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徐佳青、特偵組。 孫慶餘:蔣介石銅像是「大是大非」問題;



孫慶餘專欄:蔣介石銅像是「大是大非」問題
孫慶餘 2015年03月09日




處理蔣介石銅像攸關轉型正義,不能等閒視之。(Fred Hsu攝/維基百科)

近年每到228節日前後,都發生蔣介石銅像遭噴漆、變妝、塗鴉辱罵等情事。有人以為這是少數人的不當行為,不是銅像問題。如台北市長柯文哲就說「以前我們不喜歡別人把思想強加到我們頭上,今天我們也不要以這種態度對人」;他並反對拆除蔣銅像,主張「把歷史當做歷史」、「因為這些銅像的存在不表示精神上的屈服,而表示我們終於可以超越歷史」。基隆市長林右昌也說「此時此刻不需刻意去激化、凸顯意識形態,現在蔣介石銅像的存在已無任何意義。」


事實上,這些所謂「少數人不當行為」恰恰是蔣介石銅像引出的問題,是官方未妥善處理228事件及蔣介石責任,而留下的後遺症。當228事件處理成「有受害者而無加害者」、「有道歉補償而無責任歸屬」,各方公認的228元兇蔣介石銅像且依然陳列於各校園、機構中,憤怒的出口就會轉向銅像。而銅像的存在絕對不是「已無任何意義」,它恰恰是「把思想強加到我們頭上」。如果各方對銅像只想任其自然,讓它和台灣人「長相左右」,又繼續擱置228加害者及責任歸屬問題,沒有人能想像,未來會不會以蔣介石銅像為起點,蓄積並爆發出更大憤怒。


蔣介石是以偉人形像而非罪人形象存在於台灣,蔣介石逝世後國民黨大規模的「造像運動」(包括總統府前打造中正紀念堂),目的即是在蔣介石肉身統治結束後,利用其精神繼續統治台灣。每一座蔣介石銅像的存在,都提示著這點。而這種精神統治又延續了有害的威權統治及虛構的「蔣記一中」,使國民黨永遠無法轉型為真正民主政黨,台灣也無法誠實面對「蔣記大中國」不復存在的事實。拆除或遷移蔣介石銅像,恰恰不是激化、凸顯意識形態,而是拆除意識形態路障,導向正常化,同時讓蔣介石回歸正常歷史定位,而不再是法西斯式「偉大領袖」。

一旦蔣介石銅像隱入歷史,「眼不見為淨」,所有憤怒爆發的疑慮也會跟著消失了。

柯文哲認為不遷移蔣介石銅像,「不表示精神上的屈服,而表示我們終於可以超越歷史」。他太天真了!到處蔣介石銅像,正彰顯「歷史的扭曲」及民主時代的「時代錯誤」,能超越什麼?柯文哲超越了嗎?那他在228紀念會當天哭什麼?不只是柯文哲不能超越,其他人也不能。因為228的處理及紀念違反普世原則,歷史停格在那裡,沒法超越。一個既沒有加害者,又不是賠償(只是安慰式的補償),又由本身自認是受害者的李登輝及228後出生的馬英九兩位總統來道歉的儀式,和馬丁路德金恩說的「企圖用梵士林來治療重大歷史傷痕」有何不同?

總統出面代表道歉,就表示承擔「國家暴力」的後續責任,其原始責任及元兇必須有一程度交代。結果沒有,通通是空白。這是因為「偉大領袖」太偉大了,李登輝、扁馬都不敢碰他,大家都「表示精神上的屈服」(柯文哲不遷銅像,亦是這種屈服的內化)。這種屈服,一方面使有正義感的台灣人無法忍受,少部分人找蔣介石銅像出氣;二方面使元兇、幫兇及其支持者更加有恃無恐,如郝柏村就公然說蔣介石不只不是228元兇,反而要求「寬大」處理,228死難人數也不是數萬人,而是八百人。

