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14日 星期日

吳靄儀:2047前途議題;古碧玲; 黃碧雲

1990年代初期,我應該讀過吳靄儀的《劍橋歸路》1987或《燈火闌珊處》1990,不過因為書在永和,我讀書少記錄,無從確認,不過我從作品可知道她是香港的精英之一。過去20年"失聯",竟然還記得她的少作.....

吳靄儀。攝:盧翊銘/端傳媒

吳靄儀:2047作為下一波民主運動的旗幟

「好好歹歹,聯合聲明是中英兩國對我們一代香港人的承諾;好好歹歹,基本法是我們的法律基礎。」
談起當年的前途談判,吳靄儀連說了幾遍「好好歹歹」。從30年前一路走來,今年68歲的吳靄儀是同輩中少有仍積極在公共場域談論香港前途問題的人,只不過這一回,1984改為2047。
《中英聯合聲明》於1984年12月簽定,但早於當年1月,社會已有消息指英方將全面放棄1997後在香港有任何角色。當年正在劍橋攻讀法學士的吳靄儀得知此事後,就在其《南華早報》的專欄寫上一篇名為 Now We Stand Alone 的文章,呼籲港人在1997年前承擔起建立民主制度,把握這當中12年的過渡時光。
經歷了80年代中英談判對社會帶來的震撼,曾做過學者、傳媒人、金融界、律師的吳靄儀也親身踏上這條民主路。她1995年以獨立人士身分參選當時的立法局並當選,一直是社會公認的最具質素的立法會議員之一。17年的議會生涯,終於在2012年結束,「蠟炬成灰,需要新蠟」,她這樣解釋。
然而民主路依然崎嶇看不到盡頭。回憶往昔,在1985年至1997年的過渡時期,共產黨對她來說隔山隔水,更多是向港英政府爭取港人參政權利,建立全港性民主議會以推動核心決策民主化。踏入1997年7月,這個爭取的對象置換成北京。從2003年開始,民主派逐年提出特首選舉、立法會選舉雙普選的訴求,皆告落空,直到2014年,全國人大給香港開出的831普選方案,正式宣告「民主回歸」壽終正寢,並激發出震蕩全城的雨傘運動,餘緒至今仍在蔓延。
「殖民地與民主城市之間,最大分別在於市民是否願意承擔管治一己社群之責,而這在雨傘運動顯露無遺。」吳靄儀說。
舊的落幕,新的未至。吳靄儀在想,該以甚麼議題,使得香港公民可以承擔未來,推進民主發展。2015年,民間出現零聲有關2047香港前途的思考,當中猶以年青人為主,「2047前途議題,恰恰能為我們在這青黃不接的時期,提供了一個極具意義的目標去凝聚公民力量。」她希望全體香港人能夠參與到這次前途討論當中,甚至鼓勵年青人以2047年憲政安排作為旗幟進軍議會,「今天的年青人在2047正值盛年,換句話說其時的香港憲政前途將影響他們今天起的生命軌跡!我們這代人2047也許作古,年青人最有資格談2047的香港前途!」
然而吳靄儀並不認同部分年青人宣稱放棄《中英聯合聲明》及揚棄《基本法》。「2047之所以在存,在於《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承諾的『五十年不變』」,吳靄儀說,「一但扔掉此兩者,等於2047問題不復存在,須要立馬決定香港前途,那就麻煩了。我們現在缺乏基礎、能力跟籌碼。談判是要講籌碼的,而我們暫時的籌碼就是《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的承諾。」
好好歹歹,這也是一代人爭取回來的成果。吳靄儀說:「我們絕不允許中方拿走原已承諾的東西。」

