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7日 星期二

勞乃成、李蒨蓉(蘋論:頭盔裡的祕密);馬政府向2300萬人嗆聲(鍾年晃)、軟實力的試驗(江春男);蘋論:「讓世界看見台灣,台北大巨蛋特別節目」、孤家寡人馬英九;馬英九永不認錯 全盤皆輸;肉毒桿菌打太深、哀鳴、赫然震怒之後(蘋論、江春男)




蘋論:頭盔裡的祕密

2015年04月07日李蒨蓉說得太正點了:「有那麼嚴重嗎?」不過是爬上直升機拍張照罷了。頭盔價值200萬、還跟老美簽了保密條款,不得洩露頭盔的祕密。唬誰呀?不過是50c.c.三陽機車的頭盔,前面加裝一片遮陽塑膠面罩嘛,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勞乃成天縱英明,早已發現該頭盔是香港的萬金油──唬牌,沒什麼機密,於是戴出去跑趴耍帥,馬子看到都被勞帥電得嘰嘰叫。美軍笨,只戴了去中東打回回,我軍多聰明,戴了把妹。
國軍小日子過得吱吱冒油,瞧,又加薪了是不?軍營裡有如軍中樂園加兒童樂園(因為現在媽寶太多),老百姓只要認識將軍,就可以進保密的模擬機打電玩、可以玩模擬殺敵、可以玩阿帕契頭盔、可以飲酒賭錢、長官性慾發作可以用屬下女兵發洩……軍隊已經蛻變成功,變成迪士尼樂園加軍中樂園加電玩打怪樂園加性快感樂園加賭場樂園,至於有沒有嗑藥樂園還不知道,以我軍之擅長製造快感的本領,應該正在籌備,請大家拭目以待,到時大家不要急,一個一個來。 

台灣匪諜密度高

美國非常不願賣尖端武器給台灣,因為台灣太多匪諜,密度之高,舉世無匹。賣武器給台灣國軍等於賣給共軍。連少將、中將都當匪諜了,退將更是唯恐落後,卯起來蜂擁而上,爭取人生第二春嘛。所以,那個頭盔裡的祕密,恐怕抵台的第二天就被匪諜軍官爭先恐後送去了中國。比起來,勞老弟只戴了去夜店眩閃,算是熱血澎湃最愛國的了,應該記功頒勳章,怎能嚴懲?國防部真是忠奸不分啊。此外,頭盔事件、軍中性騷擾事件會使人民更加懷念紀律嚴明的兩蔣和剛死不久的李光耀,會讓馬總統喜上眉梢,因他最孺慕兩蔣啦。 

國軍總是一直玩

有不少人認為:上周老共在海峽軍演,包括轟炸機在內,老美唯恐擦槍走火,也為了表態反對中國M503航線,特派兩架F-18假裝故障來台停留三天,宣示美國與台灣的特殊關係與對台的安全承諾。中國不爽,要美國尊重一個中國政策。
奇怪耶,飛機故障迫降修理幹嘛拖著一個中國的油瓶?可見台灣安全是靠美軍,不是靠國軍,所以國軍可一直玩,一直玩。難怪李蒨蓉嬌嗔:「有那麼嚴重嗎?」 

司馬觀點:軟實力的試驗(江春男)


亞投行未演先轟動,這是第一個由中國發起並領導的國際金融機構。過去一直是中國打開大門把世界帶進來,今後中國將融入世界金融秩序,負起大國的領導責任,但中國金融制度和政治制度不透明,國際社會疑慮甚多,如何建立國際信任,對北京是艱巨挑戰。
短短30年,中國從貧弱國家一躍崛起,變成國際金融機構的發起人和最大股東,它所帶來的光榮感,很容易讓民族主義者頭腦發燒,以為這是中國的一家銀行,用來和亞銀及世行相抗衡,以壓制美日的銳氣。
中國所掌握的股權和投票權,要通過自己的政策並不困難,但國際金融組織的運作很精細複雜,必須具備專業經驗,協調不同的利益,更是一門藝術,不是在比腕力。資本主義國家都是老仙角,中國這方面生嫩,很多東西要學習。
今天的世界金融秩序均由美國主導,因為二戰後各國滿目瘡痍,美國一強獨霸,其GDP佔世界的50%,1946年成立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由美國主導。後來也在歐洲、亞洲、非洲和拉美各地成立區域性金融機構。
1966年成立的亞洲開發銀行,美日是最大股東,分別佔15%和12%的股權,後來不斷增資,中國成為第三大股東,在決策和人事上有很大話語權,且培養不少專家,對現在成立的亞投行很有幫助。
不過,作為股東和擔任經營者,是兩碼事。現存國際金融體系功能不彰,主要是結構和決策流程難以修改,無法創新發展,亞投行要走一條沒人走過的路,中國缺乏國際經驗,如何避免制度陷阱,只能拭目以待。 