郝柏村等人的肆無忌憚和蔣介石仍然是「偉大領袖」、國民黨仍然是台灣「唯一正統政黨」,是息息相關的。輕描淡寫的228處理其實沒有改變什麼,蔣介石銅像依然可以到處擺放,郝柏村依然可以隨便罵台灣本地人「皇民化」,許多國民黨支持者依然自認他們高台灣人一等(如同他們認為國民黨才是正統,其他政黨都是異端),而柯文哲及民進黨對「轉型正義」不是不敢碰觸,就是口惠而實不至。

台灣「殖民化」真的太徹底,連反省歷史錯誤(指殖民統治的一方)都不需要了!連面對歷史的勇氣(指被殖民的一方)都沒有了!柯文哲所謂的「把歷史當作歷史」,意思就是把過去當做過去。這種歷史態度,恰恰是在預告「太陽底下無新事,過去發生的事將來還會發生」。

沒有元兇及責任歸屬,就沒有真相。沒有真相,就無法和解。沒有和解,歷史就不可能超越。這是「大是大非」問題。馬英九把台灣無處不在的(即不涉對價關係的)人情關說當作「大是大非」問題,這是他的誤解。

真正的「大是大非」是「歷史責任必須追究、歷史悲劇不容重演」之類。228歷史能不能超越,關鍵就在歷史責任的追究,並以責任歸屬來防止悲劇重演。當這些目標依然遙不可及時,遷移蔣介石銅像至少是避免刺激受害族群內心創痕、「眼不見為淨」的作法,為什麼六都市長只有賴清德宣示要作?其他人卻視若無睹?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特偵組的2:71》
2015-03-11 黃帝穎
原文網址:
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861811
前台北市議員徐佳青海外談及陳前總統收受政治獻金案,徐佳青為引用傳聞卻「未經查證」,向扁及社會公開道歉,但特偵組立即對此分案調查。換句話說,媒體揭露徐佳青海外「失言」不到兩天,特偵組馬上要分案調查陳前總統,效率驚人。
相較之下,馬總統的政治獻金案,去年十月十五日週刊踢爆馬總統是頂新門神,媒體人周玉蔻、吳子嘉等分別爆料馬總統收受頂新非法獻金二億到十億元不等數額,各政論節目不斷討論,也陸續加入多名爆料人士,特偵組受不了輿論壓力下,終於在十二月二十五日對馬英九政治獻金案分案調查。特偵組辦馬英九,從爆料到分案,歷時七十一天,這與調查陳前總統的兩天分案效率,真是天差地別!
特偵組對扁、馬的「差別待遇」,更明確的是,徐佳青坦言她所說的政治獻金言論「未經查證」,因此公開「道歉」,此案陳前總統是否收受政治獻金的「人、事、時、地」都不明確,反觀媒體人爆料馬總統收受科技界政治獻金二億元,具體指出「人、事、時、地」,結果特偵組對案情不明的陳前總統「兩天分案」,卻對案情相對明確的馬總統,拖了七十一天才分案,這種藍、綠「差別待遇」的偵辦效率,如何讓社會信服?(作者為律師,永社理事)

徐佳青爆扁收建商數十億 今急請辭發言人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報導
發布 2015.03.09 | 11:48 AM
民進黨發言人徐佳青農曆年前到美國演講突然爆料,前總統陳水扁執政時,曾找營造業大老闆拿出幾十億。不過消息傳出後,徐佳青今(9)日手機關機並急撤網路演講影片;同時,透過中央黨部發表請辭黨發言人聲明。

徐佳青2/15在達拉斯台美同鄉會演講表示,扁案爆發多年後,有個大老闆告訴她,阿扁有次找他們幾十個營造業大老闆,每個人出3000萬、5000萬,「一攤下來幾十億」就到手了。她說,雖然阿扁有他的貢獻,但並不代表扁家的錯誤可以被忽略。

徐佳青演講時,也痛批陳水扁之子陳致中憑什麼再回鍋選立委,2012年陳以無黨籍身分參選立委,不幸落敗,害民進黨也跟著陪葬,失去一席立委,這­次憑什麼回鍋再選。「你對台灣的貢獻是什麼?」