Stand News 立場新聞


立場專題【最後防線】─ 吳靄儀訪問精華片段
專訪全文:http://bit.ly/1Fr6QpX
專題全部十篇文章:http://bit.ly/1IciLmf



"「一地兩檢」的關鍵問題是,《基本法》第18條保障內地法律不能在香港特區實施。在香港進行「一地兩檢」,必然涉及在香港境內執行內地法律,所以與第18條有衝突。香港特區固然無權立法容許內地人員來港執法,但同樣亦不能自行執行內地法律,因為問題不在「誰執法」,而是在「執甚麼法」。
所謂「一地兩檢」有「先例」,並不正確。現時深圳灣口岸的「一地兩檢」,是在中國內地實施香港法律,與第18條不相牴觸。在中國內地執行香港法律的法律問題,原是香港立法機關無權為中國內地立法,其法律管轄權(有境外效力者除外),一般只限於香港境內。所以當年解決辦法,就是藉《基本法》第20條,中央額外授權特區,在深圳灣口岸租賃一幅土地,視該土地為香港區域,在該土地範圍內實施香港法律。這個方法其實有很多問題,不過都被掃入地氈底。但重要的是,在內地實施香港法律可行,不等於反過來內地法律在香港實施法律上可行。在內地實施「一地兩檢」,並非「先例」。
另一個所謂「先例」,是借鑑外國的機場、車站、海關,例如美國與加拿大之間,或歐盟各國之間,在邊界實行「一地兩檢」是平常事。但這也不是可援的「先例」。主權國之間可以透過協議,容讓互相在對方境內有限度執法。但特區與內地之間,並非主權國與主權國之間的關係。特區與內地,同受《基本法》第18條約束。"

「一地兩檢」的關鍵問題是,《基本法》第18條保障內地法律不能在香港特區實施。在香港進行「一地兩...
THESTANDNEWS.COM




李怡:"2000年民進黨執政,香港立法會通過一個反台獨議案,全體議員包括民主派都投贊成票,只有吳靄儀棄權。台灣獨不獨跟香港有啥相干,但香港的政治氣氛就是反台獨。直到上個月的民調,儘管年輕人中支持台獨的已佔58%,但不計年齡的市民中,反台獨的仍佔大多數,反對淨值為29%。至於藏獨,支持者僅佔14.8%,不贊成的就有65.9%。可見,從市民到民主派,大一統都是主流意識。台獨、藏獨尚且如是,就別提港獨了。"



〈致蔡東豪——普通人的歷史旅程〉— 吳靄儀

【全文: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4784】

『這告訴我們,香港民主不需要女神,不需要魅力領袖,民主真正需要的是每個普通人都有能力有志氣發揮作用。我們不必等待明君聖王,明君聖王就在每個普通人的心中。慶幸你原來只不過是個普通人,或許你的條件比一般人好一點,但像你那樣的香港人應不少,如果一個蔡東豪可以撐得起這一段路的《主場》,十個、一百個蔡東豪能做到的不是無可限量嗎?』





香港獨立媒體網


〈致蔡東豪——普通人的歷史旅程〉— 吳靄儀

【全文: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4784

『這告訴我們,香港民主不需要女神,不需要魅力領袖,民主真正需要的是每個普通人都有能力有志氣發揮作用。我們不必等待明君聖王,明君聖王就在每個普通人的心中。慶幸你原來只不過是個普通人,或許你的條件比一般人好一點,但像你那樣的香港人應不少,如果一個蔡東豪可以撐得起這一段路的《主場》,十個、一百個蔡東豪能做到的不是無可限量嗎?』

吳靄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tw/吳靄儀

Translate this page
吳靄儀博士(Dr. Margaret NG,1948年1月25日-),生於香港,籍貫廣東東莞,香港執業大律師,曾是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組別的多屆代表。她亦是香港公民黨、四十五條 ...


2005年07月20日
還有沒有愛情
三聯書店舉辦讀書會,題目是「尋找新世代偉大的愛情小說」,邀請我與文學教授梁秉均(也斯)參加。我們兩人各自實尋找了一遍,結果也遍尋不獲。不是沒有愛情,就是不算得是愛情小說,不然就是談不上「偉大」:愛情不夠偉大,小說不夠偉大。英文小說仍有一些頗合條件的出版,例如也斯選的《 The English Patient》及我選的 William Trevor著《 Two Lives》,但中文小說,包括香港出版,就是沒有。偉大小說一定有,但沒有愛情,為甚麼呢?大家都覺得非要討論討論不可。
愛情原是古今中外的一大文學主題:《紅樓夢》、《羅密歐與茱麗葉》、《咆哮山莊》、《安娜.卡列尼那》等等膾炙人口,我們自小耳熟能詳的名著,寫的都是愛情。為愛而生、為愛而死,愛情漠視一切俗世界限,超越時空,為甚麼今時今日,竟消失得無蹤無影?
我們都不約而同地談到張愛玲:愛情原來被生活迫走。不知不覺,愛情不但不是一個男子生活的全部,甚至不再是一個女子生活的全部。名著,勇敢地爭取愛情和執追隨愛情出生入死的大多是女性,但如今,爭取生活已成為更重要的主題。張愛玲的女主角,像《半生緣》的曼楨、《第一爐香》的葛薇龍,以至《傾城之戀》的流蘇,都是以尋找偉大的愛情而始,以尋找可以忍受的生活為終。所以香港作家亦舒斬釘截鐵地說:我寫的不是愛情小說,是生活小說。
但是偉大愛情小說消逝,會不會是因為現代社會已沒有了所須的條件:現代人太實際,追求不到的就不再渴望?抑或現世無情,所以也沒有愛情? 