擴張領土令人畏懼


中國在南海的訴求,受到各國抵制,但亞投行得到熱烈響應,兩者形成鮮明反差。利益分享經濟合作,這種軟實力,人人歡迎。主權訴求領土擴張,這種硬實力,人人畏懼,這對北京應有啟發。 


-----
中國籌設亞投行涉及美日中三個大國全球經濟戰略佈局與對抗,這是大國的經濟戰略遊戲,台灣不是不能參加,但是要用智慧。
馬政府嘴巴一直說要加入美國主導的TPP,但卻遲遲沒有動作,才說要加入亞投行,馬上透過國台辦遞交意向書(其它國家都是直接向中國財政部申請),這個動作難道美國、日本看不懂嗎?馬英九你不要自以為聰明,可以玩弄人於股掌之間,其實你那一點把戲,早就被看穿了。美國為什麼力勸英國打消加入亞投行的想法,稍有一點國際政治常識的人都知道老美在幹什麼,只有你馬英九看不懂。
到今天之前,台灣有幾個人可以說出亞投行的全名,你有問過在野黨和人民的意見嗎?昨天早上行政院才第一次召集相關部會廣泛交換意見,下午你就拍板定案,救災和處理黑心食品怎麼沒看到你這麼有效率?
你這已經不是司馬昭之心了,擺明了就是向2300萬人嗆聲「老子還是總統,就算跛腳,我也是個跛腳總統,不然你想怎樣」?


*****
期待已久的台北大巨蛋動工了,預計四年後完工啟用,屆時大台北地區將有可以容納四萬人的活動場地,在大巨蛋動工前夕,台視新聞部特別製作了「讓世界看見台灣,台北大巨蛋特別節目」,讓觀眾更了解大巨蛋的憧憬。此外,在大巨蛋落成之前,台視還有份長期且艱鉅的工作,那就是要使用HD高畫質攝影設備,爲大巨蛋拍攝建造過程全紀錄片,保存大巨蛋完整的歷史資料。
......查看更多


期待已久的台北大巨蛋動工了,預計四年後完工啟用...
TTV.COM.TW







蘋論:孤家寡人馬英九

 

政治人物要有信念,但信念不能是執念,尤其對一個已經執政六年,遭逢史無前例敗績,民調低到不能再低的總統而言;如果不能懂得幡然悔悟,向人民具體坦承自己用人與政策錯誤,試著與人民溝通除錯的話,他絕不可能會有翻身再起的機會。馬英九接受《中國時報》的專訪內容,再次向人民印證,這位永不認錯的總統,正是台灣紛爭的根源之一。
馬英九在專訪裡大篇幅地闡述自己的兩岸政績,宣稱他穩定了兩岸局勢,強調九二共識絕沒有過時,未來還要加入中國所主導的亞洲投資銀行,要簽服貿、貨貿,要讓兩岸互設辦事處等。姑且不論馬所說的是非對錯,在現在的時空下,如此論述的政策溝通功能幾乎是零。
因為,太陽花學運已改變了台灣人民的兩岸座標,民眾不僅在乎政府做了什麼,更關心政策的反作用力與可能的疑慮。
諸如,九二共識為何只剩一中沒有各表?既然兩岸政府溝通無礙,為何台灣參與國際組織還是到處被矮化佔便宜?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為何迄今無法立法?行政部門提出的方案能為在野黨與同黨籍的院長王金平所接受嗎?
只要馬英九無法對此進行政策說服或讓步,他所有的兩岸「政績」都成為外界指控他的「罪狀」。
新上任的柯文哲市長大打前朝五大「弊案」,包括鴻海、遠雄、日勝生等企業財團或重新議約或重估權利金,讓外界一片叫好。
作為當初負責簽約的前市長,馬英九不但毫無歉意,竟以「我只是知道,副市長決行,對詳細內容不了解。」搪塞外界質疑。這除了預留自己在未來可能的法律攻防空間外,豈有任何一點總統與老市長的高度?
談到修憲,在國民黨的青年支持度崩跌的情況下,馬英九卻公開質疑朱立倫的「18歲公民權」修憲提案,這是在宣洩一己之恨或拆現任黨主席的台? 