徐佳青演講消息見報後,她的手機關機不願回應。原本在youtube的演講影片也被撤下,不過,三立電視台還是有測錄到影片。

民進黨發言人鄭運鵬則於上午11時15分召開記者會發佈徐佳青的請辭聲明。該聲明指出,「針對今日平面媒體關於本人之報導,乃個人在美國私人行程及言論,並非以民進黨發言人身份發言。造成各界關心與討論,實非個人所樂見。」

徐佳青聲明表示,「為避免台灣重大公共議題在媒體上失焦,本人即日起辭去民進黨發言人一職,希望勿再將個人在此事件的看法錯誤解讀」。

鄭運鵬表示,秘書長吳釗燮昨晚接到徐佳青的口頭請辭,黨中央對於徐佳青日前在美國的行程與言論,事前並不知情;而黨主席蔡英文也知道徐佳青已經請辭。

而民進黨前中執委洪智坤則在臉書表示「沒事找事」,「一億有100000張一千元,等於120000公克=120公斤,十億等於1.2噸。吃完飯要找卡車載幾噸的錢回去,可能嗎?阿扁對同志慷慨,眾所週知,許多還是在政治獻金法實施以前,沒事找事要炸開這個潘朵拉盒子,接下來雞飛狗跳難免」。

本文所附影片為三立新聞測錄到徐佳青在美國指控陳水扁收受營造商數十億元。

綠營自爆 扁收建商幾十億
徐佳青發難嗆陳致中「憑什麼選立委」




2015年03月09日

吳家翔、黃揚明、潘姿羽╱台北報導】民進黨發言人徐佳青農曆年前應邀赴美,她在達拉斯台美同鄉會演講時驚爆,扁案很多年後,有一個大老闆告訴她,有次前總統陳水扁找他們,整個房間幾十個人都是營造業大老闆,每個人出三千萬、五千萬,「一攤下來幾十億」。徐說,扁有他的貢獻,但不代表扁家所犯的錯誤可被忽略。


徐佳青演講時也嗆扁子陳致中,逼民進黨給他入黨,然後再提名選立委,「你對台灣的貢獻是什麼?那你憑什麼?」陳致中昨指徐的說法對他不公平,並駁斥有關營造業捐款說法太誇大又沒證據。台開董事長邱復生、工信集團總裁潘俊榮等營造業老闆昨被問及此事時都不願回應。
稱「不代表蔡英文」


徐佳青演講的影片近日在網路流傳,引發挺扁支持者不滿,批徐切割,還說總統大選拒投黨主席蔡英文。徐昨受訪時說,她以個人身分應邀,不代表黨,不能無限上綱到她代表蔡英文。徐解釋,她演講主題是《從公民運動看台灣未來發展》,會提到扁案與陳致中,是因幾場演講下來,都被問到扁案與陳致中再入黨的事,她才會一併說明。
徐透露拒收扁百萬


至於營造業大老闆,徐佳青說是大建商,但不願說明是誰,並強調她不是當事人,沒在場,只是描述情境給人聽。民進黨副秘書長洪耀福低調指他很難評論此事。一位黨內要角直呼:「她講這些要幹什麼?」也有黨內幹部說,講出很多人的心聲。

徐佳青演講前,先發給旅美同鄉五十個蔡英文的羊年一元紅包,演講時透露當年選北市議員時,扁曾派總統府參議要送一百萬元給她,只要簽名就好,但她認為應照《政治獻金法》申報,最後未收。而當扁二○○八年開記者會承認做了法律不容許的事,她很傷心,想說扁終於說出來了,接下來是扁要做什麼?「我等到今天,沒有等到他做什麼。」

徐佳青演講時指扁有他的貢獻,但不代表扁家所犯的錯誤可被忽略,「很多人不敢講話,講了會被吐槽說你有收扁的錢,你要講什麼?所以沒幾個人敢站出來講。」同時基於整個黨的形象不敢講。徐指:「蔡英文也是其中一個退阿扁的錢,我們為何要拿呢?」徐認為寫下三個字(收扁錢後簽名)不難,難的是以後事情。