吳靄儀:還有沒有愛情
//張愛玲的女主角,像《半生緣》的曼楨、《第一爐香》的葛薇龍,以至《傾城之戀》的流蘇,都是以尋找偉大的愛情而始,以尋找可以忍受的生活為終。//
吳靄儀是我很喜歡的作者,可惜她現在不常寫文章了。
****
現場有一個女孩舉手提問,她額頭上貼着退熱貼,汗水把頭髮湮成一縷一縷,大眼睛裡全是憂慮:「我想問,究竟香港的未來會不會沉淪?50年不變,我們現在還剩下33年,我們還能在這33年里爭取到普選嗎?如果沒有真普選,如果很快變一國一制,我們會怎樣?我們能做點什麼?」
吳靄儀面向著她,回答說:「前終審法院首席大法官李國能在退休之後說過,北京講一國兩制50年不變,50年之後怎麼變?2027年前後就要決定了。那時就是30-50歲的一群人的決定。這些人今天在哪裡啊?」吳靄儀沉默了一下,現場立刻明白了,年輕的聲音齊聲回答:「就在這裡!」吳靄儀點點頭,繼續說:「33年之後,香港會怎麼變,決定於今天這個民主大廣場里的你們。全世界都在看着香港,年輕人千萬不要悲觀,我們一定要堅持下去,香港不會沉。你們要為我們追回17年,要裝備好自己,為接下來的33年負責任啊。」
提問的女孩一邊聽,一邊抽泣起來,拿過話筒,哭着回答:「我-答-應!」
後來,這個女孩告訴我自己16歲,中學四年級,已經在馬路上呆了3天。
「每一個人在運動中的成長比運動本身的結果重要得多」
CN.NYTIMES.COM


古碧玲小檔案 前《新新聞》雜誌總編輯,自認做人直白、做事龜毛,因為兒子食物過敏讓她開始接觸自然農法栽種出來的農產品。從媒體時代就開始下鄉結識志同道合的農友,2013年開始籌備成立「獵果舖」清飲輕食,利用水果入味帶出茶品和麵包的另一種風味。(獵果舖:02-23631444)




原文網址: 總編改當水果獵人 20坪茶飲舖攻台大商圈(上) | 好房News | 最在地化的房地產新聞 http://news.housefun.com.tw/meo/article/10681375095

-----

世紀.黃碧雲說﹕「言語無用 沉默可傷」
紅樓夢獎得獎感言 

2014年7月21日 (一)