黨內同志自求多福

而馬政府開徵證所稅反讓整體股市整體稅收大跌上千億元,當初負責規劃執行的官員立委無一人道歉負責,馬卻以「感到遺憾」、「我要是個政客,根本不會碰這個問題。」這意思是要人民對他明顯錯誤的政策繼續感恩戴德嗎?
這是一個與人民活在平行時空的總統,看到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辯護文,即可知為何馬總是讓親痛仇快,變成孤家寡人;國民黨的情勢還會隨著馬英九的在任繼續惡化下去,黨員同志就自求多福吧!

蘋論:永不認錯 全盤皆輸


 
馬英九怒批朱立倫讓王金平回復黨籍是鄉愿和稀泥,無以對百萬黨員交代。
馬這麼氣,有人問起他是否因此退黨或抗爭?但總統府官員立刻宣稱,馬不會退黨,也不會再就王案有其他政治動作。原來,別人妥協是鄉愿,只有馬英九妥協不是和稀泥;而別人讓步是對不起百萬黨員,只有馬英九退讓是可以立碑存道、流芳萬世?
馬英九用「資深黨員」身分痛罵朱立倫與王金平後,竟還有人謬讚馬是「擇善固執」,是明知不可為而為的唐吉訶德。其實,馬的聲明剛好向外界說明,為何他執政六年會把自己搞到眾叛親離、變成孤家寡人?因為,即便有錯,他永不認錯,就算最後全盤皆輸也是別人的錯。
馬英九抨擊法院不審查王金平的司法關說案,卻對國民黨的考紀制度嚴加批評。但姑且不論《刑法》與《立委職權行使法》根本無所謂「關說罪」,就連特偵組都曾說過王金平並無「刑事不法」,馬要法院還他什麼清白?司法認證無罪的他硬說人家有罪,司法向他指正的(考紀會的產生必須直接或間接反應黨員意見),他卻不置一詞。錯的都是別人,輸了立刻翻桌,如此當家鬧事,根本惡搞對立。 

馬總統成負面教材

九月政爭如此,張顯耀洩密案亦如是。府院先指責自己任命的兩岸首席談判代表洩密,將他拔職調查,等到司法調查出來還張顯耀清白了,卻又由王郁琦帶頭宣稱無法接受:「如果連這樣不是機密,那以後可以整箱打包送給陸方了!」移送調查的是馬政府,等到不起訴確定了,哭天搶地說不接受的也是馬政府;日前還傳出辭職的王郁琦可能轉任國安會諮詢委員,如果國家名器可以這樣用,正代表馬無一絲一毫檢討悔意。
馬英九貌似敬謹,實則執拗不聰;他認為自己一片丹心為國,所以施政受阻都是有心人橫加阻撓;他常常說「你們的意見我聽到了」,實則是準備敷衍轉進。他從不認為自己有錯,就連前述兩項司法判決他都能棄如敝屣、視若無睹,更不用寄望他能真正了解太陽花學運的社會底蘊,並從中去拆解社會的疑慮、進行朝野和解,建構更健康的兩岸關係。
一個不知自己有錯、永不認錯的總統是國家的災難,他不僅遺禍國民黨,就連可能因此獲得政權的在野黨也將修補無力,留下一個全盤皆輸的政局。如果有一門總統學,過去這六年的總統領導就是最典型的負面教材。 






