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2日 星期三

許文龍:曾宇謙來博物館借琴,捐奇美博物館《我的夢‧阮的夢‧咱的夢─奇美博物館的故事》;訪問:將來不要為我造墓;許文龍留下來的是一 座博物館!政府要好好保護學生


【文創組小編時間】
今天小編真是太幸運了!不但遇到台灣知名小提琴家曾宇謙來博物館借琴,又湊巧遇到許創辦人夫婦和副館長,身為粉絲的小編,當然趕緊抓住這個好機會,幫大家留下珍貴的合影畫面。
這一次宇謙要使用奇美名琴「Guarneri del gesu 1732 ex Tarisio」,參加第15屆柴可夫斯基大賽。小編祝福他能在此次國際重要音樂比賽有所斬獲,為台灣爭光。 Fighting !!
曾宇謙小提琴專輯 購買網址
https://shop.chimeimuseum.org/product/389

印象中,讀到Apple公司的CEO說,很快就要捐出全部的財產8億美金......

許先生是台灣的驕傲......
【奇美博物館首特展 小編報馬仔(2)】
回顧1/30首特展記者會,最讓小編感動的畫面,莫過於當許文龍創辦人走進展場,就看到小時候的自己,牽著他去重溫童年時所看到的「臺南州立教育博物館」。
相當難得的是,照片中這些老舊的動物標本與展櫃,就是當年創辦人看到的本尊!因為透過聯繫台南二中,策展團隊才發現校方至今仍妥善保存著這批標本與日治時期的展示櫃。
這些標本平時陳列於校內的生物標本室,供教材之用。台南二中為響應本館首特展之盛事,將部份標本提供借展使用,期許讓更多民眾透過這些展件,一同遙想這座曾在創辦人心中,永不消逝的──「臺南州立教育博物館」。
粉絲們想要了解奇美博物館創建的原點與過程嗎?趕快來免費參觀奇美博物館首特展《我的夢‧阮的夢‧咱的夢─奇美博物館的故事》吧!
展覽日期:2015年1月31日至8月31日
展覽時間:週二至周日09:30~17:30(最後進入特展時間17:15)
展覽地點:奇美博物館特展廳
參觀方式:平日不需預約即可自由入館參觀,假日須排隊入館參觀

----
謝金河說得讚!!

企業家百年之後,留什麼給這個社會?
這趟台南行,最重要的一站是參觀奇美博物館,現年77歳的廖錦祥董事長全程陪同,並解讀收藏品,更難得的是許文龍董事長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來暢談他一生的收藏。
今年已經是88歳的許董事長,平時已不太涉人奇美實業營運,但是,奇美博物館開幕後,他卻天天來此「上班」。博物館是他一生心血結晶,他希望奇美博物館一百年後仍能繼續營運。
許文龍先生從他小時候喜歡參觀博物館,收藏標本,然後一步步走上收藏之路,如今,他把他一生的收藏拿出來分享普羅大眾,我相信這是許先生給台灣最豐厚的禮物。
我心裏常在想,台灣有錢人很多,但有錢人除了把錢留給下一代,還留下什麼?也許鴻海郭董留下代工兩個字,宏達電王董事長留下的歷史定位可能是兩次當股王,但坑殺散戶慘烈。
許文龍把自己的喜好轉化為收藏,如今把博物館留給子子孫孫下一代,這是我心中偉大的典範!