【 明 報 專 訊 】 編 按 : 上 周 震 撼 文 化 界 的 新 聞 , 莫 過 於 香 港 作 家 黃 碧 雲 《 烈 佬 傳 》 再 添 一 獎 。 這 個 向 來 被 視 為 以 內 地 文 學 審 美 觀 為 主 的 「 紅 樓 夢 獎 」 , 頒 給 一 個 以 香 港 語 言 交 織 的 作 品 , 甚 具 象 徵 意 義 。 今 天 , 得 獎 者 黃 碧 雲 為 本 版 獨 家 撰 文 , 分 享 她 近 年 的 創 作 歷 程 。 先 從 大 會 請 她 遞 交 照 片 談 起 … …
─ ─ 在 十 分 吵 鬧 與 恐 懼 的 後 殖 民 時 光 , 小 說 有 話 嗎 ?
─ ─ 如 果 有 話 , 會 是 怎 樣 微 小 艱 難 的 話 ?
─ ─ 會 記 得 嗎 ? 會 怨 恨 ? 追 悔 ?
─ ─ 小 說 之 後 的 沉 默 , 你 如 何 承 受 ?
非 常 驚 訝 接 到 「 紅 樓 夢 獎 」 的 消 息 , 消 息 本 身 不 令 我 驚 訝 , 但 這 樣 的 一 個 小 說 《 烈 佬 傳 》 獲 得 這 個 我 以 為 是 大 陸 方 面 的 文 學 獎 , 我 十 分 驚 異 。
以 為 是 大 陸 方 面 的 文 學 獎 , 因 為 斷 斷 續 續 見 到 , 都 是 大 陸 的 作 品 得 獎 , 後 來 有 人 糾 正 我 , 台 灣 也 有 過 駱 以 軍 。 我 八 卦 上 網 查 了 查 , 香 港 的 董 啟 章 和 韓 麗 珠 也 得 過 決 審 團 獎 和 推 薦 獎 。
我 以 為 即 是 , 講 歷 史 情 懷 家 族 史 , 講 文 革 , 或 有 爆 炸 性 的 大 陸 社 會 現 象 的 題 材 , 會 得 到 首 獎 。 編 輯 告 知 入 圍 , 我 亦 不 為 意 , 當 沒 事 。
袋 支 炮 就 有 支 
奇 怪 是 籌 委 秘 書 很 急 的 向 我 追 照 片 , 我 隨 便 從 一 幅 與 朋 友 的 晚 餐 照 裁 一 個 頭 當 是 , 他 們 又 追 , 要 更 好 效 果 。 我 心 想 , 好 煩 , 仲 乜 咁 緊 張 , 唔 慌 會 得 獎 。 傳 過 來 一 張 活 動 表 , 我 聲 明 九 月 我 會 出 門 , 有 事 就 通 知 , 然 後 訂 好 機 票 。
電 話 留 言 , 說 恭 喜 我 得 到 首 獎 。 我 想 , 會 不 會 我 誤 會 , 是 恭 喜 我 入 圍 ? 回 電 過 去 , 請 對 方 解 釋 清 楚 , 再 講 一 次 。 居 然 是 同 一 句 , 首 獎 , 這 次 講 錢 , 獎 金 三 十 萬 。
可 憐 的 寫 作 人 。 我 跟 在 圖 書 館 工 作 的 舊 同 學 笑 說 , 第 一 次 得 香 港 圖 書 館 辦 的 文 學 獎 , 一 九 九 幾 年 , 獎 金 五 萬 , 二 十 年 後 , 獎 金 三 萬 。 二 十 年 前 的 樓 價 什 麼 價 錢 ?
寫 作 無 價 , 不 要 講 錢 , 不 要 想 回 報 , 這 樣 就 可 以 比 較 專 注 的 寫 。
《 烈 佬 傳 》 沉 靜 無 話 , 這 是 我 覺 得 這 小 說 不 會 得 獎 的 原 因 。
沉 靜 是 不 控 訴 , 不 發 聲 , 幾 乎 不 言 說 。 說 什 麼 都 是 如 此 這 般 沒 什 麼 。 烈 佬 吸 毒 , 偷 竊 , 賣 白 粉 , 賣 私 煙 , 一 生 在 監 獄 中 的 時 間 , 或 許 會 比 在 外 面 長 , 他 記 不 得 。 他 眼 見 同 行 被 警 察 打 死 , 年 老 吸 毒 者 , 幾 乎 全 無 家 人 , 所 以 只 得 不 明 不 白 的 冤 死 , 沒 呼 喊 沒 求 救 , 但 不 代 表 他 不 知 道 這 事 情 的 不 公 義 。 他 只 說 , 「 我 是 不 是 賤 格 , 我 是 不 是 人 渣 , 不 由 你 們 這 些 穿 制 服 或 不 穿 制 服 , 袋 支 炮 就 有 支  , 個 個 月 等 出 糧 的 人 來 決 定 。 」 這 句 對 白 是 我 虛 構 的 。 「 我 行 這 條 路 , 我 一 樣 有 付 出 」 , 這 句 話 我 曾 聽 他 們 說 。 小 說 對 白 大 部 分 虛 擬 , 但 真 實 的 程 度 , 讓 人 以 為 是 錄 音 。
