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小燈泡、王婉諭女士 Claire Wang「希望在經歷了這樣的過程,在能力所及,有什麼是我們能做的,能讓這個社會更好一些...」

6 days ago - 總統府日前公布「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籌備委員會」委員名單共17人,今年3月內湖殺童案的被害人母親王婉諭也入列,她在臉書抒發心境與盼望,北市 ...


報載:
『蘇永欽表示,司改有很多要做的,但蔡總統邀請王婉諭,「方向是錯的」,「她能告訴你什麼?」蘇永欽強調,非專業人無法解決問題,司改一定要從人民的角度看問題,不是隨便找一個名氣大的人來就好,她來沒用,「會也是白開」。』
同溫層的法律人,很多人都說,這是自己打臉。
奇怪了,我並不覺得這些話有自我打臉啊。反倒是邏輯一致啊。我嘗試翻譯一下蘇教授的發言。
首先司改的問題是個專業的問題,必須由專業人士來談,談的時候要留意應從人民的角度來看問題,而不是躲在象牙塔內看問題。找個有名氣的民間人士與會,想要藉此就算是參考的民意,這是緣木求魚,她什麼法律都不懂,那麼讓她來與會,也只是讓她來白開會而已。所以啊,司改只能由有民意視野的專家來做,這樣才是對的。
你看看,這哪有自我打臉啊。只不過,這個意見好像和「當年」的觀審有點自我打臉吧。觀審就是要讓死老百姓來白開會的啊。




~~~~~~
報導者 The Reporter
【拒絕廢死/反廢死的二元對立,他們選擇艱難的道路】

4歲女童小燈泡遇害後,在社會一片驚惶與怒罵聲中,小燈泡媽媽相對理性的文字讓人心疼又敬佩,卻也因為「非典型」受害者的表現,引發許多的不解甚至質疑,更被蔡正元稱為「值得研究的心理疾病案例」。

為人父母,他們並非不心痛,只是憤怒與死刑都無法換回孩子的生命。「我們爭取的、表達的,不是為了要獲得特別的對待,而是希望在經歷了這樣的過程,在能力所及,有什麼是我們能做的,能讓這個社會更好一些...」

‪#‎王景玉‬ ‪#‎小燈泡‬ ‪#‎報導者‬ ‪#‎廢死‬ #報導者



星星上的小燈泡,照向通往理解的漫長歧路/報導者
在7月第二次開庭前夕,《報導者》記者走進小燈泡父母內湖的家中,面對面傾聽、嘗試了解是什麼樣的生命經驗,支撐他們面對巨大傷痛,並期待在事件之外,促進社會進一步對話與思考的契機。

TWREPORTER.ORG|作者:報導者 THE REPORTER





Claire Wang
我真的不想有人藉著我們的故事,討論支持死刑或廢除死刑,這一課我之前沒想透,現在我依然沒想透.....如果你同情我們,你可憐我們,你關心我們,請至少過個一週十天的,等我們處理完情緒,你們再去討論,好嗎?
對我,這不是一個社會案件,對我,這只是『我的寶貝發生意外走了』,我真的想要好好的、靜靜的處理這些後事



小燈泡的媽媽生生世世抱著小燈泡。
Claire Wang
19 小時前
還好,我昨天、前天、幾乎每一天,我都好好緊緊的抱著你,跟你說,我超愛你的!

給王女士的一封信:
敬愛的王女士
昨晚,在電視機前,看見您的堅強,您的勇氣。在這樣悲傷的時刻,您有條不紊地說出自己的想法,並且要大家記得,社會依然有善良美好的一面時,我相信,很多人都紅了眼眶。
我的心情很悲傷。不過,我知道,此時此刻,任何人說自己感同身受,都無法安慰您。因為這種事,除非親身經歷,否則很難體會那種悲傷有多深。
今天,每一個送孩子上學的爸媽,都緊緊牽著孩子的手,彷彿每放開一秒鐘,孩子就會陷入巨大的危機當中。我感到不捨,更感到責任。
您的呼籲,我都聽見了。我們的社會出了問題,我們的社會也受了傷。我不會只有心痛與不捨,我也不會只有憤怒。憤怒之後該做什麼,我已經有我的答案。
我們的社會安全網,有很多破洞。我的責任,就是讓每一個可能掉出這張網外的邊緣人,都可以被這張網接住,接受公平的教育,擁有穩定的工作,過著正常的生活。
我會用盡全力,把這些洞補起來,並且,在反毒,兒少安全,警力,心理健康和精神醫療這些面向上加倍努力。這是我會去幫您,以及幫所有臺灣家庭完成的艱鉅任務。
冒昧寫這封信給您,希望不會產生您的困擾。我知道您不想被打擾,所以我暫時不會去拜訪您。這封信,您也不用回覆我,專心把家裡的事情照料好。有任何需要,我們都會在您身邊。
這世界有很多不完美,但在不完美當中,依然保持著對善與美的信念,就是人性當中最光輝的一面。您做到了,其他的事,就讓我們替您達成。
敬祝 平安
蔡英文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