提及蔡英文曾退扁錢,徐佳青昨說,是她口誤,她說的是蔡英文選舉時曾拒絕企業財團的政治獻金。據了解,蔡在新北市長選舉時曾拒絕遠東集團一千七百萬元政治獻金。

儘管陳致中二月二十五日獲民進黨審查通過可再入黨,並在日前登記參選高雄市前鎮小港區立委,但徐佳青在演說中砲轟,因為扁案,整個黨與國家都受到嚴重傷害,「其中我最不能原諒的人,那個人叫陳致中,沒有人敢講他,因為他是阿扁的兒子」。
陳致中:說法不公


徐佳青嗆問陳致中:「你對台灣的貢獻是什麼?那你憑什麼?」徐說陳致中是扁案共謀者,結果選舉時想怎樣就怎樣,民進黨當年還因此掉了一席立委,「現在逼我們給你入黨,然後再提名選立委,你有做過什麼奮鬥嗎?」

陳致中批徐佳青的說法不公平,他當選高雄市議員後至今一直在地方服務,每個人都應給機會,才能進一步貢獻。
扁家索錢手法


★辦兒子婚禮

.陳致中婚禮成為商界拉近與扁家關係媒介。元大馬家送600萬元當賀禮。萬海航運送百萬對錶,被吳淑珍拿去換戒指

★喬人事索錢

.台北101董事長陳敏薰,2004年以友人陳欽文名義購買1000萬元台支交予吳淑珍,珍存入胞兄吳景茂的人頭帳戶

★政策索錢

.國科會竹科管理局收購台泥公司在龍潭土地,納入科學園區。收購案成立前,台泥辜成允曾交付4億元給吳淑珍

.元大馬家為購併復華金,透過友人送內藏2億元的水果箱到總統官邸。元大表示給2億元是為表感謝「買個心安」

*****
徐佳青在美國達拉斯演講全文:


臺北市兩萬多個監票員,如果一天一千五百塊加兩個便當,所以至少要一千六的資本,還要事先上課,可是這一次,柯文哲的監票系統,到開票當天,四點傳完票,五點半我們的開票已經結束了,柯文哲的內部我們很清楚地知道,他總共得到幾票,連勝文得到幾票,而那時候臺北市選委會還沒算出來,為什麽這麽厲害?因為我們就做了一套系統,這些年輕人都受過訓練,他們每個人都有手機,他就自動的,他在監票的過程當中,票已經開出來,他馬上做簡訊傳入那個系統,系統就會自動累計丶統計,所以五點半我們就已經知道我們得到多少票了,最後的得票跟中選會公告的,就差 0.01,有沒有准。


為什麽可以這麽厲害,就是這一群年輕人,這些年輕人,他們自己很有紀律,我們每一次上課,他們就來上課,交代他們做什麽事情,他們還會自己研發,還會告訴你說「你這樣不行啊」,一開始我們招募不順利的時候,他們還會說,你們放錯位置,你們要放在這邊,要怎麽招,年輕人才會來啊,要放在什麽網站,怎樣找啊,什麽FB怎樣弄,他們後來自己弄喔。

一下子之間,一天就招了幾千個進來,所以我們在這個監票系統,國民黨他們在全國啊,搞了一個叫「藍天計畫」,花了30億在做監票的業務,我們一個臺北市只有花420萬,就完成了,你看差多少,所以我們這一次徹底的讓國民黨了錢,黨產是沒有用的啦,有錢是沒有用的啦,不一定要靠錢才能選舉,以前我只是在小規模來證明這件事情,現在是一個很大的規模來證明這件事情,上一次蔡英文2012選舉,其實也是這樣啊,我們退了很多大財團的錢,我們都不收啊!都退回去,靠什麽選舉?靠大家小額捐款,大家存的小豬,一隻一隻,那時候 競選總部,是20台的點幣機,從早上到晚上,一直投,一直算,最後累積了7億多。