當 然 沒 錄 音 。 錄 音 太 粗 暴 。
聽 烈 佬 說 話 , 前 前 後 後 有 七 年 。 沒 想 到 需 要 這 樣 長 的 時 間 , 去 把 握 這 人 的 生 存 處 境 , 他 的 狀 態 , 他 的 語 言 。
他 們 不 發 聲 , 不 言 說 , 未 必 不 想 , 只 是 不 能 。
有 幾 多 個 會 用 電 腦 ? 有 幾 多 個 會 寫 字 ? 烈 佬 只 讀 到 小 學 一 二 年 級 , 有 的 中 學 , 一 兩 年 。 有 一 個 天 天 聽 電 台 節 目 , 寫 些 意 見 去 電 台 , 就 此 而 已 , 監 房 能 聽 收 音 機 , 難 道 叫 他 們 要 求 福 利 官 , 「 讓 我 打 電 話 去 電 台 發 聲 」 。
用 字 幾 如 孩 童
承 擔  無 法 說 。 久 而 久 之 , 言 語 生 疏 , 一 句 起 兩 句 止 , 監 房 沒 人 可 以 講 真 心 話 。
所 以 話 語 艱 難 , 用 字 幾 如 孩 童 。
《 烈 佬 傳 》 我 決 定 用 第 一 人 稱 , 因 為 作 者 必 須 與 講 故 事 的 人 , 幾 乎 等 一 。 我 不 可 以 以 第 三 身 的 距 離 去 呈 現 一 個 奇 異 觀 景 , 像 港 產 片 所 做 的 一 樣 , 觀 眾 看 這 班 人 有 幾 英 雄 幾 折 墮 幾 衰 格 幾 殘 忍 , 連 幾 無 助 幾 悽 慘 都 不 可 。
烈 佬 很 普 通 , 這 是 我 要 寫 的 。 他 不 需 要 廉 價 同 情 心 。 他 有 他 的 尊 嚴 。 難 度 是 , 怎 樣 寫 一 個 普 通 人 ?
我 用 廣 東 話 , 半 文 不 白 , 口 語 加 監 房 述 語 。
無 意 做 一 個 撐 廣 東 話 的 姿 勢 , 我 們 在 香 港 寫 作 , 注 定 在 邊 緣 , 寫 作 權 力 中 心 以 外 。 邊 緣 有 它 的 自 由 。 很 多 人 問 我 , 為 什 麼 不 在 大 陸 出 版 。 其 實 我 沒 什 麼 很 強 烈 的 口 號 , 我 只 珍 惜 我 開 士 多 的 自 由 , 不 要 逼 我 做 連 鎖 店 , 開 跨 國 百 貨 公 司 。
我 是 士 多 老 闆 娘 , 講 些 沒 什 麼 大 中 華 讀 者 的 廣 東 話 , 賣 好 少 書 , 遇 到  傾 的 人 , 講 兩 句 , 不 要 期 待 我 給 客 人 五 星 級 酒 店 的 假 笑 臉 。 賣 得 少 , 賣 藝 不 賣 笑 。
最 好 士 多 可 以 開 下 去 , 不 要 趕 我 走 。 時 勢 至 不 可 寫 時 , 就 不 寫 。
寫 《 烈 佬 傳 》 , 買 了 一 本 廣 東 話 字 典 , 學 了 寫 不 少 字 , 原 來 很 多 字 都 有 來 由 。 以 前 在 電 視 台 做 個 一 陣 子 編 劇 , 寫 廣 東 話 , mark 音 無 字 。
最 近 寫 完 新 小 說 , 沒 有 用 口 語 , 因 為 角 色 不 需 要 , 日 前 在 書 展 讀 了 一 段 , 竟 然 像 講 道 , 或 南 音 。 南 音 就 是 口 語 加 典 雅 舊 話 , 「 涼 風 有 信 , 秋 月 無 邊 , 睇 我 思 嬌 情 緒 , 好 比 渡 日 如 年 」 方 言 寫 作 , 可 不 可 以 不 只 是 方 言 寫 作 ? 它 的 文 學 價 值 不 是 靠 口 號 爭 奪 回 來 , 而 是 用 方 言 去 推 展 語 言 的 更 大 可 能 ? 創 作 包 括 重 塑 語 言 , 不 是 將 廣 東 話 寫 下 , 便 叫 做 香 港 文 學 作 品 。