蘋論:肉毒桿菌打太深


馬前天用「有是非、講道義」兩頂道德高帽子扣住朱立倫,接下來我們要看朱怎麼辦,然後看馬怎麼辦,他倆怎麼辦之後看王怎麼辦,最終是國民黨明年大選怎麼辦?
馬提「有是非、講道義」聽起來冠冕堂皇,其實這兩個命題相互矛盾。根據人生經驗法則,有是非的時候,常常不能講道義;講道義時往往不講是非。正常社會是非高於道義;黑社會道義高於是非。馬應該講的是正義,不是道義。
這兩天鄉民婉君對馬的強烈聲明反應最多的是:「國民黨哪有什麼是非道義?」只說對一半。國民黨對黨內同志是有些道義的。國民黨起源於反滿黑社會,講幫派道義遠多於講是非,例如國民黨對於遣散的員工還蠻溫暖的,都發送一筆不錯的資遣費,而競選同志也都有優渥的競選補助。所以不能廢黨產,黨產支持對同志的「道義」。黨產屬是非議題,同志是道義問題,為了同志道義,必須不顧是非。所以國民黨內是非大戰道義,道義大獲全勝。民進黨沒有黨產可以支撐對同志的道義,只好滿嘴仁義是非了。
馬總統提出是非和道義的訴求令人感動,但他常在該講是非的時候,講道義;該講道義的時候,講是非。傷腦筋。例如黨內絕大多數同志認為對王金平那點關說小事,應該以同志道義看待按下不表;可是馬偏偏挑此事上綱上限到是非的高度,搞到全黨不支倒地而後已。可是對於全國一片罵聲的黨產是非題,他卻以對黨的道義為重拒絕廢除黨產,不是該講是非的時候,講道義嗎?為什麼做了總統後就顛三倒四、渾頭渾腦?李登輝(老蕃顛)、阿扁、馬哥無不如此。莫非去打肉毒桿菌整形除皺,結果醫生太用力打進大腦消除了大腦皺褶? 

黨產問題裝聾作啞

大是大非只能一個標準,不能只對王金平關說案講是非,而對黨產、軍公教退休年金、稅制、貧富差距……更重大的是非正義問題裝聾作啞。 









司馬觀點
(江春男) 

朱立倫下馬威

朱立倫迅速終結王金平案,中常會響起一大陣掌聲。其實,這個掌聲也在為馬英九送行,此後黨政分離,馬只是一介資深黨員,一個人孤獨地坐困總統府。
此事立即產生的效果是,首先,朱走出兩個太陽的陰影,開始走自己的路。政治野心因機會而起,他的潛力蓄勢待發。其次,後馬時代,朱王吳三人鼎足而立,但是角色重新洗牌。 
朱王吳三人之中,馬最信任吳敦義。吳從政甚久,政績很模糊,黨內朋友不多,既缺自己班底,又缺群眾基礎,社會聲望與其官位成反比,沒馬英九,不可能有今天地位。完全依賴自己的人,最受到信任,古今都是如此。可惜,天不從人願,現在頓失靠山,出線機會大為減小。 
王金平的民意基礎遠高於吳敦義,也有相當成熟的政治歷練,人脈和金脈都有,社會資源十分豐沛,如有全黨作後盾,出來與小英角遂,以他的老謀深算,肯定是難纏的對手。但是這種事,不會發生。 
王金平的問題,其實與傳說中的黑金無關,他多次選舉,早已被剝過很多層皮,不怕再被起底。他的致命傷是社會形象兩極化,他是台灣國民黨的象徵,許多人認為他藍皮綠骨,馬要扳倒他,很容易找藉口。 
經此一役,王金平大解放,似乎海闊天空,但肯定不會參加大選,因為他如出馬,無異於對馬英九的全盤否定,造成黨內大分裂,朱立倫也不必玩了。 


馬英九的哀鳴

2015年02月26日
朱立倫藉王金平案,和馬英九攤牌,建立新主席權威,他這一招令人刮目相看。馬連剩餘的一點顏面都保不住,這是自作孽不可活。關說案起初只是大烏龍,比張顯耀案還烏龍,馬卻以為聽到但丁《神曲》,以為其中隱藏神聖不可侵犯的核心價值。其反應和王郁琦頗有相似之處。

