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7日 星期五

北京益仁平:針對NGO的風暴越刮越猛烈 :5名中國女權人士釋放:維護大國聲譽與形象? ;白曉紅:「性:我在英國的工作」;“女權五女”案情新進展



北京益仁平:針對NGO的風暴越刮越猛烈




(德國之聲中文網)"獨立、非營利、反歧視的公益機構",這是北京益仁平中心官網上的自我介紹,表示致力於通過法律途徑宣導多元文化和平等機會,促使社會更包容、每個人都享有個人尊嚴及憲法和法律賦予的平等權。
這個成立於200612月的非政府組織(NGO)週二(414)遭到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的點名,稱該中心"涉嫌違法"將受到處罰。不過,洪磊沒有透露具體的"涉嫌違法"罪名和可能的處罰措施。
面對外交部的表態,北京益仁平在同日發表聲明作出回應,其中提到獲釋的5名女權人士"都是北京益仁平中心的同行及好友,其中三位還是同事、前同事"

拘押五姐妹是為打擊益仁平?
美國密歇根大學從事中國婦女歷史和社會性別研究的學者王政在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稱,她認為,中國當局將幾位元女權人士作為目標是因為"想要打擊益仁平"

"中國當局成功恐嚇了益仁平。當這些女權人士被拘押時,所有在益仁平工作的人都明白,這是針對益仁平的",王政說。

北京益仁平的聯合創辦人、目前身處美國的陸軍對德國之聲說,目前外界對此有多種猜測,王政的說法--抓五名女權人士作為打擊益仁平的切入點--是其中之一。

陸軍稱,其他兩種可能性比較高的說法包括"益仁平為五姐妹做了不少抗議和聲援的活動,當局要報復,並且殺雞儆猴,讓其他聲援和抗議的人閉上嘴巴",以及"五人全部釋放,當局在國際上栽了跟頭,丟了面子,要找替罪羊,因此拿益仁平開刀"。他說,這些猜測目前很難得到證實,也很難排除,現在無法下斷言。

"中國的矛盾之處"
在回應中國外交部的聲明中,北京益仁平還表示,會認真、"依法應對指控",並稱"2006年成立以來,受到多個部門、多個級別的員警部門的嚴密關照’"
然而,據北京益仁平官網上的介紹,該中心創辦人自2007年底開始,曾多次入選中國官媒公益獎項。

對於同一時間的"警方關照"和媒體認可,陸軍表示,這體現了中國的矛盾之處。"一方面,公眾和主流媒體認可我們做的這些事情,執政黨最高層也……高調宣佈要反歧視;另一方面,公眾支持、執政黨認可的事情和機構卻不被員警機構善待,這是很奇怪的事情。"

他表示,他感覺中國政府以及中共高層與基層是脫節的,政策是不一致的。"不同部門之間,甚至同一部門前後之間的利益和政策也是不一致、不連貫的,這個國家很令人困惑。"

NGO面臨嚴冬?
不少人權組織認為,自習近平上臺,中國當局加強了對維權人士的打擊。其中總部在華盛頓的"中國人權衛士組織"不久前在其年度報告中稱,2014年在中國遭到拘押的維權人士人數幾乎達到了前兩年的數字總和。

陸軍也表示,自去年3月開始,NGO開始"面臨一場整肅、打壓運動"。他以去年12月份公安部牽頭向全國人大提交法案《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為例。

"據報導,法案非常嚴格,而這類法案傳統上由民政部門牽頭,此次變成了公安部,這表明政府對NGO的態度有了根本的改變,不再將NGO特別是國際NGO、境外NGO的工作視為社會公益事業、一種民政部門管理的事業,而將其視為是公共安全的威脅,要有公安部門來管理",他說。

陸軍還補充表示,這樣的立法原本不在全國人大的立法規劃之內,而是臨時加進去的。"針對NGO的風暴悄然來臨,越刮越猛烈。"

針對資金來源的質疑
在中國網路上,有針對北京益仁平這類NGO海外資金支持的質疑。同時,也有聲音表示,中國法律難道禁止接受國際合作、發展援助的資金支持嗎?
對此,陸軍表示,進行國際合作專案的NGO不僅僅北京益仁平一家。"研究表明,在國際資助中,80%資助的政府以及政府相關部門,到民間機構的資金20%不到,因此如果質問國際合作專案,那麼恐怕要先去問政府。"
在新浪微博上,網友"zhuhanhku"稱讚了"益仁平"的積極行動應對:"即使打壓逃避不了,也絕不再逆來順受保持沉默,否則公權力只會得寸進尺更加肆無忌憚踐踏法律。你們真是太贊了。"


------
釋放女權五姐妹:維護大國聲譽與形象?