我 的 啟 蒙 讀 物
我 相 信 這 個 紅 樓 夢 獎 , 評 審 一 定 經 過 爭 辯 才 會 給 這 樣 一 本 不 符 合 「 國 家 」 語 言 標 準 的 作 品 得 獎 。 但 自 小 講 廣 東 話 的 我 們 這 一 代 香 港 人 , 我 的 啟 蒙 讀 物 是 《 西 遊 記 》 , 明 代 的 章 回 小 說 語 言 , 六 歲 小 孩 都 看 得 懂 , 如 果 說 看 不 懂 《 烈 佬 傳 》 的 部 分 廣 東 話 , 是 「 哼 你 也 配 ? 」 的 大 正 統 心 理 障 礙 吧 , 靜 下 來 , 慢 慢 看 , 怎 會 不 懂 ?
寫 的 時 候 , 我 沒 有 用 純 粹 口 語 廣 東 話 , 是 一 種 妥 協 也 是 嘗 試 , 將 非 粵 語 讀 者 的 語 言 接 收 能 力 , 再 推 遠 一 點 , 而 且 我 相 信 , 純 粹 口 語 的 廣 東 話 , 有 生 活 特 色 , 但 文 學 語 言 沒 有 新 嘗 試 。 《 烈 佬 傳 》 語 言 , 糅 合 書 面 語 和 廣 東 話 , 因 此 行 文 更 精 煉 , 也 能 表 達 烈 佬 斷 斷 續 續 的 艱 言 難 語 , 怎 樣 說 ?
《 烈 佬 傳 》 得 到 紅 樓 夢 獎 , 最 大 的 意 義 我 以 為 不 只 是 語 言 , 而 在 題 材 。 《 烈 佬 傳 》 沒 什 麼 家 國 大 主 題 , 烈 佬 的 流 徙 ( 五 十 年 代 從 上 海 到 香 港 ) 也 是 隱 而 不 傷 , 一 句 起 兩 句 止 。 我 當 初 寫 的 時 候 , 還 想  宏 大 的 主 調 , 從 犯 罪 者 看 香 港 監 獄 和 政 治 歷 史 , 但 一 旦 接 觸 到 人 , 學 會 了 , 原 來 作 者 不 是 獨 裁 者 , 不 是 你 想 角 色 怎 樣 便 怎 樣 。 所 以 我 只 能 寫 一 個 卑 微 的 人 , 他 經 歷 並 記 得 的 歷 史 , 如 果 有 。
有 的 不 是 文 字 所 記 , 難 民 潮 , 暴 動 , 殖 民 地 政 府 懷 柔 政 策 , 十 年 建 屋 計 劃 , 中 英 會 談 , 聯 合 聲 明 草 簽 , 制 訂 基 本 法 , 政 權 轉 移 等 等 。 烈 佬 所 記 , 瑣 瑣 碎 碎 , 灣 仔 盧 押 道 的 大 牌 檔 , 他 在 那 裏 和 人 打 架 , 暴 動 時 期 左 仔 拉 入 監 獄 , 被 殖 民 地 警 察 狂 打 , 一 個 監 獄 的 囚 犯 暴 動 , 對 他 來 說 , 比 什 麼 六 四 天 安 門 事 件 , 英 國 人 離 開 的 記 憶 遠 為 清 晰 。
我 只 可 以 寫 這 麼 一 個 人 的 小 歷 史 。 或 許 因 為 他 只 是 一 個 人 , 他 自 知 的 小 人 物 , 他 對 無 論 自 己 過 去 , 還 是 其 時 所 發 生 種 種 , 說 起 來 , 「 是 這 樣 」 , 沒 有 更 多 , 不 怨 不 憎 。
因 為 微 小 , 所 以 不 自 憐 , 不 同 情 ? 這 不 是 我 們 以 為 的 , 「 客 觀 的 歷 史 」 ?
感 謝 評 審
我 感 謝 紅 樓 夢 獎 評 審 的 勇 敢 , 給 這 麼 一 個 小 人 物 的 歷 史 的 肯 定 。 這 也 是 我 寫 這 本 書 的 主 要 原 因 , 錦 上 添 花 易 , 知 識 分 子 有 字 , 名 門 望 族 有 錢 , 各 自 記 錄 自 己 的 歷 史 , 這 樣 的 一 群 人 , 我 不 寫 , 就 沒 有 人 知 道 , 他 們 所 活 過 的 , 也 是 我 們 的 小 歷 史 , 愈 小 至 無 。