馬以個人名義發表聲明,內心的悲憤溢於言表。前主席對新主席如此公開對幹,幾乎撕破臉,許多人擔心黨的分裂。但馬英九早已讓國民黨四分五裂,現打破虛假的宮廷文化,對未來的黨內民主,也許不是壞事。

王金平是立院龍頭,其民間聲望,多次超過馬英九。馬王之爭必然牽扯到省籍情結,破壞黨內團結莫此為甚。許多重大政策和法案被迫停擺,兩位法務部長或下台或判有罪,黨務、行政、立法和司法各系統都受到很大衝擊,終在九合一選舉吃足苦頭。
國民黨遭受重大挫敗,馬英九卻毫無反省。馬說,王有假處分的保護,不影響院長職位和黨內權益,且他和王金平多次同台輔選,均無問題。這種虛假,只有「令人作嘔」四字可形容。 

未審先判專橫偏執

馬的意思是,我雖然很想把王拉下來,可惜告兩次都告不倒,必須再接再厲,上訴到最高法院,如果連三敗,還可請求釋憲。在告倒他以前,王金平仍是院長,仍是本黨同志,一切團結和諧,有什麼問題嗎?
絕大多數人不知王院長到底犯什麼天條?其實,柯建銘案根本是微不足道的小案,最重也可易科罰金,且兩次無罪判決。馬卻見獵心喜,立刻無限上綱,把它說成是國家民族興亡的大是大非,不經過正當司法程序,自己召開記者會,利用王金平出國期間,未審先判,透過自己任命的考紀會,硬把國會議長拉下來。
馬的專橫偏執和昏庸無能,早成國民共識。不幸的是,被他視同貞操的清廉,也廣受質疑,他下台後,必受更嚴格的檢驗。
馬英九曾是國民黨的重要資產,現卻變成一大包袱,朱立倫要創新局,必須搬走這塊石頭。馬也知道自己處境,這一紙聲明,語氣有點悲涼,因為它是一種無助的哀鳴。 

蘋論:馬赫然震怒之後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宣布不承接王金平黨籍官司的三審訴訟,激怒馬總統;昨天傍晚馬以個人身分發表近1400字的強烈聲明,直言對朱的失望和無法認同。
馬憤怒地表示,國民黨是「有是非、講道義的開國政黨」,對司法關說爭議,國民黨不能鄉愿、和稀泥,必須捍衛黨的核心價值。朱放棄上訴最高法院,等於全盤接受高院的不合理見解,同時也徹底否定國民黨的考紀制度,變相縱容黨員違紀,不利日後重大選舉,也對黨的公信力造成無可回復的傷害。
這難道就是傳說中馬年後的主動反擊?前天國民黨新春團拜不是才眾口一詞說要「團結」、「和諧」嗎?
現在馬赫然震怒,朱將何去何從?整個卡住了。繼續上訴將激怒大多數的黨內同志,非常不利選情;但放棄上訴又不能不在意馬總統的主張與情緒,真是「妾身千萬難」啊。兩造認知差距是爭端的根源。馬認為王案不上訴會傷害國民黨日後的選情;朱那邊則認為繼續上訴才會傷害黨的選情。 

不為社會只顧鬥爭

做為日漸壯大的中間和年輕選民,我們毫不關心怎麼選擇會傷害國民黨的選情,只覺得國會議長涉嫌關說確實不妥,即使關說是國會的常態。同時,馬的聲明句句從黨的利弊出發,沒有說明此案對國家社會的影響,可見他們從來是先考量黨及個人的利害。
就公理正義而言,一黨的利害當然無法與是非道義相提並論。前者是一黨之私;後者是社會的普遍規範,講團結和諧講到沒有社會正義和是非,這叫什麼民主政黨?我們希望馬認為國民黨「有是非、講道義」,也要包含廢黨產、廢核電、修《罷免法》、《公投法》、軍公教年金……等多項違反轉型正義的法規,它們都是「沒是非、沒道義」的東西。正因為馬只釘死王的關說案違背是非正義,而不理會黨產、年金等更大的沒是非、沒道義,人們才認定馬鬥王無關是非道義,只是純粹的權力鬥爭和意氣之爭。這是為什麼非道義是不能有多重標準的原因。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