那個政治獻金有很多問題,我深深知道裏面問題太多了,不好意思這個問題不是只有國民黨會發生,民進黨也在發生,都非常的危險,如果我們一個不小心,跨過了那條線,你就是沒辦法回頭路,我自己在參選的過程當中,沒有知名度丶沒有錢,也沒有人要來投資,對不對,幸好我選上,第二次再選的時候,我就很多人來投資了,趕快競選總部成立,門庭若市,大家都送花來,拿政治獻金來捐,那大老闆開一張支票給你,(金額)300萬,政治獻金我們規定,企業捐給個人,30萬是上限,個人只有10萬,對不對,我說老闆不要這麽多啦,你給我10萬就好,這張支票你拿回去,他說不要不要,徐議員你太客氣,太客氣了,這300萬你拿去啦,選舉中間我也不要跟他起衝突,我就當時,就默默地把這張支票卡住,也不動。

後來,選舉完了,這事情應該了結,因為我們要做政治獻金合法的申報,類似像這樣的狀況我們要怎麽處理,後來,我就靈機一動,我就打電話給我以前的婦女團體,你來我辦公室一趟,她就來了,我說這張支票上面沒有名字,你拿去,這是有善心人士的捐款,你把它存進戶頭,兌現以後分成十份,然後我指定這十個社運團體,你幫我把錢匯給他們,然後請他們都開收據,上面寫這個人的名字,然後寄給我,然後,我就得到,他們社運團體都把收據開完了,寄給我以後,我就把它整理好,我就去找那個老闆,說這董事長很感謝你,我這次選舉選得很漂亮,得高票都是你細心的贊助,讓我沒有後顧之憂,這次沒花到什麽錢,我就擅自作主把你那張支票拿去分給這些人,所以這邊有我10張收據,請你收起來,他就很客氣說,徐議員你這麽喜歡做公益,以後你還有需要你來找我,我會再來捐錢,我心想太好了。

我最為難的是,阿扁總統在我們選舉的時候也很關心我們,然後一樣支持我們,他呢就叫總統府的參議,去跟我們打電話,跟我們關心,然後就說要來跟我們拜訪,那我們就當然也很開心總統要關心我們,然後他來了,第一次我也不懂,拿個黑色包包來,然後就進到我辦公室,然後我就講,總統就說,你現在選得怎麽樣啊,有沒有什麽要幫忙的,講到最後要出去了,最後把皮包打開,現金,這個是總統要給你幫忙的,我說那我要開哪個收據,那個你跟我講一下這樣子,他說「不用不用,不用開收據,你只要幫我簽一下名字就好,表示你有收到這個錢,這樣就好了」。

我說「這樣不行,我們有政治獻金法規定,總統是黨主席啊,最新法規定,為什麽不捐給黨,黨可以捐給我們啊,這樣100萬我們可以開收據,黨贊助我100萬我ok啊,對不對,這樣子不行,這樣子我不能收」。我就說「很抱歉,謝謝總統的好意,請你帶回去」,他說「你不要這樣子啦,你這樣子讓我很為難,我回去怎麽跟總統交代」。那我就說「我們政治獻金法就通過了,你這樣子我也很擔心啊,不然你回去跟總統講,如果用黨的名義,我開政治收據,我就給你收」。(參議說)「啊,你不要這麽麻煩,你不要不然把這筆錢捐給其他社運團體啊」。

我想來想去,可是我不想簽名,我當時已經意識到一件事情了,我認為這個有「power game」,「power game」重點不在錢,重點是在我會變成總統的小一,所以後來2008年發生這些事情,我家也被搜索過,我那時候生產完,挺個大肚子,生產完,總統選舉完,我去生孩子了,生完我在坐月子了,7點鐘7個檢調人員來我家按門鈴要搜索,我說你要搜索什麽?你有傳票嗎?傳票一看,對象是我妹妹,不是我,我說這個人沒住這裏啊,因為為了我要回我家坐月子,我妹就搬走了,就把她房間讓給我,我說沒有這個當事人,他說可是我們得到的戶籍資料就是在這裏,我們一定要進去搜索,我說對不起那這個是我的住居,你不可以進來搜索,後來跟他們僵持很久,什麽哪一個法官發的傳票,搜索票你給我,我跟他通電話,不然我不接受。

