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0日 星期四

徐嶔煌--「被離職」的前財經雜誌總編輯

左批食安右打FTA 徐嶔煌遭解職

2014年11月19日
頂心黑心油掀開的食安風暴中,經常在電視節目以及臉書上,質疑問題廠商的北美智權報總編輯徐嶔煌,晚間他所任職的北美智權報發出聲明,要徐嶔煌停止以「北美智權報總編輯」身份在傳播媒體公開發言,並說明他已在昨天(11月18日)離職。

徐嶔煌近來針對發生食安問題的廠商發表許多看法,今晚北美智權報在網路發出聲明撇清。聲明強調「徐嶔煌自今年10月1日起於各大外部媒體所發表之言論或文章,均與北美智權報及本人無關,徐嶔煌所發表之個人意見亦不代表本公司及本人之立場。」

徐嶔煌受訪證實公司要他今天辦離職,對公司的處置他很錯愕。他說,公司對於他最近發表頂新以及FTA的一些言論感到有壓力,自本月起就要他留職停薪,留停期間被要求今天到公司辦理離職手續,沒想到晚間公司會發出聲明,這讓他非常錯愕。

徐嶔煌公司發出的聲明已在PTT引發討論,不少網友得知道消息後也紛紛為徐嶔煌打氣,認為一定是上面壓力太大,才會「被切割」。(即時新聞中心/綜合報導)

北美智權報聲明全文:

1.本公司北美智權報前總編輯徐嶔煌自2014年10月1日始,利用職務之便,多次以「北美智權報總編輯」身份,於傳播媒體發表言論。唯徐嶔煌之一切言論及媒體活動,均未獲得本公司授權與認可,本公司多次規勸,請徐嶔煌停止以「北美智權報總編輯」身份在傳播媒體公開發言,但徐嶔煌罔顧規勸,繼續以「北美智權報總編輯」身份在傳播媒體公開發表言論。

