九太一樣,又不能太不一樣,要有點黏有點不黏。他不能沒有新思維,但是又不能講太多。習大人對他過熱或過冷,都對他不好,不能被摸頭,也不能被冷落。
其實,北京對台灣政情了然於胸,對明年的政黨輪替已做好心理建設,他們知道「九二共識」的藥效快要過期,對國共平台不再寄厚望,但兩黨領導人不能不繼續「會」下去。



親中對選情不利

過去,國民黨習慣以中共制台獨,用北京壓民進黨,依靠兩岸關係拉抬選情,以為出訪北京可抬高聲勢,可惜這些招數,已經不管用。現在的民意是,與北京太親近,對選情反而不利。這一點,朱立倫應該很了解。
顯然,在上京之前,朱已確定退出2016大選。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