當時我爸爸媽媽都不在,我的兄弟出去,只有我一個,跟我的小寶寶在房間裏,我就跟他們周旋了很久很久,我說大部分的人民是不懂法律,你們就可以這樣堂而皇之地進入,我今天作為一個民意代表,我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我就很凶,恰查某一個,他們一直好說歹說講不贏我,說拜託徐議員我們也是聽命,聽上面的行事的啊,我說這不是聽命行事的問題,而是國家要有法律,我就跟你說當事人不住這裏,這裏就是我的住居,你憑什麽進來我住居,他說徐議員我拜託你,我就帶著攝影機進去照一圈就好了,他就強勢要進來,員警也在外面,他就強勢要進來,然後進到我要住的客廳,然後就開始這樣拍拍拍,把每一個門都開開,我說你不要動,你現在所有動的東西通通都是我的,個人私人財產,然後我就趕快去拿我的照相機,他們要是怎樣我就拍照,等他一走,弄了快一個小時走了以後,我就知道,大事不妙。所以我就,我知道電話不能打,一定被竊聽的啊,所以當天邱義仁的住處跟辦公處,以及我的妹妹的五個同事,因為他們都是邱義仁的秘書,同步都被搜索,不是捐款的,還有更多政治的鬥爭就開始了。

可是同樣的事情也是發生在阿扁身上嘛,那我就很堅持,我就不收那個錢,陳幸妤出來說「你們誰沒有收我爸爸的錢」,之後,我心裏真的很難過,我說她的無知我可以原諒她,可是她錯了,第一這不是你爸爸的錢,這個都是財團給的政治獻金,這不是你爸爸的錢,第二你不知道還有人沒有收你爸爸的錢,你不知道,雖然,人數很少,畢竟還是有,所以我心裏很坦蕩,我不用買你家的帳,阿扁對臺灣有沒有貢獻,有。他處理政治獻金有沒有缺陷,有。那他為什麽會被判刑,是因為他把錢匯到海外去,他兒子在美國念書的時候,用人頭帳戶在那邊轉來轉去,才被國際洗錢組織愛德蒙查到,那這個消息是美國故意放給國民黨,來修理陳水扁的,所以這些都是事實。

可是,為什麽這些狀況會發生,就是因為這是一個抉擇,民進黨之所以可以跟國民黨區隔,也是在這個地方,必須要把那條線畫得很清楚,雖然我們選舉很困難,但是我知道我選議員能拿到100(萬),選立委300(萬)到 500(萬),選縣市長1000(萬)至2000(萬),甚至有人上億都有,後來很多年以後,這些大老闆有些私底下有見到面,他跟我說,徐議員,某一次阿扁有找我們的時候,整個房間幾十個人的時候,都是營造業的大老闆,我們每個人最後都有出5000萬丶3000萬丶7000萬,那攤下來就幾十億了,啊,你拿到多少?」我就知道了啊,這話我們沒有辦法對外人說,沒有辦法說,但是我們心裏很難過國民黨有黨產,是我們所唾棄的,一定要給他轉型正義,但是民進黨內部也隨
著這些,沒有厘清的問題,我們一定要勇敢去
面對,所以阿扁總統有他的貢獻,但不代表他
所犯的錯誤,是可以被忽略的。

這也是後來為什麽大家都不敢講,不敢講,講就被吐槽,他說你也有收阿扁的錢啊,你要講什麽,所以沒有幾個人敢再出來講,那我們基於整個黨的形象,我們也不敢講啊,其實蔡英文也是其中一個退阿扁錢的人啊,我們為什麽要拿呢,你有合法的管道你為什麽不這樣做,那你要這樣,寫下三個字不是困難,困難的是以後的事情,我必須要先想到那件事情,所以這樣子的一個狀況,一直到阿扁這幾年,這當然是政治鬥爭,但是也是一個清算的過程,陳水扁的被關,我們覺得他在很多方面,是被打壓丶扭曲丶污辱,從此也是對我們的污辱沒有錯,可是他所做錯的事情,也是一個事實。