2.本公司在此鄭重聲明,徐嶔煌自今年10月1日起於各大傳播媒體所發表之言論及文章,均與北美智權報、北美智權股份有限公司無關,其發表之個人意見亦不代表本公司立場。

3.自2014年11月18日起,徐嶔煌先生已非本公司員工,與本公司之間不存在僱傭關係。

4.日後,貴媒體如採訪徐嶔煌先生或引用其言論時,請勿繼續使用「北美智權報」或「北美智權股份有限公司」名稱與「總編輯」頭銜。

*****

頂新爽賺台灣錢 拿來炒房、再賣有毒食品給台灣人吃
徐嶔煌╱北美智權報 總編輯
頂新、味全害慘全台的夜市跟小吃店家,看看許多餐廳在油品風暴爆發後,業績幾乎都衰退了三四成以上,就可以知道災情慘重。更慘的是,一個月前強冠毒油事件才重創了這些小店家,一個月後立刻再來一次,利潤比較微薄的店家就撐不下、倒了。頂新為台灣帶來三個悲劇:「拿台灣人的錢,賺台灣人的錢,坑殺台灣投資人、炒台灣房地產、再賣有毒的東西給台灣人吃」。
2009年的時候,政府很開心地搞了一個東西叫做TDR,所謂TDR全名叫做臺灣存託憑證(Taiwan Depositary Receipt),又稱「第二上市」。簡單說,就是某間公司已經在國外上市了,政府用這種方式讓這間公司也可以在臺灣申請上市,以存託憑證的方式掛牌,進行募資。關鍵字:進行募資,也就是跟台灣投資人要錢。
頂著在中國「康師傅」神話,去年年營收高達4000億的公司,政府要讓它「鮭魚返鄉」,多溫馨啊,台商在中國賺了錢要回饋故里,真讓人感動得快哭了。但,真的是這樣嗎?好像不是,政府不是讓頂新拿著在中國的賺的錢回台灣投資,而是讓頂新回台灣以TDR的方式跟台灣投資人要錢。頂新一共在台灣拿了多少錢呢?訂價四十五元、溢價二成,在政府與「各政商人士」吹捧下,散戶陷入瘋狂地熱情追價購買,平均中籤率低於五%,整體超額認購幅度逾七倍。總金額高達170億元、成為台灣證券史上TDR最大募資案,於是,頂新就這樣從台灣拿到了170億,作為頂新「鮭魚返鄉」的開始,同時,也是一連串造成台灣悲劇的開始。至於所謂「各政商人士」是哪些,有機會再來討論。
然第一個悲劇是,康師傅來台發行TDR的股票來源,並非公司頂新康師傅,而是由大股東魏家拿出自己的老股;以二股TDR換一母股的比例,等於是用了一.九億股的香港康師傅來台增資。簡單說,這筆錢並非入了公司頂新的口袋,而是進了魏家自己的帳戶。然後,該次TDR,股票賣在最高價,之後股價大跌,台灣投資人先套牢了。
再來,這170億,魏家拿來幹嘛呢?魏家大董魏應州跑出來罵弟弟魏應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公關操作,想操作成「打自己小孩屁股給人家看」,試圖消弭社會的怒火。好,回到那170億,就是今天跳出來罵弟弟的這位頂新大董魏應州說,錢是要拿來配合頂新集團策略發展。結果呢?魏家原來是拼命地拿來在台灣炒房!
炒房,就是魏家帶給台灣的第二個悲劇。魏家先是花了37億元買了101大樓19%的股權,成為僅次於官股的第二大股東,然後,又花了13億買了九棟帝寶(本來只拿1%出來,其他99%都跟銀行借,在央行介入專案檢查後,才將貸款成數降至六成),再來,又在淡水小坪頂豪宅建案「天境ellipse360」一口氣花了18億、買了十一戶,近4年砸下近20億元,陸續買進北市敦化南路上的豪宅「敦南苑」、仁愛路二段「仁愛築綠」各一戶,根據內政部實價網的資料,總計已經曝光的豪宅至少25戶。
第三個悲劇,就是食安。我們談談從小吃到大的味全,不管是布丁或是鮮乳,應該都是大家的共同回憶。那麼,味全是怎麼被頂新吃掉的呢?
原來,味全黃家在1986年老董事長黃烈火退休後,大房長子黃克銘接任董事長,二房長子黃南圖接任總經理。偏偏這兩個人之間不和,時有紛爭,加上味全擁有龐大的土地資產,黃家的股權長期都維持在40%、並非過半,有心人自然會想介入。
1995年,味全兩兄弟正式翻臉,二房長子、總經理黃南圖聯合當時有名的股市炒家「阿丁」陳賢保逼退大哥黃克銘,奪得董事長寶座。但,你知道的,家族成員、大家都有股權,黃南圖雖然看似一統味全,但公司內鬥不斷、大房的人透過董事會杯葛黃南圖,造成味全連續虧損兩年,股價跌得慘兮兮,所以市場派乘機大舉買進味全股票。
結果,等到市場派持股到20%的時候,黃家才有警覺、趕緊將家族持股回補到35%,但是,黃家在1997年做了一件自婊的事情,當時味全股價本來因為虧損而很便宜,但黃家故意用每股48元的價格拋出10%的持股,希望用倒貨的方式打擊市場派,沒想到市場派全數吸收,股市作手阿丁的持股已然高達47%!
阿丁隨即對黃家叫陣,要黃家用更高的價格買回去。在這裡,黃家又誤判一件事,由於阿丁的資金也是融資來的、要付龐大的利息,黃家企圖以拖待變、認為市場派會被沉重的利息拖垮。結果,黃家不但沒盼來「那道光」,反而半路殺出頂新這個程咬金,迅速地以每股58元、高達80億元吃下阿丁手上35%的股權,阿丁自己保留12%,頂新至此成為味全最大股東,上演一場與公司派的委託書大戰後,取得三分之二董事席次,味全至1998年正式變天,成為頂新的囊中物。請記住那個時間,1998年。頂新正式吃下味全,在台灣大舉擴張。
所以,去年爆發的大統長基黑心油加入不能吃的「銅葉綠素」,頂新製油屏東廠早自六年多前就以低價向大統長基公司買黑心油,光橄欖油部分就多達230公噸,就這樣,頂新自己的頂新製油、以及味全的油品,讓大家總共吃了六七年的黑心油,就是這樣來的,因為,頂新徹底的改造了味全。
頂新就是這樣用財大氣粗的方式、不斷地在台灣併購知名品牌,然後在你我都搞不清楚的情況下,改造了這些成分、再銷售給你我,頂新就是這麼幹的。就是上個月延燒至今的、噁心的餿水油事件,強冠事件已經害慘了一堆人,這一次更嚴重,為什麼?因為當你我都對那個聳又有力的維力清香油「炒菜不用放肉絲」廣告印象深刻的時候,還以為維力清香油是維力的,沒想到,它早就被頂新買走了。食安,就是頂新送給台灣的第三個悲劇。
現在頂新還要買台灣最大的有線電視多系統業者中嘉網路,又想介入電信經營買了威寶變成台灣之星,頂新手上還有布列德麵包店、林鳳營鮮乳、松青超市……族繁不及備載,都快遍布我們的生活了。
拿台灣人的投資錢,賺台灣人的錢,然後坑殺台灣投資人、炒台灣的房地產、再賣有毒的東西給台灣人吃,我們,能不生氣嗎?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