「我不是提琴的擁有者,我是提琴的保管者」-- 奇美基金會董事長 許文龍
周五晚間10點公視主題之夜將播出,由公共電視與德法公共電視台Arte共同製作的音樂紀錄片【稻田裡的音符】。你的心底是否也有那首偶然會懷念起,讓人如癡如醉的古典音樂呢? 德布西、拉威爾、貝多芬、蕭邦、舒曼…而這一切的故事,千把小提琴,都來自一個小男孩的聲音記憶。周五晚間讓我們一起聆聽古典與島嶼的合奏,透過音樂窺見聲音的恆常,重溫經歷百年的感動。
稻田裡的音符 The Island of 1000 Violins用大量珍貴歷史影像與訪問交錯搭配,以紀錄片的形式輔以其擅長的音樂剪輯,從奇美的提琴蒐藏切入,呈現一個世紀以來西方古典音樂在臺灣社會獨特的風貌。
製作團隊在台灣與歐洲兩地以近兩年時間,實地拍攝訪問知名音樂家林昭亮、安娜-蘇.慕特(Anne-Sophie Mutter)、貝瑞佐夫斯基(Boris Berezovsky)、齊瑪諾夫斯基四重奏(Szymanowski Quartet),加上亞洲研究專家伊恩.布魯瑪(Ian Buruma)和樂評人楊照、楊忠衡,以及多場大師班和國家交響樂團等。
古典音樂與近代西方思潮一起傳入台灣,從島嶼移民、日本殖民到現今發展。幾經流轉,它曾是知識份子在封閉社會時的慰藉,也是塑膠大亨的避風港。有別於世上其他的收藏家,奇美基金會創辦人許文龍先生不認為自己是收藏家,而是保管者,他願與藝術家分享這珍貴的提琴收藏。
台南,為台灣最早開發的城市,建城於1620年,19世紀以前是台灣的政經中心。西樂在此傳入,成為地方仕紳文化的一部分。1949年後,源於大陸的傑出西洋古典音樂家也隨之來台。不僅幫台灣日後培育了許多世界級的音樂家,也間接讓台灣發展成為世界華語流行音樂重鎮。 而當今台灣與西洋古典音樂的關係,歷史之間的點點涓滴,對於聲音的記憶,世代相傳,熱情未減 。
◆ 《稻田裡的音符》播出時間 1/23 (五) 22:00 公視頻道/MOD
◆ 影片介紹: http://tinyurl.com/6oan8hw
◆ 精彩預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LWrfNZGbwg


奇美博物館新增了 3 張相片。
【阿波羅噴泉現身 搶先報】
今天上午的「光明之神‧禮讚奇美-阿波羅噴泉落成發表」圓滿成功~ 由奇美集團許文龍創辦人、奇美博物館廖錦祥館長、臺南市賴清德市長與法國在台協會歐陽勵德主任四位貴賓,在阿波羅噴泉廣場前,攜手注入了象徵榮耀的泉水,宣告阿波羅噴泉落成並正式啟用。
未來小編也會陸續分享揭幕儀式的精彩鏡頭,請粉絲們密切期待! 

許文龍風範--將來不要為我造墓 
 台灣壓克力之父-許文龍 

將來如果我走了,不要為我造墓。 辦一場音樂會就夠了。 


賺錢的目的是為了享受幸福. 三代不能花我一分錢 
從貧民窟崛起的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早年以新台幣兩萬元白手起家,半世紀創業過程充滿傳奇,被譽為「台灣壓克力之父」、「全球 ABS大王」。儘管擁有巨額財富,許文龍很早就告誡兒子許家彰:「不要期待我留什麼給你;第三代更不能花我一分錢。」 
生長在日據時代的許文龍,小時候全家十二口擠在台 南貧民區神農街 內一處 八坪 大的房間,幼年困苦環境激發他獨特的賺錢本領,不過,對他而言,釣魚、音樂、繪畫是比吃飯更重要的 事。 
許文龍在五年前卸下奇美集團董事長職務,交棒給小舅子廖錦祥,沒有讓兒子許家彰接班,不過卻很提拔兄姊們的第二代,例如,奇美食 品、奇菱科技董事長宋光夫是他的外甥,奇美博物館館長郭玲玲 是他的外甥女。 


奇美集團明年即將邁向五十周年之際,高齡八十二歲的許文龍接受本報專訪,興致一來拿起曼陀鈴即席演奏了一首「海角七號」,話匣子一 打開更是說不完的快樂哲學。 
拉琴釣魚比吃飯還重要 