所以,當他哭說,他2008年8月14號, 我都一直記得這個日期,因為那天他出來開記者會,說他做了法律不允許的事,我很傷心,我說我知道,但是終於講出來了,好那接下來是,那你要做什麽?然後我 一直等等等等,等到今天,我都沒有等到他做什麽,但是在這當中,我們不斷的被扁迷要求,你們要救阿扁,你們要救阿扁,你們要救阿扁,我們很想救他,但是怎麽救呢?我本來就知道馬英九是一個這樣子的人,所以他要卸任前,我已經透過我妹妹去跟他說了,說你一定要防範,你下來一定要被怎麽樣怎麽樣,你要做好你所有後路的安排,他顯然太輕忽這件事情了,所以他可以用所有的工具來清算來打壓你,他在所不惜的啊,但是這件事情不是你個人受到傷害而已,是整個黨,整個國家都受到嚴重的傷害。

那其中我最不能原諒的人,那個人叫陳致中,沒有人敢講他,因為他是陳水扁的兒子,但是我要說,我也知道這些話有一天會傳到他耳裏,他也對我很不爽,但是我也不怕,我說,陳致中對臺灣的貢獻是什麽?是什麽?那你憑什麽,這件事情之所以會發生,是你在做共謀者,你有沒有收禮?你有沒有羞愧,然後你選舉的時候想要怎樣就要怎樣,民進黨為了你還掉了一席立委,對不對,然後你現在逼迫我們要給你入黨,然後你再提名,再來選立委,那你有做過什麽奮鬥嗎?你有跟我們一樣嗎?

民進黨最困難的時候,阿扁下來的時候,民進黨負債兩億多,蔡英文來當黨主席,沒有人要來當,各個天王閃的閃躲的躲,不是嗎,本來輪不到我當中常委,可是這個黨快要垮掉了啊!就很容易競爭,所以我就當上中常委了啊,那這有什麽好康的,有,給你一張很大的帳單,叫你去募款,填補這個黨的負債,就這樣子啊,然後好不容易經歷過,2010年丶2012年,我們把這個洞都補起來了,然後讓民進黨從谷底慢慢回來,然後挽救人民的信心,回來了然後2012年大家抱很大的期待,我們選舉又來選輸了,那好歹我們把這個黨救回來了,蔡英文下來的時候,我們的黨還留有1 億的財產。

然後,接下來就很多人要出來搶黨主席了,對不對,然後,很多人說要回到民進黨來選舉了,就這樣子啊,我講難聽的就是事實嘛,對不對,我不想要討功勞,但是我只想要大家,不管他是誰,我們要理性的丶客觀的,來分析這些,即便我們心裏對某些人有一些尊敬,以及感情,但是我們為了整體社會的進步,我們還是要必須把事情厘清楚,我們積極地在救阿扁,但是他的家人必須要有所行動,提到最後我們已經知道,阿扁在九合一我們大勝以後。

這時候有個有趣的人就跳出來,叫副總統呂秀蓮,明明都講好了,耶誕節前就會出來了,但她就是要跳出來說絕食抗議,我們就只能歎好幾口氣,叫她不要攪局了好不好,這樣阿扁耶誕節前就不能出來了,馬英九就是愛面子到這種程度,他就是要弄人,事情就是這樣,你在用政治的手腕去跟他玩,就越救不出阿扁,所以我們當時就把基調定在司法人權跟醫療人權,就是跳脫政治,而且這個東西對國際的訴求,才會有他的基礎,那這些人就一天到晚說,你們民進党蔡英文就沒鼓勵,沒在救阿扁什麽什麽的,聽很多我心裏很難過,我是覺得說我們要用有效率的方法,要用積極的方法,但是不是要在內部造成自己,繼續互相這樣子的,自己推諉自己的方法,這些不過都是民主化的過程,我覺得我們學了很多,也交了很多丶很高的學費,但是不會白費,我們認為明天的臺灣會更健康,也會更成功,但是大家一定要堅 守那條線好不好。