婦女節前夕被警方帶走的5位元女權人士在週一全部獲釋。人權組織認為,這是北京在全球婦女峰會前對國際社會做出的讓步。然而這僅僅是“未完成的一步”。

(德國之聲中文網)今年三八國際婦女節前夕,韋婷婷、王曼、鄭楚然、李婷婷和武嶸嶸這5名年輕的女權活動人士,因為計畫示威、反對公眾場所性騷擾而被捕。

該事件在國際上引發外交抗議,包括歐盟、美國國務卿克裏、前國務卿克林頓在內的多方都要求中國釋放她們。克裏稱,在反對性騷擾等婦女維權問題上,中國應該"支持她們,而不是不讓她們發聲","釋放5人"(#FreeTheFive)成為了Twitter上的熱門標籤。希拉蕊·克林頓稱拘留的行為"不可原諒"。

面對各方的呼籲和譴責,中方則一直以"此事是內部事務"來進行回應。

終獲"取保候審"

本週一(4月13日),5人在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拘留後獲得"取保候審",已經回到家中或者在回家的路上。其律師梁小軍對德國之聲表示,取保候審屬於強制措施。

"從表面上看,這些人恢復自由回到家裏,但實際上卻只是有限的自由。按照法律規定,她們必須隨傳隨到,不得串供,去哪里都要報告。"他還表示,警方會繼續對她們案件進行調查。如果發現有犯罪行為,隨時可以進行逮捕。她們也有可能在未來受到起訴。

人權活動人士認為,驅使這次釋放的是北京要避免破壞其在婦女權利方面的聲譽,避免在現階段引發公共關係危機。

為維護聲譽和形象?

今年9月,中國將與聯合國共同主辦全球婦女峰會,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計畫在峰會上致詞。維權組織此前表示,如果不釋放5名女權人士將抵制該峰會。這種可能的抵制會讓北京難堪,畢竟中國政府尋求在國際舞臺上打造其"有責任感的利益相關方"的形象。

“人權觀察”組織的王松蓮(Maya Wang)對法新社說,釋放5名女權人士體現了中國在此案上向"前所未有的國際反響"做出讓步。

王松蓮說,"看起來像是警方可能沒有考慮到在這個時間進行逮捕會引起如此大的反響"。她表示,習近平執政下的中國對公民社會的打壓營造了一種"危險的接受度"--活動人士會受到嚴厲懲罰,無論國際社會做出何種反響,然而此次的女權事件顯示,"受到更好的對待、甚至釋放都是可能的"。

"未完成的一步"

在一份聲明中,“大赦國際”組織稱,這次釋放是一個"鼓舞人心的突破",但也是"未完成的一步"。聲明表示,中國必須結束對5人的調查,對其免罪。

該組織的東亞地區負責人貝克林(Nicholas Bequelin)對美聯社說,他確定釋放5人是出於中國高層做出的政治、外交決定。貝克林還表示,考慮到這個案件受關注的程度,他預計警方會繼續監視5人。她們可能會受到足夠的法律限制"讓她們或者無法發聲、或者讓她們的發聲不被聽到"。

大赦國際的中國事務研究員威廉·尼(William Nee)也說,婦女權利活動家應該能在無需恐懼、無需面對遭拘留威脅的情況下自由促進人權。"然而現實是維權人士受到系統性的監視、騷擾和打壓。"





台女記者倫敦臥底 揭發非法黑工問題
兩年前,以臥底方式進入英國倫敦性工作場所拍攝紀錄片的白曉紅,成功揭發非法大陸黑工問題也引發英國政府的重視;今年46歲的白曉紅,其實是前台北市副市長白秀雄的女兒,她特地返台也首度分享所觀察到的隱形性產業,希望喚起更多人對婦女跨國移工的處境。

為了揭發非法大陸黑工問題,來自台灣的女記者白曉紅,兩年前臥底到英國倫敦某家性工作場所當幫傭,進行偷拍、偷錄音採訪,而老闆娘「瑪莉」、自己就是中國非法移民,她旗下性工作者也大多是中國人,白曉紅在臥底期間,老闆娘還不時威脅利誘她下海接客,讓她身心都承受很大壓力,有時還會忍不住衝進廁所掉眼淚。

==作家 白曉紅==
小姐不夠所以你必須
你可不可以也下海(接客)
我其實是在幫助你
我在幫助你賺錢
如果你下海的話
以後你還會感激我

透過鏡頭,白曉紅真實記錄這些非法性工作者的辛酸,並拍攝成紀錄片----「性:我在英國的工作」,當時在英國電視台播放時,就引發英國政府對非法移民勞工剝削問題的重視。