問:很多人非常羨慕你 的生活,退休後的日子和之前有 何差別? 
答:退休後的生活和以前沒有什麼不同。我現在很快樂,拉琴、畫畫和釣魚都讓我很快樂。我可以不吃飯,但是,不能不拉琴,不能不釣 魚。平時只要天氣好,清晨五點左右,我就出海去釣魚,釣回來 的魚還可以分給親朋好友。晚上 睡覺前,我習慣會拉一段琴。此 外,畫畫也是很快樂的事,有時候看到美麗的小姐,很想把她畫下來。 

問:您對藝術與音樂的 喜愛,是否來自父母遺傳? 
答:我對藝術的喜愛,可能來自母親的家族。母親盧全雖然沒有讀書,卻很聰明,平時會做鞋子和繡花,此外,母親的兄弟們會做些木雕。 
樂觀天性來自母親恩賜 

問:談談從小到大的過程中,父母親對你的影響? 
答:父親許樹河是漢 文 老師,「奇美」兩個字是父親取的。父親曾經替老闆寫了一本有關管理的書「商戰感懷錄」,可惜沒有留下來。小時候家裡很窮,有一天父親突然被 公司裁員,回到家裡變得很悲 觀、消極、失志。不過,母親很 堅強,一直鼓勵父親要出去找機 會,還特地買報紙回來給父親。當時生活重擔全靠母親幫人家洗衣服,還有大姐做裁縫來維持。 每次我遇到困難時,母親的觀念 對我很有幫助,我的個性樂觀, 比較像母親。 
音樂傳家女兒取名琴瑟

問:你對小提琴的喜 愛,從小學就開始?是否也讓子女學音樂? 
答:國小四年級時,姊姊帶我去看電影,悲傷場面出現舒曼的夢幻曲,我聽了之後非常感動,心想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美的音樂?我太愛音 樂,因此兩個女兒名字取為一琴、一瑟。不過,學音樂必須靠 天分,要成為優秀的音樂家非常 不容易,壓力很大也很痛苦。最 怕的就是隔壁拉琴的人老是走音,那聽的人就很痛苦了!(大 笑) 

問:父子是否曾經一起 合奏小提琴? 
答:有啦,兒子小時候,我們曾一起在家裡拉琴,不過,兒子對音樂的??分不太夠。奇美博物館收藏的名琴,不一定要我兒子來拉,而是 要提供給有音樂天分的人,台灣青少年在國際的表現是超水準 的。 
不留財產後輩各自努力 
問:你不留下財產給子 女,這是什麼原因? 

答:許多有錢人死後留下大筆財產,會發生糾紛,這些財產不論怎麼分,都不公平,結果親兄弟變仇人。留錢給兒子,只是讓他多娶幾個某 (太太),所以,我很早就告訴兒子,不要期待我會留什麼給 他,尤其第三代不能花我一分 錢,我希望他們靠自己本事賺 錢。 
問:奇美集團將來是否 會由第二代接班? 
答:我的兩個女兒遠嫁日本與美國,都沒有在集團內工作,我希望她們離我越遠越好。兒子雖然在新視代擔任總經理,但這不是我的本意。 我不期待兒子來接班,因為我非常了解,創業必須有些天分,如果沒有先天的才能,做事業是很痛苦的。我最擔心的是,將來第三代跑到集團裡面來。 
視如己出名琴只買不賣 

問:奇美博物館收藏這 麼多價值連城的名琴,未來還計 畫繼續買其他名琴嗎? 
答:我希望建立最完整的提琴歷史,當然還要繼續買下去,買琴讓我很快樂。這些琴都是我的「孩子」,將來即使有人出高價,也不可能出 賣的。當初我雖以私人名義買下來,不過這些名琴不能私有,私 有變成罪惡,目前這些名琴由基 金會所擁有,任何人都不能賣。 我最擔心,將來孫子輩若賭博輸錢,會把這些名琴賣了。(大 笑) 
一個人對錢如果沒什麼欲望,實際上這個人的欲望是大到你看不出來,這就是「大欲等於無欲」。很多東西不是有錢就買得到,還必須有內 涵,最怕變成「土富」(暴發戶)。 
許家屋簷下人人都是小畫家 
許文龍具藝術天分,他的兄弟姊妹也都能畫,台南奇美博物館內一個不起眼的角落,牆上掛滿了許文龍家族畫作。最醒目的一幅油畫是許文 龍畫的「琴韻少女」,主角是一位彈琴的金髮碧眼美少女;另一 幅一九五○年代作品「憶」,描繪的是森林裡一名長髮飄逸女子,兩幅畫作展現了許文龍的浪漫氣息。 