*****


孫慶餘專欄:徐佳青居然不可以說真話
孫慶餘 2015年03月16日


台北市議員徐佳青春節前訪美,在台灣同鄉會演講,談到阿扁總統任內給黨內參選同志補助款及向營造業集體索取政治獻金事。內容不算爆料,只是民進黨「不能說的祕密」。但演講影片經達拉斯同鄉上傳網路,被台灣媒體報導後,卻引起民進黨內外一片撻伐。不但逼徐道歉並辭民進黨發言人一職還要蔡英文負連帶責任

徐佳青沒有說錯話,為什麼民進黨內外,尤其是一批台獨基本教義派反應如此激烈?

很簡單,他們已經連聽真話的勇氣都沒有。當一個黨及其周邊團體進入尼布爾所說的「集體利己主義」階段,他們就會用「不道德的集體」來壓制「道德的個人」,不只不准說出黨內醜事(「家醜不可外揚」),還會用集體制裁對付難得有勇氣講真話的人,給「受傷害的」團體乃至扁家祭旗。

徐佳青讓民進黨受了什麼「傷害」?她讓一個「心存僥倖」、格局基本上與2008年不變、也不檢討阿扁任內貪腐的黨,害怕好不容易即將「政黨再輪替」的美夢破㓕。這種集體美夢破滅的「害怕」,對他們而言就是「傷害」。(顯然,如果民進黨早已切割貪腐,他們就不會害怕徐佳青說真話,也不會認為針對扁家的檢討會傷害到民進黨。)

然而徐佳青真的傷害了民進黨嗎?她不是在做民進黨始終拒絕檢討,卻終究必須面對的事嗎?不檢討扁,民進黨真的可以越過這道「阿扁障礙」嗎?選民會放過民進黨從未與阿扁切割的事實嗎?像228一樣,重大歷史錯誤不深切檢討,歷史就不能再前進。扁家貪腐幾乎造成民進黨亡黨,這種重大歷史錯誤不需要深切檢討嗎?

徐佳青談話內容是可貴的良心之聲。她針對陳幸妤威脋全黨「你們誰沒有拿過我爸的錢」(其實吳淑珍也公開說過同樣的話),指出這些錢不是扁家的錢,是財團給黨的獻金,阿扁利用黨的名義大量收取獻金,卻不歸還黨,把它變成個人恩惠(要參選同志感謝扁而不是感謝黨,進而效忠扁),其結果,黨內很多人收了錢,就不敢講扁犯的錯。(到現在,依然沒有人敢檢討扁犯的錯,每個人只花幾百萬收買,就把良心都賣掉了。這是黨的集體墮落。)

她也針對扁的錯誤說:「這些事我們都知道,我們沒辦法對外人說,但我們心裡很難過。國民黨有黨產,是我們所唾棄的,一定要轉型正義。但民進黨內部也有這些沒有釐清的問題,我們一定要勇敢去面對。阿扁總統有他的貢獻,但不代表他所犯的錯誤是可以被忽略的。」

很不幸的,宣稱「我們一定要勇敢去面對」的徐佳青,演講內容被公佈後,換來的卻是除了她之外,沒有人「敢」去面對。一大群周邊基本教義派團體還發聲明,要她公開道歉(她發表聲明道歉還不夠),要民進黨開除她黨籍,「以儆效尤」。意思就是,讓以後民進黨內沒有人敢再談扁家的不是。

連聽真話的勇氣都沒有的政黨,卻夢想著政黨再輪替及2016「國會過半」。台灣選民2016要選出的,可能正是這樣一個與國民黨同質性越來越高的民進黨。大家不禁要問,真的沒有第三種選擇了嗎?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