而國內婦女團體也認為,我國政府應取消非法外勞的檢舉獎金制度,嚴懲非法仲介,並無條件提供醫療服務,才能讓外籍移工的人權受到保護。

==勵馨基金會執行長 紀惠容==
檢舉獎金非法逃逸外勞
那這些結果呢
都讓他們更進入 脆弱的處境

46歲的白曉紅,其實她的父親、就是前台北市副市長白秀雄,這次她特地從英國返台,也首度在記者會上分享她所觀察到的隱形性產業,就是希望喚起更多人對於女性移工處境的關注。

記者 賴淑敏 蔣龍祥 台北報導


****
紐約時報:中國警方申請對女權五女批准逮捕
黃安偉 2015年04月10日
北京——北京警方向檢方要求對五名已被拘留超過一個月的女權活動人士正式批捕,罪名是聚眾擾亂公共秩序,他們當中兩人的律師周四表示。

警方啟動的所謂的報捕程序允許警察對這些女權人士再多拘留七天,檢方將決定是否將會對她們正式批捕。這些女權活動人士的困境引來了海外嚴厲的指責。

相关文章

其中一位律師王秋實表示,警方最初是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調查她們的,不過向檢方申請的罪名與最初拘留時已經不一樣。

他說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與兩個行動有關:一是她們上月組織的一次全國範圍內的反對公交車上的性騷擾活動,以及她們更早時候舉行的身穿沾有假血的婚紗以反對家庭暴力的活動。

第二位律師梁小軍表示,相關罪名還跟更早的女性佔領公共男廁所,以施壓政府部門為女性修建更多廁所的活動有關。

梁小軍和王秋實表示新的指控和最先警方着重調查的「尋畔滋事」指控在嚴重程度上沒有區別。兩種罪名都會有上至五年的刑期。王秋實說,最後到底是什麼罪名通常都取決於警察收集到何種針對嫌犯的證據。

周三,王秋實和梁小軍以及另外一名律師分別到檢察機關辦公室查看警察是否對此案進行了報捕。按照中國法律,警察必須要在拘留嫌疑犯30天內提出正式逮捕的申請。這個最後期限是周二,律師當時表示警察沒能在時限內提出報捕申請,所以她們屬於逾期拘留。

但在周四,王秋實說,一位北京海淀區檢察院的工作人員告訴他警方在4月6日提出了報捕,申請可能沒有被及時輸入電腦系統。

王秋實說,這幾位女性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她們希望這個案件可以被撤消。

這五個人——李婷婷,25歲;武嶸嶸,30歲;鄭楚然,25歲;韋婷婷,26歲;和王曼,33歲——從3月6日晚開始,在警方的一致行動中,被北京、廣州和杭州的警方帶走。當天離三八國際婦女節還有兩天的時間。

而反抗公交車上性騷擾的活動原計劃在那個周末舉行,幾位活動人士本來準備在全國多地的公交車上分發貼紙。由於她們被拘押,這次活動沒能舉行。

黃安偉(Edward Wong)是《紐約時報》北京分社社長。
Vanessa Piao和Mia Li對本文有研究貢獻。
翻譯:Tango Wu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50410/c09women/zh-hant/


*****


德國之聲:

“女權五女”案情新進展


被捕的5名中國女權人士的命運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她們組織的活動充滿創意並不激進,美國和歐盟均呼籲中國當局釋放她們。現在,案件發生了新的變化。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婦女節前夕被警方帶走的多名中國女權人士已被拘留超過一個月。根據《紐約時報》援引兩名代理律師週四(4月9日)表示,北京警方已經向檢方提出申請,要求對5名女權活動人士進行正式批捕,罪名是“聚眾擾亂公共秩序”。律師王秋實表示,警方最初是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名調查這些活動人士的。
據悉,啟動的報捕程式允許警方再將她們拘留七天。檢方將決定是否對她們提出正式指控。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王秋實表示,“聚眾擾亂公共秩序”的罪名與兩個行動有關:她們五人上月曾組織的一次全國範圍反對公車上性騷擾的活動;另外一個行動是,她們組織過旨在反對家庭暴力的女性穿"帶血的婚紗"活動。
另一名代理律師梁小軍表示,指控罪名還跟更早的“佔領男廁所”活動有關,這個活動呼籲為女性修建更多廁所。
兩名律師均認為,新的指控和最先警方提出的“尋畔滋事”在嚴重程度上相似,最多都可被判5年徒刑。王秋實補充表示,具體被控哪個罪名通常都取決於員警收集到何種針對嫌犯的證據。 李婷婷、韋婷婷、王曼、鄭楚然和武嶸嶸兩年前就因為組織公共抗議活動受到當局的注意。多家中國國家媒體對"帶血的婚紗" 、“佔領男廁所”等活動均發表過報導。她們原本計畫在今年的3月8日在三個城市發傳單,反對公共交通工具上的性騷擾。不過在婦女節前夕,她們被警方帶走。涉嫌的罪名是"尋釁滋事"。代理律師之一燕薪接受德廣聯採訪時表示:“我覺得她們是無罪的,從律師的角度的認知來看,這個行為顯然是不構成任何尋釁滋事的,而且實際上,這個行為並沒有發生。”
這些年輕的女性遭到逮捕也引起了國際關注和譴責。一些人已經把她們比作中國的“Pussy Riot”。“Pussy Riot”是由三名年輕女子組成的俄羅斯朋克樂隊,因在俄羅斯一座大教堂內進行反對普京的演出活動而受到審判。
美國和歐盟都發出呼籲,希望這些女權活動人士可以得到釋放。希拉蕊•克林頓也表達了對她們的支持,這引起了中國當局的不快。
希拉蕊•克林頓發推特表示,中國必須結束對女權人士的拘留,"這不可原諒"。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這是中國的內政。中國是法制國家,有關部門會依法處理有關案件,我們希望其他國家的人士能夠尊重中國的司法主權和獨立。”
“女權五女”是新一代的年輕婦女運動人士,她們表達訴求的方式十分新穎而充滿創意,並不激進極端。位於倫敦的人權組織"大赦國際"中國研究院威廉•倪(William Nee)接受採訪時認為,有鑒於此,她們遭到逮捕尤其令人震驚。他還表示:“她們的活動方式對當局來說具有建設性,並且尋求與政府的共同點。她們的活動與政府保障婦女權利的政策是相符合的。”
習近平上臺後,獨立民間團體的處境尤為困難。非政府組織受到壓力,其中一些機構已經關閉。人權組織把“女權五女”的遭遇看作是中國當局反對獨立民間團體浪潮中的行動之一。北京的勞工權益律師王江松接受採訪時表示:“從維穩的思路來講,他不在乎你的訴求本身是什麼,而在於你在於是否有組織,你們這些人是不是有公開的活動,公民之間是否形成一種聯繫,這是最敏感的。”
中國境內對這5名女權人士表達支持的人士因此要特別小心。網上的一份公開呼籲釋放她們的請願書已經被刪除,現在這份請願書只能以私人郵件的形式繼續傳播。一些支持者發起了“面具快閃”行動,戴著“五姐妹”的面具,每天拍照上傳網路。面具既代表聲援,也是對自我身份的保護。

*****
时政风云
被拘留的5名女权人士全部获释
本周一,三八妇女节前被警方带走的5名女权人士全部获释。代理律师王秋实证实了这一消息。
(德国之声中文网)此前,先有消息称,“女权五女”中已有3人(韦婷婷、王曼、郑楚然)获得取保候审。这几名女权人士都是在妇女节前被警方带走。有报道称,上周,北京警方已经向检方提出申请,要求对5名女权活动人士进行正式批捕,罪名是“聚众扰乱公共秩序”。

代理律师之一梁小军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说,暂时还没有李婷婷和武嵘嵘获释的消息,但是这并不代表二人“就没有被释放,或者在未来的4个小时内不会获释”。梁小军解释说:“现在官方在释放人的时候会有意地控制消息。”
梁小军强调说,王曼、郑楚然、韦婷婷只是作为犯罪嫌疑人被取保候审,而不是被无罪释放。“取保候审属于强制措施。从表面上看这些人恢复自由回到家里,但实际上却只是有限的自由。按照法律规定他们必须随传随到,不得串供,去哪里都要报告。警方也会继续对他们案件进行调查,如果发现她们有犯罪行为,随时都可以进行逮捕。所以也不能说今后她们就一定不会受到起诉。”
北京时间周二凌晨,德新社报道称,另一位代理律师王秋实证实,这5名女权人士已经全部获释。

在此之前,美国和欧盟都发出呼吁,希望这些女权活动人士可以得到释放。希拉里·克林顿也表达了对她们的支持,她在推特上表示,中国必须结束对女权人士的拘留,“这不可原谅”。

几位女权人士这次能够取保候审,这与国际社会的舆论压力有一定的关联。律师梁小军说:“官方抓人的目的是为了震慑公民社会、震慑女权运动的行动分子。在起到震慑作用之后就会放人。如果没有国际的关注,放人的比例大约为60%、70%,有媒体的关注和国际舆论的压力,释放被关押的女权人士的可能性就会增加到80%、90%。”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