「他們在祈禱,你聽到後面的鐘聲嗎?」許文龍從小喜歡音樂與美術,小學時,日 籍 老師大友介紹米勒的名畫「晚禱」,那幅畫讓他非常感動,啟發了他一生對繪畫的熱 情。光復後,藝術家郭柏川曾在 台南免 費 教授素描,許文龍特別跑去拜師學畫。他說,素描是繪 畫的基礎,只要有筆和紙,隨時隨地都可以畫。 
奇美博物館館長郭玲玲透露,許文龍事業有成後,主動請老 師 教授兄弟姊妹們畫畫,並且以獎金鼓勵他們。在博物館的一角,有許文龍的大姐許碧娥的「湖畔風光」、二姊 許錦雲的「秋意正濃」、大哥許 鴻彬的「風景」、五姊許仙桃的 「櫻之戀」等作品,令人驚豔。 許文龍退休後,也嘗試雕塑,他希望透過這些雕像,讓年輕的一代了解歷史。 
許多來到博物館的訪客看到許文龍年輕時的畫作「憶」,很好奇那位少女是他的夢中情人嗎?許文龍笑說,年輕時忙於創業,初戀情人總是 藏在心裡,並未採取行動,直到三十歲才結婚。 
許文龍年輕時頗有女人緣,曾是舞林高手,創業初期交際應酬偶爾陪客戶到舞廳去,總是被小姐們包圍。當年他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在銀行工作的廖秀蘭,結果廖秀蘭對他一見鍾情,主動向媽媽說;「這個我中意。」結婚過了半個世紀, 許文龍仍然不忘讚美住在日本的太太「真水!」。 


許文龍婚前 曾向太太提出兩個要求,第一是學習鋼琴,第二是陪他釣魚。不料,結婚後,廖秀蘭對鋼琴的興趣不大,心想婚都結了,學了幾個月就停了;至於出海釣魚,也 只去了兩次,因為「怕曬黑」而 作罷。許文龍笑說,「結婚後, 太太比較大,我不敢勉強太 太。」 
免費博物館一圓兒時夢 
館藏豐富多樣化的奇美博物館,自一九九二年創館迄今,許文龍堅持免費參觀,每年參觀人數逾五十萬人,每天總量控管在三千人內,已成 了南台灣知名景點。許文龍的堅持,不只讓藝術普及化,也圓了 兒時蓋一座免費博物館夢想。 


「這博物館裡的動物標本,是亞洲最完整的、北極熊是全世界最大隻,是很不得了的成就,」一聊起奇美博館,年逾八旬的許文龍眼睛為之 一亮,「我從小就喜歡大型動物,大自然創造大象、北極熊等 巨型動物,真的十分奇妙,學生 讀那麼多書,有時根本搞不清 楚,還不如看實物標本,馬上就了解。」 


奇美博物館佔地約兩千坪 ,收藏繪畫、雕刻、古文物、樂器、古兵器,以及自然史標本等,平常是全國各地學生戶外教學最佳場所,許文龍說:「我小時候就很喜歡動物, 當時日本人在台南設立一個小型 博物館,每天學校下課我就到博 物館參觀,當下心願就是以後如 果我也蓋一座免費博物館該有多好?」 