以 小 而 面 對 大 , 我 想 是 這 一 代 寫 作 人 的 責 任 。
我 寫 了 灣 仔 , 不 是 這 個 地 方 有 什 麼 歷 史 價 值 , 舊 灣 仔 不 過 是 隨 時 間 而 消 失 , 挽 得 住 一 條 街 , 挽 不 住 一 代 人 , 人 會 老 會 死 , 地 方 即 使 僵 留 不 動 , 人 已 經 不 一 樣 , 我 們 豈 是 當 年 人 ? 一 頭 灰 白 , 滿 面 滄 桑 。
新 人 舊 樓 , 也 不 是 當 年 人 。
我 希 望 這 本 書 可 記 過 去 的 人 和 事 , 那 個 黃 賭 毒 檔 滿 街 的 灣 仔 , 不 值 得 懷 念 , 但 實 在 曾 經 。
因 為 紅 樓 夢 獎 願 意 肯 定 我 的 嘗 試 , 我 希 望 對 我 的 同 代 人 也 是 一 種 鼓 勵 。 寫 作 各 行 各 路 , 很 難 同 行 , 只 能 各 自 努 力 。
我 未 必 做 到 最 好 , 但 我 十 分 努 力 。
得 獎 消 息 宣 布 那 天 我 要 到 書 展 做 活 動 。 大 會 秘 書 叮 囑 我 , 公 布 之 前 不 要 向 外 宣 布 。 我 只 告 知 我 的 編 輯 , 一 個 朋 友 , 我 家 人 。 誰 知 我 一 踏 進 書 展 房 間 , 有 人 問 我 , 這 筆 錢 你 怎 樣 用 ? 我 有 點 摸 不  前 後 , 他 說 , 你 得 了 獎 。
我 選 擇 寫 作
哦 , 原 來 講 錢 。 我 們 這 些 沒 有 獨 立 經 濟 能 力 的 人 , 好 怕 講 錢 。 在 寫 作 與 工 作 之 間 , 我 選 擇 寫 作 。 返 一 份 工 , 不 可 能 寫 比 較 完 整 的 作 品 。
大 會 又 這 樣 問 我 。 我 非 常 沒 志 氣 又 庸 俗 的 答 , 我 想 買 一 個 手 袋 , 但 想 想 又 太 貴 了 , 還 是 不 買 。 錢 我 慢 慢 用 。
即 , 阿 婆 棺 材 本 。
想 過 很 豪 爽 的 捐 出 去 。 身 邊 人 勸 : 你 沒 收 入 , 留 個 錢 傍 身 。
每 次 我 想 到 錢 , 總 覺 十 分 可 憐 。 但 食 得 鹹 魚 抵 得 渴 , 有 時 都 很 渴 。
也 只 能 說 , 有 吃 有 住 , 還 好 。 是 我 的 運 氣 。
新 小 說 完 成 , 要 見 人 , 有 點 昏 眩 , 累 得 失 聲 。
獎 項 或 一 時 間 的 注 視 , 很 快 過 去 。 我 又 回 到 小 說 之 後 的 沉 默 。
我 珍 惜 這 種 沉 默 , 讓 我 觀 察 歸 納 思 索 , 學 習 不 同 的 藝 術 形 式 。 沉 默 也 讓 我 知 道 , 言 語 無 用 , 文 學 作 品 的 存 在 , 似 有 還 無 , 不 時 會 成 為 自 己 或 別 人 良 心 的 裝 飾 品 。 但 當 思 想 情 感 語 言 飽 滿 , 沉 默 無 法 承 戴 , 就 會 有 話 , 小 字 成 書 , 因 為 珍 惜 , 每 一 個 字 都 圓 潤 有 光 , 這 就 是 文 學 之 於 我 。
遠 比 金 錢 或 發 聲 複 雜 。
[ 文 、 圖 / 黃 碧 雲 編 輯 / 袁 兆 昌 ]
http://premium.mingpao.com/pda/ppc/colDocDetail.cfm?PublishDate=20140721&File=vx001a.txt&token=b218bc260b89c0

*****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