由於博物館維護經費龐大,不少人建議酌收費用,不過,許文龍堅持免費參觀,「你想想看,日據時代所得不高,都可以有免費博物館,現在為何不能做?而且我有能力擔得起這責任!」 
館藏畫作中,許文龍最自豪的是梵谷生前最讚佩、由朱利安杜培所畫的「餵食時刻」。他說,梵谷寫信給弟弟西奧.梵谷,多次提及這幅畫,一九九九年荷蘭梵谷美術館舉辦向梵谷致敬紀念展,特別漂洋來台借展這幅畫,許文龍笑 稱:「展場上,他們都會問,這幅畫怎會在台灣?」 
除了豐富館藏品,許文龍收藏四百六十支名琴,全世界要研究小提琴的藝術家都得找奇美,他更「一年一借」提供名琴讓優秀台灣子弟練琴。「文化傳承最重要,我希望子孫明瞭,許文龍留下來的是一 座博物館!」 



採 訪後記-享受幸福錢 寧願讓別人賺 
台灣的經營之神有兩個不同的典範,石化業向來有「北台塑、南奇美」之喻,王永慶拚命工作直到壽終正寢前那一刻,許文龍則是天天釣 魚、拉琴、畫畫,充分享受人生。他在年輕時就不斷提醒自己 「賺錢的目的是為了享受幸 福」,這樣的境界的確與眾不 同。 
「如果你自己賺,每天從早忙到晚,可以賺一百萬元;如果請別人賺,只能賺五十萬元。你要選擇哪一個?」自我調侃「天生懶惰」的 許文龍說,他一定選擇後者,一邊可以享受人生,還可賺五十萬 元,何況聘請兩個人就可以賺一 百萬了。 


小時候讀書總是全班最後一名的許文龍,長大之後,經營企業卻是天賦異秉。他喜歡研究歷史,擅長觀察大趨勢,在幾次經濟環境的逆勢中 致富成長。除了賺錢有一套,許文龍也努力為員工帶來幸福。 
早年奇美實業率先實施員工入股與周休二日制度,以建立「幸福企業」為最高目標。不過,去年的金融海嘯卻讓奇美集團旗下奇美電子面臨生死存亡關頭,不得不大幅精簡人事,當時身為集團大家長的許文龍深刻反省檢討,首度向員 工們說聲「對不起」。所幸,奇 美電子第三季開始轉虧為盈。 

五年前許文龍卸下奇美集團董事長職務,目前只擔任奇美文化基金會與奇美醫院董事長,退休後的他非常關心音樂與美術教育。「將來如果 我走了,不要為我造墓。」看透生死的許文龍說,「台灣人口密 度這麼高,土地都不夠用了,死 後最好不要再占一塊地,或許辦 一場音樂會就夠了。」


  
  
  









許文龍:政府要好好保護學生


 
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雖取消進立法院議場關心學生的計畫,但反映出反服貿學運越拖越長,工商界大老的憂心也逐漸浮上檯面。《蘋果》今天就此請教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高齡八十六歲的他表示,現在連報紙都只看大標題,對服貿議題、太陽花學運不了解,也沒有任何立場,但呼籲政府要尊重學生的言論自由,並好好保護學生的人身安全。

《蘋果》下午進入許宅時,許文龍午睡剛醒,還來不及換下家居服,具有老派紳士風範的他自認穿著家居服見客非常不禮貌,婉拒記者拍照。而面對敏感話題,不管記者怎麼問,許文龍自始至終不願透露個人看法,記者不死心追問:「許董是中立立場?」許堅定回答:「連中立都沒有!沒有立場!」三十分鐘訪談過程中,奇美公司一度來電關切,可感受到奇美集團不希望捲進服貿風暴的立場。

許文龍接完電話後也坦承,奇美方面不清楚記者來訪用意,十分緊張,「怕說多了,引起麻煩。」說完,許文龍呵呵笑著要記者能少寫就少寫,最好是跟報社回報沒找到人。

許文龍指出,他不知道現在問題出在哪裡,學生和政府誰對誰錯很難講,不好評論;但他認為政府應不必刻意去管學運,讓學生對媒體去講、去報導是好事,相較於蔣介石時代言論沒自由,他認為現在每個人都可以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是好的時代。」(劉榮輝/台南報導)







許文龍不願說明對服貿的看法,但盼政府保護立院抗議學生安全。資料照片
【公服組小編時間】
「一個夢想的誕生,全來自這位可愛老先生的兒時啓發。
全民的博物館,獻給台灣社會的一份禮物~」
奇美博物館的《新館預告片》熱騰騰的出爐囉~
想要對這座博物館的成立背景有更多了解嗎?快點進來看看吧~

秋の叙勲、台湾からも3人 東日本大震災で巨額の義援金

2013.11.3 08:00
 秋の叙勲では東日本大震災で巨額の義援金を寄せた台湾から3人が選ばれた。このうち、旭日中綬章に選ばれた許文龍・財団法人奇美文化基金会会長 (85)は、ABS樹脂や電子部品などで知られる複合企業、奇美実業(台南)の創業者。日本企業との業務提携などを推進し、美術品を日本の美術館に無償貸 与するなど日台の経済、文化交流に貢献した。東日本大震災の際は個人で6億円以上の対日義援金を寄付した。(台北 吉村剛史)

偉人顕彰で金沢と絆 旭日中綬章の許文龍さん

許さんが贈った磯田技師の胸像=金沢市城南公民館
戦前、日本統治下の台湾で活躍した日本人の顕彰に取り組む台湾・台南市の実業家許文 龍(きょぶんりゅう)さん(85)が3日付の秋の叙勲で旭日中綬章に選ばれた。台湾南 部で農業水利に尽くした八田與一(はったよいち)技師(金沢出身)を敬愛する許さんは 先月、台中の水利事業に貢献した磯田謙雄(いそだのりお)技師(同)の胸像を金沢に贈 るなど、日台交流の懸け橋として情熱を注ぎ続けている。  許さんは台湾で日本語教育を受けた最後の世代。烏山頭(うさんとう)ダムなどの整備 で荒野だった台湾南部を穀倉地帯に変えた八田技師を尊敬し、金沢の「八田技師夫妻を慕 い台湾と友好の会」と交流を続ける。金沢ふるさと偉人館や母校の花園小に技師の胸像を 贈り、金沢で技師の業績について講演したこともある。
 ABS樹脂の世界トップ企業「奇美実業」の創業者で、李登輝元総統の国策顧問を務め た。バイオリンなど芸術にもたけ、技師らの胸像も自ら作った。
 台湾独立派として知られるが、中国に進出した自社工場の幹部が現地で拘束されるなど 中国側から圧力を受け、独立派からの「転向宣言」を新聞掲載するまで追い込まれたこと もあった。
 そうした困難にも負けず、許さんは台湾に尽くした日本人の顕彰に汗を流し続ける。先 月には、台中市で農業用水「白冷シュウ(はくれいしゅう)」を築いた磯田技師の胸像を 、技師が暮らした家に近い金沢市の城南公民館に贈った。
 友好の会が今年8月に訪ねた際、許さんは八田技師について「台湾の農業を一変させ、 貧しい台湾南部を発展させた偉大な人」と語り、「台湾のために多くの日本人が偉業を成 し遂げたことを日本人や台湾人はもっと知らないといけない」と強調していた。
 友好の会の中川外司世話人代表(76)は「許さんがいるからこそ、金沢と台湾の人が より親密になれた」と受章を喜び、日台の絆を次世代に継承する大切さを強調した。


感念對臺貢獻 許文龍致贈磯小屋磯永吉雕像


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先生捐贈兩座親手製作的雕像給臺大磯小屋,以紀念研究臺灣蓬萊米兩位已故日籍學者磯永吉先生與末永仁先生。許文龍先生為知名企業家, 熱愛藝術,不僅創辦基金會推動藝文活動,也親自投入創作。他曾於口述回憶錄內表示價值觀是其一生做事的動力,捐贈行動源於某次聚會,農藝系郭華仁教授向許 文龍先生提及磯小屋將開放解說,許先生有感於兩位學者的功績,便萌生捐雕像的念頭。早在2006年,許文龍先生便著手製作一系列臺灣偉人像,凡是對臺灣有 貢獻的歷史人物,不分國籍與年代,皆為許先生塑像表彰的對象。當時磯永吉像已完成,後來又追加製作末永仁像,一起送給磯小屋。
---照片參考:  臺大校訊第 1147 期  出刊日期 民國 102年 9月 4日

 













許文龍因釣不到魚 成立海洋保護協會改善


【陳 郁仁/台北報導】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今天說,他一周海釣三天,從年輕釣到老都這樣,但日前出海釣魚,生平第一次遇到一條魚都沒有,驚覺「台灣的海洋生病 了」,所以他今天特別找來學者專家和政府官員,籌組「台灣海域保護及監測協會」,希望學者專家提供意見,讓國內民眾知道事情嚴重性,人民警覺後,政府才會 聽專家意見去改善。

內政部長李鴻源今也出席成立大會,他提到台灣在海洋環境保育方面,法規有很多模糊空間,且一個海岸有三個部會要管,最後就是三不管,所以政府在法令、組織和運作方面都要改善。

【更多精彩新聞,都在《蘋果余艾苔》粉絲團】

許文龍成立「台灣海域保護及監測協會」,呼籲重視海洋生態保育。林啟弘攝

奇美創辦人許文龍。林啟弘攝

 

 

許文龍- Wikipedia


許文龍(1928年2月25日-),台灣奇美集團創辦人,原本是從事化工塑膠業,1998年成立奇美電子,轉投資液晶螢幕。
喜好思考,樂趣是拉小提琴、曼陀鈴、釣魚,被稱為“老頑童”。提倡企業乃「追求幸福的手段」的宗旨,1988年率先實行周休二日制,並鼓勵員工準時上下班。創辦奇美醫院與奇美博物館,他曾發表:「五百年後,這世界上或許已不見奇美企業;然而,奇美醫院和奇美博物館卻可能永續存在。」
奇美電子目前是全世界第四大液晶面板廠,於南科積極營造光電聚落,2007年計劃將完成九座廠房。
----
2002年7月 e天下網站-許文龍(奇美集團董事長)高科技終究會變成傳統產業

許文龍2004年退休。
馬英九昨天到奇美博物館參觀,由許文龍與奇美董事長廖錦祥親自接待,雙方會談約卅分鐘。許文龍並介紹奇美基金會收藏的名琴,更將六十七把珍貴名琴排開,其中有一把是1560年生產,是目前亞洲最古老小提琴。

許文龍表示,台灣在國際沒有什麼外交地位,但對小提琴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台灣的小提琴收藏相當有名,而且收藏最完整、要找琴就要來台灣。他並很驕傲的說: 「世界上最好的琴都在這裡,但這些不是我個人擁有,而是登記在基金會名下,就算兒子缺錢,也不能拿去賣掉,是台灣社會共有的資產。」
許文龍說,國外有許多重要的表演,都會向奇美借琴,其中一把挪威國父OLEBULL所製的名琴,是全世界最好的琴之一,挪威政府曾兩次向奇美商借到挪威,在慶祝建國的活動中展出。許文龍指出,這些名琴幫台灣打下許多知名度,也可運用這些名琴幫台灣打出知名度。
馬英九表示,一個企業家在企業有成後,用有深度、可凸顯台灣在藝術文化方面素養,尤其是收藏這麼多名琴,還免費借給年輕音樂家,令人感動,希望這種作法能在企業界流傳。

觀念-許文龍和他的奇美王國

觀念-許文龍和他的奇美王國

阻礙世界進步的,不是既得利益團體,而是陳腐老舊的觀念。世界矚目的石化業龍頭──許文龍和他一手創建的奇美王國,在短短二十年間超美勝日,席捲全球ABS半壁江山,其決勝點即是:觀念。
  超越慣性思考,突破傳統作法,使許文龍洞燭機先,度過一波波的經營難關,穩占世界第一的寶座;而其老莊式的經營風格,更樹立奇美與眾不同的企業文化,本書由一則則充滿禪機的真實故事交織而成,充為本土企業史經典之作。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